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凤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解释:鸾和凤的和称,比喻夫妻。 鸾 luán <名> (形声。从鸟,羉(luán)声。本义:鸟名。凤凰的一种。雄性的长生鸟)

基本含义

同本义 [male phoenix;mythical bird like the phoenix]
鸾,赤神灵之精也。——《说文》
赤色,五采,鸡形,鸣中五音。
周成王时氐羌献鸾鸟。——《周书·王会》。注:“大于凤。”
鸾鸟,凤皇属也。——《广雅》
离为鸾。——《春秋元命苞》
女床之山,有鸟名曰鸾鸟。——《山海经·西山经》
鸣女床之鸾鸟,舞丹穴之凤凰。——张衡《东京赋》
又如:鸾俦(佳侣。鸾凤凰一类的神鸟);鸾帚(用鸾尾制成的拂尘供仙人所用);鸾皇(鸾和皇,都是凤凰之类的神鸟。皇,通凰);鸾鸟(神鸟名。凤凰之属);鸾凤(鸾鸟和凤凰。比喻贤能,俊美或良善的人);鸾音鹤信(鸾鹤传来的音信。指上天的信息)
指车衡上的金属铃
君子至止,鸾声将将。——《诗·小雅·庭燎》
通“銮”。
四牡彭彭,八鸾锵锵。——《诗·大雅·丞民》
锡、鸾、和铃,昭其声也。——《左传·桓公二年》
又如:鸾带(缀有小铃铛的带子);鸾仗(装饰有金属铃的帝王坐车);鸾车(装有金铃的车子。行走时声如鸾鸣)
有鸾饰的车子 [carriage]
后会鸾驾反旆,群虏寇攻。——陈琳《为袁绍檄豫州文
天子居青阳左个,乘鸾辂,驾苍龙。——《逸周书·月令》
鸾车速风电,龙马无鞭策。——李白《草创大还赠柳官迪》
又如:鸾辂(帝王的车驾。同鸾路);鸾路(即鸾辂);鸾軿(贵族妇女乘坐的有帷幕的车)
指夫妇 [married couple]。如:鸾凤(喻夫妇);鸾凤和鸣(形容乐声美妙和谐;亦比喻夫妻感情和谐);鸾交凤友(比喻男女情谊)
luánjiāo
[a man who has lost his wife] 相传以凤凰嘴和麒麟角煎的胶可粘合弓弩拉断了的弦。俗称丧妻男子再婚
鸾鸟
luánniǎo
[mythical bird like the phoenix] 即“鸾”
鸾鸟凤凰。——《楚辞·屈原·涉江》
luánxiáng-fèngjí
[gathering of talented] 形容人才的聚集,像鸾凤的翔集
鸾翔凤集,羽仪上亲。——晋·傅咸《申怀赋》
凤凰的由来
(1) (形声。从鸟,凡声。本义:凤凰。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常用来象征祥瑞。雄的叫凤,雌的叫凰)
(2) 同本义 [phoenix,a mythic bird]
凤,神鸟也。朋,古文凤。——《说文》
凤皇来仪。——《书·益稷》
凤皇于飞。——《诗·大雅·卷阿》。传:“凤皇,灵鸟仁瑞也。雄曰凤,雌曰皇。”
故鸟有凤而鱼有鲲。——宋玉《对楚王问》
(3) 又如:凤求凰;凤子(绣有凤凰的轿子);凤舸(雕有凤凰的大游船);凤毛(凤凰的羽毛。多用以赞美人的文采俊秀,有先人遗风)
(4) 古时比喻有圣德的人 [saint]
潘陆张左,擅侈丽之才,饰羽仪于凤穴。——《北史·文苑传序》
(5) 又如:凤穴(比喻文才荟萃的地方)
(6) 借喻帝王 [emperor]。如:凤阁龙楼(帝王居住的楼阁);凤邸(称古代帝王登位前所居住的宅第);凤纸(帝王诏敕用纸);凤诏(天子的诏书);凤驾(帝王所乘坐的车驾)
(7) 乐器,音律 。如:凤吹(指笛、笙、箫一类的管乐器);凤管(指笙);凤箫(古管乐器名。即排箫)
(8) 指婚姻关系中的男方 [man]。如:凤侣(配偶)
(9) 姓
凤凰美丽的传说
[phoenix coronet (worn by empresses or imperial concubines and also as a bride's headdress in fedual China)] 古代皇帝后妃的帽子,其上饰有凤凰样珠宝。亦指妇女出嫁时的礼帽
