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诚是一个形声字;从言,从成,意谓对待人们要诚实讲信用,不搞鬼鬼祟祟的把戏和阴谋诡计。《礼记·中庸》就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诚”是天的根本属性,努力求诚以达到合乎诚的境界则是为人之道。又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认为一切事物的存在皆依赖于“诚”。亚圣孟子也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离娄》上);又说“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尽心》上),认为反省自己以达到诚的境界,就是最大的快乐。荀子虽“不求知天”,但也把“诚”看作是进行道德修养的方法和境界。

汉字释义

基本信息

繁体字:诚 注音:ㄔㄥˊ
田字格中的“诚”字
五笔86:YDNT
小篆
楷体
五笔98:YDNN
仓颉:IVIHS
郑码:SHV
笔顺编号:45135534
四角号码:33750

基本字义

1. 真心:~恳。~朴。~实。~挚。忠~。心悦~服。
2. 实在,的确:~然。~有此事。

详细字义

〈形〉
1.形声。从言,从成,成亦声。“成”意为“百分之百”、“完全”。“言”与“成”联合起来表示“百分之百的讲话”、“不打折扣的言语”。本义:实打实的说话。说明:“诚”中之“成”,今用为黄金白银的纯度术语,即“成色”,意为“与纯金或纯银的颜色比对”、“与标准色比对”。有“一成”、“二成”、……直至九成九的分等。
旧字形
中国台湾细明体
韩国明朝体
中国大陆宋体
2. 同本义
诚,信也。——《说文
币必诚。——《礼记·郊特牲》
诚者自成也。——《礼记·中庸》
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 朔东,一厝 雍南。——《列子·汤问》
行之发于至诚。——《汉书·赵广汉传》
乃能衔哀诚。——韩愈《祭十二郎文
廷益抱诚,噬膻曷及?——黄道周《节寰袁公传》
3. 又如:诚款(真诚恳切);诚敬(真诚,敬重);诚虔(虔诚,恭敬而有诚意)
4. 真实
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也!——《论语·子路》
此谓诚于中,形于外。——《礼记·大学》
巧诈不如拙诚。——《韩非子·说林上》
5. 又如:诚理(真理);诚谛(真实而详审)
〈副〉
1. 真的,确实,的确
诚既勇兮又以武。——《楚辞·九歌·国殇》
臣诚知不如徐公美。——《战国策·齐策》
所谓天者诚难测,而神者诚难明矣。——唐·韩愈《祭十二郎文
及是,愈以为诚有。——唐·柳宗元《小石城山记》
此为宰相听事诚隘,为太祝、奉礼听事已宽矣。——宋· 司马光《训俭示康
2. 又如:诚不能免;诚恐(只怕,恐怕)
3. 果真;如果
楚诚能绝齐,秦愿献 商于之地六百里。——《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康熙字典》

《酉集上》《言字部》 ·诚
《唐韵》氏征切《集韵》《韵会》《正韵》时征切,音成。《说文》信也。《广雅》敬也。《增韵》纯也,无伪也,眞实也。《·乾卦》闲邪存其诚。《疏》言防闲邪恶,当自存其诚实也。《书·太甲》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传》言鬼神不系一人,能诚信者则享其祀。《眞德秀曰》唐虞时未有诚字,《舜典》允塞卽诚之义。至伊尹告太甲始见诚字。《·乐记》著诚去伪,礼之经也。《中庸》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注》诚者,眞实无之谓。 又《玉篇》审也。《礼·经解》故衡诚县,不可欺以轻重。《注》诚,犹审也。或作成。 又郡名。《唐书·地理志》悉州归诚郡。 又州名。《唐书·地理志》岭南道有思诚州。 又叶羊切,音尝。《韩愈·欧阳生哀辞》哭泣无益兮,抑哀自彊。推生知死兮,以慰孝诚。

