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昌期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缪昌期(1562年~1626年)字当时,一字又元,号西溪,谥号文贞,南直隶江阴人(现属张家港塘市街道旗杆村)。举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职检讨。因东林党首领杨涟代草弹劾魏忠贤的上疏而遭后者的忌恨,后因汪文言案被捕入狱,惨死狱中。

生平简介

缪昌期(1562年~1626年)字当时,一字又元,号西溪,谥号文贞,南直隶江阴人(现属张家港塘市街道旗杆村)。举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职检讨。天启元年(1621年)任左赞善,后升为谕德,为东林党早期人物,在《东林点将录》中,他被称为“智多星吴用”。与徐霞客关系密切,其孙女嫁与徐霞客长子。因东林党首领杨涟代草弹劾魏忠贤的上疏而遭后者的忌恨,后因汪文言案被捕入狱,惨死狱中。
著有《从野堂存稿》8卷、《周易九鼎》16卷、《四书九鼎》14卷、《缪氏家训》等。
缪昌期(1562—1626),字当时,号西溪,塘市人。7岁入家塾,14岁赴童子试,天资聪颖,工诗擅文,史称“行卷不胫走四方,为诸生已名震天下”(明崇祯《江阴县志》卷四·人物)。然而他的前半生举业坎坷,屡试不第,至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53岁时始中进士。时东林党人杨涟、左光斗、高攀龙等均在朝为官,缪昌期与他们志同道合,常以名节自励,力主除弊图新,引为刎颈之交。
天启年间,东厂太监魏忠贤勾结皇帝乳母客氏,从内阁六部到四方督抚安插私党,排斥异己,把持实权,为非作歹,自称九千岁,其党羽唤作五虎、五彪、十狗等名目,国人为之切齿,敢怒不敢言。一次,魏忠贤在玉泉山为自己预先建造墓穴,请缪昌期作碑文,缪昌期严辞拒绝,说:“生平耻谀墓,况肯为刑余(即宦官)辱吾笔邪!”魏由此怀恨在心。
天启四年(1624),东林党人对阉党专权极度不满,乃毅然上奏弹劾。尤其是左副都御史杨涟的参劾奏疏,列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状,写得痛快淋漓,引得朝野鼎沸,京城盛传此文出自缪昌期手笔。魏忠贤恼羞成怒,依仗手中倾天权力,大肆清除名贤之士,东林党人纷纷被逐出京。缪昌期不避嫌疑,每次必备酒菜至长亭洒泪相送,与他们执手叹息。不久,杨涟、左光斗先后被捕入狱,遭迫害致死,缪昌期也被削职归家。
天启六年(1626)3月,缇骑来捕,缪昌期自知此行必死,临行拜别家庙,作自述千言,以表心迹,内称:“余行真而未笃,口直而多躁,心慈而色厉,种种欠缺,人所共见,而不敢营私背君,欺心卖友。祸至于此,但义不屑以三朝作养之躯,辱于狗奴狞贼之手耳!”(明崇祯《江阴县志》卷六·艺文)书毕,掷笔而慷慨就道。狱中,由于阉党密嘱狱吏对缪昌期严施酷刑,备加折磨,仅一个月缪昌期即体无完肤,十指全脱,然大义凛然,词气不饶,旋即惨死狱中。出狱时发蓬蒙面,十个手指全被打落,塞入两袖之中,家奴凭随身衣物才认出身份。其死状在明朝270余年历史里翰林院词臣中最为惨烈。
崇祯皇帝即位后,惩处阉党,缪昌期得以平反昭雪,赠为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追谥文贞。礼部侍郎、大文豪钱谦益为之作《缪昌期行状》。康熙三十年(1691)与同期遇难的李应升共同入祀江阴文庙双忠祠,后又绘像于苏州沧浪五百名贤祠。缪昌期著有《从野堂存稿》8卷、《周易九鼎》16卷、《四书九鼎》14卷等传世。

明史文载

缪昌期,字当时,江阴人。为诸生有盛名,举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
缪昌期像 缪昌期像
,年五十有二矣。有同年生忌之,扬言为于玉立所荐,自是有东林之目。
张差梃击事,刘廷元倡言疯癫,刘光复和之,疏诋发讦者,谓不当诧之为奇货,居之为元功。昌期愤,语朝士曰:“奸徒狙击青宫,此何等事,乃以‘疯癫’二字庇天下乱臣贼子,以‘奇货元功’四字没天下忠臣义士哉!”廷元辈闻其语,深疾之。给事中刘文炳劾大学士吴道南,遂阴诋昌期。时方授检讨,文炳再疏显攻,昌期即移疾去。既而京察,廷元辈复思中之,学士刘一燝力持乃免。
天启元年还朝。一燝以次辅当国。其冬,首辅叶向高至。小人间一燝于向高,谓欲沮其来,向高不悦。会给事中孙杰承魏忠贤指,劾一燝及周嘉谟,忠贤遽传旨允放。昌期急诣向高,力言二人顾命重臣,不可轻逐,内传不可奉。向高怫然曰:“上所传,何敢不奉?”昌期曰:“公,三朝老臣。始至之日,以去就力争,必可得也。若一传而放两大臣,异日天子手滑,不复可止矣。”向高默然。昌期因备言一燝质直
缪昌期苏州石刻像 缪昌期苏州石刻像
无他肠,向高意少解。会顾大章亦为向高言之,一燝乃得善去。两人故向高门下士也。
昌期寻迁左赞善,进谕德。杨涟劾忠贤疏上,昌期适过向高。向高曰:“杨君此疏太率易。其人于上前时有匡正。鸟飞入宫,上乘梯手攫之,其人挽衣不得上。有小珰赐绯者,叱曰:‘此非汝分,虽赐不得衣也。’其强直如此。是疏行,安得此小心谨慎之人在上左右?”昌期愕然曰:“谁为此言以误公?可斩也。”向高色变,昌期徐起去。语闻于涟,涟怒。向高亦内惭,密具揭,请帝允忠贤辞,忠贤大愠。会有言涟疏乃昌期代草者,忠贤遂深怒不可解。及向高去,韩爌秉政,忠贤逐赵南星高攀龙、魏大中及涟、光斗,爌皆具揭恳留。忠贤及其党谓昌期实左右之。而昌期于诸人去国,率送之郊外,执手太息,由是忠贤益恨。昌期知势不可留,具疏乞假,遂落职闲住。
五年春,以汪文言狱词连及,削职提问。忠贤恨不置。明年二月复于他疏责昌期已削籍犹冠盖延宾,令缇骑逮问。逾月,复入之李实疏中,下诏狱。昌期慷慨对簿,词气不挠,竟坐赃三千,五毒备至。四月晦,毙于狱。
庄烈帝即位,赠詹事兼侍读学士,录其一子,诏并予谥。而是时,姚希孟以词臣持物论,雅不善左光斗周宗建,力尼之,遂并昌期及周起元、李应升黄尊素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皆不获谥。福王时,始谥文贞。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