凤凰
fènghuáng
[feng huang;fung-hwang;a Chinese phoenix] 具有鲜艳羽毛和优美体型和动作的一种鸟,从前中国皇宫里将它驯养,并与神话中的凤凰相联系,作为好运的象征,有人认为它就是眼斑冠雉(青鸾)
凤凰衣
fènghuángyī
[fenghuang film] 小鸡从蛋中孵出后留下的白膜。可入药
fèngmáo-línjiǎo
[rare and precious things or persons;as precious and rare as phoenix feather and unicorn horns] 比喻人或物稀有珍贵
天下慕向之如凤毛麟角。――明·何良俊《四友斋丛说摘抄》
fèngzǎo
[expressions as beautiful as a phoenix] 比喻华美的文辞
挥毫飞凤藻,发厘吼龙泉。――杨夔《送张相公出征》
(凤)
fèng ㄈㄥˋ
(1)
传说中的鸟王(雄的称“凤”;雌的称“凰”):~凰。~雏(幼小的凤;喻英俊少年)。龙肝~髓(喻极难得的珍贵食品)。龙驹~雏(喻有才华的英俊青少年)。雏~清于老~声。
(2)
姓。
一:凤
龙、凤凰、麒麟、龟,被称为四灵,除了龟以外,其它三种谁也没有见过。然而,从古至今,凤凰那美好吉祥的形象却深深地留在民间大众的心目中,世世代代被人们赞美着,歌颂着。
因自然界中无凤凰这种鸟,我们只能从古代的有关典籍中领略凤凰的形象美姿,如《尔雅》郭璞注:“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山海经·图赞》上说凤凰有五种像字纹路:“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背文曰义,腹文曰信,膺文曰仁。”汉代许慎在《说文解字》说:凤凰“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暮)宿风(丹)穴,见则天下大安宁。”书中引黄帝的臣子天老的话说:“凤之象也,鸿前麟后,蛇颈鱼尾,颧颡鸳思(腮),龙文虎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对于集众动物大成之美的凤凰,有关学者认为,凤凰是古代先民的一种鸟图腾崇拜。从对凤凰的形象来看,是融合了古时各个不同氏族所崇拜自然物的特征,结果出现了“凤凰” 这一美的图腾。

相关比喻

鸾凤
(1).鸾鸟与凤凰。
刘向《九叹·远游》:“驾鸾凤以上游兮,从玄鹤与鹪明。”《西京杂记》卷一:“ 武帝 匣上,皆镂为蛟龙、鸾凤、龟麟之象。”金松岑《文学上之美术观》:“虽啸旨沦亡,不闻鸾凤之响,而琴引未沫,如听水仙之吟。”
(2).比喻贤俊之士。
《楚辞·贾谊<惜誓>》:“独不见夫鸾凤之高翔兮,乃集大皇之壄。”王逸注:“以言贤者亦宜处山泽之中,周流观望,见高明之君,乃当仕也。” 唐 韩愈 《重云李观疾赠之》诗:“劝君善饮食,鸾凤本高翔。”陈去病《重九歇浦示侯官林獬仪真刘光汉》诗:“凄迷鸾凤同罹网,浩荡沧瀛阻远游。”
(3).比喻君王。
《敦煌曲子词·菩萨蛮》:“良以安国部,金(今)喜回鸾凤。”《旧唐书·马周传》:“ 太宗 尝以神笔赐 周飞白书曰:‘鸾凤凌云,必资羽翼;股肱之寄,诚在忠良。’”
(4).比喻美人。
卢储《催妆》诗:“今日幸为 秦 晋 会,早教鸾凤下妆楼。”
(5).比喻夫妇。
《醒世恒言·两县令竞义婚孤女》:“鸾凤之配,虽有佳期;狐兔之悲,岂无同志。” 清蒲松龄《聊斋志异·陆判》:“岂有百岁不拆之鸾凤耶!”参见“ 鸾凤和鸣 ”。

鸾凤故事

正文第一篇:
九尾狐: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
景帝二年,继文帝与民休息,轻徭薄赋之策,帝仁慈恭俭,笃信黄老,以清净不扰民为依从,海内富庶,国力强盛,四海生平。
