535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纪年

乙卯年(兔年
南朝梁大同元年
高昌章和五年
刘蠡升神嘉十一年
东魏天平二年
西魏大统元年
鲜于琛上愿元年

大事

(1)春,正月,戊申朔,大赦,改元。
(1)春季,正月,戊申朔(初一),梁武帝下令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大同。
(2)是日,魏文帝即位于城西,大赦,改元大统,追尊父京兆王为文景皇帝,妣杨氏为皇后。
(2)这一天,西魏文帝在长安城西郊祭天以后登上了皇位,随即下令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大统”,追尊他的父亲京兆王为文景皇帝,母亲杨氏为皇后。
(3)魏渭州刺史可朱浑道元先附侯莫陈悦,悦死,丞相泰攻之,不能克,与盟而罢。道元世居怀朔,与东魏丞相欢善,又母兄皆在邺,由是常与欢通。泰欲击之,道元帅所部三千户西北渡乌兰津抵灵州,灵州刺史曹泥资送至云州。欢闻之,遣资粮迎侯,拜车骑大将军
(3)原北魏渭州刺史可朱浑道元起先依附于侯莫陈悦,侯莫陈悦死后,西魏的丞相宇文泰对他发起了进攻,没能取得胜利,便与他订立盟约,自己放弃了占领渭州的念头。可朱浑道元一家世代居在怀朔,本人与东魏的丞相高欢关系密切,又因为母亲、哥哥都在邺城,所以常常与高欢进行联系。宇文泰想要攻打他,可朱浑道元就率领手下的三千户人家从西北的乌兰津渡河到达灵州,灵州的刺史曹泥出资将他送到了云州。高欢听到了这一消息,派人准备好粮食、财物前去迎接。还授予他车骑大将军的职衔。
道元至晋阳,欢始闻孝武帝之丧,启请举哀制服。东魏主使群臣议之,太学博士潘崇和以为:“君遇臣不以礼则无反服,是以汤之民不哭,周武之民不服纣。”国子博士卫既隆、李同轨议以为:“高后于永熙离绝未彰,宜为之服。”东魏从之。
可朱浑道元来到晋阳之后,高欢才知道孝武帝已经去世,他就上书孝静帝请求为孝武帝举哀服丧。东魏国主孝静帝叫各位大臣商议此事,太学博士潘崇和认为:“君主如果对臣子不以礼相待,在他死后,臣子就不用为他服丧,所以商汤的百姓不哭吊夏朝的王,周武王的百姓也不为商朝的纣王服丧。”国子博士卫既隆、李同轨建议,认为:“高皇后与孝武帝断绝联系的事没有公布过,应该为孝武帝服丧。”孝静帝采纳了他们的意见。
(4)魏骁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李虎等招谕费也头之众,与之共攻灵州,凡四旬,曹泥请降。
(4)西魏骁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李虎等人招抚费也头的兵马,与他们一道攻打灵州,共持续了四十天,曹泥坚守不住,请求投降。
(5)己酉,魏进丞相略阳公泰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大行台,封安定王;泰固辞王爵及录尚书,乃封安定公。以尚书令斛斯椿为太保,广平王赞为司徒。
(5)己酉(初二),西魏提升丞相略阳公宇文泰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大行台,还封他为安定王宇文泰坚决推辞掉王爵与录尚书的职务,西魏文帝就封他为安定公,还任命斛斯椿为太保、广平王元赞为司徒。
(6)乙卯,魏主立妃乙弗氏为皇后,子钦为皇太子。后仁恕节俭,不妒忌,帝甚重之。
