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胜墓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简介

龚胜,西汉高士,与龚舍并称“二龚楚两龚)”,与渔父、屈原、司马季主贾谊楚老、孙登、嵇康同列“八贤”。龚胜墓在其家乡彭城(今徐州)。
龚胜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位重要文化名人、政治名人、彭城前贤,我们不应忘记他。物换星移,几度春秋。龚胜墓碑,而今安在哉?根据史书、史志所记,龚胜墓在县城东南三里,古城墙东南角在快哉亭公园东南角,此处东南三里,应在今故黄河东岸,和平路一带。龚胜墓之所以湮没,最大的可能性在于清咸丰五年(1855)黄水。而据清同治《徐州府志》,同治年间依然有龚胜墓,这可说是个奇迹。

史料

乐史撰《太平寰宇记》载:“(龚胜墓)在(彭城)县城东南三里,至今禁刍牧。”明嘉靖间刊本《徐州志》卷八“人事志·祀典”载:“龚胜墓,在城东南三里。”清同治《徐州府志》之“古迹考”记载:“泗水自彭城县东又迳龚胜墓南,墓碣尚存。”

由来

据《汉书》卷七十二载:龚胜,字君宾,楚人,时楚国都彭城,亦即彭城人。又据清唐晏《两汉三国学案》:“龚胜大儒也,传《伏氏尚书》,以经学为谏书。”西汉末年,龚胜曾被三举孝廉,曾为郡尉、郡丞之职,到任即辞职而去;后为州举茂才,任重泉县(今陕西蒲城县东南)令。汉哀帝闻其名,征之为朝廷谏大夫。龚胜又推荐邳州人龚舍等为谏大夫。龚胜、龚舍“二人相友,并著名节,故世谓之楚两龚,少皆好学明经。”两龚都是名重当时、崇尚名节的经学大师。
龚胜生前身居要职,忧国忧民,不负众望,敢于仗义陈词。据《汉书》记载:“胜居谏官,数上书求见,言百姓贫,盗贼多,吏不良,风俗薄,灾异数见,不可不忧。制度太奢,赋敛太重,宜以俭约先下。”遗憾的是,《汉书》作者班固对此仅几笔带过,未作铺陈详述,让后人难以领略龚胜尽职尽责的风采。后代文史学家批评道:“此班氏之无识也!”
龚胜为谏大夫两年,又接连被委任为丞相司直、光禄大夫。光禄大夫是宫中要职,相当于朝廷顾问。于此可见朝廷对他的倚重。不久,朝廷又调他守卫右扶风。数月后,汉哀帝了解到他不擅于处理烦劳之事,又调回任光禄大夫诸吏给事中。
龚胜恪尽职守,直言大司马董贤胡作非为,乱了大汉制度。而董贤是汉哀帝的男宠。这就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汉哀帝,触犯了龙颜。于此可见,龚胜为人处世,颇具刚直不阿之品性。此后在朝廷议事中,龚胜同博士夏侯常发生争执,因而受到有司责问,被贬秩一等。龚胜提出告老还乡。汉哀帝洞察龚胜的忠心,委任其子龚博为侍郎,改龚胜任渤海太守。龚胜称病没有到职。半年后朝廷免去其职,仍起用其为光禄大夫。龚胜决意不再出山,嘱子报己染病卧床,请求致仕(退休),以便死后将老骨头葬在家乡。其恳求尚未得到允准,关节眼上,汉哀帝突然驾崩,龚胜之请求便被束置起来。
王莽执政后,龚胜再一次提出致仕。王莽准其奏,并按旧例,给予相关待遇:安排专车护送回乡,沿途酒肉接待,对随行人员也备马备饭;地方官按时到家问候,中秋节赐羊一头、酒两斛。按例,百年之后,还将赐棺被一条,祭以猪羊。
这样,龚胜顺利地回到彭城。沛郡二千担长吏凡初上任者,皆登门执弟子礼,晋见龚老先生。
龚胜一生的亮点和价值,不仅在经典学问、为官清正,更在致仕之后以死拒王莽之封。
公元9年,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为笼络人心,委派五威将帅备羊、酒厚礼,亲往彭城,看望龚胜。
次年,王莽又派使者封龚胜为讲学祭酒,属上卿。龚胜却称病不往。
又过了两年,王莽再派使者带着盖着皇帝大印的诏书、太子师友祭酒的印绶,以迎接老年人的安车驷马,拜龚胜为上卿,并先拨给半年的薪水置办行装。使者带着郡太守、县长吏、三老等1000多人,登门致贺。使者久久站立门外,想让龚胜起床迎接,可龚胜却称病重,卧床闭门不出。使者不得已进到屋里,走到床前,向南站立,颁布诏令,送上玺书,再奉上印绶,交接安车驷马,对龚胜说:“圣朝未尝忘了您老人家,现在因为一切还未就绪,等您参与决策大事,以安天下大局,您不要推辞。”龚胜回答说:“我生性愚笨,加上年老多病,命在早晚之间,假如勉强随你上路,必死途中,对政局无益。”使者说尽好话,无奈夫子不理,便不由分说,以印绶强加于他,龚胜仍是坚决推辞。使者尴尬万分,只得暂且退下,实在不能勉强,上报王氏朝廷说:“现在正值盛夏暑热,龚胜病疴缠身,有气无力,可允许秋凉再出发。”王莽下诏同意。
此后,使者坐镇彭城,每五天即同太守一起登门问候,并托龚胜的两个儿子和门人高晖等人向龚胜传话:“朝廷对您高看一眼,虚席待您,准备将您封为王侯。您虽然有病在身,也应该作个姿态,先搬到宾馆去,表示随时去京城。您这么大年纪了,即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考虑,多给他们留点遗产吧!”高晖等人把这话传给龚胜。龚胜自知难以推辞,就对儿子和门生高晖等人说:“我受汉家厚恩,无以报答,现在年纪老了,早晚入土,我怎么能一身侍奉两姓皇帝,无脸见死去的皇上呢?”于是,便交待安排自己的后事,从此不再开口说话,不再吃饭喝水,14天而死,享年79岁。
其弟子约百人为龚胜办理丧事。有一老人前来凭吊,放声大哭,悲不自胜,边哭边说道:“啊呀!薰草因其香被人点燃烧焚,油膏因能光明被点燃耗尽。龚胜你因为是有用之才,到了这把年纪,竟被人逼死,不能寿终正寝,这哪是我弟子应得的下场啊?”哭罢,匆匆离开,人们也不知道这位老人究竟是谁。
后人为纪念龚胜,在他居住的彭城廉里,树立起一个石刻里门以表彰他的高风亮节。

