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汉字)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指交通工具,如空中飞车,最常见的用法是指陆地上有轮子的交通工具:如火车、汽车等。也可以指机器上的交往部分,如车床。同时,这也是个姓氏。

基本解释

车者,两横谓之轴,中位为座,驭者横其中,竖为辙也。自古有之,篆字概同繁体。 ①陆上运输、交通工具。一般有轮子。
②利用轮轴旋转的机械装置。
③泛指机器
④用水车打水。
车削的简称。在机床上,利用工件的旋转运动和刀具的直线运动(或曲线运动)来改变毛坯的形状和尺寸,将毛坯加工成符合图样要求的工件。
⑥姓. 念 chē
象棋棋子一种,象棋中常用繁体写作车。
⑧二马为车,四马为驷,八马为辇
演变过程

详细解释

〈名〉
(1) (象形。甲骨文有多种写法。象车形。本义:车子,陆地上 有轮子的运输工具)
(2) 同本义 [vehicle]
车,舆轮之总名。夏后时奚仲所造。象形。——《说文》。按,横视之肖,或云车少昊时驾牛,奚仲始驾马。
为车。大车、柏车、羊车,皆两辕,驾牛;田车、兵车、乘车,皆一辀,驾马。大车,平地任载车,柏车、山车,羊车、善车也;田车、兵车,乘车,通谓之小车。——《考工记·舆人》
车从马。——《左传·闵公元年》
车斑内外。——《国语·晋语》。注:“车雷也。”
车同轨,书同文字。——《史记·秦始皇本纪》
晓驾炭车辗冰辙。——唐· 白居易《卖炭翁》
黍稷馨,祝时讴,风车云马遄难留。——明 陈继儒《大司马节寰袁公(袁可立)家庙记》
(3) 又如:开车;安步当车;杯水车薪;闭门造车;螳臂当车;车两(古谓车一乘为一两);车盖(古代车上的伞形车篷。亦指具有此种车篷的车辆);车辐(连接车轮的边缘和车轮中心的直木条);车马辐辏(形容车马拥挤的情况)
(4) 特指战车,兵车 [chariot]
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史记·陈涉世家》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唐·杜甫《兵车行》
(5) 利用轮轴旋转的工具 [wheeled instrument]。如:水车;纺车
(6) 牙床 [gum]。如:车辅相依(牙床和颊骨互相依存,比喻事物互相依存)
载具指使用于人或货物运输的设备。因此不搭载人或物体的导弹,本身不产生位移的传送带或非人造的某些水面漂浮物都不能称为“载具”。为上述目的以人的意志为驱使的动物本身也可以称为载具。包含陆上、水上、空中、水下、太空等,均有载具的使用。
车辆是陆地轮式、链式和轨道式运输工具的总称,是载具的一种。例如火车、汽车人力车畜力车等几大类。车辆是无生物,所以牛车和马车是车辆,但牛和马即使用于运输仍不是车辆。大部份的车辆有轮。
车把 车把式 车场 车床 车次 车刀 车到山前必有路 车道 车灯 车队 车夫 车盖 车工 车钩 车轱辘 车轱辘话 车祸 车骑 车间 车口,车口儿 车库 车辆 车辆厂 车裂 车流 车轮 车轮战 车马费 车门 车皮 车票 车前 车钱 车身 车身 车水马龙 车速 车胎 车条 车厢 车削 车辕 车载斗量 车站 车照 车辙 车轴 车子

