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砚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脂砚斋,是《红楼梦》抄本系统《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主要评点者。脂砚斋的批语在红学界称为“脂评”或“脂批”,有脂砚斋批语的抄本被称为“脂本”。但脂砚斋其人是谁,与《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什么关系,迄今未形成一致看法。红学界主要有四种说法:一、作者说;二、妻子说;三、叔父说;四、堂兄弟说。 从脂批的内容看来,脂砚斋其人与《红楼梦》的作者及其家族应当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但也有少数研究者认为脂批只是商家炒作所为。脂批中往往对作者的创作意图和隐喻进行说明,并为红学的“探佚学”分支提供了最直接、最主要的依据。

内容介绍

脂砚斋手抄本 脂砚斋手抄本
《红楼梦》现存的版本,可分为两个系统,一个是带有脂砚斋评语的八十回脂评本系统,另一个是经过程伟元高鹗整理补缀的、不带评语的百二十回的程高本系统。
明清小说发展到鼎盛时期,书评已经不仅仅作为一种评书人对小说内容的理解和文字的欣赏,而逐渐演变成对小说整体结构的补充和再创作,这一点从一代奇人金圣叹评点《水浒》和《西厢》假托古本之名腰斩小说并融入自己创作开始,后又有毛宗岗父子假托金圣叹外书之名修篡《三国演义》,张竹坡笔削《金瓶梅》。脂砚斋评点《红楼梦》也同样具有小说再创作的特点,在脂评中也曾有感叹金圣叹不复生的语句。
脂砚斋并不是唯一给《红楼梦》作评的人,脂批本中除脂砚斋外,还有畸笏叟、杏斋等人,后来在世的流行版本也有梦觉主人等人作评。脂砚斋在批语中自称和作者关系密切,深知作者著书底里,与作者有共通的生活经历和感受,并且熟知作者著书过程中采用的多种奇法妙法,经常不厌其烦地引导读者步步深入地发现线索,甚至还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过程,了解红楼后事。可这个神秘人物却从来没有被世人知晓,不可不谓是红学界一大怪现象。
批点年表
干支 年份 事件 批注者
  
版本
甲戌以前 乾隆十九(1754)年以前 初评 脂砚斋 甲戌本
甲戌 乾隆十九(1754)年 再评 脂砚斋 甲戌本
丙子 乾隆廿一(1756)年
  
脂砚斋 庚辰本
丁丑 乾隆廿二(1757)年
  
畸笏叟 靖藏本
己卯 乾隆廿四(1759)年
  
脂砚斋 庚辰本、己卯本
庚辰 乾隆廿五(1760)年 四评 脂砚斋 庚辰本
壬午 乾隆廿七(1762)年
  
畸笏叟 庚辰本
癸未 乾隆廿八(1763)年
  
曹雪芹卒于癸未除夕(1764年2月1日)
  
