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梦录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何其芳,汉园三诗人之一,不仅以现代诗著称,他的美文散文集《画梦录》也称美一时。他的散文看似扑朔迷离,实则新奇别致,常于飘忽的幽思中以乐感的文字完成一种美文的建构。《画梦录》就是他这种文风的集中代表。此作品的主要价值在于它对散文艺术的自觉追求与散文的抒情美和形式美上的创造上。

基本信息

作者:何其芳
出版年: 2000-01-01
页数: 55
定价: 4
装帧: 平装
ISBN: 9787 0200 29723
1936年7月初版 竖排繁体版 88页
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 列巴金主编的《文学丛书》第2辑.画梦录获得过大公报金奖

目录

扇上的烟云(代序)
秋海棠
黄昏
梦后
炉边夜话
伐木
画梦录
哀歌
货郎
魔术草
静静地日午

文章内容

画梦录(1-74)
画梦录(1)
坦克开到广场上
许多人围观
开坦克的是一个6岁的小孩
围观的是一群瘪嘴的老人
一、二、三
小孩马上要将坦克
开到湛蓝的天上去
玩具坦克像真的坦克
画梦录(2)
他们是怎么死的
死的瞬间是什么体验
现在很难还原
车祸大同小异
车上有五个人
两男三女
车祸发生在去歌厅的路上
县城的人们议论了好几天
其中一个女的
某酒店的服务员
女的父母去酒店要人
酒店门口摆满花圈
另外两个女的
都是离异者
两个男的
一个鳏夫,一个商人
这个时代是一个飙车的时代
车祸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许多人还在盘算买私家轿车
许多人还在冬天寒冷的驾校排队考驾照
他们喝了许多酒
他们还想去唱歌
他们是怎么死的
他们为什么没有从醉生梦死的幻觉中醒来
他是一个一生信仰徒步的人
他梦见自己开着一辆大货车
一辆小轿车疯狂地撞向自己
笑语喧哗的男女看上去比他幸福
画梦录(3)
上午,
我是斜视者,
我不是故意
轻视你。
下午,
我是瞎子荷马。
我不是故意
无视你。
我不看你,
我蔑视你。
画梦录(4)
我和一群
干燥的人,
呆在太阳下。
他们的命运是烤焦,
我的命运是蒸发。
干燥的人
有干燥的
鼻子,嘴巴,肚脐
干燥的生殖器
干燥的脚趾头。
我是浑身湿淋淋的人,
我是他们的异类。
我不应该和他们呆在一起
坚持一下,过一会儿
毒太阳再毒些
我会选择消失。
画梦录(5)
我没有梦见过我是犀牛,
张映红梦见过。犀牛是她俊美的英雄。
我梦见过我是蜥蜴,壁虎
经常是遭遇敌人时
舍弃尾巴,迅速逃掉。
我还梦见我是蜗牛,蝙蝠,蜈蚣。
我也没有梦见自己是大象。
我梦见过鲁西北浅浅的的清澈的马颊河。
没有梦见过太平洋,大西洋,北冰洋。
画梦录(6)
我梦见鬼画符。
醒着的时候,
我从来没有
见过鬼画符。
鬼画符的样子
无法描述。
我梦见
自己张狂的样子,
乖戾的样子,
疯癫的样子。
那个样子依然无法描述。
画梦录(7)
他是非洲小镇,
一个干净的中年人,
皮肤黝黑、牙齿洁白
家庭幸福,
生活小康。
生活中是一个
喜欢微笑的
文明绅士。
早晨他在刷牙,
忽然挤不出牙膏来。
他自己拼命地挤,
使出吃奶的劲
弄得浑身是汗。
忽然一群人,
来到洗漱间。
妻子帮他挤牙膏,
岳母帮他挤牙膏,
女儿帮他挤牙膏。
她们赤裸着好看的身子,
非常想帮他。
像是非洲草原的阳光下挤牛奶,
很认真、很勤劳的样子。
她们赤裸着身子,
丝毫不顾及他的感觉。
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
他终于从梦境中醒来。
试探着伸手摸下面,
证实一下自己昨夜是否梦遗。
画梦录(8)
她是寡妇
他在她前
尽量不提寡妇2个字
怀有有贪婪之心
他时常将自己
想象成孤独的鳏夫
画梦录(9)
她告诉我昨晚
梦见了北京
我和她在北京的
马路上走
忽然她找不到我
她想给我打手机
发现我的手机
忘在她的裤兜里
她想买双鞋子
100元一双她嫌贵
30元摊主怎么也不卖
她赤脚在北京的马路上走
北京的马路很烫
忽然很凉
低首发现踩着北京
2007年岁暮的雪
画梦录(10)
我是一个好学生
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
不迟到
不早退
校长是一个瘦子
某一天
他诡秘地对我说:
“你被学校开除了”
我忽然很高兴
我也没有问
除名的原因
第2天早晨
徒步周游全中国
瘦子校长跟在
我的后面
为我扛着
他忽然成了
我的好仆人
他会说藏语
他教我磕长头
他说醒来后
就到了拉萨
画梦录(11)
他经常塞给我
一个纸条
就自杀去了。
纸条上
铅笔写着
2个字:
“蹊跷”
我不知道,
他是暗示世界蹊跷
还是生命蹊跷
抑或死亡蹊跷?
