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道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陈师道(1053~1102)北宋官员、诗人。字履常,一字无己,号后山居士,汉族,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元祐初苏轼等荐其文行,起为徐州教授,历仕太学博士、颖州教授、秘书省正字。一生安贫乐道,闭门苦吟,有“闭门觅句陈无己”之称。陈师道为苏门六君子之一,江西诗派重要作家。亦能词,其词风格与诗相近,以拗峭惊警见长。但其诗、词存在着内容狭窄、词意艰涩之病。著有《后山先生集》,词有《后山词》。

人物生平

陈师道出身于仕宦家庭,祖父陈洎,官至三司盐铁副使,赠工部侍郎;父亲陈琪,官至国子博士通判绛州。到陈师道时,家境已衰落,《先夫人行状》云:“先君以家赀让群弟蓄孤振穷,欲死恤
陈师道像

陈师道像

终。夫人同之,不以累其夫。先君卒贫,不能家,夫人以大家子就下养,人以为忧,夫人安之,不以累其子,年高而家益贫。”
陈师道早年娶郭概之女为妻,迫于生计,妻女皆在岳父家就食。16岁时从师曾巩。当时朝廷用王安石经义之学以取士,陈师道不以为然,不去应试。元丰四年(1081),曾巩奉命修本朝史,荐陈师道为属员,因其布衣而未果。太学博士正录荐师道为学录,他推辞不就。当时的执政大臣章惇曾托秦观致意,让陈师道往见,准备加以荐举,他却回答:“士不传贽为臣,则不见于王公。”(《与少游书》),拒不谒见。
元祐二年(1087),当时任翰林学士的苏轼与傅尧俞、孙觉等推荐他任徐州州学教授。四年,苏轼出任杭州太守,路过南京(今河南商丘),陈师道到南京送行,以擅离职守,被劾去职。不久复职,调颍州教授。当时苏轼颍州太守,希望收他为弟子。陈师道以“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婉言推辞。但苏轼不以为忤,仍然对他加以指导。绍圣元年(1094),他被朝廷目为苏轼余党,罢职回家。他家境贫寒,但仍专力写作,欲以诗文传于后世。元符三年(1100),复除棣州教授,赴任途中,改除秘书省正字,未上任即卒。

文学成就

陈师道的文学成就主要在诗歌创作上。他自己说:“于诗初无诗法。”后见黄庭坚诗,爱不释手,把自己过去的诗稿一起烧掉,从黄学习,两人互相推重。江西诗派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列为“三宗”,其实陈师道只是在一段时期内学习过黄庭坚的诗风,其后就发现黄庭坚“过于出奇
陈师道撰《后山诗集》

陈师道撰《后山诗集》

,不如杜之遇物而奇也”(《后山诗话》),因而致力于学杜。对于他学杜甫所达到的境界黄庭坚也表示钦佩,曾对王云说,陈师道“其作文深知古人之关键,其作诗深得老杜之句法,今之诗人不能当也”(王云《题后山集》)。方回的《瀛奎律髓》有“一祖三宗”之说,即以杜甫为祖,三宗便是黄庭坚、陈师道和陈与义。方回并说:“老杜诗为唐诗之冠,黄、陈诗为宋诗之冠。”,
大体上说,陈师道的诗由于受黄庭坚的影响,做诗要“无一字无来历”,但他的学问不如黄庭坚,需要“拆东补西裳作带”(《次韵苏公〈西湖徙鱼〉》),不免显得竭蹶。而在学杜这一方面,也仅仅专致于形式格律,所以虽然形式上能有所肖似,却往往缺乏杜甫的深沉雄健。他学杜比较成功的是五七言律诗,例如“岁晚身何托,灯前客未空。半生忧患里,一梦有无中。发短愁催白,颜衰酒借红。我歌君起舞,潦倒略相同。”(《除夜对酒赠少章》);“断墙著雨蜗成字,老屋无僧燕作家。剩欲出门追语笑,却嫌归鬓逐尘沙。风翻蛛网开三面,雷动蜂窠趁两衙。屡失南邻春事约,至今容有未开花。”(《春怀示邻里》)。前者可以看出他在追步杜诗的句法上所下的工夫,后者则近似杜诗中的遣兴体格。他的五古用力刻画,要求辞意独造,但生硬处仍不脱江西派的习气。他也有一些感情朴挚的诗,如“极喜不得语,泪尽方一哂。”(《示三子》);“功名何用多,莫作分外虑。”(《送外舅郭大夫夔西川提刑》)。后一首诗对外舅提出规劝,方回评为“学老杜此其逼真者,枯淡瘦劲,情味深幽。”(《瀛奎律髓》)。他的诗也有写得恬淡而有味的,如“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绝句》);也有写得风流华美的,如:“春风永巷闭娉婷,长使青楼误得名。不惜卷帘通一顾,怕君著眼未分明。”(《放歌行》),可惜不多见。相传他做诗用力极勤,平时出行,有诗思,就急归拥被而卧,诗成乃起。有时呻吟累日,恶闻人声,所以黄庭坚称之为“闭门觅句陈无己”(《病起荆江亭即事》)。这种严肃的创作态度值得肯定,但他的诗作思想深度不够和时见拗涩。
陈师道于词颇自推许,自称“余它文未能及人,独于词自谓不减秦七黄九。”(《书旧词后》)。但他现存的作品,很少精彩之作,不能和他自己的估价相称。他的散文较有成就,纪昀评为“简严密栗,实不在李翱、孙樵下。”(《四库全书总目》)。
陈师道有《后山诗话》,提出“诗文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宁僻毋俗”,依然和黄庭坚的主张一脉相通。又说:“善为文者因事以出奇,江河之行顺下而已。至其触山赴谷,风抟物激,然后尽天下之变。”论奇正的关系颇有见地,可惜他的创作实践和自己的理论不尽相符。由于此书中对苏轼黄庭坚秦观都有不满之词,《四库全书总目》以为“殊不类师道语”,则似失之拘泥。但书中有陈师道死后的事情,当出于后人的增补。

