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生涯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名称】神女生涯
【拼音】shén nǚ shēng yá
【解释】指妓女生活。
【出处】战国·楚·宋玉《神女赋序》:“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梦与神女遇。”唐·李商隐《无题》诗:“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伸冤
《神女赋》中之神女为神话中的天帝之女,未嫁而死。据《神女赋》,楚襄王做梦遇见神女,得见神女之美,然而神女洁身自持,拒绝了楚襄王的追求。“怀贞亮之清兮”,最终“欢情未接,将辞而去”,楚襄王被神女拒绝,故而“徊肠伤气,颠倒失据,”“惆怅垂涕,求之至曙。”(伤感失意之下泪流不止,苦苦等待直到天明。)
唐代诗人将才貌双全的青楼女子比作神仙(神女),并非贬义。
  而后世以“神女”谓妓女,盖因对宋玉《高唐赋·序》之误解。
赋中写道:“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
所谓“愿荐枕席”体现了该地区远古母系社会的恋爱自由传统。故事的发生地在楚地,而较之同时期中原地区,楚地风俗很古老,在中原礼教看来“愿荐枕席”不合乎礼教。但在楚地,这却是正当合理的行为。从《高唐赋》原文来看,楚王如果想要会见神女,一定要先斋戒,选择良辰佳日,心怀诚意,不遭迷惑,要思百姓、忧国祸、广开圣贤言路,修正不足。由此便可见神女在楚地文化中的神圣地位。神女在《高唐赋》和《神女赋》中是被绝对赞美的对象。
在楚地古文化中被视作当然的东西在儒家文化的标尺之下变成“非礼”,所以,后世将“神女”作为妓女指代这一状况,并不能归咎于神女本身的品质问题,其真正根源乃是文化大环境的更替和世道人心的嬗变。
类似偏邦的楚地缺少教化之气,那里的美学更难脱几分浪荡和野性。因而,那些神女倾诉情爱和欲望表露的坦然,在文章里显得如此风光旖旎,却正是楚风浪漫飘逸、近乎自然之处。逮及以儒家为主导的北方文化统治中国,不同地域间文化的不理解与排斥性就表现在某些文化观念的认同上,神女形象变化的一个小小切口其实影射出背后一个更大层面上的文化隔阂。
儒家这种文化观念又不能完全适用于植根于楚地本身的土著文化,所以神女的蒙冤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况且宋玉《高唐赋》的末尾,有“王将欲往见之(神女),必先斋戒……思万方,忧国害,开贤圣,辅不逮”这样的话,明明是把神女放在和国家同等重要的地位来看待了。而“小儒俗吏不通天人,罔识神女主山之由,莫察诗人托喻之心,苟见奇异,肆为诙嘲。山灵清严,固不降惩,”……“往者常说朝云(神女)之事,其必曰王因幸之者”……“至后作《神女赋》,则不及山川,专以女喻贤人。”也就是说,宋玉二赋本有其大义,而后世俗人却将其视作儿女私情,加以指摘,亵渎神女。
上个世纪,一位女诗人的船经过了云雾缭绕的神女峰,顾盼间江潮翻涌不息,看不清神女面容的委婉,却忆起《高唐》《神女》中的浪漫,感叹到:“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人间天上代代相传”(舒婷《神女峰》)是人心把美丽的梦变成淫邪,是人心把美丽的忧伤变成谄媚,同样也只有人心能够把历史、文化和当中的个人立体化,还给宋玉一片忠贞,还给神女一份神圣,还给巫山云雨一个超脱世俗的名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