(6)乙卯(初八),西魏文帝把他的妃子乙弗氏立为皇后,儿子元钦立为皇太子。皇后仁爱宽厚,勤俭节约,从不妒忌,文帝非常敬重她。
(7)稽胡刘蠡升,自孝昌以来,自称天子,改元神嘉,居云阳谷;魏之边境常被其患,谓之“胡荒”。壬戌,东魏丞相欢袭击,大破之。
(7)稽胡部落的刘蠡升,从孝昌年间以来,就自封为皇帝,将年号改为“神嘉”,居住在云阳谷;魏国的边境地区经常受到他的侵扰,被称为“胡荒”。壬戌(十五日),东魏丞相高欢对刘蠡升发起袭击,将他们打得大败。
(8)勃海世子澄通于欢妾郑氏,欢归,一婢告之,二婢为证;欢杖澄一百而幽之,娄妃亦隔绝不得见。欢纳魏敬宗之后尔朱氏,有宠,生子,欢欲立之。澄求救于司马子如。子如入见欢,伪为不知者,请见娄妃;欢告其故。子如曰:“消难亦通子如妾,此事正可掩覆。妃是王结发妇,常以父母家财奉王;王在怀朔被杖,背无完皮,妃昼夜供侍;后避葛贼,同走并州,贫困,妃然马矢崐自作靴;恩义何可亡也!夫妇相宜,女配至尊,男承大业。且娄领军之勋,何宜摇动!一女子如草芥,况婢言不必信邪!”欢因使子如更鞫之。子如见澄,尤之曰:“男儿何意畏威自诬!”因教二婢反其辞,胁告者自缢,乃启欢曰:“果虚言也。”欢大悦,召娄妃及澄。妃遥见欢,一步一叩头,澄且拜且进,父子、夫妇相泣,复如初。欢置酒曰:“全我父子者,司马子如也!”赐之黄金百三十斤。
(8)勃海王高欢的嫡长子高澄与他的小妾郑氏私通。高欢袭击稽胡之后回来,一个婢女把这一情况告诉了他,还有两个婢女在一旁作证。高欢打了高澄一百大棍,并把他关押起来。娄妃也被隔离开来,不允许她见高欢。高欢以前把孝庄帝的皇后尔朱氏收纳为妾,非常宠爱她,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叫高,高欢想要立他做自己的继承人。高澄就向司马子如求救。司马子如来到王府拜见高欢,假装不知道内情,请求见一见娄妃,高欢就把详细情况告诉了司马子如司马子如说道:“消难也和我的小妾私通了,这件事只能掩盖起来。娄妃是王爷的结发妻子,当初经常把父母亲家里的财物拿出来给您。您在怀朔的时候被人用木杖责打,背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肉,娄妃在旁边不分白天黑夜地侍侯您,后来为了躲避葛荣这个奸贼,你们一同出走到并州,生活贫困,王妃点燃马粪作饭,亲自制作靴子;这样的恩义怎么可以忘掉呀?你们夫妇二人相互适合,所生的女儿嫁给了最尊贵的皇帝,儿子高澄则继承了您的大业,况且王妃的弟弟娄领军功勋突出,怎么可以轻易动摇得了呢?一个女人就象小草一样,没有必要多么看重,何况婢女的话也没有必要去相信!”高欢听后,就叫司马子如重新查问这件事情。司马子如见到高澄,便责怪他道:“你身为男子汉,怎么可以因为害怕威严就自己诬蔑自己!”与此同时,他又教那两位婢女推翻自己的证词,胁迫告状的婢女上吊自杀,然后向高欢报告说:“那些话果然是无中生有。”高欢听了非常高兴,派人去叫娄妃高澄娄妃远远看见高欢,便走一步叩一个头,高澄也是一边跪拜一边向前,父亲与儿子,丈夫与妻子相互都流下了眼泪,从此又和好如初。高欢安排了酒宴,说道:“成全我们父子两人关系的,是司马子如呀!”于是便赠给司马子如一百三十斤黄金。
(9)甲子,魏以广陵王欣为太傅仪同三司万俟寿洛干为司空。
(9)甲子(十七日),西魏任命广陵王元欣为太傅,仪同三司万俟寿洛干为司空。
(10)己巳,东魏以丞相欢为相国,假黄铖,殊礼;固辞。
(10)己巳(二十二日),东魏任命丞相高欢为相国,让他可以使用皇帝的仪仗,赐以特殊礼遇,高欢坚决推辞不受。