主要作品

陈师道《后山集》,原为其门人魏衍编。集中诗 6卷,文14卷。《诗话》、《谈丛》别自为书。宋代任渊有《后山诗注》,析原诗 6卷为12卷。清代冒广生作《补笺》12卷外,又增入《逸诗笺》上下两卷。又有明马暾所传、清赵鸿烈刊本《后山集》24卷,计诗8卷,文9卷,《谈丛》4卷,《诗话》、《理究》、《长短句》各1卷,有《四部备要》排印本。

诗作选摘

田家
鸡鸣人当行,犬鸣人当归。秋来公事急,出处不待时。
昨夜三尺雨,灶下已生泥。人言田家乐,尔苦人得知。
今日秋风里,何乡一病翁。力微须杖起,心在与谁同。
灾疾资千悟,冤亲并一空。百年先得老,三败未为穷。
冬暖仍初日,潮回更下风。鸟飞云水里,人语橹声中。
平野容回顾,无山会有终。倚樯聊自逸,吟啸不须工。
去远即相忘,归近不可忍。儿女已在眼,眉目略不省。
喜极不得语,泪尽方一哂。了知不是梦,忽忽心未稳。
小试登山脚,今年不用扶。微微交济泺,历历数青徐。
朴俗犹虞力,安流尚禹谟。 终年聊一快,吾病失医卢。
城与清江曲,泉流乱石间。夕阳初隐地,暮霭已依山。
度鸟欲何向,奔云亦自闲。 登临兴不尽,稚子故须还。
水净偏明眼,城荒可当山。青林无限意,白鸟有余闲。
身致江湖上,名成伯季间。 目随归雁尽,坐待暮鸦还。
林庐烟不起,城郭岁将穷。云日明松雪,溪山进冕风。
人行图画里,鸟度醉吟中。不尽山阴兴,天留忆戴公。
岁晚身何托,灯前客未空。半生忧患里,一梦有无中。
发短愁催白,颜衰酒借红。我歌君起舞,潦倒略相同。
次韵少游春江秋野图二首
翰墨功名里,江山富贵人。倏看双鸟下,已负百年身。
江清风偃木,霜落雁横空。若个丹青里,犹须著此翁。
闻名欣识面,异好有同功。我亦惭吾子,人谁恕此公。
百年双白鬓,万里一秋风。为说任安在,依然一秃翁。
南丰先生挽词·早弃人间事
早弃人间事,直从地下游。丘原无起日,江汉有东流。
身世从违里,功言取次休。不应须礼乐,始作后程仇。
南丰先生挽词·精爽回长夜
精爽回长夜,衣冠出广庭。勋庸留琬琰,形象付丹青。
道丧余篇翰,人亡更典刑。侯芭才一足,白首太玄经。
巴蜀通归使,妻孥且旧居。深知报消息,不敢问何如。
身健何妨远,情亲未肯疏。功名欺老病,泪尽数行书。
归雁二首
弧矢千夫志,潇湘万里秋。宁为宝筝柱,肯作置书邮。
远道勤相唤,羁怀误作愁。聊宽稻粱意,宁复网罗忧。
作计胸怀早,为生去住频。固违阴岭雪,不尽洞庭春。
巧作斜行字,催归去国人。知时如有信,决起亦相亲。
陈留人物后,疑有隐屠耕。斯人岂其徒,满腹一杯羹。
婷婷小家子,与翁同醉醒。薄暮行且歌,问之讳姓名。
子岂达者与,槁竹聊一鸣。老生何所因,稍稍声过情。
闭门十日雨,吟作饥鸢声。诗书工发冢,刀籋得养生。
飞走不同穴,孔突不暇黔。
恭默思良弼,诗书正百工。事多违谢傅,天遽夺杨公。
一代风流尽,三师礼数崇。若无天下议,美恶并成空。
百姓归周老,三年待鲁儒。世方随日化,身已要人扶。