康熙字典

〔古文〕঴《广韵》九鱼切《集韵》《韵会》《正韵》斤於切,$音居。《广韵》车,辂也。《古史考》黄帝作车,引重致远。少昊时加牛,禹时奚仲为车正,加马。《书·舜典》车服以庸。《易·大有》大车以载。《论语疏》大车,牛车,平地载任之车也。小车,驷马车、田车、兵车、乘车也。 又山车,自然之车也。《礼·礼运》山出器车。《疏》谓其政太平,山车垂钩,不揉治而自员曲也。 又巾车,官名。《周礼·春官》巾车,掌公车之政令。《注》巾,犹衣也。巾车,车官之长,车皆有衣以为饰,故名。 又公车,署名。《後汉·光武纪》诏公卿、司隶、州牧,举贤良方正各一人,遣诣公车。《注》公车令一人,掌殿司马门。天下上书及徵召,皆总领之。公车所在,因以名焉。 又揭车,香草名。《屈原·离骚》畦留夷与揭车。《注》留夷、揭车,皆香草也。 又覆车,网名。《尔雅·释器》罦,覆车也。《注》今之翻车,有两辕,中施罥以捕鸟。 又《广韵》《集韵》《韵会》《正韵》$昌遮切,音砗。《说文》舆轮总名。 又牙车,牙所载也。《左传·僖五年》辅车相依。《注》辅,颊辅。车,牙车。《疏》车,牙下骨之名也。或又谓之颔车。辅为外表,车为内骨,故云相依。又姓。汉丞相田千秋,以年老,得乘小车出入省中,时人谓之车丞相。其子孙因以为氏。又子车,复姓。《诗·秦风》子车仲行。 又叶仓何切,音磋。《程晓·伏日诗》平生三伏日,道路无行车。闭门避暑卧,出入不相过。又。莇hōng,众车声。

说文解字

【卷十四】【车部】
舆轮之緫名。夏后时奚仲所造。象形。凡车之属皆从车。菖,籒文车。尺遮切〖注〗঴,古文。
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
舆轮之緫名也。车之事多矣。独言舆轮者。以毂辐牙皆统於轮。轼䡈轸轵轛皆统於舆。輈与轴则所以行此舆轮者也。故仓颉之制字,但象其一舆㒳轮一轴。许君之说字,谓之舆轮之緫名。言轮而轴见矣。浑言之则舆轮之緫名。析言之则惟舆偁车。以人所居也。故考工记曰舆人为车。夏后时奚仲所造。左传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杜云。奚仲为夏禹掌车服大夫。然则非奚仲始造车也。明堂位曰。钩车,夏后氏之路也。毛诗元戎传曰。元,大也。夏后氏曰钩车。先正也。殷曰寅车。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笺云。钩者,钩股曲直有正也。俗本譌甚。今依释名及音义改正。葢奚仲时车制始僃。合乎句股曲直之法。古史考云。少昊时加牛。禹时奚仲加马。强为之说耳。象形。谓象㒳轮一轴一舆之形。此篆横视之乃得。古音居。在五部。今尺遮切。释名曰。古者曰车。声如居。言行所以居人也。今曰车。车,舍也。行者所处若屋舍也。韦昭辩释名曰。古惟尺遮切。自汉以来始有居音。按三国时尙有歌无麻。遮字只在鱼歌韵内。非如今音也。古音读如袪。以言车之运行。不读如居。但言人所居止。老子。当其无有车之用。音义去於反。此车古音也。然考工记舆人为车。是自古有居音。韦说未惬也。凡车之属皆从车。

