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颂万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程颂万 (1865~1932年),字子大,一字鹿川,号十发居士。湖南宁乡人(程千帆叔祖父)。 清末民初人。少有文才,善应对 ,喜研词章。虽勤奋好学,但屡试未第,对科举制度遂无好感,而对时局新学甚为热心,为张之洞、张百熙所倚重。曾充湖广抚署文案。

简介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在全国率先创办私立湖北中西通艺学堂。同年创设攻木局,引进新工艺,培养漆木良工。
1899年以盐提举衔湖北补用通判加二级由湖北自强学堂武汉大学前身)总稽察升任为学堂提调(校长),兼管湖北洋务局学堂所。
程颂万

程颂万

 1902年自强学堂改名为方言学堂,仍为提调。程任职期间,正值学堂改革。在延聘洋教习、加强教学管理、学堂兼办翻译西书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除负责学堂领导工作外,还兼英、俄、日、德、法五堂的汉文教习。其著作中保存自强学堂的许多珍贵史料。此后曾任湖北高等工艺学堂监督,兼管湖北工艺局,创办广艺兴公司、造纸厂等。程毕生致力于教育和实业。41岁时曾发明宽窄两用铁木织布机,提高织机工效。晚年曾寓居上海,与陈夔龙陈曾寿、余肈康、陈三立夏敬观瞿鸿禨、俞寿璋、俞莱山、朱祖谋等交善。

文采

平生喜作诗词并擅长书法,篆、隶、楷均精。陈衍《近代诗钞》谓其“惊才绝艳,初刻《楚望阁诗集》,专为古乐府、六朝,以造温、李、昌谷,不越湖外体格,乱后续出《鹿川畋集》,则生新雅健,识非凡手所能貌袭矣”。汪国垣《光宣诗坛点将录》拟为“天哭星双尾蝎解宝”有“早传绚烂晚坚苍”之评。另钱钟书石语》载陈衍语:“程颂万(子大)诗学古乐府六朝,下及中晚唐李贺、温庭筠、李商隐”。

家人

其兄程颂藩,同治3年(1873)拔贡为朝考一等第一名,汪国垣《光宣诗坛点将录》拟为“天暴星两头蛇解珍”。
著有《程典》、《十发庵丛书九种》、《十发庵集字楹帖》、《十发庵楹联集存》、《楚望阁诗集》十卷、《石巢诗集》十二卷、《十发庵类稿》、《美人长寿庵词》、《定巢词》等。
其孙为表演艺术家程之。

逸事

光绪十七年(1891),程颂万假长沙周氏蜕园(周达武宅第),结湘社,月必数集,文采风流,极一时之盛,海内称之。湘社主要成员有易顺鼎、易顺豫、郑襄、程颂万等。谭献当年即将此事载入《复堂日记》,《箧中词》又评程颂万词。今从《续录》中再获一条:阅子大所撰《十键词》一卷,甚有雅远之韵……
宣统三年(1911年)时,程颂万任岳麓书院学监,将原山长罗典所题爱晚亭对联
山径爱好舒,五百夭桃新种得;
峡云深翠点,一双驯鹿待笼来。
改为:
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
峡云
爱晚亭对联的原作

爱晚亭对联的原作

深翠滴,一双驯鹤待笼来。
岳麓书院山长罗典之学识才情,资历名望,不可谓不高,然其联之“忽讶”、“好将”之虚浮不实,“艳”、“丛”之俗气不雅,“输”、“点”之空泛不切,令人不敢恭维。程氏毅然改之,其文胆不可谓不大,然“山径”、“峡云”之切地切景,“晚红”、“深翠”之达意应时,“舒”、“滴”之生动传神,均富于画意诗情,意象生动,不得不使人钦服。
岳麓书院,第二道门两旁尚有其所撰对联:
纳于大麓
藏之名山
1.纳于大麓:语出《尚书·尧典》:"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
2.藏之名山:语出《史记·泰史公自序》:"仆诚已著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
程颂万挽黄兴联:
见君于湖堂讲学时,百折雄心,竟能开国;
正命在帝制取消后,九泉瞑目,足了平生。
程颂万自题联:
揉春为酒;
剪雪成诗。

诗作

天池寺
废阁凌虚松扫坛,聚仙亭上一凭阑。
近攀南斗七千仞,直下东林十八盘。
潭古龙鱼淹昼晦,塔荒猿鸟竟高寒。
神灯夜夜来相照,莫讶天边行路难。
题常德德山乾明寺
岚气松溪一万重,寺门初听午时钟。
斜阳一抹留金碧,蝙蝠飞来山翠浓。
红泥亭子碧琅轩,石上飞泉响急湍。
客倦欲眠僧已去,不知空翠湿衣寒。
丁香诗
葱笼浅色天,空外己无禅。
立尽香多处,深知寺有年。
暗钟催老衲,斜日过松颠。
耐得长安看。枝繁正可怜 。
黄龙寺晋婆罗宝树歌
婆罗两宝树,树传晋代龙。
手植昙诜开,梵字千三百。

词作

洞仙歌

花朝寒食,忽一春过半。剩有春愁最难遣。恁妆台乍起,扶病恹恹。帘子下,埋了落花千片。翠苔空满径,庭院深深、愿学衔花入帘燕。娇重怯香多,浅黛低鬟,只隔著、中门双扇。莫错怨东风不多情,有信息传来、隔窗金钏。