玉几虽来晚,明堂讫授图。心知死诸葛,终不羡曹蜍。
少学真成己,中年托著书。辍耕扶日月,起废极吹嘘。
得志宁论晚,成功不愿余。一为天下恸,不敢爱吾庐。
送苏公之杭州
平生羊荆州,追送不作远。岂不畏简书,放麑诚不忍。
一代不数人,百年能几见。昔如马口衔,今为禁门键。
一雨五月凉,中宵大江满。风帆目力短,江空岁年晚。
寄答李方叔
平生经世策,寄食不资身。孰使文章著,能辞辙迹频。
帝城分不入,书札詗何人。子未知吾懒,吾宁觉子贫。
妾薄命·主家十二楼
主家十二楼,一身当三千。古来妾薄命,事主不尽年。
起舞为主寿,相送南阳阡。忍著主衣裳,为人作春妍。
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死者恐无知,妾身长自怜。
妾薄命·叶落风不起
叶落风不起,山空花自红。捐世不待老,惠妾无其终。
一死尚可忍,百岁何当穷? 天地岂不宽?妾身自不容。
死者如有知,杀身以相从。向来歌舞地,夜雨鸣寒蛩
麀麌顾其子,燕雀各有随。与子为夫妇,五年三别离。
儿女岂不怀,母老妹已笄。父子各从母,可喜亦可悲。
关河万里道,子去何当归。三岁不可道,白首以为期。
百亩未为多,数口可无饥。吞声不敢尽,欲怨当归谁。
绝句·书当快意读易尽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时开?
长铗归来夜帐空,衡阳回雁耳偏聪。若为借与春风看,无限珠玑咳唾中。
题柱·桃李摧残风雨春
桃李摧残风雨春,天孙河鼓隔天津。主恩不与妍华尽,何限人间失意人!
姓名曾落荐书中,刻画无盐自不工。一日虚声满天下,十年从事得途穷。
白头未觉功名晚,青眼常蒙今昔同。衰疾又为今日别,数行老泪洒西风。
江上双峰一草堂,门闲心静自清凉。诗书发冢功名薄,麋鹿同群岁月长。
句里江山随指顾,舌端幽眇致张皇。莫欺九尺须眉白,解醉佳人锦瑟傍。
恶风横江江卷浪,黄流湍猛风用壮。疾如万骑千里来,气压三江五湖上。
岸上空荒火夜明,舟中起坐待残更。少年行路今头白,不尽还家去国情。
疾风回雨水明霞,沙步丛祠欲莫鸦。九日清樽欺白发,十年为客负黄花。
登高怀远心如在,向老逢辰意有加。淮海少年天下士,独能无地落乌纱。
次韵李节惟九日登南山
平林广野骑台荒,山寺鸣钟报夕阳。人事自生今日意,寒花只作去年香。
巾欹更觉霜侵鬓,语妙何妨石作肠。落木无边江不尽,此身此日更须忙。
断墙著雨蜗成字,老屋无僧燕作家。剩欲出门追语笑,却嫌归鬓著尘沙。
风翻蛛网开三面,雷动蜂窠趁两衙。屡失南邻春事约,只今容有未开花。
重楼杰观屹相望,表里河山自一方。小市张灯归意动,轻衫当户晚风长。
孤臣白首逢新政,游子青春见故乡。富贵本非吾辈事,江湖安得便相忘。
放歌行二首
春风永巷闲娉婷,长使青楼误得名。不惜卷帘通一顾,怕君着眼未分明。
当年不嫁惜娉婷,抹白施朱作后生。说与旁人须早计,随宜梳洗莫倾城。