书法

车的书法

古代

历史

车在人类的进步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关于史前时代车的材料,主要有三类:实物,模型(陶制的及铜制的),图案(包括岩画),2013年已发现,最早的车出现在中东地区与欧洲。
在中东的两河流域,苏美尔人乌鲁克文化时期在5500年前(约公元前3500-公元前3100年)进入文明时代。在乌鲁克文化时期的泥版上,出现了表示车的象形文字。从这些文字来看,当时的车是四轮的。
1974年,在叙利亚的耶班尔?阿鲁达(Jebel Aruda)发现了一只用白垩土做的轮子模型,直径8厘米,厚约3厘米,其年代也为乌鲁克文化时期。轮子两面都有突出的轮毂。从整个模型来看,它应当是车轮的模型,这也是中东地区最早的车轮模型。此模型现藏叙利亚阿勒颇(Aleppo)的考古学博物馆(Archaeological Museum)。此外在土耳其东部的阿尔斯兰特坡(Arslantepe)也出土过一只用泥土做的车轮模型,直径约7.5厘米,时代相当于乌鲁克文化时期。这个车轮模型的两侧同样有突出的轮毂。
1989年,在德国的夫林班克(Flintbek)发现的一座墓冢中,有三道车轮的印辙。从车轮的这些印痕上来推断,两个车轮之间的距离为1.1米至1.2米。这些车轮印痕的校正年代为5600年~5400年前,属于欧洲新石器时期的漏斗颈陶文化时期(Funnel Beaker Culture)。
在波兰南部的布洛诺西(Bronocice),发现了一只高约10厘米的残破陶器,时代约为公元前3530-公元前3310年,也属于漏斗颈陶文化。这些车的式样相同,都是四轮,独辕,辕呈Y形。
当时拉车的主要是牛。在德国洛纳(Lohne)的一块史前墓石上,有两头牛正在拉车的场面。这两头牛被套在轭上,轭又与辕相连,辕的末端则是D形的车箱。此图的年代约为公元前4千年代后期。在斯洛伐克的拉多西那(Radosina),发现了一只同一时代的水槽形陶器,宽约10厘米,残长也为10厘米左右。此器表示两头牛在拉车。在波兰的克拉兹尼克?杰拉(Kreznica Jara),还发现了一只陶制的把手,年代在公元前4千年代后期。这只把手被做成一对上了轭的动物形状(可能是牛),它们所拉的也应是车。
从上可知,欧洲早期车的基本式样是四轮,独辕,拉车的为双畜。这种属于公元前4千年代后期的车轮模型在欧洲的匈牙利等地也有。总之,在两河流域、中欧及东欧都发现了公元前4千年代后期的车,这也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最早的车。
车的最初发源地,大多数人认为,最早的车大概发明于上述地区内的某个地点(特别是两河流域),然后向四周传播。也有少数人认为,车是在欧洲及两河流域分别独立发明出来的。
中国也是最早使用车的国家之一。相传中国人大约在4600年前黄帝时代已经创造了人力车。大约4000年前当时的薛部落以造车闻名于世。《左传》说薛部落的奚仲担任夏朝(约公元前21世纪—前17世纪)的“车正”官职。《墨子》、《荀子》和《吕氏春秋》都记述了奚仲造车。
夏朝已进入了奴隶社会,在其奴隶主政权机器中,牧正主管马牛的牧养驯育与使用,车正主管战车、运输车的制造、保管和使用。可以认为,这车正和牧正,便是我国早期的主管交通的专职行政人员。
夏朝末年,商汤在伊尹的辅佐下,同样打起了“恭行天之罚”的旗号,作战中使用了更多的牲畜和战车、运输车,讨灭暴虐无道的昏君夏桀,建立了商朝(约公元前16世纪—前11世纪)。 商代战车的使用已经十分普遍,车辆制造技术也有很大提高,能够造相当精美的两轮车了。