乙酉 乾隆三十(1765)年
  
畸笏叟
  
庚辰本
丁亥 乾隆卅三(1767)年
  
畸笏叟
  
庚辰本、靖藏本
戊子 乾隆卅三(1768)年
  
畸笏叟 靖藏本
辛卯 乾隆卅六(1771)年
  
畸笏叟 靖藏本

批点内容

揭示内幕

一、脂砚斋透露了作者家世,感慨平生遭际,揭示了小说与原型背景即曹家相关联的内幕。第一回中癞头僧指着甄士隐大笑,在其所念的四句诗的第三句“好防佳节元宵后”,甲戌本有侧批云:“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是提示当年曹家被抄没的往事。曹家正是在雍正六年元宵节前被抄家的,故此脂批说:“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
第十六回甲戌本有回前总批:“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明点康熙六次南巡,其中四次驻跸江宁织造曹家的事。庚辰本在四次南巡接驾时侧批曰:“真有是事,经过见过。”
第二十八回,宝玉等人在冯紫英家宴会上喝酒,庚辰本眉批:“大海饮酒,西堂产九台灵芝日也,批书至此,宁不悲乎?壬午重阳日。”甲戌本侧批:“谁曾经过?叹叹!西堂故事。”西堂是曹雪芹祖父曹寅的书斋。
二、脂砚斋透露了文中寓意,注释词语典故,深知拟书底里,揭示了小说写作技巧和艺术创作的内幕。如甲
脂砚斋手抄本 脂砚斋手抄本
戌本第一回有一段眉批总述“书中之秘法”的批语:“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脂批中提到的其他具体写作手法还有:伏脉千里、春秋字法、横云断岭法、云罩峰尖法、拆字法、三五聚散法、偷渡金针法、不写之写、未扬先抑法、倒卷帘等等大约四十余种。
脂砚斋为书中的隐词廋语、难文僻字,都作出了注解。如“金蜼彝”,就注明:“蜼,音垒,周器也。”“玻璃”,就注明:“音海,盛酒之大器也。”再如,为当时刚刚发明的“逛”字注音,并注明该字出自《谐声字笺》。点明作者为书中人物、地点运用谐音、拆字等手法使其有所寓意。 如“元、迎、探、惜”是“原应叹息”之意,其他如“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则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霍起”是“祸起”;“娇杏”是“侥幸”;“凡鸟”则合成一个“凤”字等等,这些揭示内幕性的提示,若不是脂砚揭示,读者是很难读出来的。
三、脂砚斋揭示了全书的主旨和总纲。
全书的本旨是:“无材可去补苍天。” 第一回甲戌本的侧批明确认定这七个字是“书之本旨”。
做出了全书的总批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甲戌本第一回侧批:“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却是为余一喝。”接着在后面正文“雨村看了,因想到: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处,有侧批曰:“一部书之总批。”
揭示了全书的总纲。甲戌本第一回中僧道曾言:“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侧批道:“四句乃一部之总纲。”在“枉入红尘若许年”之后脂砚斋批道:“惭愧之言,呜咽如闻。”在警幻仙子说到有“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时,批道:“点题。盖作者自云所历不过红楼一梦耳。”
四、脂批明确揭示脂砚斋参与了小说创作。脂砚斋可以决定书名。在甲戌1754年之后曹雪芹尚在世的十几年间,《红楼梦》的书名一直叫做《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从“重评”一直到“四评”都保持此书名。甲戌本小说正文有这么一句:“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脂砚斋可以决定一些小说内容的增删。第十三回,写秦可卿之死,有脂批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烟云模糊

在透露小说寓意的同时,脂砚斋在涉及与作者关系的批语中用了不少“瞒”字和“假”字。脂砚有批:“真真假假,恣意游戏于笔墨之中,可谓狡猾之至。作人要老诚,作文要狡猾。”甲戌本有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此梦文情固佳,然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竟不知立意何属,惟批书人知之。” “知眼泪还债,大都作者一人耳。余亦知此意,但不能说得出。”似有难言之隐。庚辰本二十一回有回前批语:
“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唯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 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 是幻是真空历过,闲风闲月枉吟哦, 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
这段话明显是故作遮掩,试想,假如曹公和脂砚斋遇到了这样一个懂得书中三味的知己,欢喜感叹还来不及呢,岂有把诗记得一清二楚,却忘记对方姓名的道理?蒙府本中一句“作者泪痕同我泪”的批语明确了脂砚斋与作者非同寻常的关系。诸如此类的批语还有:
第七十四回,写贾琏借当,庚辰本夹批:“盖此等事,作者曾经,批者曾经,实系一写往事,非特造出,故弄新笔,究竟不即不离也。”
第七十七回,写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庚辰本夹批:“……况此亦是余旧日目睹亲闻,作者身历之现成文字,非捏造而成者,故迥不与小说之离合悲欢窠臼相对。”
第二十五回,写三姑六婆妇女之间的事,甲戌本侧批道:“一段无伦无理信口开河的混话,却句句都是耳闻目睹者,并非杜撰而有。作者与余实实经过。”此类批语还有,写宝钗与母亲商量薛蟠出去吃亏赚钱做买卖的事,庚辰本批:“作书者曾吃此亏,批书者亦曾吃此亏,故特于此注明,使后人深思默戒。脂砚斋。”写丫头四儿变尽方法笼络宝玉,庚辰本批:“又是一个有害无益者。作者一生为此所误,批者一生亦为此所误。”
脂砚斋自1754年甲戌重评开始至1774年甲午为止,二十年如一日地对《红楼梦》进行多次抄评,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尤其对小说主人公贾宝玉表现出了非常不一般的感情。脂批表明小说中的故事是作者本人所经历,例如小说写道丫鬟用小茶盘捧茶,蒙府本侧批:“作者非身履其境过,不能如此细密完足。”第十八回写元妃省亲,庚辰本眉批:“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脂砚斋明确透露他自己也是大观园中的当事人之一,吴世昌等红学家据此认为,“脂砚斋是贾宝玉的模特儿”,即现实中的人物原型。例如:
1.第二十二回的“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第三回,当王夫人向林黛玉介绍贾宝玉时,开口便说:“我有一个孽根祸胎”,甲戌本侧批:“四字是血泪盈面,不得已无奈何而下四字,是作者痛哭。” “每每规谏,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蒙府本脂砚斋侧批“我读至此,不觉放声大哭。”写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若春晓之花。”甲戌本侧批:“少年色嫩不坚劳,以及非夭即贫之语,余犹在心,今闻此放声一哭。”
2.第八回,写宝玉被骗,“众人都笑说:‘前儿在一处看见二爷写的斗方儿,字法越发好了,多早晚儿赏我们几张贴贴。’”甲戌本眉批:“余亦受过此骗,今阅至此,赧然一笑。此时有三十年前向余作此语之人在侧,观其形已皓首驼腰矣,乃使彼亦细听此数语,彼则潸然泣下,余亦为之败兴。”
3.第十七回,宝玉陪父亲晋见元妃时,贾政说:“岂意得征风鸾之瑞”,庚辰本侧批:“此语犹在耳。”
4.第六十三回,写贾蓉与丫环胡调,丫环说:“知道的说是顽”,庚辰本夹批云:“妙极之顽!天下有是之顽,亦有趣甚!此语余亦亲闻,非编有也。”
5.第二十回,“前儿和宝玉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庚辰本侧批:“倒卷帘法。实写幼时往事,可伤!”同是第二十回,李妈妈质问宝玉:“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 庚辰本侧批:“真有是语。”“谁不帮着你呢”后,庚辰本侧批:“真有是事。”
6.第二十八回,写贾宝玉溜溜达达到了凤姐院里,因为凤姐不识字,让宝玉帮忙,庚辰本侧批:“有是语,有是事。”
7.第三十四回,黛玉劝宝玉,“半日方抽抽噎噎的说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蒙府本侧批:“心血淋漓,酿成此数字。”“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处,甲戌本侧批:“此句令批书人哭死。”
8.第二十三回,写贾政“忽又想起贾珠来”,脂砚斋却“批至此,几乎失声哭出”。可见贾珠作为宝玉之亡兄,亦非虚拟,该哭的是宝玉,脂砚哭了。第二十五回,写宝玉“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甲戌本侧批:“余几几失声哭出。”
9.第八回,写宝玉“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庚辰本侧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不禁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
10.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三四人争着打起帘笼”,甲戌本侧批:“真有是事,真有是事!”第二十八回,在二人世界,宝玉向黛玉说悄悄话:“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庚辰本侧批:“有是语。”在“不知怎么样才好”后批:“真有是事。”