词作选摘

暮叶朝花种种陈,三秋作意向诗人。安排云雨要新清。
随意且须追去马,轻衫从使著行尘。晚窗谁念一愁新。
春风吹尽秋光照,瘦减初黄。改样新妆,特地相逢只认香。
南台九日登临处,不共飞觞。镜里伊傍,独秀钗头殿众芳。
芙蓉不借韶华助,故著缃黄。宿面留妆,不出寒花只暂香。
伤春不尽悲秋苦,落蕊浮觞。知在谁傍,一笑盈盈百种芳。
纤软小腰身,明秀天真面。淡画修眉小作春,中有相思怨。
背立向人羞,颜破因谁倩。不比阳台梦里逢,亲向尊前见。
卜算子
梅岭数枝春,疏影斜临水。不借芳华只自香,娇面长如洗。
还把最繁枝,过与偏怜底。试傍鸾台仔细看,何似丹青里。
卜算子
摇风影似凝,带雪香如抱。开尽南枝到北枝,不道春将老。
飘颻姑射仙,谁识冰肌好。会有青绫梦觉人,可爱池塘草。
卜算子
绣幕罩梅花,莫放清香透。监里朱颜岁岁移,只道花依旧。
把酒问梅花,知我离情否。若使梅花知我时。料得花须瘦。
卜算子
雪闇岭头云,竹冷溪边树。还似潇湘缥缈人,玉骨笼香雾。
月下幽香度,梦里香魂驻。回首南枝酒半醺。寂寞无寻处。
菩萨蛮
行云过尽星河烂,炉烟未断蛛丝满。想得两眉颦,停针忆远人。
河桥知有路,不解留郎住。天上隔年期,人间长别离。
木兰花减字
娉婷娜袅,红落东风青子小。妙舞逶迤,拍误周郎却未知。
花前月底,谁唤分司狂御史。欲语还休,唤不回头莫著羞。
木兰花减字
匀红点翠,取次梳妆谁得似。风柳腰肢,尽日纤柔属阿谁。
娇娇小小,却是寻春人较老。著便休痴,付与风流幕下儿。
木兰花减字
清愁叠积,更莫迟留春酒逼。吹面和风,梅信新来一线通。
危楼晓望,雪满群山开昼障。且继瑶用,同◇栏杆意几般。
木兰花减字
今年百五,风日清明尘不举。紫秀红陈,三节烟花次第春。
来舆去马,千念一空春事谢。白下门东,谁见初杨弄晚风。
木兰花减字
娉娉袅袅,芍药枝头红玉小。舞袖迟迟,心到郎边客已知。
当筵举酒,劝我尊前松柏寿。莫莫休休,白发簪花我自羞。
西江月
楼上风生白羽,尊前笑出青春。破红展翠恰如今,如酒如何不饮?
绣幕灯深绿暗,画帘人语黄昏。晚云将雨不成阴,竹月风窗弄影。
西江月
点点轻黄减白,垂垂重露生鲜。肌香骨秀月中仙,雪满瑶台曳练。
绰约却宜长见,清真不假余姘。殷懃与摇小婵娟,要试尊前玉面。
西江月
浅色千重柔叶,深心一点娇黄。只消可意更须香,好个风流模样。
玉蕊今谁攀折,诗人此日凄凉。正须蛮素作伊凉,与插钗倚鬓上。
西江月
叶叶枝枝绿暗,重重密密红滋。芳心应恨赏春迟,不会春工著意。
晚照酒生娇面,新妆睡污胭脂。凭将双叶寄相思,与看钗头何似。
酒到横波娇满。和香喷面。攀花落雨祝东风,诮不借、周郎便。
背立腰肢挪捻。更须回盼。多生不作好因缘,甚只向、尊前见。
洛阳春
素手拈花纤软。生香相乱。却须诗力与丹青,恐俗手、难成染。
一顾教人微倩。那堪亲见。不辞紫袖拂清尘,也要识、春风面。
清平乐
休休莫莫,更莫思量著。记著不如浑忘著,百种寻思枉却。
绣囊锦帐吹香,雄蜂雌蝶难双。眉上放开春色,眼前怜取新郎。
清平乐
秋声隐地,叶叶无留意。冰簟流光团扇坠,惊起双栖燕子。
夜堂帘合回廊,风帷吹乱凝香。卧看一庭明月,晓衾不耐初凉。
清平乐
重重叠叠,娜袅裙千襵,时样官黄香百叶,一岁相逢两节。
曲阑绕遍芳丛,一枝作意妍秾。折得有谁相忆,却须还与秋风。
清平乐
藏藏摸摸,好事争如莫。背后寻思浑是错,猛与将来放著。
花卷絮无踪,晚妆知为谁红。梦断阳台云雨,世间不要春风。
清平乐
秋光烛地,帘幕生秋意。露叶翻风惊鹊坠,暗落青林红子。
微行声断长廊,熏炉衾换生香。灭烛却延明月,揽衣先怯微凉。
减字木兰花
清尊白发,曾是登临年少客。不似当年,人与黄花两并妍。
来愁去恨,十载相看情不尽。莫更思量,梦破春回枉断肠。
菩萨蛮
行云过尽星河烂,炉烟未断蛛丝欷。想得两眉颦,停针忆远人。
河桥知有路,不解留郎住。天上隔年期,人间长别离。
菩萨蛮
喧喧车马西郊道,临行更觉人情好。住有一年情,去留千载名。
离歌声欲尽,只作常时听。天上玉堂东,阳春是梦中。
菩萨蛮
髻钗初上朝云卷,眼波翻动眉山远。一曲杜韦娘,当年枉断肠。
佳期如好月,拟满还须缺。别易见应难,长须仔细看。
菩萨蛮
清词丽句前朝曲,使君借与灯前读。读罢已三更,寒窗雨打声。
应怜诗客老,要使情怀好。犹有解歌人,尊前未得听。
菩萨蛮