(11)东魏大行台尚书司马子如帅大都督窦泰、太州刺史韩轨等攻潼关,魏丞相泰军于霸上。子如与轨回军,从蒲津宵济,攻华州。时修城未毕,梯倚城外,比晓,东魏人乘梯而入。刺史王罴卧尚未起,闻阁外匈匈有声,袒身露髻徒跣,持白梃大呼而出,东魏人见之惊却。罴逐至东门,左右稍集,合战,破之,子如等遂引去。
(11)东魏的大行台尚书司马子如率领大都督窦泰、太州刺史韩轨等人攻打潼关,西魏的丞相宇文泰在不远的霸上驻扎了军队。司马子如与韩轨带着人马回过头来,从蒲津连夜渡河,攻打华州。此时,华州城还没有修筑完毕,云梯倚在城墙的外边,拂晓,东魏的将士攀着云梯突袭进城。刺史王罴躺在床上还没起来,听到屋外一片喧扰声,顾不上穿衣服,包发髻,赤着双脚,手持白色大棒,就大叫着冲了出去,东魏的将士见了他连忙惊慌地退却。王罴一直追逐到东门,部下渐渐集结起来,双方交战,打垮了敌人的进攻,于是司马子如人等便带领部队撤退。
(12)二月,辛巳,上祀明堂。
(12)二月,辛巳(初四),梁武帝在明堂举行祭祀典礼。
(13)壬午,东魏以咸阳王坦为太傅,西河王为太尉。
(13)壬午(初五),东魏任命咸阳王元坦为太傅,西河王元为太尉。
(14)东魏使尚书右仆射高隆之发十万夫撤洛阳宫殿,运其材入邺。
(14)东魏指派尚书右仆射高隆之征调十万民工拆除洛阳的宫殿,将拆下的材料运到邺城。
(15)丁亥,上耕藉田。
(15)丁亥(初十),梁武帝举行亲耕藉田的仪式。(16)东魏仪同三司娄昭等攻兖州,樊子鹄使前胶州刺史严思达守东平,昭攻拔之。遂引兵围瑕丘,久不下,昭以水灌城;已丑,大野拔见子鹄计事,因斩其首以降。始,子鹄以众少,悉驱老弱为兵,子鹄死,各散走。诸将劝娄昭尽捕诛之,昭曰:“此州不幸,横被残贼,望官军以救涂炭,今复诛之,民将谁诉!”皆舍之。
(16)东魏的仪同三司娄昭等人攻打兖州,樊子鹄派遣以前的胶州刺史严思达守卫东平,娄昭攻克了该城。然后,他又指挥部队包围了瑕丘,由于很长时间攻不下来,便用水灌城;己丑(十二日),大野拔樊子鹄议事之机,便砍掉他的脑袋向娄昭投降。最初,樊子鹄因为部队人数少,把年老体弱的人都赶来当兵,樊子鹄一死,他们各自都散开逃走了。众位将领都劝娄昭把他们全都抓来杀掉,娄昭回答说:“这个州不幸,横遭残害,人们都踮起脚尖,盼望官家的军队把他们从水火之中解救出来,今天再杀掉他们,百姓将向谁申诉?”大家听了这番话,都放弃了追杀的打算。
(17)戊戌,司州刺史陈庆之伐东魏,与豫州刺史尧雄战,不利而还。
(17)戊戌(二十一日),梁朝司州刺史陈庆之讨伐东魏,与东魏豫州刺史尧雄交战,失利后返回。
(18)三月,辛酉,东魏以高盛为太尉,高敖曹为司徒,济阴王晖业为司空。
(18)三月,辛酉(十五日),东魏任用高盛为太尉,高敖曹为司徒,济阴王元晖业为司空。
(19)东魏丞相欢伪与刘蠡升约和,许以女妻其太子。蠡升不设备,欢举兵袭之,辛酉,蠡升北部王斩蠡升首以降。余众复立其子南海王,欢进击,擒之,俘其皇后、诸王、公卿以下四百余人,华、夷五万余户。
(19)东魏的丞相高欢假装与刘蠡升订立和约,答应让自己的女儿做他的太子的妻子。刘蠡升没有进行防备,高欢大举进兵袭击了他,辛酉(十五日),刘蠡升手下的北部王将刘蠡升斩首向高欢投降。刘蠡升残余的将士又拥立他的儿子南海王为皇帝,高欢再加攻击,捉住了南海王,俘虏皇后、各位藩王、公卿以及以下的官员共达四百余人,另外还有华、夷各族的百姓五万余户。
壬申,欢入朝于邺,以孝武帝后妻彭城王韶。
壬申(二十六日),高欢来到邺城的皇宫朝拜孝静帝,将自己的女儿即孝武帝的皇后许配给彭城王元韶作妻子。
(20)魏丞相泰以军旅未息,吏民劳弊,命所司斟酌古今可以便时适治者,为二十四条新制,奏行之。