泪洒红楼

王国维说:“《红楼梦》是彻头彻尾的悲剧。”这种悲剧感,从脂砚斋的部分批语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出来。
一、为书而哭。“字字看来皆是血”,“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伤心笔,堕泪笔”,“今阅至此,放声一哭”,“我读至此,不觉放声大哭”,“一句一滴血,一句一滴血之文”,“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此句令批书人哭死”,“此时写出此等言语,令人堕泪”,“心血淋漓,酿成此数字”,“读此等文章能不堕泪”,“所谓此书真是哭成的”,“使人读之声哽哽而泪雨下”,“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见此一句,可叹,可惊,不忍往后再看矣”,“语语见道,字字伤心,读此一段,几不知此身为何物矣”。
二、为作者哭。“余为作者痴心一哭”,“四字是血泪盈面”,“四字是作者痛哭”,“这是作者真正一把眼泪”,“此作者刺心笔也”,“可怜、可叹、可恨、可气,变作一把眼泪也”,“作者有多少眼泪,写此一句”,“作者发无量愿,欲演出真情种,性地光圆,遍示三千,遂滴泪为墨,研血成字,画一幅大慈大悲图”,“今读此文直欲拔剑劈纸,又不知作者多少眼泪洒出此回也”,“不忍下阅看完,想作者此时泪下如豆矣”。
三、为自己哭。“作者眼泪同我泪”,“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伤哉,宁不恸杀”,“余几失声哭出”,“是语甚对余幼时可闻之语合符,哀哉,伤哉”,“令我哭一回,叹一回,浑身都是呆气”,“我不仅泪流一斗,湿地三尺”。
四、为天下哭。“为天下父母痴心一哭”,“我为创家立业者一哭”;“过来人那得不哭”,“过来人睹此,能不放声一哭”,“为财势一哭”,“为天下读书人一哭、寒素人一哭”,“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谁家行事?宁不堕泪”,“上古至今及后世有情者,同声一哭”,“为天下年老者父母一哭”,“可怜可叹,余竟为之一哭”,“为天下夫妻一哭”;“此正是为今时女儿一哭”,“哭杀幼而丧父母者”,“为天下慈母一哭”,“为天下父母一哭”,“未丧母者来细玩,既丧母者来痛哭”,“为大千世界一哭”。