晓来误入桃源洞,恰见佳人春睡重。玉腕枕香腮,荷花藕上开。
一扇俄惊起,敛黛凝秋水。笑倩整金衣,问郎来几时。
菩萨蛮
东飞鸟鹊西飞燕,盈盈一水经年见。急雨洗香车,天回河汉斜。
离愁千载上,相远长相望。终不似人间,回头万里山。
菩萨蛮
绮楼小小穿针女,秋光点点蛛丝雨。今夕是何宵,龙车乌鹊桥。
经年谋一笑,岂解令人巧。不用问如何,人间巧更多。
菩萨蛮
银潢清浅填乌鹊,画檐急雨长河落。初月未成圆,明星惜此筵。
愁来无断绝,岁岁年年别。不用泪红滋,年年岁岁期。
满庭芳
闽岭先春,琅函联璧,帝所分落人间。绮窗纤手,一缕破双团。
云里游龙舞凤,香雾起、飞月轮边。华堂静,松风竹雪。金鼎沸湲潺。
门阑。车马动。扶黄籍白,小袖高鬟。渐胸里轮囷,肺腑生寒。
唤起谪仙醉倒,翻湖海、倾泻涛澜。笙歌散,风帘月幕,禅榻鬓丝斑。
少年游
御园果子压枝繁。看看分摘无缘。团沙弄雪,劳心费手,不肯暂时圆。
赛神旧愿心儿有,终了待。几时还。芍药梢头,红红白白,一种几千般。
木兰花·阴阴云日江城晚
阴阴云日江城晚,小院回廊春已满。谁教言语似鹂黄,深闭玉笼千万怨。
蓬莱易到人难见,香火无凭空有愿。不辞歌里断人肠,只怕有肠无处断。
木兰花
湖平木落摇空阔,叶底流泉鸣复咽。酒边清漏往时同,花里朱弦纤手抹。
风光过手春冰滑,十事违人常七八。不将白发并黄花,拟下清流搅明月。
木兰花
荣光休气天为瑞,道祖当天传宝裔。千年昌运此时逢,四海欢声今日沸。
蒙蒙香雾沾衣腻,漠漠轻寒梅柳细。封人长有祝尧心,从此年年并岁岁。
南柯子
故国山河在,新堂冰雪生。万家和气贺初成。人在笙歌声里、暗生春。
今代无双士,当年第一人。杯行到手莫辞频。明日凤池归路、隔清尘。
南柯子
天上云为瑞,人间睡作魔。疏帘清簟汗成河。酒醒梦回眵眼、费摩挲。
但有寒暄问,初无凤鸟过。尘生铜碾网生罗。一诺十年犹未、意如何。
南乡子
晴野下田收,照影寒江落雁洲。禅榻茶炉深闭合,飕飕,横雨旁风不到头。
登览却轻酬,剩作新诗报答秋。人意自阑花自好,休休,今日看时蝶也愁。
南乡子
急雨打寒窗,雨气侵灯暗壁缸。窗下有人挑锦字,行行,泪湿红绡减旧香。
往事最难忘,更著秋声说断肠。曲渚圆沙风叶底,藏藏,谁使鸳鸯故作双。
南乡子
阴重雨垂垂,并马西郊试薄衣。红蕊未开花已过,迟迟,不见东风著意时。
酒到更须辞,报答春光旧有期。勤苦著书妨作乐,痴痴,莫学衰翁万事非。
南乡子
风絮落东邻,点缀繁枝旋化尘。关锁玉楼巢燕子,冥冥,桃李摧残不见春。
流转到如今,翡翠生儿翠作衿。花样腰身官样立,婷婷,困倚栏杆一欠伸。
南乡子
袅娜破瓜余,头蔻梢头二月初。众里腰肢遥可识,应殊,暗里犹能摸得渠。
醉侧不须扶,唤作周家行画图。背立欠伸花絮底,如无,未信丹青画得知。
南乡子
湖落去帆收,沙涨江回旋作洲。侧帽独行斜照里,飕飕,卷地风前更掉头。
语妙后难酬,回雁峰南未得秋。唤取佳人听旧曲,休休,瘴雨无花孰与愁。
南乡子
乱蕊压枝繁,堆积金钱闹作团。晚起涂黄仍带酒,看看,衣剩腰肢故著单。
薄瘦却禁寒,牵引人心不放阑。拟折一枝遮老眼,难难,蝶横蜂争只倚栏。
虞美人
城南观阁连云起,形像丹青里。使君笳鼓渡江来。尽带江南春色、放春回。
青春欲住风催去,流水花无数。尊前触目一番新。只有玉楼明月、记游人。
曲巷斜街信马,小桥流水谁家。浅衫深袖倚门斜。只缘些子意,消得百般夸。
粉面初生明月,酒容欲退朝霞。春风还解染霜华。肯持鸳绮被,来伴杜家花。
蝶恋花
九里山前千里路。流水无情,只送行人去。路转河回寒日暮,连峰不谁重回顾。
水解随人花却住。衾冷香销,但有残妆污。泪入长江空断许,双洪一抹无寻处。
红上花梢,风传梅信。青青欲动群芳竞。林声鸟语带余寒,江光野色开游径。
乍雨还晴,暄寒不定。重门深院帘帷静。又还日日唤愁生,到谁准拟风流病。
离别寻常今白首,更须竹雨萧萧。不应都占世间豪。清风居士手,杨柳洛城腰。
文字功名真自误,从今好月良宵。只消怜取董娇饶。修门君自到,不用我词招。
临江仙
官样初黄过闺九,鲜妍时更宜寒。挽回人意不成阑。香罗堆叶密,芳意著心单。
过与后房歌舞手,轻盈喜色生颜。堕钗拥髻与垂鬟。欲知谁称面,遍插一技看。
一舸姑苏风雨疾,吴笺满载红犹湿。色润朝花光触日。人未识,街南小阮应先得。
青入柳条初著色,溪梅已露春消息。拟作新词酬帝力。轻落笔,黄秦去后无强敌。

