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永州

雍州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雍州,中国九州之一,名称源于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境内的雍山、雍水。其位置相当于现在陕西省关中平原、陕北地区,甘肃大部(除去东南部),青海省的东北部以及宁夏回族自治区部分地方。 《禹贡》九州之一。东汉末始置。曹魏时辖今陕西中部、甘肃东南部及宁夏、青海各一部。唐时仅有关中的一部。开元时升京兆府。东晋南朝时雍州以襄阳为中心,有今湖北北部与河南的一小部。

主要简介

雍州 雍州
雍州,是中国古九州之一,史料载,其名来自于陕西省凤翔县境内的雍山、雍水。 《辞海》地理分册有注:“黑水所指,自来说法不一,有张掖河、党河(在今甘肃)、大通河(在今青海)等说。西河指古代少梁(韩城)以西的 西河 孔子弟子子夏在这里教学。”
凤翔古称雍城 ,位于关中西部,北枕千山,南带渭水,东望西安,西扼秦陇。这里曾是周室发祥之地(周室的发祥地是岐,当年古公亶父率领族人迁居于岐(即今天的岐山县,西面就紧挨凤翔县)),嬴秦创霸之域(秦国在凤翔建都时间达290多年),因传说“凤凰鸣于岐,翔于雍”而得名,以“三绝”(西凤酒姑娘手(指的是姑娘心灵手巧,手工艺品很出色)、东湖柳(凤翔东湖的柳树 )而闻名于世。

历史沿革

雍州地区自西周到西晋始终是京畿或附近。汉武帝设十三州刺史部时,该地区以西属凉州,东归司隶校尉,不独立设州。东汉时汉光武帝定都洛阳,设立过雍州,但是不久取消。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雍州再度成为正式行政区,李傕控制下的东汉末代皇帝汉献帝分凉州河西的武威张掖酒泉、敦煌、西海设立雍州,治所在姑臧。建安十八年(213年)省凉州,与司隶校尉部三辅一起并入雍州。治所就在长安。曹魏黄初元年(220年),分河西8郡复置凉州,曹魏时期的雍州其范围固定在原凉州黄河以东和司隶校尉部的长安及附近的三辅,后曹魏名将雍州刺史车骑将军郭淮率领陈泰、邓艾等名将阻挡蜀将姜维多次北伐。曹魏、西晋不变。十六国的前秦后秦一度将雍州迁至安定郡(今甘肃镇原)和蒲坂(今山西永济),北魏西魏北周仅将长安及其附近地区设为雍州,治所在长安。而东晋和南朝将雍州侨置襄阳隋朝统一后,以长安及其附近地区为雍州,隋炀帝改为京兆郡,唐朝建立后,又改为雍州,唐玄宗设立京兆府

东晋侨置雍州

东晋大元中在襄阳(今属湖北)侨置,南朝宋元嘉二十六年(公元449年)割荆州北部为境,治所在襄阳,辖境相当今湖北均县、南漳以东,钟祥北境以北,大洪山、枣阳以西和河南浙川、内乡、方城以南、泌阳以西地区。梁以后缩小。西魏恭帝元年(公元554年)改为襄州。南朝时控扼南北,为汉水上游重镇。
雍州
古九州之一。《书·禹贡》:“ 黑水西河惟雍州 。”孔颖达疏:“计雍州之境,被荒服之外,东不越 河 ,而西逾 黑水 。王肃云‘西据 黑水 、东距 西河 ’,所言得其实也。” 黑水 ,或谓即 张掖河 ,或谓即 党河 (均在今甘肃 ),或谓即大通河 (在今青海),诸说不一。 西河 ,西河指古代少梁(韩城)以西的 西河 。

后赵地名

雍州中国五胡十六国时设置的。在今陕西省境。
后赵置雍州,治所在长安,即曹魏、西晋时雍州刺史部旧治。北魏西魏北周时所置的雍州为长安及其附近地区。隋朝开皇三年(583年),复置雍州。大业三年(607年),天下改州为郡,改京兆郡。唐朝初年,天下郡改为州,复为雍州。开元元年(713年),改京兆府

相关诗词

【示例】唐岑参《西过渭州,见渭水思秦川》:“渭水东流去,何时到雍州。平添两行泪,寄向故园流。”
【示例】唐孟浩然《登安然城楼》:“县城南面汉江流,江嶂开成南雍州。才子乘春来骋望,群公暇日坐销忧。
  楼台晚映青山郭,罗绮晴娇绿水洲。向夕波摇明月动,更疑神女弄珠游。”

雍州之战

南北朝时,宋镇压蛮夷反抗的作战。宋元嘉二十六年(449)十二月,沔北诸山蛮起兵反宋,宋以建威将军沈庆之等率军2万镇压。宋军八路俱进,出其不意,伐木登山,群蛮惊恐溃逃。宋军斩杀蛮兵3000人,俘2.8万,降2.5万户。蛮余众筑城凭险固守,宋军连营山中。蛮众夜间以火烧宋营,宋军以所修蓄水池中之水灭火,以弓弩夹射,蛮兵败退。蛮人山寨坚固难攻,宋军乃长久围困。蛮众食尽,逐渐降服,宋将蛮众全部迁往建康(今江苏南京)为营户。

过程

沔北诸山蛮攻雍州。沈庆之随刘诞至襄阳,奉命率后军中兵参军柳元景、随郡太守宗悫、振威将军刘颙、司空参军鲁尚期、安北参军顾彬、马文恭、左军中兵参军萧景嗣、前青州别驾崔目连、安蛮参军刘雍之、奋威将军王景式等2万余人前去征讨。宗悫自新安道入太洪山,柳元景从均水据五水岭,马文恭出蔡阳口取赤系邬,王景式由延山下向赤圻阪,八道俱进。各路讨伐兵马皆营于山下以迫之,诸蛮凭借山势居高临下,连发矢石击打宋军,宋军不断受挫。沈庆之乃会诸军于茹丘山下,对诸将说:“今若缘山列旆以攻之,则士马必损。去岁蛮田大稔,积谷重岩,未有饥弊,卒难禽剪。今令诸军各率所领以营于山上,出其不意,诸蛮必恐,恐而乘之,可不战而获也”(《宋书·沈庆之列传》)。于是命诸军斩木开道,8道并进,鼓噪登山。群蛮首尾难以兼顾,十分震恐。宋军乘机直捣腹心,占据险要,诸蛮奔溃。沈庆之自冬至春,屡破雍州蛮,并用诸蛮所聚之 谷以充军食,前后斩首3000级,俘蛮民2.8万余口,降 者2.5万余户。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