周武王灭商后大封诸侯,又接受周公的建议,修建洛邑,开凿道路,制造车辆,发展交通。西周的车辆有了重大改革。《说文》上说,商代有三匹马拉的车,谓之骖;周人增加了一匹,谓之驷。河南浚县辛村周墓出土车12辆,马骨竟为72架,说明已有六匹马拉的车。特别是到春秋战国时期,车辆制造业有了更快的发展。
先秦时代的车,总的说来分为“小车”、“大车”两大类。驾马、车箱小的叫“小车”,也叫轻车或戎车。驾牛、车箱大的叫“大车”。小车除贵族出行乘坐外,主要用于战争。战国时,由于车战的发达,战车的多少成为一个国家强弱的标志,有所谓“千乘之国”、“万乘之国”的说法。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了“车同轨”,对车辆制造的技术和工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秦始皇五次大规模巡游,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秦代人对马车似乎有着特殊深厚的感情,至今我们还可以从秦朝留下的兵马俑中,看到当时的战车、辇车等实物,看到与真人真物几乎等高的人物与马匹形象。从1974年开始发掘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坑中,已出土武士俑800多个,木质战车18辆,陶马100多匹,青铜兵器、车马器共计9000余件。如按兵马排列形式复原,三个坑的武士俑可能有7000个,驷马战车100多辆,战马1000多匹。兵马俑庞大的阵容,形象地展现出秦军的兵种编列和武器车辆等情况。1980年出土了两辆大型彩绘铜车马,其大小为真车真马的1/2。一号车为立车,即立乘之前导车。长为2.25米,高为1.52米。单辕双轭,套驾四马,即两骖两服。车舆呈长方形,车上置一圆形铜伞,伞下立一御马官俑,双手执辔[pèi沛]。舆内有铜方壶、弓、驽、镞、盾等。四匹铜马均饰金银络头。鞍具上有编号文字29处,共49字,均小篆体。二号车为安车,即坐乘之轿形车。车身全长为3.28米,高1.04米。车厢分前后两室,前室为驾驶室,内有一跽[jì计]坐的御马官俑,腰际佩剑,执辔前视。后室为乘主坐席。车厢上有椭圆形车盖。车亦单辕双轮,前驾四匹铜马。这些珍贵文物,完全模拟实物制成,是前所未有的考古发现,反映了我国2000多年前马车制造的精湛技艺。
到了汉朝,车子有了很大发展和变化,单辕车逐渐减少,双辕车有了大发展,车的种类增多,且主要用于载人装货,而不是战场了。东汉和三国时期出现了独轮车,这是一种既经济又实用的交通运输工具,在交通史上是一项重要的发明。根据历史记载,诸葛亮北伐时,蒲元创造“木牛”为军队运送粮草。许多学者认为当时的“木牛”,就是一种特殊的独轮车。
唐宋以后,车辆的制造技术也有所进步。南北朝时出现了12头牛驾驶的大型车辆。当时还出现了磨车。磨车上装有石磨,车行磨动,行10里磨10斛。至于三轮车,在唐末五代时就已出现,但没有得到推广。到了宋朝,官僚们坐轿子的风气渐渐兴盛起来。这时高级车辆的制作和改进得不到重视,制车技术的重点也逐渐由乘人的车转到载货的车。宋朝的大车叫“太平车”,用五至七头牛拖拉。这时的独轮车前后两人把驾,旁边两人扶拐,前用驴拉,叫作“串车”。明朝将前用驴拉、后以人推的独轮车叫“双缱独轮车”。明清时期除了陆续出现许多新型车辆和异型车辆外,还出现了帆车,即在车上加帆,利用风力助车行进。到清朝时又出现了铁甲车和轿车。铁甲车有四轮,轮的直径约一尺,车厢包以铁叶,以保安全。轿车是马车与轿子结合的产物,外形如轿,用马和骡拉挽。徐扬的《乾隆南巡图》中就画有这类轿车。