启明星高高地悬挂着,草丛里时不时地夹杂着几声蛐蛐儿的叫声。王二打起井水洗了洗脸,随后重重地打了个哈欠,鸡已经叫了很多遍,他知道再过不久天就快亮了,赶紧回屋拿了斗笠和蓑衣,理了理菜筐里刚刚从田里摘的瓜果,转头看了看里屋,隔着门帘喊了一声,“九娘,我上街了。”刚要出门,就听到里间栖栖稀稀疏疏的声响,便又停了动作。
果然,过了一会儿就出来了个人,摸索着向灶台走去。从锅里拿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放在了菜筐里,就着外边的星光,王二知道那是妻子九娘昨天做的饼。
“你到的时候记得先吃一个,别饿坏了,”妻子温柔地说道,“记得早点回来。”王二点了点头便担着出发了,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妻子还站在原地望着自己。王二心里一暖,脚步便更加快了,今天去的地方是陌柳街。长安的陌柳街,是全长安城的人都知道的最热闹的一条街,白天人来人往,杨柳满街,到晚上的时候那更加是灯火通明,喧声笑语。自己要是去的晚了,便没有好的地方了,再加上今天是妻子的生辰,自己答应过要给她庆生的。
赶到集市的时候,天还有些暗,人确实已经不少了,自己昨天占的地方已经被一个贩草药的给占了,心里道了声可惜,转头又看了看,随意地调了个地儿把担子放了下来。自己的位置正好对着街口,怕是等会儿会挤得慌。王二心里想着,又看了看其他的位置,摇了摇头,但愿自己能够早点卖完。
顿觉肚子一饿,便拿出早上的饼,大口地咬了一口,满口的甜香,王二心里说不出来的知足。三年前,九娘不但救了身陷山谷的自己,念着自己老实勤快还嫁给了自己,全村的人都觉得自己有福气,因为九娘既贤惠又漂亮,在一年前还有了自己的孩子。王二想着,也许自己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气才有了这么一回吧,想着想着又慢了速度细细地咀嚼,只是生育之后元气大伤,身体一直时好时坏。
王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吃完的饼,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空空。天已大亮,王二九开始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今天起地早还真是值得,还没到达午时,王二就一个大户人家的厨娘买了个彻底,高高兴兴地抚了抚兜里的铜钱,好像揣着绝世宝贝一般。刚要挑起担子要走,却被身后的声音给叫住了。
王二有些不可置信,身后曼妙的声音真的是叫自己的,直到听到来人再次问道,“你是王二?”
王二有些惴惴地转过身,一个宛如谪仙的女子愕然入目,竟把自己的妻子也比了去,直视了许久,眼见着女子神情冷淡,自知有违常理便低下了头,说道,“是,是我。”
女子也不在意,从身后拿出一个锦囊递给王二说道,“青颜与你家娘子九娘是旧识,许久未见,九娘自幼便身体不爽,而我这锦囊里的药丸与她甚有效果。你且收下,予你妻子服下。”
王二依旧没有直视,心里暗叹着女子不同寻常的美貌,尤其是眉间的一抹火焰纹,恰似一朵盛开的金莲。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感觉手中一重,锦囊已经在手。女子又道了一句,“如九娘偶有想起姐妹之谊,请她到陌柳街的翠微居一叙。”
用力地点了点头,听到离开的声音,王二还是过了许久才慢慢地抬起头,如预期一般只看到一个淡青的背影,或许是头低地久了,微微有些发酸,便下意识地揉了一揉,感觉到手中的锦囊,布料丝滑,青色锦面以金线绣成了一朵金色的竹子的形状。没来由地一震,王二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痛感十足,确实不是梦。
直到同村的李秀才看见了捅了他一下,王二才真正反应了过来,他慌里慌张地把锦囊放进里衣服。
李秀才早看见王二手里的锦囊,“哟,这又是走的哪门子好运啊?”
