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延寿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甘延寿,字君况,北地郁郅(今庆城县)人,西汉将领。出身名门,少年时就善骑射,被选拔到御林军中。他很有力气,投石块、举重物一般人都赶不上他;轻功也很好,据说能逾越御林军驻地的楼台、阁亭;在与其他军士徒手搏斗时,没有人能胜过他,后被提升为郎官。西汉皇帝看重他的武艺和气力,不久便调升为辽东太守,曾因事被免官。车骑将军许嘉推荐他担任了郎中和谏议大夫,随后朝廷派他出使西域,就任都护骑都尉,与副校尉陈汤共同诛灭了匈奴的郅支单于,被封为义成侯。死后谥号壮侯。

个人生平

出使背景

当初,匈奴的郅支单于率族徙居坚昆,埋怨汉朝廷偏护呼韩邪单于,便扣押汉朝廷的使臣江乃始等人,并派使臣要求归还作为人质的儿子驹于利爱。汉元帝同意放其子回国,特派卫司马谷吉送归。谷吉被郅支单于杀死。郅支单于知道又得罪了汉廷,又听到呼韩邪单于渐渐强大起来,恐怕遭到袭击,就引兵向西到康居国。康居国王与郅支单于相互娶了对方的女儿,互为翁婿,然后联兵往攻乌孙国,直到乌孙国都城赤谷城下,抢得许多人畜方才还师。郅支单于因胜生骄,蔑视康居国,虐待和杀死了康居王女。郅支单于害怕康居国报复,又徙移部族到赖女滨,强迫人民花两年时间修筑了城池,据险自固。后多次派人去大宛等国,强行征收贡物。汉朝廷还以为谷吉未死,派使者去探听,才知谷吉早被杀死,再派人索要尸骸,郅支单于不但不给,反将汉朝使臣拘押。郅至单于假装要求汉朝廷任命他为西域都护官,说自己住的偏僻,困难很多,情愿归附大汉,并派儿子人质。其实都是假言诳语,意在欺骗汉廷。西域都护郑吉已年老多病,要求退休,汉元帝乃派甘延寿、陈汤2人出镇乌垒城。陈汤是个文人,足智多谋。

陈汤献策

汉元帝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的一天,陈汤向甘延寿建议道:“少数民族国家因害怕而服从大国,这是他们的地位和本性决定的。前一段西域诸国曾服从过匈奴。今郅支单于迁移到这里,自以为国强,侵犯乌孙、大宛,并为康居国王出谋划策,想吞并这两个国家。若乌孙、大宛果然被吞并了,势必又北攻伊利国,西取安息国,南击月氏国,不出几年,西域诸国将尽为匈奴所有。而且郅支单于剽悍善战,现在不图取他,必然成为西域的大患。最好先发制人,把屯田垦地的将士全都动员出来,加上乌孙国的部众,直指郅支单于的都城,乘他们不防备,很容易攻入。利用这个机会斩杀郅支单于,将其首级上献朝廷,岂不是建立了千载难逢的大功么?”甘延寿也认为是个好计策,想先奏明朝廷同意后再实施。陈汤又劝说:“朝廷公卿,怎么能考虑那么远?如果你上奏叫他们知道了,反而不见得就依从咱们。”甘延寿不愿意独断专行,没有马上行动。正考虑上书奏请,忽然得病,只好搁置一旁。

结盟康居

甘延寿正在调理疾病的时候,陈汤擅自发兵万人请行。如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甘延寿带病与陈汤将兵分为6队,即日起行。3队从南道越过葱岭,由大宛绕往康居国;他与陈汤率领另3队人马,从北道过乌孙国都,人康居国境。他们走到阗池西面,恰巧碰上了康居副王抱阗领骑兵千余侵犯乌孙的都城赤谷城,抢了些人畜回来。当即被汉兵截杀一阵,夺还人口470人,交付乌孙的大昆弥领回,牲畜留作军食。再西人康居国地界,访探到康居贵人屠墨与郅支单于关系不好。就派人召来陈汤与他歃血为盟,遣令他回去仍管理部众,不得与汉朝为敌。同时约束部众,不犯秋毫。在路途中,又遇上屠墨的儿子开牟,派他为向导,直向郅支单于的都城进发。离此城30里地扎下营盘。

合围王城

郅支单于一面派人诘问汉兵何故到此,一面号令人马分头拒守。布置甫定,汉兵已鼓噪前来。但见都城城头上遍列五彩旗帜,数百名壮士已披甲登城守卫,又有数百名骑士出城往来驰骋,步兵则在城门口布成鱼鳞方块阵守候。城外百余游骑见汉兵攻来,却也不管好歹,纵马来冲汉兵。汉兵早有防备,张弓迭射,箭如雨注,将胡骑击退。

战争初胜

汉兵从后追击,直抵城前,将城团团围住。城有两重,外是用大木头编连而成的木城,内是夯土成墙的土城。木城有孔隙,里面胡兵射箭出来,伤毙汉兵数人。甘延寿与陈汤怒不可遏,命士兵纵火烧城,木城遇火,立即燃烧,胡兵抵御不住,多半逃人内城,只有数百锐骑,出外阻拦,统被汉兵射死。汉兵前拥刀牌,后持驽戟,一齐杀人木城,扫尽胡兵,然后再攻土城。
郅支单于见汉兵势盛,心想出走,但想到汉兵经过康居国,未听见开仗,猜想康居国王可能投靠了汉兵,而且眼见汉兵中杂有西域各国军马,都为汉朝廷效力,即使脱逃出重围,也无处可去,因此决心死守。兵马不足,连宫人也被驱赶上城。他自己全身披挂上城指挥,其大、小夫人约有十几人,其中能射箭的也弯弓俯射汉兵。汉兵用盾遮挡,找空隙还射。弓弦响处,射倒几名单于的夫人,其中有一箭不偏不倚,正中郅支单于的鼻子。郅支单于忍痛退到城下。