构成

古车作为载车部分的车厢,叫“舆”。“舆”的左右两边立的栏杆和木板,叫轸[yǐ以], 车的运转部分主要包括轮和轴。轮的中心是一个有孔的圆木,叫毂,用以贯轴。车轮的边框,叫辋[wǎng网]。连接辋和毂的是辐。车轮的辐条有多有少,一般为30根。《老子》曰:“三十辐,共一毂”。四周的辐条都向车毂集中,这叫辐辏[còu凑]。车轴是一根横梁,上承车舆,两端套上车轮。轴的两端露出毂外,末端套有青铜或铁制的轴头,叫軎[wèi卫]。轴头上有孔,用来纳“辖”,以防车轮脱落。辖一般用青铜或铁制成,呈扁平长方形,长约三四寸,俗称销子。车轴横在舆下,固定的方法是在舆的底部安上两块木头,用绳索把轴绑在上面。它的形状像个爬伏着的兔子,所以叫伏兔。也叫輹[fù复]。
车辆的构造和组成,除了上面介绍的有关载车和运转部分的构件外,还要包括驾车的构件。驾车部分的构件主要有辕、轭。辕又叫辀[zhōu舟],为一根直木或稍弯曲的木杠。辕辕的后端连着车轴,前端拴着一根弯曲的横木叫轭,又叫衡或横。辕和轭相连靠的是销子,叫?,小车的叫軏[yuè月]。轭要卡在牛马的颈上。另外还有“轫”[rèn刃],它是阻止车轮转动的一块木头。行车时必须先将轫木拿开,车子方能转动。所以启程又叫发轫。以后用“发轫”泛称事情的开端。古代车舆上可以有盖子,用一根木棍支撑,形似大伞。盖为车所专用,舆中可以铺席,车席叫茵,后来也泛指一般的席垫。据说古时妇人之车,往往在舆的四周加上帷。后来车盖被取消,在帷上加了顶(类似现代的车篷),叫作幔,又叫幰[xiǎn显]。此外,古代车马还常常有许多装饰性的附件,如装在衡和轭上的响铃,叫做“銮”。在西周时期,最高级的马车上要装八个銮,走起来声音很好听。古车上的许多部件制作精美,如有的铜车軎,甚至用金银丝镶嵌成美丽的纹饰,异常华丽。

制作

关于制作车轮的技术要求,早在春秋末年齐国人的著作《考工记》中就有了明确规定,具体要求有下列10条:一是对车轮要用工具规尺进行认真的校准,使其外形为正圆形;否则轮子与地的接触面就不可能尽量小,因而也就转不快。二是轮子平面必须平正,可将轮子平放在同轮子同样大的平整的圆盘上进行检验,看两者彼此之间是否密合。三是要用悬线察看相对应的辐条是否笔直。四是要将轮子放在水中,看其浮沉是否一致,以确定轮子的各部分是否均衡。五是要求同一辆车的两个轮子的尺寸和重量都要一样。六是要求轮子的整体结构必须非常坚固。七是要求车毂的粗细、长短要适宜。要依据有利于转动和稳定的原则,对不同用途的车辆可选用不同尺寸的毂。八是要求轮子的直径要适中。太大,则人上下不方便;太小,则马拉起来很吃力。九是对轴的要求有三条:选材精良,坚固耐磨,转动灵便。十是对整个车轮都必须选用坚实的木料等等。由此可见,当时的技术要求是很严格的,其考虑是十分周全细密而又符合科学原理的。《考工记》还对车舆材料的选择及其连接方法,对车辆其他部分的制作,对不同用途车辆的要求等问题分别进行了叙述。

现代

驾车
造车是一门学问,驾车也是一门学问。在远古时期,原始的车是由人推挽的,后来改用畜力牵引。同其他车相比,马车具有更为快速、灵活的特点,在畜力车中占有重要地位,驾驭马车,就变成了一门重要的学问。
在春秋时期,孔子的教学体系中就有“御”这一科。车行进时,驾驶马车的车工把马缰绳汇总握在手中。《诗经》中就有“执辔如组”的诗句,“如组”就是把八根缰绳握在两手中,就像一组绳似的。这样,用力才能均匀,“两骖”[cān参,一车三马或四马中的两旁之马]跑起来才能“如舞”,极为协调。赶马的鞭子也有两类,竹条制成的鞭子叫策,皮条制成的叫鞭。今天我们常说“鞭策”一词,就是由抽打马的意义引伸而来的。在我国古代,人们十分重视驾驭术的提高,古书中也有不少关于驾车高手的记载。《左传》记述战争情况时,总要交待双方主将的御手。古代封建统治者甚至还因此悟出许多对人民的统治术。“故御马有法矣,御民有道矣。法得则马和而欢;道得则民安而集。”(《韩诗外传》卷二)
乘车
古人乘车的方式一般是崇尚左侧。一车三人,尊者在左,骖乘(即陪乘者)居右,御者居中。兵车则不同,如是将帅之车,则主帅居中,便于指挥,御者在左,护卫居右;如是一般兵车,则是御者居中,左边甲士一人持弓,右边甲士一人持矛,相互配合,协同作战。
事故车
事故车就是指存在一定的结构性的损伤,这种车有泡水车、火烧车可以称之为特殊事故车的一个种类,我们所说的结构性的损伤主要是因为车辆在发生碰撞或是损坏后,使汽车的车梁和车架等部位有了一定的伤害,要么是要求切割,要么就是经过焊接这样的车辆,大部分都是经过技术修复的车辆,就叫事故车。
进入21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购买机动车。那么,我们在进行购买时,必须要小心事故车,必须要练就一个火眼金睛,这样才能够帮助我们消费者进行挑选到适合自己的车辆。
对于想要购买旧机动车的消费者来说,大体上可以由以下两大类别组成,一是刚刚拿到驾照时间不长的新手车主,想要花比较少的钱来购买一台旧车进行驾驶技能的练习,等驾驶技术比较娴熟以后再更换新的汽车。还有一种消费者,比较喜欢高档的汽车,因为高档汽车很有面子,但是经济条件不够允许,所以想花比较少的钱来购买一辆好车。比如,一台已经开了3年左右的车,由于新车的售价是15万左右,那么由于车况比较好,在旧车市场上能够卖到10万左右,可以说这少的5万元是相当便宜了,那么,很多的消费者都要选择旧车。

