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胡子婴参加过宋庆龄领导的妇女新生活运动会。曾任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总干事,并在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中担负日常重要会务。是民国时期各界救国会的7名领袖(史称“七君子”)之一。建国后,历任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工商联秘书长、副主任委员,商业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第四届副主任委员,民建第一届中央委员和第二、三届中央常委。是第一至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著有中篇小说《滩》。

人物简介

胡子婴(1909-1982),女,原名胡晓春,笔名宗霖浙江上虞人。1929年毕业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参加抗日救国活动。1935年底参与发起组织上海妇女界救国会。次年沈钧儒、邹韬奋等救国会七君子被捕入狱后,参加营救工作。1945年参加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建国后,任理事。1946年参加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请愿代表团,赴南京请愿。1949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会会议。建国后,历任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工商联秘书长、副主任委员,商业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第四届副主任委员,民建第一届中央委员和第二、三届中央常委。是第一至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著有中篇小说《滩》。
1982年3月,胡子婴撰写了《光耀日月 气贯长虹》纪念宋庆龄委员长。

人物生平

民国16年(1927年)高中毕业,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任职。参加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被列入黑名单,被迫潜回上虞。民国18年毕业杭州女子师范学校。九一八事变后,积极投入救亡活动。民国24年,发起成立上海妇女救国会,任理事。参加宋庆龄领导的妇女新生活运动会。翌年,任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总干事,并在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中担负日常重要会务。
胡子婴小说《滩》

胡子婴小说《滩》

民国25年11月,各界救国会的7名领袖(史称“七君子”)被秘密逮捕,她当即电告各地和香港报社,并将“七君子”被捕经过发表于《救亡情报》。民国26年5月,跟随宋庆龄前往苏州投入营救活动,并参加宋庆龄、何香凝等发起的救国入狱运动。七七事变后,转道香港到重庆,在重庆主持办理小学校、简易医院和消费合作社等福利事业。民国34年12月发起成立民主建国会,在宪政促进会、经济事业协进会等进步团体中担任理事。民国35年1月,出面租借沧白堂,召开“重庆市各界政治协商会议协进会”,会上,由于国民党特务冒充群众,混入会场制造骚乱而负伤。同年6月,参加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请愿代表团,为反对内战、呼吁和平,赴南京请愿。民国37年,应邀到解放区参加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工作,还参加民主青年代表大会和民主妇女代表大会。上海解放后,被推选为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会委员、副秘书长。
1949年12月任上海市工商联筹备会秘书长。1951年任上海市工商联秘书长。1956年当选为市工商联副主委兼秘书长。1959年11月调北京担任国家商业部副部长。其间,协助领导上海工商界恢复生产、抗美援朝、公私合营等各项活动。先后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副秘书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员,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委员,民建上海市临时工作委员会常务委员,民建上海市分会常务委员,上海市民主妇联副主席,市妇联副主席,上海市协商会委员,上海市政协常务委员,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执行委员、常务委员、副秘书长、代理秘书长、副主任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常务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常务委员,第一至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儿童和少年基金会副会长。

亲人相噬

在反右运动高潮中,胡子婴——章乃器的前妻曾经发表过一篇题为《我所了解的章乃器》的文章(1957年7月17日《人民日报》)。胡子婴本人在1950年代为活跃的政治人物,50年前的这场运动冲击到章乃器这些人的时候,她面临了什么样的压力。但是她所发表的这篇东西也许是当时最有名的一篇由妻子(尽管是前妻)揭发丈夫的批判文章。其实,文中的谁是谁非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这篇文字所透露出来的潜在意义。因为,无论一对曾经做过夫妻的人有什么个人恩怨,除非对方是极度变态的丧失人性的狂魔,否则,按照古人所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落井下石,在对方已经四面楚歌之际,再扔一颗巨石,欲致对方于死地。然而,这篇以“胡子婴”的名字发表的文章充满火药味,文中特别强调许多人都没有认识到章乃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危害性”,因此,以其和章“有过十多年的共同生活”的经验,更能够“揭露他一贯的反动本质”,所以其杀伤力不亚于同时其它由章乃器的“同事”“同学”“同党”等等人所发表的大批判文章。

转送烈士文稿

1935年12月,方志敏烈士的部分文稿出现在巴黎的《救国时报》上。这些文稿的发表,蕴含了革命者大量的艰辛与苦难。其中就有胡子婴。当时,程全昭按信封上的地址找到宋庆龄的住宅,一位佣人模样的妇女说,宋庆龄不在家,说着就要关门。程全昭赶紧送上联系名片。生活书店的人根据名片找到在宝隆医院的胡子婴。当时,胡子婴去宝隆医院,是一副阔太太的妆扮,因娘家姓宋,便自称姓宋,程全昭以为这贵夫人是宋庆龄,便把文稿交给了“宋夫人”。“宋夫人”要资助她100元作路费,程谢绝。
胡子婴在宝隆医院取到方志敏的狱中文稿后,立刻回到书店,当面交给了胡愈之毕云程。于是将文稿转送到中央特科

救国入狱

1936年6月25日,当沈钧儒等一案第二次公开审讯时,胡子婴跟随宋庆龄何香凝、彭文应、张定夫、胡愈之、潘大逵、王统照、张天翼、沈兹九、陈波儿等16人发起“救国入狱运动”,向江苏高等法院联名具状,表示爱国如竟有罪,则具状人等皆应与沈钧儒等同受制裁之列,要求悉予羁押审讯。第二天,宋庆龄等又向上海新闻界发表“救国入狱运动宣言”。7月5日上午,宋庆龄、胡子婴等11人,满怀义愤,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苏州,要求江苏高等法院予以收押,使法院负责人狼狈不堪。救国入狱运动,得到国内外舆论的有力支持和全国各界人士的热烈响应。七·七芦沟桥事变后,全国抗战爆发,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在逐步形成。7月31日,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将沈钧儒等“七君子”交保释放。

参加请愿代表团

中国民主建国会建成立以后,积极联络在重庆的社会团体,组织政治协商会议陪都各界协进会,举行向各界民众报告会,向政治协商会议呼吁停止内战,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实现和平统一。1946年4月,民建总会迁往上海。6月,民建参与组织了上海反内战大会,并推派盛丕华、包达三、阎宝航、胡子婴等人参加赴南京请愿的和平代表团。6月23日,在南京下关车站遭遇国民党特务暴徒的围攻殴打。10月11日,民建对时局发表声明:“当前时局的病根,在于没有实行民主”,要求“立即结束党治,实行民主”,“根据多数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来解决当前一切问题”。声明谴责了国民党发动内战,撕毁政协决议。此后,民建积极参加了中国人民爱国反帝争取和平民主,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的斗争。

巾帼对联

1936年秋,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收到的挽联有一部份是妇女界名人献的,胡子婴女士所撰的挽联很独特,令人刮目相看:“国家事岂有此理,正需要先生不断咒骂;悲痛中别无他说,只好劝大众继续斗争”。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