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物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衣物(亦称为服装、衣服、衣着)是服装和服饰的代名词。指衣服与日用器物。最广义的定义,除了指躯干与四肢的遮蔽物之外,还包括了手部(手套)、脚部(鞋子、凉鞋、靴子)与头部(帽子)的遮蔽物和装饰物。 衣物 clothing 日常纺织、皮革等用品。

词语概念

词目:衣物
拼音:yī wù
基本解释
[clothing and other articles of daily use] 指衣服和器物
搜索衣物。——《广东军务记》
引证解释
指衣服与日用器物。
《东观汉记·东平宪王苍传》:“飨卫士于 南宫 ,皇太后因过按行阅视旧时衣物。惟王孝友之德。今以 光烈皇后 假髻帛巾各一、衣一箧遗王,可时瞻视,以慰《凯风》寒泉之思。”《南史·谢灵运传》:“﹝ 灵运 ﹞性豪侈,车服鲜丽,衣物多改旧形制,世共宗之,咸称 谢康乐 也。”杨朔《潼关之夜》:“一天早晨,她同丈夫背着一点应用的衣物,带着点钱,离开家庭。”

起源

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有穿着衣物的文化。人类穿戴衣物除了有功能性的理由外,也有社会性的理由。衣物能够保护脆弱的人体免于天气与环境的伤害,而同时服装中的每个对象也带有某种文化与社会意义。
衣物(亦称为服装衣服衣着)是服装和服饰的代名词。指衣服与日用器物。最广义的定义,除了指躯干与四肢的遮蔽物之外,还包括了手部(手套)、脚部(鞋子、凉鞋、靴子)与头部(帽子)的遮蔽物和装饰物。

“身体保护说”

认为服装起源于人类由爬行进化为直立的那一瞬间,因为那时,对于男性来说,其生殖器官由原先位于身体的末端而“移”到了身体的中央,由原先位于下身的隐蔽位置而“移”到了显著的位置,这样在狩猎等剧烈活动中就容易受伤,且极为不便,因而需要将此部位包裹起来。有可能在这种包裹中感到了某种便利,于是这种包裹便扩展至全身。

“避寒暑”

《释名·释衣服》称:“衣,依也,人所以避寒暑也。”美国服装史论专家玛里琳·霍恩也认为:“最早的衣物也许是从抵御严寒的需要中发展而来的。”这种推想是合乎逻辑的。因为,原始居民面临着生产力低下、生存环境恶劣等一系列情况,在战胜自然的能力相对较弱的情况下,本能的适应自然的能力就显得突出一些,欧洲的先民尼安德特人、克罗马农人为了对付冰河期的寒冷而安身洞穴,生火取暖,并开始使用毛皮衣物。

“图腾”

原始人的生产力在伟大的自然力面前显得那么渺小,以至于他们试图借助于一种神奇的外界力量来对付自然。尤其是当时的人们还不能正确地区分醒时的感觉和梦中的幻觉,不能把精神同肉体分离开来而作为一种独立于肉体之外的存在,这就是所谓的灵魂。原始居民为了保护善的灵魂并使恶的灵魂不能近身,就把诸如贝壳、石头、羽毛、兽齿、叶子、果实等戴在身上,并相信,这些护身符具有肉眼看不见的超自然的力量。有了它们,人们就能得到保护。

“标记”

也有的人认为服装起源的动机是用以标识。在原始社会后期,可能有人由于勇敢的品质和强悍的体魄而在部落的围猎活动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于是假想在享用完野兽的美味后,可能将兽骨、兽齿做成项链,又可能将兽皮充当衣物授予此人,作为对他的表彰。

“遮羞”

人类进步以后,开始有了羞耻的概念,由最初的树叶遮体发展到衣物遮体。

“炫耀”

进入初步文明时代,物质得到了丰富,衣物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衣物的材料、颜色开始有了等级的分别。富人着丽服是一种炫耀。