人物轶事

师道述贫

陈师道日常生活拮据困窘,在《与鲁直书》中,陈师道向友人黄庭坚述说了失官后生活的艰难:“罢官六年,内无一钱之入,艰难困苦,无所不有。沟壑之忧,尽在朝夕,甚可笑矣……某素有脾疾,今复得风旋,时时间作,亦有并作时,极以为苦。若不饿死、寒死,亦当疾死。”后山述贫诗形象地再现了其日常生活拮据困窘的情状:盎中有声囊不瘿,咽息不如带加紧。人生七十今已半,一饱无食何可忍。公侯早岁有如此,奴婢蓐食知夜永。向来糠核之子孙,居邻无传家并存。昔作九日期,一览知四方。夜雨秋水深,裂风畏褰裳。尊空囊亦空,花且为我黄。官奴覆青绫,破屋任飞霜。密雨吹不断,贫居常闭门。东溟容有限,西极更能存。束湿炊悬斧,翻床补坏垣。倒身无著处,呵手不成温。师道甚至穷到无力养家的地步,不得不让妻子带着三个孩子投奔岳父。《送内》、《寄外舅郭大夫》、《东阿》、《送外舅郭大夫概西川提刑》、《别三子》、《示三子》等诗篇描写了与亲人“贫贱离”的痛苦,如《别三子》:夫妇死同穴,父子贫贱离。天下宁有此,昔闻今见之。母前三子后,熟视不得追。嗟乎胡不仁,使我至于斯。有女初束发,已知生离悲。枕我不肯起,畏我从此辞。大儿学语言,拜揖未胜衣。唤爷我欲去,此语哪可思。小儿襁褓间,抱负有母慈。汝哭犹在耳,我怀人得知。