相关典籍

天工开物车
凡车利行平地,古者秦、晋、燕、齐之交,列国战争必用车,故“千乘”、“万乘”之号起自战国。楚、汉血争而后日辟(1)。南方则水战用舟,陆战用步、马。北膺胡虏,交使铁骑,战车遂无所用之。但今服马驾车以运重载,则今骡车即同彼时战车之义也。选自《天工开物·舟车》
凡骡车之制有四轮者,有双轮者,其上承载支架,皆从轴上穿斗而起。四轮者前后各横轴一根,轴上短柱起架直梁,梁上载箱。马止脱驾之时,其上平整,如居屋安稳之象。若两轮者驾马行时,马曳其前,则箱地平正。脱马之时,则以短木从地支撑而住,不然则欹卸也。
凡车轮,一曰辕(2)(俗名车陀)。其大车中毂(俗名车脑)长一尺五寸(见《小戎》朱注(3)),所谓外受辐、中贯轴者。辐计三十片,其内插毂,其外接辅。车轮之中,内集轮,外接辋,圆转一圈者是日辅也。辋际尽头则曰轮辕(4)也。凡大车脱时,则诸物星散收藏。驾则先上两轴,然后以次间架。凡轼、衡、轸、轭(5),皆从轴上受基也。
凡四轮大车量可载五十石,骡马多者,或十二挂,或十挂,少亦八挂。执鞭掌御者居箱之中,立足高处。前马分为两班(战车四马一班,分骖、服),纠黄麻为长索,分系马项,后套总结,收入衡内两旁。掌御者手执长鞭,鞭以麻为绳,长七尺许,竿身亦相等。察视不力(6)者鞭及其身。箱内用二人踹绳,须识马性与索性者为之。马行太紧,则急起踹绳,否则翻车之祸从此起也。凡车行时,遇前途行人应避者,则掌御者急以声呼,则群马皆止。凡马索总系透衡入箱处,皆以牛皮束缚,《经》所谓“胁驱”(7)是也。
凡大车饲马不入肆舍。车上载有柳盘(8),解索而野食之。乘车人上下皆缘小梯。凡遇桥梁中高边下者,则十马之中,择一最强力者,系于车后。当其下坂,则九马从前缓曳,一马从后竭力抓住,以杀其驰趋之势,不然则险道也。凡大车行程,遇河亦止,遇山亦止,遇曲径小道亦止。徐、兖、汴梁之交或达三百里者,无水之国所以济舟楫为穷也。
凡车质惟先择长者为轴,短者为毂,其木以槐、枣、檀、榆(用榔榆)为上。檀质太久劳则发烧,有慎用者,合抱枣、槐,其至美也。其余轸、衡、箱、轭,则诸木可为耳。
此外,牛车以载刍粮,最盛晋地。路逢隘道,则牛颈系巨铃,名曰报君知,犹之骡车群马尽系铃声也。又北方独辕车,人推其后,驴曳其前,行人不耐骑坐者,则雇觅之。鞠席其上以蔽风日。人必两旁对坐,否则欹倒。此车北上长安、济宁,径达帝京。不载人者,载货约重四五石而止。其驾牛为轿车者,独盛中州。两旁双轮,中穿一轴,其分寸平如水。横架短衡,列轿其上,人可安坐,脱驾不欹。其南方独轮推车,则一人之力是视。容载两石,遇坎即止,最远者止达百里而已。其余难以枚述。但生于南方者不见大车,老于北方者不见巨舰,故粗载之。
作品注释
(1)血争而后日辟:以身相搏而车战渐少。
(2)辕:疑当为轘之误。辕为驾车之两直木,非车轮也。
(3)《小戎》朱注:指朱熹《诗集传》中对《诗经-秦风-小戎》“文茵畅毂”句的注释。
(4)轮辕:应作轮轘,即车轮之最外一圈。
(5)轼、衡、轸(zhěn)、轭(è):皆车体所附之各部件。轼:在车厢前供人凭倚的横木。衡:车辕头上的横木。轸:车厢底部四面的横木。轭:为套在牲口颈上的马具。
(6)不力:不肯用力。