常用名称

蔽膝

远古时用以遮体两片兽皮,原先是随意的掩蔽着身体的前后,后来人们把这蔽前与蔽后的两片用骨针缝合起来,对人体下肢进行围裹,这样就形成了下裳。
冕服。是周代的礼仪服装,由冕冠、玄衣、獯裳组成。

深衣

与上衣下裳的二段式相对,是衣裳相连,即上下连体的一段式服装。有关深衣的形制,既有先秦古籍中的记载,也有流传至今的雕像与绘画为证,出土于墓葬的实物也较多。至战国时期深衣的形制进一步完善。可据其大襟下摆形式的差异分为曲裾大襟深衣和直裾深衣。至秦汉期间的女装仍承古仪,据长沙马王堆汉墓帛画等史料看,此时仍以深衣为尚。

袍与深衣有着裙带关系。从上衣下裳到深衣的上下连衣裳,再到袍的上下不分衣裳,一步步由上下分离的二段式服装向上下连体的一段式服装演进。汉时有女袍,并可作外衣。既然不用罩衣了,便在领、袖、襟、裾等部位缀以花边、重彩、绣纹,并升格为礼服。
衫。其形制与袍类似,不过无夹里,是一种单衣。汉代的衫也在夏季贴身穿,传说汉高祖刘邦常常汗透衣衫而嘻称为汗衫。

一种短衣,通常仅至腰部。汉朝就有上着襦下着裙的装束,以大襟为多,衣襟右掩。南朝也是上着襦、衫,下着裙。至隋唐,多用对襟,衣襟敞开,下束于裙内,衣袖有窄有宽,以窄袖为主,尤其是一般平居都以窄袖为多。至天宝时,贵族妇女衣服都是窄小为尚。“秀襟小袖调鹦鹉”、“越罗小袖新香罗”都是窄袖之说。再至晚唐五代,风气又变,衣袖又宽博起来,《簪花仕女图》、《引路菩萨图》描绘的衣物就是这样。

长襦即为袄。一般袄无定式,宽袖、窄袖,对襟、大襟,长至胯、膝皆有。袄至明、清时仍十分普遍。

背子

又称褙子,还可称绰子。宋代男女都穿,尤胜于女服之中。背子是宋代命妇的常服,一般未嫁女子和妾辈也把背子作为常服。至明时升为礼服,又曰“披风”。

比甲

比甲实际上就是长背心,在中国古代十分常见。它的特点是无领、无袖、对襟,一般长至膝盖。起初盛行于宫中,后传入民间。宋代时,民间妇女就很喜欢它,至明代中期更是广为流行。从年龄上看,是青年女子居多;从地位上看,是一般士庶阶层,尤其以奴婢为多。原因可能是无袖便于活动。

补子

缝缀在衣片上的绣片,总是半片,分别缝在两个衣片门禁处,合二为一就成为完整的图案了。有“补子”的补服又叫补褂,或称外褂、外套,其长度介于袍与褂之间,其袖端平,对襟,是明清官府中穿用场合最为广泛的一种。

旗袍

满族妇女都身穿不分衣裳的长袍,这就是旗袍。旗袍起初腰身极为宽大,后来渐小,袖口也是平而宽大,而袍长则可掩足。衣领起初低一些,后来加高。袖端和衣襟、衣裾有镶边。着旗袍时一般穿“花盆底”鞋(也称“马蹄底”鞋),因鞋跟高达一二寸,乃至四五寸,且又上宽下圆,因形似花盆而得名。着旗袍时一般梳“一字头”,《旧京琐记》:“旗下妇装,梳发为平髻曰一字头,又曰二把头。”这种着袍、着坎肩、着高底鞋、梳二把头的装束成为清宫礼装,多年不改。

丝绸起源

锦绣中华

丝绸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发明之一,它与中国古代文明中的四大发明一样,都产生过世界性的影响。而它与个人生活密切的程度以及流传之久远,却又为其它发明所不及。
高档饰物