南乡子

帘幕晚如烟。今夜西南月下弦。别是黄昏深院宇,恹恹。惆怅销魂各一天。
小字写娟娟。砑损缭绫绫半幅笺。豆蔻十三楼十二,翩翩。醉向花前唤小怜。

夜合花

小胆空房,长眉满镜,画来依约分明。帘栊苦雨,良宵偏做愁声。迟药里,背兰檠。粉绵兜泪难晴。尽伊思梦,扶头半晌,说也零星。
来何事干卿。权把屏山六曲,当作愁城。洗娥春困,蝶魂犹颤钗茎。楼絮□,槛花零。更小桃、啼哑流莺。心事抛针,眼波萦篆,底为珑玲。

高阳台

雨蓬心,弹潮舵尾,春江断送兰桡。冷浸鱼天,一枝凉月吟箫。返魂新柳夸三绝,做颦眉、泪眼蛮腰。系湾头,纵有他生,不似虹桥。
当初唤玉帘衣瞥,已心心心上,长遍愁苗。镜海颓廊,居然有个莺招。过头风浪年时事,待萍鸥、送上离潮。怕横江、万斛诗愁,酒薄难消。

小楼连苑

可怜人日天涯,年年春梦花前冷。丝丝细雨,□□薄雾,草堂芳讯。中酒心情,试灯天气,峭寒偏忍。倩疏帘放了,阑干四面,遮不住,梅花影。醉里凭肩悄问,问东风、乍催芳信。十分□愁,三分成梦,七分成病。燕翦娇黄,苔纹恨碧,个侬香径。掩窗纱六扇,银鹦多事,唤愁人醒。

高阳台

翳晓疏棂,弄晴烟幕,闷怀离绪恹恹。旅鬓惺忪,暗床弦索空悬。露房烟靥知何限,黯倚墙、临水依然。恁春归,带眼频移,半臂慵添。
重帘怯卷瓯香寂,蓦扶头未醒,春在愁边。并袖携樽,记曾月下星前。清吟侧帽无寥极,甚东风、吃恼樊川。认衫痕、香色今番。黯淡炉烟。

大酺

对柳边楼,楼前路,画出天涯愁色。青衫都湿遍,剩江湖十载,凤鸾飘泊。叩槛鸳凉,窥菱燕瘦,今夕旅魂销得。艳才应未减,只吟边、减了鬓丝青缬。怕翦却湘蓠,夜寒波悄,暝篷如墨。
曲阑干几折。怅回首、已似天边隔。待记取、帘波似海,中有冤禽,可能销、人间恨魄。认小眉清瘦,有客里、初三蛾月。况同是、身如叶。湘波一翦,不彀两鸥浮拍。烟愁共君暗叠。

长亭怨慢

甚一片、愁烟梦雨。刚送春归,又催人去。鸥外帆孤,东风吹泪堕南浦。画廊携手,是那日销魂处。茜雪尚吹香,忍负了、娇红庭宇。
延伫。怅柳边、初月又上,一痕眉妩。当初见惯,只道是、寻常歌舞。念别来、叶叶春衣,已减了、香尘非故。恁短烛低篷,独自拥衾愁语。

玲珑四犯

驿柝递寒,桥灯呼酒,隋家花月何许。梦游曾十里,淮水无今古。伤心鲍家一赋。甚年年、阻烽江浦。白骨埋娇,青山唤渡,相望正凄苦。
珠尘暗香飞路。有停骢巷陌,记曲帘户。青衫嫌泪少,红鬼迎潮去。飘零杜牧犹年少,恁南北、关河孤旅。聊寄与。笼沙月、湘边雁侣。
程颂万题冒广生藏图词
怪秋瘦。依稀旧日皋桥,墅外髡柳。玉鞭笼唤酒。扣槛雨丝,飘砚寒逗。梅□在否。撷冷艳、偏宜鹤守。怨魄空帘坐暝,危石数峰存,锁楼阴窗岫。
今古买丝并绣。江山纵改,不替词人後。钵池萦蔓?。暗□苔枝,愁边歌袖。阑干似旧。画不出、前身谁某。双白旗亭赌秀。要雪月、与梅花来相就。
此图为元和顾鹤逸画。鹤逸为子山观察孙,家有怡园,收藏甲於吴下。鹤逸山水师法二王,[麓台、石谷。]而奄有诸家之胜。此卷烟云满纸,家外祖周季况先生叹为二百年无此手者也。图作於庚子岁暮,
附《宁乡县志》所载其传:程颂万(1865-1932)字子大,一字鹿川,晚号十发居士。湖南宁乡人。程霖寿之子、程颂藩从弟。五岁时,师以左右手命对,应曰天地心。及长善为词章,早年曾结湘社,与易顺鼎曾广钧并称"湖南三诗人"。后长岳麓高等学堂,深为张之洞、张百熙等所倚重。尝创设广艺兴公司,分造纸、印书、漆、木、竹、绿六科。又创设造纸厂等事业。与何维朴、维棣、梁鼎芬陈曾寿王闿运等交好。五十岁后,重究古文,读经、习书日有常程。篆学绎山碑,八分学华山碑,皆雍容中矩。真行兼欧阳询、苏轼之法。又能画山水、兰石,简洁有致。著《程典》,详述程氏历代家乘。
另附其诗笺手迹一幅(见图):
程颂万《次韵奉赠宽仲道长》诗笺
酒肠凉始合,诗卷老方存。
蛙鼓惊何事,蛛丝定客魂。
苍黄张楚计,太息过秦论。
错愕相逢晚,阑干白月昏。
南条翻赣水,西塞厌惊波。
夹道三千骑,青楼十六魔。
君寓汉舞台邻巷。
不辞天梦梦,但辞舞蹉蹉。
归去殊风日,襄阳拍手歌。
次韵奉赠宽仲道长归自赣南二首,乞正。
壬子八月 颂万初稿

代表作品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