不著渠家衣

赵挺之王安石变法的拥戴者,与保守派苏轼黄庭坚等结怨甚深。早在担任监察御史时,赵挺之就曾数次弹劾苏轼——或罗织罪名说他起草的诏书“民以苏止”是“诽谤先帝”,或牵强附会说他的“辩试馆职策问”大成问题。而苏轼及其追随者也不甘示弱,对赵挺之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苏门文士对赵挺之的蔑视,从一事可见一斑:陈师道深夜到郊外皇家祠堂守灵,因没有皮衣御寒,其妻回娘家向胞妹借了一件——陈妻是郭概之女,而郭概是北宋政坛上著名的“慧眼挑贵婿”者,家境贫寒的陈师道和官宦之子赵挺之都在其家坦腹东床。当得知妻子借了近为连襟却势同水火的赵挺之的皮衣,陈师道即感受辱,并对妻子大发雷霆:“汝岂不知我不著渠家衣耶!”元符三年冬,陈师道在郊外参加祭祀,无棉衣御寒而感病致死。据载,陈师道死后,家人无钱安葬,“朝廷特赐绢二百匹,尝与往来者共购之,然后得归。”

师道近佛

陈师道一生信受佛法,喜欢与僧人、居士相往来,他写了很多与佛有关的塔铭、墓表,还作有《华严证明疏》、《佛指记》等文章。
他特别推崇《华严经》,他在《华严证明疏》中说∶得有此经,庆幸平生孰如今日,
陈师道像

陈师道像

实力贫而家富,将口诵而心通。誓尽此生敬供不息,在在处处如佛之存,劫劫生生以今为始。伏愿诸佛所说如庆喜而常闻,一生之间与善财而同证(《后山居士文集》卷十七)。表示此生遇此新矣!有此足矣!这也是他所以能够保持高节、不恤贫穷的原因。
陈师道不独专心佛典,于儒、道经籍也皆深涉。在三教关系上,他主张“道通”、“道一”,异不在道,而在于世异、说异。
他说∶大道一而今之教者三,三家之役相与诋訾。盖世异则教异,教异则说异。尽己之道则人之道可尽,究其说则他说亦究。其相訾也固宜,三圣之道非异,其传与不传也耶(《面壁庵记》,同上,卷十五)!
陈师道说明了三教之道是一致不背的,只是因为后来世道的变化,人说的差异,从而相互诋訾,从而有了传与不传的区别。
在《白鹤观记》一文中,他又就释老的关系指出,“夫老释氏之教并行,于世而有衰盛,世遂以为优劣。又谓教有利有不利,皆非也。夫二氏离行而合妄,其所异者因于俗也。至其隆替则系于世,世之好恶则系其习……”进一步说明了上述的观点。师道还具体地列出了三教的传承世系,认为唯有“释自能仁”,从始至今,代有其人。师道以上关于三教的关系之说是比较新颖、深刻的,于三教关系思想史上值得注意。
儒、道、释通融是宋代文化的基本特征,宋代文人的文化结构大都有此特点,陈师道亦然。他们都是本于儒学又濡染道、释的。其未入仕即以居士自命,也有类似的文化心理背景:以道艺处士自期、以自由人格自重、以通晓佛理自慰。
陈师道体弱多病,因而希望通过诵佛经、守戒持斋等方式减轻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延长寿命。他曾与妻同谒佛寺,称弟子,买经发誓,并长期断酒持斋诵经。
但他却似乎更需要从佛门求得解脱之道,有时甚至产生出世之念:“更欲置身须世外,世间元自不关人”,“终当捐世事,来作卧云人”。

历史记事

陈无已尝以熙宁、元丰间事为编年。书既成,藏之庞庄敏家。无已之母庞氏也。绍圣间,庞氏子惧为己累,窃其书焚之。世无别本,无已终身以为恨。却扫篇
陈无已诗曰:“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则陈无已承嗣巩和尚为何疑。竹坡诗话
世言陈无已每登览得句,即急归卧一榻,以被蒙首,恶闻人声,谓之“吟榻”。家人知,即猫犬皆逐去,婴儿稚子抱寄邻家。徐待诗成,乃敢复常。文献通考
余问山谷:“今之诗人谁为冠?”曰:“无出陈无已。”“其佳句可得闻乎?”曰:“吾见其作温公挽诗一联,便知其才无敌。曰:‘政虽随日化,身已要人扶。’”冷斋夜话
双井黄叔达,字知命。初自江南来,与彭城陈履常俱谒法云禅师于城南,夜归过龙眠李伯时。知命衣白衫骑驴,缘道摇头而歌;履常负杖挟囊于后。一市大惊,以为异人。伯时因画为图,而邢敦夫作长歌。直方诗话
晁无咎谪玉山,过徐州时,陈无已废居里中。无咎置酒,出小姬娉娉舞梁州。无已作减字木兰花云:“娉娉袅袅,芍药梢头红样小。舞袖低徊,心到郎边客已知。金尊玉酒,劝我花间千万寿。莫莫休休,白发簪花我自羞。”无咎叹曰:“人疑宋开府梅花赋清艳不类其为人。无已此词,过于梅花赋远矣。”墨庄漫录
建中靖国元年,陈无已以正字入馆,未几得疾。楼异世可时为登封令,夜梦无已见别,行李匆匆。楼问:“是行何之?”曰:“暂往杏园,东坡、少游诸人皆在彼已久。”楼起视事,得参寥子报云:“无已逝矣。”春渚纪闻
无已子丰,诗亦可喜,晁以道集有谢陈十二郎诗卷是也。建炎间,以无已故,特命官。李邺守会稽,来从邺作摄局。邺降虏,丰亦被系累而去,不知存亡。无已之后,遂无在江左者。老学庵笔记