神秘身份

关于脂砚斋的身份,红学界主要有四种说法:(一)作者说;(二)史湘云说;(三)叔父说;(四)堂兄弟说。这些都是针对脂砚斋和曹雪芹的关系而言。
作者说
此说由新红学的开山鼻祖胡适最先提出。胡适根据庚辰本第二十二回的“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这一批语认为,由于凤姐不识字,点戏时自须别人执笔,而宝玉是最具这个资格的,故此脂砚斋即是宝玉,“现在我看了此本,我相信脂砚斋即是那位爱吃胭脂的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脂砚只是那块爱吃胭脂的顽石,其为作者托名,本无可疑。”
妻子说
周汝昌先生从脂批中挑出若干条类似女子语气的批语,遂认定脂砚斋是女性。如庚辰本第二十六回一条行批:“玉兄若见此批,必云‘老货,他处处不放松我,可恨可恨!’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同回宝玉一句“多情小姐同鸳帐”惹恼黛玉,其旁行批云:“我也要恼”。周先生认为“断乎非女性不合”,“又是个女子声口”。知晓作者诸多往事,历史中却找不到此人的出处,除了妻子,此作何解?
叔父说
此说所据主要有二。其一,清人裕瑞在《枣窗闲笔》中记:“闻旧有《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不知为何人之笔。曹雪芹得之,以是书所传叙者,与其家之事迹略同,因借题发挥,将此书删改至五次......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叔脂砚之批语,引其当年事甚确,易其名曰《红楼梦》”,又“闻其所谓‘宝玉’者,当系指其叔辈其人,非自己写照也。”
其二,庚辰本第十八回:“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脂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据此:脂砚斋呼元春为先姊,而元春形象又是以曹雪芹当王妃的姑姑为原型,这样推算,脂砚斋当然该是曹雪芹的叔辈了。
至于曹雪芹的这个叔叔是谁,红学界亦无定论,精于曹学的研究者多认为是曹寅的嗣子曹頫。由于曹頫父母早丧,自幼在曹寅家中长大,故曹颙死后,康熙谕旨曹頫过继给曹寅继承家业。曹寅只有早逝的亲子曹颙和嗣子曹頫,而曹雪芹作为曹寅的孙子,逻辑上讲,其叔只能是曹頫。曹雪芹好友敦敏在《瓶湖懋斋记盛》中也有记载,曹雪芹告诉敦敏:“借家叔所寓寺宇……”说明曹雪芹的这个叔在现实中是存在的。
堂兄弟说
靖本第二十二回有一条畸笏叟批语:“前批知者聊聊 ,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批语中并称曹雪芹、脂砚斋为“诸子”,而自称“朽物”就语气看,曹脂似是同辈,畸笏叟年辈均长于二人。
甲戌本第三回:“老爷说了:‘连日身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畸作批曰:“余久不作是语,见此语未免一醒。”这里畸笏叟自比贾赦,更可证明其为自比贾宝玉的脂砚斋的长辈。
甲戌本第二回:“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脂批:“‘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敢用‘西’字。”按脂砚斋称呼“先生”之恭敬,“先生”当为长辈,或者就是畸笏叟。曹寅自号“西堂扫花行者”,他这一支对“西”字极其敏感。后人作书,自然避忌。此时作批时间最早已是甲戌年(1754)。
上面三条批语中,无论“先生”还是畸笏叟,都不会是曹寅本人或其兄弟,而只能是曹寅子侄中人。脂砚斋也就理所当然是曹寅孙辈,从而平辈于曹雪芹。 另外,单就脂批来看,脂砚斋和曹雪芹为同一辈的兄弟似更合于情理。然而据上文所印甲戌本第一回一条脂批:“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一芹一脂”并称,可以想象,他们之间的关系应为兄弟合适。