高档饰物

丝绸在史前文明时期就已经产生,直到今天,它仍然是最美丽、最环保的衣料之一。自从传播到世界各地,人类在几千年里就不断创造出各种各样精美的丝织品和工艺品。正是在丝绸传播的过程中,东西方第一次建立起了交流和沟通的欧亚大道“丝绸之路(是指古代从中国内地出发,经过中国西北地区,横贯亚洲,进而连接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路交通路线)”,打开了通向彼此的大门,拓展了对世界的认识,形成了开放的思维和胸襟,商业精神也得到了空前的激发,人类就此寻找到了通向未来的道路。
几千年里,桑蚕丝织与粮食生产一样重要,是中国古代农业最基本而重要的活动之一,也是古代政治家重点关注的产业经济和财税来源,中国古代农村的基本生活就是种粮和养蚕,城乡最普及的手工业也是与此有关的织丝和刺绣,它比制茶、制瓷都要普及得多。
在20世纪以前,养蚕织丝一直是中国农村妇女最主要的工作,养蚕、织丝、刺绣都是女人的事情,一般很少有男人插得上手,这都是些细致活儿,中国女人在男耕女织的分工中,很自然地担当了蚕丝生产的主角,养成了任劳任怨而又含蓄温顺的品性。一部丝绸史,绝大部分都是由中国乡村的女人们写成的。也许只有丝绸的运输和贸易、销售,才让男人们有了用武之地。在女人们眼里,丝绸从来都是人间最美丽的云彩。
桑叶田田,最是农耕时代妩媚的风景,锦衣玉食,也是许多人的生活追求。沧海桑田的历史,那是一段曾经华丽而优雅的古典,那些因丝绸而繁华的都市依旧繁华,那些种桑养蚕的场景还在延续,只是,绣女仍在,绣技却濒临失传。古老的丝绸就这样渐渐飘舞成一段华丽的历史的背影。
阅读丝绸的历史就是追溯美的历史和探寻人类智慧的旅行,同时也是感知中国古代文化特质的快捷小道,中国每一段历史时空里都少不了丝绸的身影,所以,在探寻丝绸的历史小路上,我们总是能够看到更深广的中国文化背景。中国人对丝绸的热爱与生俱来,这缘于中国人对自然的热爱和对主观感觉的表达以及对美的追求,他们把自己的观念和智慧都化入身边生活中每一件细小的东西,做得精致、典雅、美轮美奂,丝绸就是这样一种象征物,那些锦缎绚烂如云霞,薄纱透亮如蝉翼,缂丝书画胜过原作……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丝绸花纹里,你也许能感觉到那些古代乡村工艺大师们的喜好和想法,以及他们那个年代的流行时尚,比如汉代(公元前206-220年)的云气纹,是由于汉代人喜好神仙,幻想升仙;唐代(公元618-907年)的瑞兽葡萄纹、团花,则是因为当时流行国外的花样,而且显得富贵。
在中国文明史的第一页,有蚕、丝,有练、染,在中国史前传说中,有黄帝(中国氏族社会时的一个部落的首领,中华民族的共同的祖先)元妃发明养蚕。美丽丝国的源头,尽可以朝着最遥远的过去追溯,而她的未来,一定会是不一样的锦绣。
远在公元前2世纪的先秦时代,从黄河到长江流域的广大村野,早已是一派桑叶田田、丝衣飘飘的景象。从那时候起,中国三千多年男耕女织的社会分工便已确立,而自周代(前1046-前256年)开始,已有由周王后率领后妃们举行“亲蚕”和“亲缫”的礼仪,以每年新年皇帝亲耕、皇后亲桑的仪式为象征,中国大地几千年的社会基本图景就是田园牧歌式的农耕桑织。
从殷商(公元前1300年左右)到战国(公元前17世纪-前2世纪),桑树的种植面积和养蚕区域渐渐扩大,丝绸的生产也逐步发展、繁荣。因为丝绸,中华大地丝衣飘飘,霓裳艳影,日益流光溢彩,中国的广袤国土始被称为锦绣河山。