宋史文载

陈师道,字履常,一字无己,彭城人。少而好学苦志,年十六,摎以文谒曾巩,巩一见奇之,许其以文著,时人未之知也,留受业。熙宁中,王氏经学盛行,师道心非其说,遂绝意进取。巩典五
清代三十六诗仙图卷之陈师道

清代三十六诗仙图卷之陈师道

朝史事,得自择其属,朝廷以白衣难之。元祐初,苏轼、傅尧俞、孙觉荐其文行,起为徐州教援,又用梁焘荐,为太学博士。言者谓在官尝越境出南京见轼,改教授颍州。又论其进非科第,罢归。调彭泽令,不赴。家素贫,或经日不炊,妻子愠见,弗恤也。久之,召为秘书省正字,卒,年四十九,友人邹浩买棺敛之。
师道高介有节,安贫乐道。于诸经尤邃《诗》、《》,为文精深雅奥。喜作诗,自云学黄庭坚,至其高处,或谓过之,然小不中意,辄焚去,今存者才十一。世徒喜诵其诗文,至若奥学至行,或莫之闻也。尝铭黄楼,曾子固谓如秦石。初,游京师逾年,未尝一至贵人之门,傅尧俞欲识之,先以问秦观,观曰:“是人非持刺字、俯颜色、伺候乎公卿之门者,殆难至也。”尧俞曰:“非所望也,吾将见之,惧其不吾见也,子能介于陈君乎?”知其贫,怀金欲为馈,比至,听其论议,益敬畏,不敢出。章惇在枢府,将荐于朝,亦属观延致。师道答曰:“辱书,谕以章公降屈年德,以礼见招,不佞何以得此,岂侯尝欺之耶?公卿不下士,尚矣,乃特见于今而亲于其身,幸孰大焉。愚虽不足以齿士,犹当从侯之后,顺下风以成公之名。然先王之制,士不传贽为臣,则不见于王公,所以成礼而其敝必至自鬻,故先王谨其始以为之防,而为士者世守焉。师道于公,前有贵贱之嫌,后无平生之旧,公虽可见,礼可去乎?且公之见招,盖以能守区区之礼也,若昧冒法义,闻命走门,则失其所以见招,公又何取焉。虽然,有一于此,幸公之他日成功谢事,幅巾东归,师道当御款段,乘下泽,候公于东门外,尚未晚也。”及惇为相,又致意焉,终不往。官颍时,苏轼知州事,待之绝席,欲参诸门弟子间,而师道赋诗有“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之语,其自守如是。与赵挺之友婿,素恶其人,适预郊祀行礼,寒甚,衣无绵,妻就假于挺之家,问所从得,却去,不肯服,遂以寒疾死。

后世评价

陈师道模仿杜甫句法的痕迹比黄庭坚来得显著。他想做到“每下一俗间言语”也“无字无来处”,可是本钱似乎没有黄庭坚那样雄厚,学问没有他那样杂博,常常见得竭蹶寒窘。他曾经说自己做诗好像“拆东补西裳作带”,又说:“拆补新诗拟献酬”,这也许是老实的招供。因此,尽管他瞧不起那些把杜甫诗“一句之内至窃取数字”的作者,他的作品就很犯这种嫌疑。他的情感和心思都比黄庭坚深刻,可惜表达得很勉强,往往格格不吐,可能也是他那种减省字句以求“语简而益工”的理论害了他。假如读“山谷集”好像听异乡人讲他们的方言,听他们讲得滔滔滚滚,只是不大懂,那末读“后山集”就仿佛听口吃的人或病得一丝两气的人说话,瞧着他满肚子的话说不畅快,替他干着急。只要陈师道不是一味把成语古句东拆西补或者过分把字句简缩的时候,他可以写出极朴挚的诗。钱钟书《宋诗选注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