他今年自杀6次
均以失败告终。
他是怯懦的
职业自杀者。
画梦录(12)
他是一个奇怪的生命体。
证明这个世界
多么不可思议。
他常年发高烧。
然而异常清醒,
像一个正常人。
这个灼热的人
对自己的绝症
守口如瓶。他也许是
世界变暖的原因。
但是有时候他感觉
在这个火热的时代
像在冰窖里那么寒冷。
画梦录(13)
他梦见审判。
他是大法官。
他梦见他在审判
一个无辜的人。
世纪的审判
进展缓慢。
审判是在
一场大雾中
艰难地进行。
忽然他发现
那个无辜的人
和自己长相
极其相似。
那个胡子拉碴的人
莫非是他的失踪
多年的疯父亲?
他听见自己
声嘶力竭地叫喊:
铁证如山
他梦见自己
是一个乖戾的
私生子。手压着心脏。
画梦录(14)
我全世界晃悠,
找火车站。
终于看到火车站,
却没有看到火车。
火车在旷野奔驰
不在火车站。
我绝望地跑进,
火车站附近的商店。
我买了一个玩具火车。
没有买到这个世界的铁轨。
画梦录(15)
他今天遇见三个人。
一个瘦子是卖飞机的,
买他的飞机,捎带送我
一立方公里的天空。
另一个瘦子是卖火车的,
他的房间藏着全世界的铁轨。
最后的那个人是一个胖子。
他问:“你买不买我的脂肪?”
画梦录(16)
我梦见我的整个青春年代。
我在和一个假惺惺的人
讨论真相。
我梦见真相是一个秃子。
大白天他戴着假发。
画梦录(17)
每天早晨,
将自己的血
抽出一点来,
滴进一个
玻璃器皿,
几十年如一日。
他养了13个虱子。
它们是喜、怒、哀、惧、
爱、恶、欲,憎,
善良,自私,
贪婪,虚伪,
狭隘。
画梦录(18)
所谓青春
是一座火山。
每天的下半夜
我披衣起来
往火山口,
泼一脸盆凉水。
然后,再上床睡觉。
画梦录(19)
他失业了。
好不容易,
找到一份工作
每月600块钱。
这个工作
是世界上
最奇怪的工作,
就是一天8小时
往一个红痰盂里
吐痰。工作才三天
他就支撑不住了。
口干舌燥,恶心,胸闷。
他只好辞去
这个蹊跷的活计。
他承认对这个世界
没有那么多的
愤怒、蔑视和厌恶。
而那个乖僻的
白胖子老板
却不是这样。白胖子老板
有那么多钱,还有那么多愤怒。
画梦录(20)
他梦见自己是一个仙人。
后来他后悔了。
仙人快活是快活,
却吃不到红烧肉。
画梦录(21)
他是政客
雇来专门
说废话的
非常敬业
每日废话
说到瞌睡
倏忽某天
疲乏要命
太息一声:
“我要死了”
脑袋一歪
睡了过去
最后一句
风格陡变
一点也不
画梦录(22)
我藏在一个黑暗的
地洞里研究天书。
我读得津津有味,
但是,我无法表达。
这么多年,我藏身地洞,
像一只时代的鼹鼠。
我没有看见过星空,
我只是梦见星空。
画梦录(23)
失忆的黄昏,
我死去了
2个小时。
喝高了。什么
也记忆不起来。
画梦录(24)
他不是好的嫖客
第一次的时候,
他一搭眼
就爱上那个
胖胖的姑娘。
他想与她结婚,
结果后来
鬼使神差,
她真成了
他的老婆。
他一辈子嫖
自己的老婆,
他不是真的嫖客
画梦录(25)
他梦见了
下小雪的早晨,
他只身去狮子坟。
仿佛真的有
那么一只狮子,
灰色的天空下
他去祭奠它。
仿佛真的有
那么一座狮子坟。
他的前世肯定
也是一只狮子,
他和那只狮子
肯定有什么
神秘的关系。
那个子虚乌有的早晨
人间的空气很潮湿。
画梦录(26)
他梦见他
将自己的头颅卸下
将自己的心肺
掏出来
他沉沉睡去
破天荒
不打呼噜
他没有梦见爱人
或者其他的亲人
冬天的夜
很安静
北风正紧
他的血液
很粘稠、很烫
画梦录(27)
她从来没有做过噩梦。
她是蜜罐子里
长大的大小姐。
生活幸福、平静。
“你迟早会做噩梦的!”