版本简介

脂砚斋抄本比较重要的有以下十二种(以其发现之先后为序):
一、戚蓼生序《石头记》简称戚序本,八十回,1912年上海有正书局石印,其底本前四十回已发现,今藏上海图书馆。
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简称甲戌本,残存十六回,1927年胡适收藏,原为大兴刘铨福藏。此本原存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现存上海博物馆
三、《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简称己卯本,残存三十八回,后又得三回又两个半回,现共有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原为董康所藏,后归陶洙,现由北京图书馆入藏。新发现的三回又两个半回,则仍由原发现单位历史博物馆收藏。
四、《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简称庚辰本,七十八回,1932年由徐星曙购得,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
五、戚蓼生序《石头记》(南京图书馆藏本)简称戚宁本,八十回,南京图书馆旧藏。
六、梦觉主人序《红楼梦》简称甲辰本,八十回,1953年发现于山西,现藏北京图书馆。
七、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简称梦稿本,一百二十回,1959年春发现,现藏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图书馆。
八、蒙古王府藏《石头记》简称蒙府本,原八十回,钞配成一百二十回,1960年发现,现藏北京图书馆。
九、舒元炜序《红楼梦》简称舒序本,残存四十回,吴晓铃旧藏,朱南铣有影钞本,藏北京图书馆。
十、郑振铎藏钞本《红楼梦》简称郑藏本,残存二十三、二十四两回,郑振铎旧藏,现藏北京图书馆。
十一、扬州靖氏藏钞本《石头记》简称靖藏本,八十回,靖应鹍旧藏,已佚。
十二、列宁格勒东方学研究所藏钞本《石头记》简称列藏本,八十回,缺五、六两回,实存七十八回,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旧藏。