影响

龚胜以死来抗拒王莽新朝授予的官爵,情操之高,千载以下,仍令人心生景慕。东晋著名诗人谢灵运受迫害被杀时自比龚胜,自叹“龚胜无余生”(《临终诗》)。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一身正气,在安史之乱中以龚胜自励,赋诗:“张良思报韩,龚胜耻事新。”(《咏陶渊明》)表现出对叛乱分子誓不两立的决然态度。宋代诗人刘克庄亦以龚胜自比:“我如龚胜,君如龚胜,拂袖同归乡里。”(《鹊桥仙十一首》)“已设床临牖,何须绶着身。遂令移鼎贼,知愧饰巾人。”(《杂咏一百首.龚胜》)宋末诗人谢仿得与文天祥是同榜进士,元朝统治者强迫其出仕,他多次拒诏,立下赴死决心,赋诗赞龚胜:“平生爱读龚胜传,进退存亡断得明。范叔绨袍虽见意,大颠衣服莫留行。此时要看英雄样,好汉应无儿女情。只愿诸贤扶世教,饿夫含笑死犹生。”后来,他到元大都绝食而死。明代顾亭林(炎武)在国破家亡之后,隐居华山杜门不出,将自己和傅山比作“楚两龚”:“太行之西一遗老,楚国两龚秦四皓”(《寄问傅处士土堂山中》)。龚胜受到历代志士的仰慕,据史志记载,龚胜墓及墓碑一直被作为名胜古迹保存下来,地方政府禁止人们在墓前放牧牛羊,清代诗人张名宿曾赋《龚君宾墓诗》:“寸心天地间,无惭于幽独。如何吊者来,逃名恨未速。显为先生荣,隐为先生辱。岂知臣节全,即祸亦为福。薰烧香自存,膏销明已足。大耋莫言夭,宜笑何须哭。”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