他希望有一个
乖戾的坏父亲,
恶狠狠地教训她。
她感觉没有噩梦的日子
像极了一个噩梦。
画梦录(28)
她一直
镜子
虚妄、
幻觉里,
自恋着。
像一个
真正
自恋的
人。
割自己的
静脉
看粘稠的血
静静
流淌,
像世纪的
岁暮,
残阳,
嗜血。
像一个
自虐的
白痴
像一个
享受自虐的
白痴
像一个
享受自虐的
自恋的
白痴。
她怀疑自己
昨夜自杀的
那个小妓女。
如果不是
本人的话,
至少是
小妓女的
亲戚;
最有可能
是她的
亲姐姐。
画梦录(29)
他在空旷的白色医院
疯子似地奔跑
他在梦里豹子般咆哮
他想激怒全世界
他不知道冷漠的人群
为什么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这个时代
和他的父亲一样
已是植物人
画梦录(30)
他一生孤独,
没有朋友和爱人,
亲戚们也躲避他。
他渴望仇敌的憎恨。
(他是天生胆怯的人,
根本没有所谓仇敌)
他幻想着
看不见的
不共戴天之敌,
某一天
大街上
将他炸死,
做个烈士。
无数个
毒日头的
大白天
他感觉
拥挤的人群,
肯定藏着一个
秘密暗杀他的人。
握紧双拳
手心冒汗
庄严肃穆
他一直等待
那一刻的
来临。如今鬓发斑白
垂垂老矣,那个
子虚乌有的人
始终没有露面,
他无法咽最后那口气。
画梦录(31)
他忽然看见
平静的海面
倏忽冒出了
一个个小丑
踩着碎波浪
唱着滑稽歌
恍惚间小丑
泡沫般消失
平静的湖面
什么也没有
航行志记录
“他看见一秒钟的小丑”
画梦录(32)
我宁愿相信
丛林原则,
也不奢望
所谓朋友。
其实,朋友
没有敌人可靠。
朋友随时可以
翻脸为敌;
敌人反而更长久些。
画梦录(33)
我试图记录
每一个黑白的梦
希望我的梦
更清晰
更真实
即使醒来
也恍惚梦里
我对记录工作
入迷、上瘾
每天充满焦虑
因此经常失眠
那些未孕育
成形的梦
仿佛流产的
胎儿。我真的
对不起它们
画梦录(34)
他一年四季
抿着嘴
不吭声
他的牙缝
藏着
肉末
芫荽
韭菜叶儿
还有一个
稀罕宝贝
一个
袖珍
侏儒
韭菜叶儿、米粒儿、肉末、芫荽
最奇异的
它擅长
缩骨术
牙缝里吃
舌头上
他几十年如一日
拉着长长的马脸
不言语,抿着嘴
画梦录(35)
他的呼噜平稳
没有什么异常
他的脸看上去
很平静。他的梦:
“海啸降临,刮着飓风。”
画梦录(36)
我捏着电影票
在黑暗的电影院
摸索着找我的座位
发现一个陌生的胖女人
早已坐在那里
她边嗑瓜子
边看银幕
好像这个位置
理所当然
就是她的
随便找一个位置坐下
我看电影的心情
顿时全无
焦躁和愤怒
好像没有来由
其实,我知道
今晚的敌人
就是胖女人
胖女人沉浸在离奇的
剧情里哗哗地流眼泪
对我的无名火
一无所知
若干年后
依然一无所知
画梦录(37)
我梦见曾经
羞辱过我的
那个人
他拿着一个
纸叠的手枪
对我说:不许动
他刚从医院出来
老年痴呆了
我推着轮椅送他回家
好像是他的战友
画梦录(38)
“呸,不要脸”
这是某个一生
怯懦的人最后
留给时代的遗言
画梦录(39)
他的脸皮足够厚,
没有资格谈羞耻。
他可以谈谈道德。
他谴责一个婊子
其实自己是嫖客
画梦录(40)
这么些年
他的诗里
一直没有
出现母亲