那些美丽的传说

传说是黄帝的妻子嫘祖发明了养蚕。有一次嫘祖在野桑
嫘祖像

嫘祖像

林里喝水,树上有野蚕茧落下掉入了水碗,待用树枝挑捞时挂出了蚕丝,而且连绵不断,愈抽愈长,嫘祖便用它来纺线织衣,并开始驯育野蚕。嫘祖被后世祀为先蚕,历朝历代都有王后嫔妃祭先蚕的仪式。在江苏苏州盛泽镇现仍存有一座建于清代道光七年(1827年)的先蚕祠,是目前仅存的祭祀蚕桑文化的祠庙,但也说明至少在清代晚期都还有祭祀先蚕祠的遗风,一直到1949年以前,还能在很多养蚕区看到一些跟先蚕祠近似的蚕神庙,但也供奉着“先蚕”嫘祖。
在苏州的祥符寺巷还有一座嫘祖庙,是苏州丝织业祭奠祖师轩辕黄帝(公元前2697-前2599年)的地方。在苏州的民间传说中,嫘祖成了轩辕黄帝三个女儿中最小的一个,被民间蚕农亲切地称为三姑娘。传说轩辕黄帝在天庭十二神兽帮助下,发明了织丝的织机,又从三姑娘梳头的篦子上得到启发而发明了筘篾,使经线在织造过程中不再被割断。这些传说正如其他农业的发明一样,将其归功于史前时期一两个英雄人物身上,虽然无据可查,但也保留了一部份史实。
《搜神记》(中国古代神话、民间传说,晋代干宝著)中还有一则关于蚕桑起源的神话,颇为动人心魄:相传古时候蜀地有父女二人,父亲外出打工,留下女儿在家养马。久之,女儿思念父亲,对马戏言如能找回父亲,就嫁给它。那马听后竟挣脱缰绳而去,历经坎坷终于寻到父亲,并望着家的方向悲鸣不已,父亲大为惊奇,知家中有事便骑马回到家中。马回到家后就不肯吃食,每见女儿出入都要击蹄,父亲觉得奇怪,便问女儿怎么回事,女儿如实相告。父亲认为此事有辱家门,遂用箭将马射杀,并将马皮晒在院中。这故事慢慢传了开去,有一天,女儿和邻家女友又来到马皮前嘲笑:“你一个畜生为什么要娶一个女人呢?招此杀身之祸,何苦?”谁知话音刚落,马皮突然飞起,将女儿席卷而去。后父亲四处寻找,数天后才在一棵大树上发现了她们,女儿和马皮同时化为了蚕,生息于树上,其茧又厚又大。邻家女友便取下一些蚕来饲养。

其他

人类也会用化妆品、香水与其它饰品来装饰自己的身体;会将自己的头、脸与体毛进行修剪、染色与改变,有时候也会动到皮肤(刺青、疤痕与穿洞)。所有这些装饰都会影响到整体的服装造型感,但是却不会成为服装的一部分。
如果是携带而非穿戴在身上的物品(比如皮包、拐杖和雨伞),通常应该算是配件而非服装。至于珠宝和太阳眼镜,虽然在普通口语中我们会说「穿戴」而非「携带」,但是它们通常也被视为是配件。