(7)“胁驱”:《诗经-秦风-小戎》:“游环胁驱。”
(8)柳盘:柳条编的筐。
作品译文
车适合于平地上驾驶,战国时期,陕西、山西、河北及山东各诸侯国之间交战都要使用战车,因此就有了所谓“千乘之国”、“万乘之国”的说法。秦末项羽与刘邦血战之后,战车的使用也就逐渐少了。南方的水战用的是船,陆战用的则是步兵和骑兵;向北进攻匈奴的军队,双方都使用骑兵,于是战车也就派不上用场了。但是当今人们又驭马驾车用来运载重物,可见,今天的骡马车同过去的战车,结构也应该是差不多的。
骡车的样式有四个轮子的,也有双轮的,车上面的承载支架都是从轴那里连接上去的。四轮的骡车,前两轮和后两轮各有一根横轴,在轴上竖立的短柱上面架着纵梁,这些纵梁又承载着车厢。当停马脱驾时,车厢平正,就像坐在房子里那样安稳。两轮的骡车,行车时马在前头拉,车厢平正;而停马脱驾时,则用短木向前抵住地面来支撑,否则车就会向前倾倒。
马车的车轮叫做辕(俗名叫做“车陀”)。车轮是由轴承、辐条、内缘与轮圈四个部分组成的:大车中心装轴的圆木(俗名叫车脑)周长约一尺五寸(《诗经-秦风-小戎》朱熹的注释也是这样说的),叫做毂,这是中穿车轴外接辐条的部件。辐条共有三十片,它的内端连接毂,外端连接轮的内缘(辅)。由于它紧顶住轮圈(辋),也是圆形的,因此也叫做内缘。辋(轮圈)外边就是整个轮的最外周,所以叫做轮辕。大车收车时,一般都把几个部件拆卸下来进行收藏。要用车时先装两轴,然后依次装车架、车厢。因为轼、衡、轸、轭等部件都是承载在轴上的。
四轮的大马车,运载量为五十石,所用的骡马,多的有十二匹或者十匹,少的也有八匹。驾车人站在车厢中间的高处掌鞭驾车。车前的马分为前后两排(战车以四匹马为一排,靠外的两匹叫做骖,居中的两匹叫做服)。用黄麻拧成长绳,分别系住马脖子,收拢成两束,并穿过车前中部横木(衡)而进入厢内左右两边。驾车人手执的长鞭是用麻绳做的,约七尺长,竿也有七尺长。看到有不卖力气的马,就挥鞭打到它身上。车厢内由两个识马性和会掌绳子的人负责踩绳。如果马跑得太快,就要立即踩住缰绳,否则可能发生翻车事故。车在行进时,如果前面遇到行人要停车让路,驾车人立即发出吆喝声,马就会停下来。马缰绳收拢成束并透过衡(前横木)入车厢,都用牛皮束缚,这就是《诗经》中所说的“胁驱”。
大车在中途喂马时,不必将马牵入马厩里,车上载有柳条盘,解索后让马就地进食。乘车的人上下车都要经由小梯。凡是经过坡度比较大的桥梁时,就要在十匹马之中选出最壮的一匹,系在车的后面。下坡时,前面九匹马缓慢地拉,后面一匹马拼命把车拖住,以减缓车速,不然就会有危险了。大车遇到河流、山岭和曲径小道都过不了,徐州、兖州和河南汴梁一带,方圆三百里很少有河流和湖泊,马车正好用于弥补水运的不足。
造车的木料,先要选用长的做车轴,短的做毂(轴承),以槐木、枣木、檀木和榆木(用榔榆)为上等材料。但是黄檀木摩擦久了会发热,因而不太适宜做这些东西,有些细心的人就选用两手才能合抱的枣木或者槐木来做,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轸、衡、车厢及轭等其他部件,则是无论什么木都可以用。