他的诗歌
因此可疑
他一次也
没有梦见
那个黑暗
温暖子宫
他的身份
值得怀疑
没有任何
证据证明
他是弃婴
一个野种
邻居们说
他是一个
孝顺的孩子
画梦录(41)
大家选情圣
最后投票
选出的是一个
干净的小和尚
坏蛋是附近的
那个老尼姑
大家是寺庙外
食人间烟火的7、8个无聊的俗人
画梦录(42)
他将一座灯塔偷藏在热被窝孵另一座
灯塔。睡觉以前喝下黑海、里海
红海、地中海,他对抹香鲸说:你们
自杀以后真的幸福吗?醒来之前
暴雪来临!大海是凝固的,很狰狞的美;
世界如画,黄昏似血,抹香鲸悲壮之血。
画梦录(43)
他喜欢铅笔画。喜欢勾勒线条。
简单、直接的、无法藏拙的。
他将自己画得拙笨、再拙笨
更像真实的、浅灰色的自己。
画梦录(44)
哑巴在广场即兴演讲
张瘸子忽然健步如飞
“冠军!他是冠军!”
画梦录(45)
他是理性的假人
怎么会抑郁症呢
怎么会崩溃呢
怎么会号啕呢
画梦录(46)
马路上的
早已融化
屋顶的雪
依然蓬松
画梦录(47)
六月三日深夜,
我透过窗子
眺望我的青春。
我不知道
六月四日凌晨
我已经驼背。
六月五日黄昏
抛弃所有学生的行头
我开始小商人之生涯。
画梦录(48)
默哀日。
我在映秀镇
徒步行走。
默哀日。
我想找一个墓碑,
停下来脚步。
默哀日。
我用口罩将悲愤掩埋。
我暂时低头。
画梦录(49)
那天深夜,
我真的又做了噩梦。
我不告诉你日期,
有人有索隐的癖好。
我不告诉你,
噩梦的内容,
我不想
画梦录(50)
国家设立默哀日,
我为自己设立
噩梦日。我需要
365天中的几个夜晚
做一些恐惧的噩梦,
让自己冷汗淋漓。
这对身心的成长
有好处。
画梦录(51)
太多的行尸
太多的骷髅
我是乖戾的
请离我远些
人什么货色
我早已看透
我不想与你们
发生任何关系
我是无情谊的人
就这样
画梦录(52)
今天最大的收获
是从老家一堆旧纸箱
抢救出一册小书:
“语文小丛书”
《容易读错的字》
北京人民出版社
作者署名:魏公
封面的红印依稀
辨认出如下内容:
临清县尚店
人民公社供销社
毛泽东思想宣传站”
此书1972年第1版
父亲记忆很好
依然能回忆起
当时我买书的情境
现在尚店乡供销社
依然存在。那家门脸
现在卖着化肥和种子
(斜对面是乡棉厂)
小册子定价:0.17元
那该是我最早的藏书
上次小学同学聚会
写字最漂亮的
邓智明同学提起
我的另一本藏书
让我唏嘘不已
那是很薄的一本钢笔字帖
写的全部是革命现代京剧台词
画梦录(53)
他是世纪初
某书局的编辑兼校对
回顾他的一生
最恰当的评价
还是他熟悉的
2个字:“勘误
总在勘误
何其不堪的人生啊。
他早年很瘦,晚年很胖,个头偏矮。
画梦录(54)
这么多年
抄写佛经
了无痕迹
画梦录(55)
我对真相
摸摸脑袋。
我对历史
纯是扯淡。
画梦录(56)
我不是厌世
也不想验尸
我不想解剖世界
你别给我手术刀
画梦录(57)
黄昏。大街。
恍惚看见
一个人
将写有“真相”两个字的
无数张纸条,
放进碎纸机。
一个人忽然
变成一群人。
天黑下来。
飓风登陆。
浑浊的大海
漂着无数的尸体和碎纸机。
画梦录(58)
一直没有什么密友,
我从来不想拥抱谁。
我不和任何人掏心窝子。
也不希望任何人