康居背信

汉兵正要登城,突被康居国发来的万余军马围住。甘延寿与陈汤不得不暂缓攻城,急令军士守住营寨。此时正是半夜,他们派一奇兵偷出康居国的包围圈,转袭其后背。康居兵未有觉察,仍与城内遥相呼应,夹击汉兵。汉营坚守不出,用强弓硬弩射杀,用长枪大戟猛刺,任康居兵多次冲突,均被击退。眼看天色将明,康居兵皆已疲倦,突然汉营中鼓钲大作,军士杀出,康居兵的背后也火光四起,烟焰中拥出汉兵无数,前后夹攻,康居兵死伤无数,只有少部分人抱头鼠窜而去。

击破王城

外患即除,汉军又转攻城里。四面架梯,须臾将城攻破。郅支单于及男女百余人退入宫内,汉兵纵火焚烧,争抢攻人,单于被乱刀砍死。军侯杜勋抢先一步,割下首级,携去报功。其他军士杀死单于夫人、太子、名王以下1,500多人,生擒番目145人,收降胡人千余人。搜得汉使节2柄,并前时谷吉所带的诏书。此外金帛、牲畜等件遍赐从军将士和西域各国随征的兵士,全体欢腾雀跃。

罗马士兵

在投降的胡军里面有一部分为罗马将士。公元前53年(西汉甘露元年),罗马帝国三巨头之—的克拉苏统率7个兵团,约4万多人的大军对安息(今伊朗一带》发动了侵略战争,史称“罗马军东征”。这支以擅长剑术和,“方块阵”作战著称的军队,出奇制胜,所向无敌,很快推进到卡乐莱(今叙利亚的帕提亚)地区。
一天,得意忘形的罗马军突然被高举用中国丝绸做旗帜的军队包围。经过鏖战,统帅克拉苏战死,大部分将士成为刀下之鬼,只有克拉苏的长子普布利乌斯率领千余人突围出来。几经转折。投靠了郅支单于,成为主力部队,为郅支单于守城、布阵。所以郅支单于所筑的城防和布置的阵势带有罗马帝国的风格。这次战争中,罗马人又被汉军俘获。汉朝廷为了安置他们,在今河西走廊的永昌县境内建筑了一个骊革于城供他们居住生息。至今,在永昌县境内,还有一些高鼻、深目、白肤、棕发的人,具有西方人的特征,就是这次战争所俘获的罗马人的后裔。

据功封爵

甘延寿与陈汤建此大功。汉元帝本想加封,但朝廷重臣石显、匡衡却说:“延寿、汤擅自兴兵,功难抵罪,而且陈汤私取财物,应即查办。若加封晋爵,将来有人出使,就会乘危生事,此风断不能开,以免祸害国家。”在此之前,甘延寿与陈汤已将擅自兴兵一事向皇帝上书认了罪。但因重臣有意阻挠,汉元帝迟迟下不了加封的决心。此时光禄大夫刘向上书朝廷,提请封赏甘、陈2人,大致内容是:
郅支单于扣杀汉廷使臣和随从将吏百令人,此事国内外都知道了,有损汉王朝的威严。群臣既怜悯这些受害者,又气愤郅支单于的狂暴,皇上也想诛杀他为臣下报仇,所以时时想着西域这件事。都护延寿、副校尉陈汤,身负皇上旨意,受到神灵的保佑,动员西域其他国家的国王,带领屯田的汉兵,出生入死,攻破了康居国,占领了五重城,斩获了郅支单于的首级,终为谷吉被杀雪耻,弘扬了汉王朝的威严,不仅西域各国表示臣服,就连匈奴的呼韩邪单于也愿累世称臣。这是立了千载之功,建了万世的安宁,群臣都认为2人所建的功勋是很大的。
过去周大夫方叔、吉甫为周宣王诛杀了猃狁,用王朝给予很重的赏赐。现在延寿、汤立了这么大的功,反而受到有些人的攻击,不能得 到加封;这在以后怎么激励边关将士呢?齐桓公前头有尊重周王朝的功劳,后面有灭项国之罪,但有识之土认为齐桓公是功大于过。就在本朝,将军李广利,损失了5万军队,耗用亿万钱的资费,经过4年的辛苦,而仅仅获得骏马30匹,虽然斩了宛王母鼓之头,但抵不上他花费时资财。要论罪,这罪是很大的,然而孝武皇帝不说他的过错,有2人封侯,3人成了公卿,食邑2500户的有几个人。而今康居国疆域大于大宛国,郅支单于的名号重于宛王,他的罪行比留马要重得多,延寿、汤不动用国内之兵,不费1斗粮食,却取得了很大的战功,着与李广利相比,功德比他大百倍。而且常惠、郑吉这些人仅仅跟随别人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也受到封赏,但对延寿、汤却大功不赏,小过就罚,我十分痛惜。我建议解县通籍,除过勿治,尊宠爵位,以劝有功。
此书呈人,正合元帝之意,遂封甘延寿为义成侯、长水校尉;赐陈汤关内侯射声校尉;各食邑300户,加赐黄金百斤。

史书记载

《汉书·卷七十·傅常郑甘陈段传第四十》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