(20)西魏的丞相宇文泰考虑到战事得不到平息,官吏百姓已经疲劳,就命令有关部门斟酌参照古往今来既利于目前情况、又适合于治理天下的制度,制订出二十四项新的法令,上书得到文帝的批准后开始实行。
泰用武功苏绰为行台郎中,居岁馀,泰未之知也,而台中皆称其能,有疑事皆就决之。泰与仆射周惠达论事,惠达不能对,请出议之。出,以告绰,绰为之区处,惠达入白之,泰称善,曰:“谁与卿为此议者?”惠达以绰对,且称绰有王佐之才,泰及擢绰为著作郎。泰与公卿如昆明池观渔,行至汉故仓池,顾问左右,莫有知者。泰召绰问之,具以状对。泰悦,因问天地造化之始,历代兴亡之迹,绰应对如流。泰与绰并马徐行,至池,竟不设网罟而还。遂留绰至夜,问以政事,卧而听之;绰指陈为治之要,泰起,整衣危坐,不觉膝之前席,语遂达曙不厌。诘朝,谓周惠达曰:“苏绰真奇士,吾方任之以政。”即拜大行台左丞,参典机密,自是宠遇日隆。绰始制文案程式朱出、墨入及计帐、户籍之法,后人多遵用之。
宇文泰任用武功人苏绰为行台郎中,一年多之后,宇文泰自己对苏绰还不大了解,但是行台官署中的人都称赞苏绰能力强,遇上有疑难的事情都去请他帮助决策。宇文泰与仆射周惠达讨论一件事,周惠达不能回答宇文泰的问题,就请求允许他出去跟别人一起商议此事。周惠达出门后,把情况告诉了苏绰,苏绰为周惠达作了分析解答,周惠达进去后按照苏绰的意见作出回答。宇文泰认为周惠达回答的非常好,问道:“谁和你一道作出了这番议论?”周惠达说出了苏绰的名字,并且称赞苏绰具有辅佐君王成就大业的才能,宇文泰便提拔苏绰为著作郎宇文泰与公卿一起去昆明池观赏捕鱼,走到汉代传下来的仓池时,回过头来询问身旁的人,他们中没有一个知道仓池的情况。宇文泰就把苏绰叫来,向他提问,苏绰把一件件事都讲得绘声绘色。宇文泰很高兴,就一直娢实教斓乜?即丛旎??庇惺裁淳跋螅???耸⒂朊鹜龅木??绾危?沾率贾对答如流。宇文泰与苏绰一道骑着马慢慢地并行,到了昆明池,竟然没有撤网就返回了。在丞相府,宇文泰苏绰一直留到晚上,就一些军政大事征求苏绰的意见,苏绰讲述,宇文泰躺着倾听。当苏绰指出治理国家有哪些关键之处的时候,宇文泰从睡榻上起来,整理好衣服端正地坐着,不知不觉他的膝头已经在席子上往前移动,苏绰的话从晚上又持续到第二天清晨,宇文泰还听得不满足。第二天早上,宇文泰对周惠达说:“苏绰真是个奇特的人,我这就让他管理重要的政务。”他随即任命苏绰为大行台左丞,让他参与掌管处理机密大事,从此苏绰越来越受到宇文泰的宠信。苏绰开始制订处理文书的程序如用红笔批出,用黑笔签收,还有关于计帐、户籍的一些办法,这些程序、办法后来的人大多遵照沿用了。
(21)东魏以封延之为青州刺史,代侯渊。渊既失州任而惧,行及广川,遂反,夜,袭青州南郭,劫掠郡县。夏,四月,丞相欢使济州刺史蔡俊讨之。渊部下多叛,渊欲南奔,于道为卖浆者所斩,送首于邺。
(21)东魏任用封延之为青州刺史,取代侯渊侯渊失去了一州长官的职务后心里惧怕,走到广川的时候就造反了。在夜间,他袭击了青州城南的外城,又到郡县大肆抢劫掠夺,夏季,四月,丞相高欢派遣济州刺史蔡俊讨伐侯渊侯渊的部下大多数都背叛了他,他自己想要跑到南方去,在路上让一个卖浆的人杀死,首级被送到邺城。
(22)元庆和攻东魏城父,丞相欢遣高敖曹帅三万人趣项,窦泰帅三万人趣城父,侯景帅三万人趣彭城,以任祥为东南道行台仆射,节度诸军。
(22)梁朝的元庆和攻打东魏的城父城,东魏丞相高欢派遣高敖曹统率三万人马赶往项县,窦泰统率三万人赶往城父城,侯景统率三万人马赶往彭城,又任命任祥为东南道行台仆射,统一指挥管辖这几支军队。
(23)五月,魏加丞相泰柱国。