向我掏心窝子。
总之,我还算是个好人
尚未学会背叛。
画梦录(59)
他是一个健壮的大个子。
肌肉发达一双修长的腿
走遍千山万水。那个夜晚
他像婴儿般哭泣。他对母亲说想要一只轮椅。
画梦录(60)
盲人弹奏大钢琴
比大家弹得都好。
我们有些尴尬了,
只好仰脸看月亮。
画梦录(61)
缴械投降吧
一个声音
不厌其烦地聒噪
操!老子
一直是徒手
画梦录(62)
黄昏
我的采访很郁闷
被访问者是老实的
结巴。更奇怪的
采访开始几分钟
莫名其妙
我突然失聪
我俩打着哑语
费劲地探讨真相
天越来越阴
忽然下起小雪粒儿
画梦录(63)
他的一个古怪行为
是经常不辞而别
尤其喝酒时候
趁大家不注意
他悄悄溜掉
不是再赶更重要的场
而是回家睡觉
现在偶尔他会
在朋友的梦里
不辞而别
大家提起他
便唏嘘不已
他离开这个世界
已经三年
还是那个古怪脾气
画梦录(64)
我其实挺烦这个肖像摄影家的,
他每天拿着那个老相机,
从早到晚不停为我拍照。
我经常对他愤怒地咆哮,
他给我拍了3000张照片
全是我咆哮的情景。
拿我发火的表情
做世界的肖像,
他真居心叵测
我讨厌他的另一个原因
这个著名的肖像摄影家
和我长得像一个模子出来的。
许多人都窃窃私语说那个
每天对着镜子拍照乖戾的
肖像摄影家是我。
画梦录(65)
他吩咐老婆
用录音笔
将昨夜自己的
鼾声录下来
回放一遍又一遍
反复地听
多么陌生的
鼾声啊
仿佛2009年初
加沙地带的炮声
既清晰又遥远
还恐怖
画梦录(66)
一直想雇一个人
用录音笔将
自己的梦话录下来
每晚都坚持录
(午睡也不能漏掉)
连续
录100天
后来发现这件事情
好玩是好玩
但是好象很危险
画梦录(67)
现实生活
说话他总是
最近即使
说梦话时
也是这样。
而他的兄弟,
恰恰相反,
一个结巴
梦境里换了一个似的,
滔滔不绝,
俨然演讲家。
画梦录(68)
他的博客已经加满了
1000个好友他们当中
有诗人教授学生牧师
僧人处女流氓疯子骗子
商人艺术家政客阴谋家
鲨鱼蜥蜴耳廓狐海豚蚯蚓
而他依然是一个孤独的画梦人
(他甚至不是他自己的好友)
画梦录(69)
丑陋的人围坐在一起
说些丑陋的话
漂亮的人围坐在一起
说些漂亮的话
虚无的人围坐在一起
说些虚无的话
嗜酒的人围坐在一起
说些醉醺醺的酒话
乌泱乌泱一群人
没有真人。没有真话
画梦录(70)
他有严重的
药物依赖症状,
每天2粒后悔药
(颜色淡黄,味微苦)。
早一粒,晚一粒。
二十年如一日。
痛苦,无法摆脱。
画梦录(71)
据说
他们是人
却怀着鬼胎
旷野上
绿幽幽鬼火
还是吓着他们了
踉踉跄跄
这些内心卑微的流氓!
画梦录(72)
我是自己的孤坟。
我是你们的鬼火。
画梦录(73)
那个隐隐作痛的人
终于做不成什么白衣的隐士
隐藏人间一隅,隐隐地抑郁
说着偈子似的隐语
喧嚣的闹市,欲望的内心
小人,君子,我们怎么读论语
隐隐作痛的人,语速很快
说着隐隐作痛的隐语
绿林土匪捂着嘴笑醒了
画梦录(74)
黄昏的操场
那个穿制服
瘦瘦的教官
冲着一群聋哑的
野孩子(眼神里有怒火和仇恨)
咆哮:
“请勿大声喧哗!”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