王二谨慎地看着李秀才,“关你什么事?!”李秀才原名李寿,年轻的时候考了个秀才,考了十几年了还是个秀才,人是长地有模有样的,不过满口胡话,因为这样到现在还是一个光棍。自己本来还半信半怀疑,直到吃过他的亏才悔不当初,他知道这人喜欢绕,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啊!转身挑了担子,王二匆匆地向着回村的方向走去,可是顿了一下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去了另一个方向。
李寿站在原地呸地吐了口口水沫子,咒骂着,“屘落草没把你那狐狸精似的老婆吃地现出原型,算你小子语气好,就那模样迟早得偷人。不是我也是别人,我呸!”说完摇摇晃晃地便要走开了去。
可是肩上一重,一阵香风拂过,李寿顿时有些飘飘然,转身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那面目比起之前的九娘还没上三分。
“你啊,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只见来人眉头一皱,表情有些不情愿,过了歇会,才继续道,“青颜姐姐让我跟你说,你半夜一定不要待在家。”
李寿眼神有些放空,美人,他现在满心都是美人,平白一段艳遇,“姑娘,嘿嘿,”手就要上前,只觉一痛,更是深入骨髓,疼得他弯下了腰,待到不疼抬头时,哪里还有什么人。李寿一颗心算是沉到了底,有些失意地四处望了望再次确认了下,还是没有,“怎么就没有王二那小子的福气,真真气人。”顿时一腔子的愤慨,他用力地跺了跺脚,也便向着赌坊的方向走去,心想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正对着李寿离开的地方,穿过一个巷道的距离,不似往常一样是富贵人家的围墙,而是一个铺子,一个挂满了画卷的铺子——翠微居。它就好像故意隐藏在大市一般,不是有心便真的就会被忽略。
翠微居内摆设与一般书画店社相似,正对着门面的也是一副大画,着的是游戏山水的意,上有鸟,下有鱼。四周也无不是花鸟虫鱼的,可是却独独就没有人。店铺分内外两层,以大画隔开。
“青颜,你为什么要就他?”语气有些愤愤然,声音夹杂着稚气。
“人各有命,只是不愿看到多的伤亡罢了。”过了许久,才有一个对应的声音响起,是先前与王二对话的女子的声音,柔柔的,但又显冷漠。
或许想起些什么,“青颜,她真的回来吗?”
“怕是一定要来了,三年了,怕是熬不住了。”说完,隐隐地还轻叹了一口气。
而这边王二回头去买了段布,又狠了狠心买了一斤肉,便兴冲冲地跑着回了村子。
九娘~我回来了~”王二刚到了院子就喊了一声,可是奇怪的是妻子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迎出来,王二心里有些担心,放下担子,不动声色地又喊了一声,“九娘?!”
屋里隐隐约约地传来婴儿的叫声,王二松了一口气,心想原来是因为孩子,打了井水喝了一口,拿了斗笠和蓑衣挂在门后面,又把肉和布料拿进了屋,说道,“九娘,今天是你的生辰,我今天买了些肉回来了呢!”把肉放在灶台上,转身向里屋走去。
“你猜我还给你买了什么?!”王二笑意盈盈地说道,越走近听到婴儿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九娘,今天小虎子是不是很闹心啊?”
