眭弘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西汉眭弘(178) ,西汉鲁国蕃县、今山东滕县西南人,字孟。少好游侠,长改行受《春秋》,以明经为议郎,任符节令。昭帝时,泰山有大石自立,上林苑枯柳复起,他推《春秋》意,认为“此当有从匹夫为天子者”。旋坐“妖言惑众,不逆不道”,为霍光所杀。

原文

眭弘(suī hóng)字孟,鲁国蕃人也。少时好侠,斗鸡走马,长乃变节,从嬴公受《春秋》。以明经为议郎,至符节令。孝昭元凤三年正月,泰山、莱芜山南匈匈有数千人声,民视之,有大石自立,高丈五尺,大四十八围,入地深八尺,三石为足。石立后有白乌数千下集其旁。是时,昌邑有枯社木卧复生,又上林苑中大柳树断枯卧地,亦自立生,有虫食树叶成文字,曰“公孙病已立”,孟推《春秋》之意,以为“石、柳,皆阴类,下民之象;泰山者,岱宗之岳,王者易姓告代之外。今大石自立,僵柳复起,非人力所为,此当有从匹夫为天子者。枯社木复生,故废之家公孙氏当复兴者也。”孟意亦不知其所在,即说曰:“先师董仲舒有言,虽有继体守文之君,不害圣人之受命。汉家尧后,有传国之运。汉帝宜谁差天下,求索贤人,禅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后,以承顺天命。”孟使友人内官长赐上此书。时,昭帝幼,大将军霍光秉政,恶之,下其书廷尉。奏赐、孟妄设袄言惑众,大逆不道,皆伏诛。
后五年,孝宣帝兴于民间,即位,征孟子为郎。

眭弘与谶言

汉孝昭帝元风三年正月,汉王朝发生了两灵异事件。

事件一

一,"泰山有大石自起立。" 泰山是古时天子进行封禅之地,对于当时地汉王朝来所有人来说,既神秘、又神圣。却发生了"大石自起立"这一灵异事件,让许多人不得其解,又惶恐不安。

事件二

二,"上林有柳树,枯僵复起,虫食叶成文:公孙病已当立。" 上林是汉皇家林园,一般人进不去。但管理园林的官员却发现,一株枯了许多年的柳树"复起"。枯树复起,奇特,不奇怪。这树说不定是没有死透,现又逢春,营养合适,所以能逢春再发。但奇就奇在,这树上的虫儿,居然能把树叶吞食出文字形状,且读之成句:"公孙病已当立"。这可就是太神了。 当时有许多人都在猜测,有一个人不但猜了测,而且把他猜测的结果说出来;还不是当茶余饭后的话资说说,是把他猜测的结果,向当时的皇帝,汉昭帝上了书。他说:"陛下,现泰山大石自起立,是上天在向我汉昭示,当有匹夫为天子;枯柳复生,意指故废之家公孙氏当复兴。我大汉承尧之后,有传国之运,现天降昭示,当求天下贤人以禅之,我皇退封百里之地,以顺天命!" 此人为鲁地一小官史眭弘。真是傻到家,也迂到家!汉天子怎么可能就凭泰山、上林两小小灵异事件,就把大汉天下拱手让于他人? 汉昭帝下令,"弘妖言惑从,诛之"。

结果

五年之后,眭弘之言验。 孝昭帝元平元年,昭帝崩,无嗣,没有儿子。权臣霍光等议立昌邑王刘贺。但刘贺"荒淫无行,失帝王礼宜,乱汉制度",所以只做了二十七天皇帝,就让霍光他们给废了。再立之人,果名"病已"! 这个病已,一,出自故废立之家。病已是武子废太子刘据之孙。刘据被人陷害,其"三男一女,及诸妻妾皆遇害"。独此孙系于长安狱中。大臣丙吉"哀皇孙无辜",所以想尽一切办法,保全皇孙。 二,眭弘言"当有匹夫为天子"。 病已虽出自故太子之家,但到他时,皇家的所有资源,都已清零。丙吉救出他后,送给他外婆扶养。成年后,掖庭令张贺是故太子旧臣,思太子之恩,想以孙女妻之。张贺的弟弟张安世说:"曾孙虽为太子之后,但现在是庶人,能足衣足食在活下去,就不错了。又何必让孙女去跟他受苦啊?"贺乃止。连一小小的掖庭令的弟弟,都不把他当回事,病已这个匹夫,也确实是当到家了。 后因孝昭无嗣,昌邑荒诞,历史的偶然,给了他刘病已机会。只不过,病已不是眭弘所说的姓公孙氏,他也姓刘。眭弘错解了虫食文"公孙"之意,"公"是指皇家。虫食文"公孙病已立",按后来应验的结果看,就是"公(皇家)孙病已立"。 这一谶言,正史里也做了记载。病已被立为帝时十八岁,"泰山石自起立"、上林出现"虫食文"时正是十三左右少年。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