史料记载

《礼记·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诚”是天的根本属性,努力求诚以达到合乎诚的境界则是为人之道。又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认为一切事物的存在皆依赖于“诚”。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离娄》上)。又说:“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尽心》上)。他认为反省自己,已达到诚的境界,就是最大的快乐。荀子虽“不求知天”,但也把“诚”看作是进行道德修养的方法和境界。他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致诚则无它事矣,唯仁之为守,唯义之为行”(《荀子·不苟》)。这里把诚也视为道德政治的准则。还说“夫诚者,君子之所守也,而政事之本也”(同前)。《大学》引申《中庸》关于“诚”的学说,以“诚意”为治国、齐家、修身、正心的根本。唐代的李翱融合儒、佛思想,以尽性或复性为“诚”,认为人之本性原为纯善,但被情欲所蔽,因而必须去情欲,“复其性”,使“其心寂然,光照天地”,达到“诚”的至静而又至灵的内心状态。北宋周敦颐以诚为人的本性。他在《通书》中说,“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他认为,“诚”原于乾元,为一切道德的基础,依靠“诚道”得信用“五常之本,百行之源”;君子“惩忿窒欲,迁善改过”,而后能达到诚的境界。程朱学派认为“诚”是天理之本然。朱熹说:“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四书集注·中庸注》)。永嘉学派的叶适则把“诚”解释为客观诚然的规律,说:“是故天诚覆而地诚载,惟人亦然,如是而生,如是而死。君臣父子,仁义教化,有所谓诚然也”(《叶适集·进卷·中庸》)。明清之际的王夫之,提出“诚与道,异名而同实”。他所说的“诚”表示客观世界具有的客观规律。有时他又把“诚”直接解释为“实有”,用以说明物质世界的实在性,说:“夫诚者,实有者也,前有所始,后有所终也。实有者,天下之公有也,有目所共见,有耳所共闻也”《尚书引义·说命上》。

中国古代哲学术语

诚,中国古代哲学术语。《中庸》认为“诚”这一精神实体起着化生万物的作用:“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质之终始,无诚不物。”唐李翱将诚视为“圣人之性”,是至静至灵寂然不动的“心”(精神),北宋周敦颐用以为至高无上的宇宙本体:“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通书)”明清之际王夫之提出“诚,以言其实有尔”,用以指客观的“实有”,并作为宇宙的一般规律。
“诚”,是儒家为人之道的中心思想,我们立身处世,当以诚信为本。宋代理学家朱熹认为:“诚者,真实无妄之谓。”肯定“诚”是一种真实不欺的美德。要求人们修德做事,必须效法天道,做到真实可信。说真话,做实事,反对欺诈、虚伪。

作品内容

论诚
曾些日子,城市还没有被‘中国梦’淹没的时候,人们总能看到广东精神: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那究竟什么是诚?个人认为:诚,是与他人言语后去实现承诺的过程,与言语一致,则以之相对为‘诚’;与言语不符,则以之相反为‘伪’。诚,非于信的必要,而是是信的充分,如果你的诚不充分,想必没有多少人可以去信任你,除非他有足够承受受害的能力,或许会信任你一次。但诚是需要人们用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表现自己言语与行动,否则人们没有办法去衡量诚是充分。
然而,在当今浮躁的社会里,有些人往往忽视言行是否一致,总给人们感觉没有‘诚’的基础。那是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能给自己拿住实时感觉的利益,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承诺。关于有没有能力去做,或能不能去做,那就看感觉是否符合自己的实际利益:如果一旦没有达到,可以把曾经说的言语或承诺当作放屁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特别是在酒后,有些人更不在乎自己的言语,所以常常给人们感觉他们不太诚实,或没有诚意,抑或没有诚信。或许,大家认为这是一个物质时代,没有办法谈论诚与否,只有谈是否获得利益。正因为这样,我们的社会才出现诚与信的危机。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敢以诚相待。更令人可气的,有些人还无限度地拿‘诚’来做文章。故意拍些不着边的照片和视频来佐证文字的描述,让人们黑白不分,是非颠倒,最终只能拿‘诚’当做笑料或出气洞。例如:发生在首都北京的中国大妈坑外国朋友的事件。又如:娱乐圈的那些绯闻,有些明星有事没事就自我炒作一下……等等。这些都让人们对诚的底线彻底崩溃,以致不敢去扶起摔倒的路人甲,更不敢阻止偷盗去援助路人乙。
当今诚的崩溃,最根本原因是因为人们欲望无度:总想一劳永逸,或者不劳而获。以前只有商人以‘一本万利’为宗旨,人以‘空手套白狼’为宗旨,恨不得伸手可穿天下衣,张口可吃天下餐,走路可开天下车……也就是说,以前的交易是为了平衡物质,现在的交易是为了占多少便宜:最好能零成本占到天下所有物质。因为这样,人们只能昧着良心打着诚去相互欺骗——言行不一致,也正因为这样,今天的诚才崩溃如此不堪入目。如果人们要重建于诚的根基,只能从心中坚定‘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做到老,活到老自养老’信念,去除老来享福的陈念。学于交流,服务生活,不能封闭自守;做于劳作,始终生死,不能轻诺寡行;自养于学与做,活时勤勉,死时淡然。
因此,诚于言行一致,是与言语后去实现承诺的过程,这一过程,是言语的兑现,而非结果。如果结果没有达到初衷,或者与初衷相反,但在过程中是尽心尽力的,想必还是言行一致的,值得人们去相信和肯定你的诚。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