王二要打开门帘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九娘的声音,可是却是阻止他进去的声音,“先别进来,小虎子正在穿衣服,不能着风的。”王二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了。过了一会儿,王二开始说道,“我今天进城,遇见了你的故人呢!叫青颜什么的,还给了我一个锦囊,说是药丸,能治你的病。呵呵,青颜姑娘可真是一个妙人啊,就像天上的仙女似的。哎,孩子他娘,小虎子衣服穿好了吗?”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听到妻子的声音,“九娘?”王二急了,一把掀开门帘,一看。顿时慌了,小虎子正乖乖地在床上玩着布老虎,而九娘竟然惨白了脸,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王二眼睛有些迷糊,颤颤悠悠地好不容易到了妻子的身边,抖动的手小心翼翼地接近妻子的鼻翼,心里一震,还有气。想起之前说的锦囊,便急急地从内里摸了出来,拿出药丸,给妻子服了进去。
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或者是泪,王二提着十二分的心看着自己的妻子。而一边的小虎子转眼看了看眼前的爹娘,伸出手想让人抱,可是爹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抱起自己,以为自己被忽略了,一时大哭起来。王二一门心思挂在九娘身上也忘了安慰,许是药丸起了效果,许是被小虎子的哭声叫醒了,终于他看见妻子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渐渐恢复了红润。
“小虎子,小虎子,娘在这,过来,过来,”王二听见九娘微弱地叫唤着,竟然忘了自己的存在。而小虎子听到母亲地呼唤,也乖乖地止住了哭,向着娘亲的身边爬去,最后依偎在娘亲的怀里。
安慰完孩子,九娘这才注意起了王二,忽然想起了什么事般,“青颜姑娘还说了什么。”
王二一直处在呆愣中,直到九娘问了自己一句才终于反应过来,“九娘,你真的没事了吗?”看见九娘点点头,王二一把拥了上去,“九娘,你吓死我了。”王二一颗心定了下来,眼泪也顺势一直落,“九娘,你知道吗?我爹去的早,我娘一手把我养大,我想等我大了,就好好孝顺她,让她享福,可是你说她一个人把我拉扯大,也落了一身的病。那天我想上山给她采只人参给她补补的,没想啊,没想,我自己不仅受伤,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成,那时幸亏有你啊。”看着眼前的男人哭地跟小孩子一样,九娘心里被塞了东西一样,酸酸的,也是满的,“可是为什么你也生了那么重的病啊!”王二擦了擦脸上的泪,“我怎么这么没用,连你都照顾不好。”
九娘沉默了,放下因刚刚哭地累极而不时打着瞌睡的小虎子,手缓缓地抚上丈夫的背。“我,我哪都不走,我是你的娘子,你在哪,那我终究也是在哪的。”九娘的眼睛上渐渐浮现起一抹坚定之色,抚着丈夫的背的手也紧紧地被攥紧。
翠微居的后院梧桐树下,青颜仔细地描摹着,微风时不时地吹起她散落的碎发,青衣也跟着随风起舞。额间的红色火焰纹若隐若现,宛如真的火焰一般肆意的跳动。白色的影子时隐时现,青颜眼神一亮,但手下未停。
九娘,你来了,”青颜边画着手中的画,边不以为意地说道。
一个人影渐渐隐现,愕然是九娘,只是彼时九娘满脸的凄楚之色,“再给我点时间,我……”
青颜嘴角一弯,“九娘,你真的是觉得是我不放过你吗?”
九娘脸色忽地惨淡一片,“是啊,我本来就是被封在锦泊里的,本就该回去的啊,”低头喃喃道,“或许我本来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大不了吃一个人,你就永远找不到我了。”
“可是你没有,”青颜继续做着画,“你是他们当中最为良善的一个,要不是这样,我还真不容易找到你。”
忽然九娘绿色的眸光一闪,“那如果没了你呢?”
青颜终于开始正视,“九娘,你莫要干傻事,你打不过我的。”
“即使这样又如何,我宁愿试他一试,”九娘的双手顿时转为利爪,“哪怕是失败了也可以给自己一个交代。”说着泪不断地落下,脸上渐渐生出白色的纹路,沿着血脉不断延伸,宛如松花江上白色的雾凇,原本清秀的脸转成了妖异之色,身后缓慢地升起九条尾巴。
但青颜却不急不缓地没有任何动作,“九娘,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给你吃之前的药丸吗?”
九娘顿了一顿,“是什么?”
九娘,难道你就没有发觉什么吗?”青颜放下笔,无奈地说道,“这么多年了,你应该发现即使你不吃人也可以不回复真身七八年之久,毕竟你修炼了两千年,可是才三年你就差点支持不住,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什么原因。”
“屘落草……”九娘眼睛兀的一睁,“相公……”
“屘落草,对人无害,对妖却致命,幸而你有两千年的修为,才没有……”
“呵呵,你骗我,对不对?对不对?”九娘不停地念叨着。
青颜看着已经疯狂的九娘,“我没有必要骗你,”低头眼神一黯,“你的孩子怕是也要……”
“孩子,小虎子,我要见他,我要见他,我出去的时候他还在睡觉呢。”九娘震惊地看着青颜,可是眼神开始变得狠厉,“你怎么可以怎么咒他,青颜,你好毒的心。”
青颜摇了摇头,“药丸只有一颗,你……再不回去,怕是……”
顿时心被狠狠地抓了一下,但仍然不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我要去,我要回家,我要,我要留下来,我要见他,见他……”九娘渐渐消失,人也开始朦胧,“青颜,如果你骗我,那你永远看不到我回去的一天。”余音缭绕,久久回复。
青颜望着九娘消失的方向,眼神依旧淡淡,过了许久,才说道,“终究还是选择受伤呢!”又拿起笔,着了一点靛青,混了一点点水,“多情总被无情恼,可是奈何两者皆是有情,却受不住他人的挑唆。是情不够深呢,还是爱太深了?”