(23)五月,西魏加封丞相宇文泰为柱国大将军
(24)元庆和引兵逼东魏南兖州,东魏洛州刺史韩贤拒之。六月,庆和攻南顿,豫州刺史尧雄破之。
(24)元庆和指挥兵马逼近东魏的南兖州,东魏洛州刺史韩贤领兵抵抗。六月,元庆和又进攻南顿,东魏豫州刺史尧雄打败了他。
(25)秋,七月,甲戌,魏以开府仪同三司念贤为太尉,万俟寿洛干为司徒,开府仪同三司越勒肱为司空。
(25)秋季,七月,甲戌(三十日),西魏任命开府仪同三司念贤为太尉,万俟寿洛干为司徒,开府仪同三司越勒肱为司空。
(26)益州刺史鄱阳王范南梁州刺史樊文炽合兵围晋寿,魏东益州刺史傅敬和来降。范,恢之子;敬和,竖眼之子也。
(26)梁朝益州刺史鄱阳王萧范南梁州刺史樊文炽带领部队联合行动,包围了晋寿,西魏的东益州刺史傅敬和前来投降。萧范是萧恢的儿子。傅敬和是傅竖眼的儿子。
(27)魏下诏数高欢二十罪,且曰:“朕将亲总六军,与丞相扫除凶丑。”欢亦移檄于魏,谓宇文黑獭、斛斯椿为逆徒,且言“今分命诸将,领兵百万,刻期西讨。”
(27)西魏文帝颁下诏书,历举了高欢的二十条罪行,并且声明:“朕将亲自统领六军,与宇文丞相一道扫除凶恶的国贼。”高欢也向西魏传布声讨文书,说宇文黑獭、斛斯椿是叛徒,并且扬言:“现在我将分头命令各位将领,率领百万人马,定下日期西讨逆贼。”
(28)东魏遣行台元晏击元庆和。
(28)东魏派遣行台元晏袭击梁朝的元庆和
(29)或告东魏司空济阴王晖业与七兵尚书薛贰于魏,八月,辛卯,执送晋阳,皆免官。
(29)有人告发东魏的司空济阴王元晖与七兵尚书薛与西魏有勾结,八月,辛卯(十七日),他们被捉住并且押送到晋阳,高欢将二人的官职都免去了。
(30)甲午,东魏发民七万六千人作新宫于邺,使仆射高隆之与司空胄曹参军辛术共营之,筑邺南城周二十五里。术,琛之子也。
(30)甲午(二十日),东魏征调七万六千名民工在邺城建造新的皇宫,叫崐仆射高隆之与司空胄曹参军辛术一道负责营建,在邺城的南面又修筑起一座周长二十五里的新城。辛术辛琛的儿子。
(31)赵刚自蛮中往见东魏东荆州刺史赵郡李愍,劝令附魏,愍从之,刚由是得至长安。丞相泰以刚为左光禄大夫。刚说泰召贺拔胜独孤信等于梁,泰使刚来请之。
(31)赵刚从蛮人住的地方去见东魏的东荆州刺史赵郡人李愍,规劝他归附西魏。李愍听从了赵刚的规劝,赵刚因此得到机会去长安。丞相宇文泰任命赵刚为左光禄大夫。赵刚劝说宇文泰将贺拔胜独孤信等人从梁朝召回来,宇文泰委托赵刚前去邀请。
(32)九月,丁巳,东魏以开府仪同三司襄城王旭为司空。
(32)九月,丁巳(十四日),东魏任命开府仪同三司襄城王元旭为司空。
(33)冬,十月,魏太师上党文宣王长孙稚卒。
(33)冬季,十月,西魏的太师上党文宣王长孙稚去世。
(34)魏秦州刺史王超世,丞相泰之内兄也,骄而黩货,泰奏请加法,诏赐死。
(34)西魏的秦州刺史王超世是丞相宇文泰的内兄,他骄横自大而且贪污财物,宇文泰上书请求绳之以法,西魏文帝颁下诏书命令王超世自杀。
(35)十一月,丁未,侍中、中卫将军徐勉卒。勉虽骨鲠不及范云,亦不阿意苟合,故梁世言贤相者称范、徐云。
(35)十一月,丁未(初五),梁朝的侍中、中卫将军徐勉去世。徐勉的骨气虽然还不象范云那么硬,但是也从不阿谀奉承,所以有此一说:“梁一代够得上贤相的只有范云和徐勉二人。”
(36)癸丑,东魏主祀圜丘。
(36)癸丑(十一日),东魏的孝静帝在圜丘祭天
(37)甲午,东魏阊阖门灾。门之初成也,高隆之乘马远望,谓其匠曰:“西南独高一寸。”量之果然。太府卿任忻集自矜其巧,不肯改。隆之恨之,至是谮于丞相欢曰:“忻集潜通西魏,令人故烧之。”欢斩之。