起底脂砚斋

(一)
脂砚何人?红学泰斗周汝昌持“史湘云原型说”。此说甚荒唐:脂砚斋自称“老朽”“先生”,用在湘云身上简直了。
脂砚斋因何自称“老朽”“先生”呢?这就源于“命删天香楼”一段公案。1923年,俞平伯红楼梦辨》提出了著名的“俞平伯猜想”——删书非作者之意。他猜到秦可卿淫丧的故事曾被删削,但非作者之意。那是谁之意呢?
正当大家狐疑之时,1927年,脂砚斋横空出世。他说,删书确非作者之意,而是有一个长辈命作者删书,即“老朽命删天香楼”。以“老朽命删”回应“俞平伯猜想”,这是判定脂本造假的有力证据。
(二)
我们经过仔细比对,发现脂砚斋连文法都模仿俞平伯。例如:脂批“可笑,如丧考妣”,照抄俞平伯“写贾珍之哀毁逾恒,如丧考妣”;脂批“此作者刺心笔也”,亦由俞平伯“冷笔峭笔侧笔”化用而来;脂批“隐去天香楼一节”“删却是未删之笔”,模仿俞平伯“似隐而亦显”“其间必有秘事焉,特故意隐而不发”。
脂砚斋模仿俞平伯,也少不了模仿胡适。欧阳健《还原脂砚斋》指出:“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模仿胡适红楼梦考证》“书未完而曹雪芹死了”。“泪尽而逝”一语,亦取自胡适:“曹雪芹的儿子先死了,雪芹感伤成病,不久也死了。”
脂砚斋刻意迎合胡、俞,帮他们制造伪证。例如,胡适考证曹雪芹死在甲申年,脂砚斋名义上说“壬午除夕”,实则利用除夕的模糊性,直入癸未,靠近甲申,为胡适作证的同时,又细微修补,自立一说。
胡、俞已积累了大量“自传说”的信息,脂砚斋不费吹灰之力,直接拿过来就能轻轻松松制造出自己与作者关系亲密的假象。例如:“真真经过”“真有是事”“西堂故事”“树倒猢狲散”等语,既吸收了“自传说”的成果,又替“自传说”卖力,说到底并未增加信息量;“略涉于外事者则简”“不敢干涉朝廷”等语则增援考证派,伏击索隐派。
说到这里,我们终于明白胡适一生为何不遗余力把脂砚斋大神捧上天了。您看他沾沾自喜的说:“现在平伯的结论都被我的脂本证明了。”脂砚斋为胡适干粗活,到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索隐派却试图利用脂批反驳胡适,真真是个燎毛的小冻猫子,见到热灶火坑就钻。
最早署名脂砚斋的古本(甲戌本)现于1927年,当时是书商胡星垣多次找上门来,到上海新月书店(胡适、徐志摩等开办)托人高价售卖给胡适的。他为这事精心策划,根本就是投其所好。脂本这个来历就很不光彩。
(三)
我们辨别脂本造假,当然不止胡、俞这条线索,其它证据还有很多。
脂砚斋所知甚少。例如,谁养小叔子,宝琴十首怀古诗的谜底,他都不知道。说到金陵十二钗,他更是如坠云雾,不但两次错把香菱算在晴雯袭人一组,而且错把宝琴李纹、李绮三位贵族小姐算在副册,又把46回鸳鸯口中的十四钗错算为十二钗,就连书名点睛也找错了。
脂砚斋抄袭19世纪评点派。例如:脂批“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抄袭张新之评点“钗黛必作合传。是天道,是人事”;脂批“此回借刘妪,却是写阿凤正传,并非泛文,且伏……巧姐之归着”,抄袭王雪香评点“借刘姥姥叙入,不但文情闲逸,且为巧姐结果伏线”;脂批“此书表里皆有喻也”,抄袭张新之评点“镜有正反面,则书有正反面”。
书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因袭姚燮《增评补图石头记》、张新之《妙复轩评石头记》,可见“重评”一词乃是相对于王、张、姚而言。周春《阅红楼梦随笔》落款“乙卯正月初四日炙砚书”,《桦叶述闻》作者西清,字研斋,脂砚斋笔名或由此借来。
脂砚斋抄袭程本后四十回。例如:“淫丧天香楼”抄袭鸳鸯死时秦可卿自述;“焉得不成佛作祖”抄袭宝玉被封文妙真人的结局。另如情极之毒、知命强英雄、借词含讽谏、扫雪拾玉、甄宝玉送玉、误窃玉、对景悼颦儿、瓜洲渡口、悬崖撒手等等,均抄袭了后四十回。
(四)
冯其庸为反驳欧阳健“程前脂后说”,列举了脂批串入程本正文的四例。然而,那四例其实是脂砚斋挖改程本:13回湘云听见自家婶娘来了,她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儿,自然会跑在王夫人前面去迎接;17回《吴都赋》《蜀都赋》与上文《离骚》《文选》相映,写宝玉有意卖弄学问;37回贾芸的信笺俏皮乖觉有喜感,用“一笑”作收很贴切;74回脂砚斋自首“似批语,故别之”,坦白招供“为察奸情,反得贼赃”这八个字正是他擅自从程本正文挖出来的。
蔡义江曾以“史记抄袭汉书”诋毁欧阳健。蔡老误矣:史记的出现早于汉书,而脂本的出现晚于程本,恰恰有重大造假嫌疑。
(五)
1927年以后新出脂本的批语大部分与1911年出版的戚本雷同,致使并无脂砚斋署名的戚本也被纳入脂本系统。这说明戚本是所有脂本的母本,只要辨明戚本造假,后出脂本的骗局即可败露。
有关曹雪芹生平、家事的批语,有关淫丧天香楼、命删天香楼的批语,见于胡、俞之后的脂本,而不见于胡、俞之前的戚本,这又是脂本造假的铁证。
除此以外,上述脂本的其它毛病戚本也都存在。并且戚本独有两个造假破绽:其一,公然批评程本后四十回“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暴露它的年代晚于程本;其二,出版商登报征集评点,“请著名小说家加以批评”,“倘蒙赐批,一例欢迎”。
程本初版于1791年12月,当时戚蓼生远在福建围剿天地会,次年冬因公务繁重累死于官邸。可见戚序乃后人伪托,戚本乃后人伪造。
(六)
围绕“脂砚何人”这一死结,各路红学家鹬蚌相争,却有两个渔翁偷着乐呵呵,一个是戚本出版商,一个是《枣窗闲笔》稿本造假者。
戚本评点以文学鉴赏为主,出版商为了营利,便炒作“作者自加批词”。脂砚斋则站在胡、俞的肩膀上,为了攻克“俞平伯猜想”,遂冒充作者长辈,编造著书底里。伪《枣窗》稿本言之凿凿,直言“其叔脂研斋”,目的就是以旁证的形式坐实脂砚斋的权威身份。
脂本造假带来了很大的危害性:一是篡改原著,有改得好的,如一僧一道演说红尘,也有改得差的,如芳官改名;二是腰斩原著,助长探佚学和狗尾续貂歪风,破坏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三是衍生出脂学,把曹学和版本学引向了错误的迷途。
(七)
结论:脂本是民国书商组织小说家及相关专业人士以程本为底本并参考19世纪评点派及20世纪考证派的研究成果集体炮制的假古董,脂砚斋是脂本虚构的人物,畸笏叟及松斋、杏斋等等诸公皆然。程前脂后,程真脂伪,与其瞎猜脂砚斋是谁,不如侦破伪造脂本的是谁。这方面陈林已领先一步,据他考证,造假者很可能是以陶洙为核心的一个团队。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