思绪顿时被打断,“青颜,解决了吗?”从翠微居出现一位红衣女子,蹦蹦跳桃地跑到了青颜的身边,“青颜,九娘还会回来吗?炎儿刚刚看到她非常不开心地走了。”大眼睛忽闪忽闪得看着青颜,可是转眼又被青颜笔下的画给迷了去,“是九尾狐!”炎儿呵呵地笑着,可是看着看着却有些迷惑“它怎么哭啦?!青颜,这是为什么啊?”
青颜感觉到袖子一紧,低头也看向画,许久才微笑道:“青颜也不知道呢!”又抬头看了看天,“炎儿,到时间关门了呢,还有记得明天要早点起呢,九娘要来。”炎儿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知道九娘要来,连刚才的问题都忘了。
火烧云在山顶处聚拢,天渐渐变地微红,整个院子也被染上了淡淡的红,周围的篱笆的影子也被拉地老长老长。
王二用手在盘子旁边碰了碰,又走向门口看了看回家的路,自己之前答应过妻子庆生的庆祝,所以在九娘走后就开始着手做菜了,可是时辰已经过去很久,九娘却一直没回来,他开始不停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里屋安安静静的,小虎子乖巧地趟在木制的床上,仔细一看,他其实并没有睡,他饿了,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点力气,动也不能动,哭也不能哭。他看见爹爹在饭桌旁边走来走去,想叫却叫不出来,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时间越来越久,小虎子开始觉得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了,眼皮也开始越来越重了。屋子里开始暗地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小虎子想起了娘亲,可是她在哪里啊。小虎子心里不停地呼唤着,娘,点灯呢,屋子已经暗的看不见了,小虎子看不见你了呢……娘,我饿了……
月亮已经开始有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院子的梧桐树冷清一片,偶尔卷过一丝过堂风。翠微居的房间内,油灯也被风吹地暗了一下好久没缓回来,炎儿看见了用手护了护,“青颜,还是关窗吧,你看这灯被吹地!”
青颜收回看着窗外的眼光,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了一声,“可惜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翠微居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炎儿高高兴兴地去开门,知道是九娘要来。可是门前的景象,让炎儿不小心走了一丝气“呀”地叫了一声。只见九娘满身的血,头发上,身上,全都是,时不时地还滴下来,怀里还揣着一个孩子,孩子已经气息全无了。炎儿以为九娘受伤了,赶紧迎上来,拉过九娘顺便带过门。她认真地四处检查,想拿过孩子,却怎么也拽不出。
青颜把点着的油灯放下,“炎儿,就由着她吧。”
炎儿点点头,刚想再看看的时候,九娘说道,“不是我的,是李秀才的,”眼泪顺势落了下来,“是他做的,不是他……”
青颜摇摇头,“我本来可以阻止。”
九娘低下头说:“你如果来,我只会选择玉石俱焚。”
“何苦?五百年,要不是遇见了他,早可以功成圆满,脱离锦泊了。”青颜面露不忍。
九娘惨然一笑,“谢谢你,有那么为我想过。”用力地抱了抱怀里的孩子,慈祥地看着,“等我葬了小虎子就回锦泊。”
炎儿看着九娘,又看看青颜,带着哭腔说道:“青颜,我心里好难受,九娘哭,我也想哭。”
青颜抚了抚炎儿的脑袋,“傻孩子。”
天终于大亮了,在驶往洛阳方向的官道上慢悠悠地行驶着一辆马车,车上时不时地进行着对话,“青颜,我们为什么不飞呢,那多快啊!”
另一个声音说道,“这叫入乡随俗。”
“青颜,九娘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等到时间够久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算够久?”
“等你不想的时候。”
……………………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