(37)甲午(疑误),东魏的阊阖门发生了火灾。阊阖门刚刚建成的时候,高隆之骑着马从远处一望,就对修门的工匠说:“西南面比其它地方高了一寸。”一量果然如此。但是太府卿任忻集很看重这个门的精巧,不肯改动。因此,高隆之便怀恨在心,到火灾发生后便去丞相高欢那儿进谗言,说:“任忻集暗中与西魏联络,故意叫人烧掉了阊阖门。”于是,高欢就下令杀掉了任忻集。
(38)北梁州刺史兰钦引兵攻南郑,魏梁州刺史元罗举州降。
(38)梁朝的北梁州刺史指挥将士攻打南郑,西魏的梁州刺史元罗率领全州军民投降。
(39)东魏以丞相欢之子洋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太原公。洋内明决而外如不慧,兄弟及众人皆嗤鄙之;独欢异之,谓长史薛曰:“此儿识虑过吾。”幼时,欢尝欲观诸子意识,使各治乱丝,洋独抽刀斩之,曰:“乱者必斩!”又各配兵四出,使都督彭乐帅甲骑伪攻之,兄澄等皆怖桡,洋独勒众与乐相格,乐免胄言情,犹擒之以献。
(39)东魏任命丞相高欢的儿子高洋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并封他为太原公。高洋内心既果断而又精明,可是外表上看起来好象智力不够,他的兄弟以及其他的许多人都嗤笑鄙视他,唯独高欢认为他与众不同,曾经对长史薛说:“这孩子的见识与思考问题的能力都超过我。”还在高洋幼小的时候,高欢曾经想观察一下各位儿子的智能如何,让他们各自整理一团乱丝,唯独高洋一人抽出刀来砍断了乱丝,说:“乱的东西就一定要砍断!”高欢还给儿子们各自配备了兵力让他们四面出击,又叫都督彭乐率领戴盔裹甲的骑兵假装进攻,长兄高澄等人都害怕得乱了阵脚,只有高洋布置兵力与彭乐对抗,彭乐脱去盔甲叙述情况时,高洋还擒拿了彭乐,将他献给高欢。
初,大行台右丞杨从兄岐州刺史幼卿,以直言为孝武帝所杀,同列郭秀害其能,恐之曰:“高王欲送卿于帝所。”惧,变姓名逃于田横岛。久之,欢闻其尚在,召为太原公开府司马,顷之,复为大行台右丞。
当初,大行台右丞杨的堂兄、岐州刺史杨幼卿,因为言语直率,被孝武帝下令杀害。同僚郭秀妒嫉杨的才能,就吓唬杨说:“高王要把您送到皇上那里去。”杨害怕了,便更改了姓名逃到田横岛。很久以后,高欢听说他崐还在人世,把他叫了回来,任命他为太原公开府司马,没有多少时间,又恢复了他的大行台右丞的职务。
(40)十二月,甲午,东魏文武官量事给禄。
(40)十二月,甲午(二十二日),东魏根据文武百官承担事务的轻重,给予相应的俸禄。
(41)魏以念贤为太傅,河州刺史梁景睿为太尉。
(41)西魏任命念贤为太傅,河州刺史梁景睿为太尉。
(42)是岁,鄱阳妖贼鲜于琛改元上愿,有众万余人。鄱阳内史吴郡陆襄讨擒之,按治党与,无滥死者。民歌之曰:“鲜于平后善恶分,民无枉死赖陆君。”
(42)这一年,鄱阳地区的妖贼鲜于琛将年号改为“上愿”,他的属下共有一万多人。梁朝鄱阳内史吴郡人陆襄前去讨伐,捉住了鲜于琛,并按照罪行大小分别惩治了他的同伙,没有出现滥杀无辜的现象。老百姓都歌唱道:“鲜于平后善恶分,民无枉死赖陆君。”
(43)柔然头兵可汁求婚于东魏,丞相欢以常山王妹为兰陵公主,妻之。柔然数侵魏,魏使中书舍人库狄峙奉使至柔然,与约和亲,由是柔然不复为寇。
(43)柔然的头兵可汗向东魏求婚,丞相高欢封常山王的妹妹为兰陵公主,将她许配给头兵可汗作妻子。柔然多次侵扰西魏,西魏委派中书舍人库狄峙带着使命到达柔然,与头兵可汗订立了和亲条约,从此柔然不再入侵西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