此外,牛车装载草料的以山西为最多。到了路窄的地方,就在牛颈上系个大铃,名叫“报君知”,正如一般骡马车的牲口也都系上铃铛一样。还有北方的独辕车,驴子在前面拉,人在后面推,不能持久骑坐牲口的旅客常常租用这种车。车的座位上有拱形席顶,可以挡风和遮阳,旅客一定要两边对坐,不然车子就会倾倒。这种车子,北上至陕西的西安和山东的济宁,还可以直达北京。不载人时,载货最多的是四五石。还有一种用牛拉的轿车,以河南省一带最多。两旁有双轮,中间穿过一条横轴,这条轴装得非常平,再架起几根短横木,轿就安置在上面,人坐在轿中很安稳,牛停下来而脱驾时车也不会倾倒。至于南方的独轮推车,就只能靠一个人推,这种车可以载重两石,遇到坎坷不平的路就过不去,最远也只能走一百里。其余的各种车辆在此难以一一列举。只是考虑到南方人没有见过大骡车,而北方人又没有见过大船只,因此在这里粗略介绍一下。
作品简介
《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有人也称它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外国学者称它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作者在书中强调人类要和自然相协调、人力要与自然力相配合。是中国科技史料中保留最为丰富的一部,它更多地着眼于手工业,反映了中国明代末年出现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生产力状况。
作者简介
宋应星(1587~1661),字长庚,江西奉新县宋埠镇牌楼村人。明末清初科学家。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他2次考中举人。但以后五次进京会试均告失败。五次跋涉,见闻大增,他说:“为方万里中,何事何物不可闻”。他在田间、作坊调查到许多生产知识。他鄙弃那些“知其味而忘其源”的“纨绔子弟”与“经士之家”。在担任江西分宜县教谕(1638~1654)年间写成了《天工开物》。
他在《序》中描写这段情况时说:“伤哉贫也!欲购奇考证,而乞洛下之资,欲招致同人,商略赝真,而缺陈思之馆。”(想加以验证而无钱,想与同人们讨论真伪而无场馆),只得“炊灯具(备)草”,日夜写书,但“大业文人,弃掷案头,此书于功名进取毫不相关也。”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出任江西分宜县教谕(县学教官)。期间,他将其长期积累的生产技术等方面知识加以总结整理,编著了《天工开物》一书,在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由其朋友涂绍煃资助刊行。稍后,他又出任福建汀州(今福建省长汀县)推官、亳州(今安徽省亳州)知府。明亡后作为明遗民,约在清顺治年间(公元1661年前后)去世。宋应星一生讲求实学,反对士大夫轻视生产的态度。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