起源考古

树叶纹在魏晋南北朝时得到人们的重视和喜爱,这可能是得益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这些叶纹颇有些西方风格,出土于埃及安底诺(Antinoe)遗址的丝织物中就有树叶纹的织锦,在伊朗塔伊波斯坦(Taq-i Bostan)的波斯时期的雕刻中也有类似的服饰图案,它们的年代均在公元五世纪前后。而出现于丝绸之路上的树叶纹织物首先是葡萄叶纹的毛织物,年代可早到3世纪前后。但此类以平纹经二重为基本组织的丝织树叶纹锦则主要出自公元六世纪的墓葬中,吐鲁番出土六世纪文书中有明确记载“树叶锦”和“大树叶”的名称,指的就应是这类织锦。 此类树叶锦虽然采用1:1经二重组织,但却使用了五种色彩在织物的不同色区进行换色显花,每个色区中只有两种色彩。在此件实例上则可见红色与蓝色、与黄色互作花地,色彩鲜明。
其实,蚕茧的利用,家蚕的养殖和丝绸的生产,从出土实物来看,早在新石器时代(大约1万年前至距今5000多年)就已经开始了。
1926年春天,在山西夏县西阴村一处遗址中,发现了一颗被割掉了一半的丝质茧壳,虽然已经部份腐蚀,但仍有光泽,而且茧壳的切割面极为平直。其时代距今约6000年左右。据专家研究,古人切割蚕茧的目的可能是要吃里面的蚕蛹。所以,推测这时的蚕茧尚未被人们认识到可以抽丝织衣。
1973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文化(距今7000年前)遗址中出土了一个盅形雕器,在这件文物上刻有四条蚕纹,仿佛四条蚕还在向前蜿蜒爬行,头部和身躯上的横节纹也非常清晰,应是一种野蚕。
1958年,浙江吴兴的钱山漾出土了一批丝线、丝带和没有碳化的绢片,经测定据今约4700多年,这是目前发现的中国南方最早的丝绸织物成品。这块绢片呈黄褐色,为家蚕丝织成,采用平纹织法,经纬线均由20根单蚕丝并合成一股丝线,交织而成。经纬密度为经密每厘米52根,纬密每厘米45根。专家们据此推断当时可能已有原始的织机。
1984年河南荥阳县青台村一处仰韶文化(距今5000多年,以彩绘陶器为特征)遗址中发现了丝织品,除平纹织物外,还有浅绛色罗,组织稀疏,这是迄今发现北方最早的蚕丝。各地新石器时代遗址中还出土有大量陶质、石质的纺轮和纺锤等工具,如公元前五千年左右的河北磁山遗址、公元前四千余年的浙江河姆渡遗址,以及陕西西安半坡遗址(黄河流域一处典型的新石器时代文明遗存,距今5600-6700 年之间),临潼姜寨遗址(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公元前4600年-公元前4400年)等,都有刻纹的纺轮出现,有的呈扁圆形,有的呈鼓形。而长江中下游的屈家岭文化遗址(位于湖北省京山县,以黑陶为主的文化遗存,距今4800年)中,纺轮造型更为丰富,而且有些还加以彩绘。纺轮主要是用来纺线的,之后又出现了带有机械性质的纺织工具。
1975年,河姆渡遗址新石器时代文化层中,不仅出土了木制,陶制的纺轮,还有了引纬线用的管状骨针,打纬用的木机刀和骨刀,以及绕线棒等,其他形状各异的木棍,很可能也是原始织机的组件,如木机刀和卷布木轴,提综杆等。这些可能就是原始的腰机。此外还有公元前两千前龙山文化遗址中的骨梭,梭是穿线织布的工具,有了梭,就会比用手牵着纬线去穿经线容易且快捷得多。这一阶段的骨梭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扁平式的,一头有孔或两头有孔,别一种是空筒式的,一头有尖,中部有孔。
从出土于四川成都百花潭的一件战国铜壶上,可以见到一幅有名的采桑图。战国(公元前475年-前221年)时期,四川即已享有“天府”之誉。而早在夏商(公元前22世纪-公元前11世纪)时期,蜀地也有蚕丛、柏灌、鱼凫相继为王,“三代各数百岁,皆神化不死”,《史记》记载黄帝育有两子,二子叫昌意,昌意后取蜀山氏女为妻,生高阳,高阳即颛顼,继承了黄帝之位,蜀人是高阳的子孙。传说中黄帝之妻嫘祖是养蚕始祖,蜀人继承了这份事业。古蜀国的第一代君主叫蚕丛,可见这个部族是以蚕为图腾的。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上有一些龙的图案,也有一些龙型的附件,这些龙的形态与中原青铜器上的龙不同,身体像蚕,这可能与蜀地的蚕崇拜有关。
总的看起来,学会养蚕抽丝好像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发源,也许,在中国的好几个地方,都有着各自的发明或传播路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