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勇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班勇(?―127年),字宣僚,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东汉名臣班超少子,东汉将领。汉安帝时,匈奴贵族攻扰西域,他任西域长史,将兵五百人前往西域,与龟兹合兵击走匈奴伊蠡王。永建元年(126年),领导西域各族大破北匈奴呼衍王,进一步巩固了汉朝在西域的统治。著有《西域记》,为《后汉书·西域传》所依据。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班勇年少时便有父亲班超的风范。永初元年(107年),西域反叛东汉,朝廷派班勇为军司马。班勇和哥哥班雄从敦煌出兵,迎接都护和西域的士卒返回。于是因此罢除都护设置。此后十多年西域没有东汉的官吏。

奏复西域

元初六年(119年),敦煌太守曹宗长史索班率领一千多人驻扎在伊吾(今新疆哈密一带),车师前王和鄯善王都来投降索班。数月之后,北匈奴与车师后部便共同攻打消灭了索班,进而击走车师前王,占领向北的道路。鄯善王危急,向曹宗求救,曹宗因此请求朝廷出兵五千人攻打北匈奴,替索班报仇雪耻,于是又收复西域。邓太后召班勇到朝堂参加会议。起先各公卿多数主张关闭玉门关,于是就放弃了西域。
班勇上奏议道:“从前汉武帝担心匈奴强盛,将成为百蛮的统帅,逼进我边疆,于是开通西域,分离他们的同党,当时的舆论认为这等于夺到了匈奴的内脏,砍断了他的右臂。后来王莽篡位,向西域索取东西太多,贪得无厌,胡夷忿恨已极,于是背叛汉朝。光武帝中兴后,没有工夫考虑外事,所以匈奴仗恃自己强盛,赶走别人并占领别的国家。到了永平年间,再进攻敦煌,河西各郡,各郡白天都把城门关上。汉明帝考虑国家大计,于是派虎将出征西域,因此匈奴逃向远方,边境得到安宁。到了永元年间,西域地方没有不归附内地的。后来正逢羌人作乱,西域又断绝往来,北匈奴又派遣督促其他小国。收集逃避的租税,把价值抬得很高,严格限期集会。鄯善、车师都怀愤怨之心,想亲近汉朝,可惜找不到门路。可见前段时期有反叛的事发生,都由于统治工作不够恰当,所以出现相反的效果。现在曹宗只是感到前面的耻辱,想报复匈奴洗雪耻辱,而不查一查历史上出兵的先例,没有考虑当时的具体情况。凡是想在荒外建功的,万个中没有一个成功的,如果兵连祸结,后悔将不及了。何况现在府库空虚,军队后无援兵,这是向远方的夷狄暴露自己的弱点,向海内展现自己的短处,愚见认为不能同意。旧敦煌郡有营兵三百人,现在应该恢复,并重新设置护西域的副校尉,住在敦煌,像永元年间那样做。又应派西域长史统率五百人驻在楼兰,西边挡住焉耆龟兹的来路,南边给鄯善、于窴壮壮胆子,北面抵御匈奴,东边连接敦煌。这样才算方便。”
尚书问班勇道:“现在设立副校尉,派谁合适?又设长史驻楼兰,有什么好处?”班勇答道:“从前永平末年,刚开通西域,开始派中郎将驻在敦煌,后来设副校尉在车师,一方面管制胡虏,一方面又禁止汉人不得有所侵扰,所以外夷心甘情愿归附,匈奴也害怕我们的威势。现在鄯善王尤还,是汉人的外孙,如果匈奴得志,尤还首当其冲,非死不可。这些人虽然同鸟兽差不多,也知道避害。如果出兵驻在楼兰,足够让他们归附,我认为这样比较方便。”长乐卫尉镡显、廷尉綦毋参、司隶校尉崔据反驳道:“朝廷从前想抛弃西域,因为西域对中国没有好处而经费难得供给。现在车师已属匈奴,鄯善也不可靠,一旦出现反覆,你能担保北方匈奴不成边疆的后患吗?”班勇答道:“现在中国设州牧,为的是防止郡县出现狡猾盗贼捣乱,如果州牧能保证不成为边害。如果开通了西域,那么盗贼不起来,我也愿意用腰斩来保证匈奴的势力必然减弱,敌势减弱了,那么为害的可能性就缩小了。现在设校尉来保卫西域,设长史来招降诸国,如果放弃不管,岂不等于归还他们的内脏,接续他们的断臂吗!那么西域必然失望,希望断绝后,一定向北匈奴投降,缘边各郡一定受到困害,恐怕河西城门白天又要关上了。现在不广泛宣传朝廷的大德,而只看到驻扎军队要多花几个钱,如果北匈奴更加强大,难道边塞会得到长治久安么!”
太尉属毛轸反驳道:“如果设置校尉,那么西域不断派使者来,要钱要粮将无止境,给他吧,那么费用难供,不给又失去他们的心愿。一旦被匈奴所迫,当然又来求救,那么事情就闹大了。”班勇答道:“如果让西域归附匈奴,使他们感戴大汉的恩德,不作侵扰的寇盗就很好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因为西域租税收入很多,兵马为数不少,将来在边陲捣乱起来,这等于让敌人富足起来,增添强敌的势力。设校尉的目的,无非是宣传汉朝的威德,维系各国归附内地的心愿,使匈奴的侵略野心有所收敛,而没有耗费国家财力的忧虑。何况西域的人要求不高,他们之来,不过要点粮食罢了。现在如果一概拒绝,他们一定依附北虏,让他们联合起来进犯并州、凉州,那么中国的耗费决不止千亿而已。我看还是设置为好。”
于是朝廷听从班勇的意见,恢复敦煌郡营兵三百人,设西域副校尉,让他住在敦煌。虽然又使西域得到控制,但是还不能走出屯兵之地。后来匈奴果然多次与车师共同进犯边地,河西遭受大害。

复联车师

延光二年(123年)四月,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率领兵士五百人出塞,驻扎在柳中
延光三年(124年)正月,班勇抵达楼兰。因鄯善王归附汉朝,朝廷特别赐给他三条绶带的印信。然而龟兹王白英仍然独自犹豫不定。班勇用恩德和信义进行开导,白英这才带领姑墨、温宿两国王,将自己捆绑起来,向班勇归降。班勇乘机征调龟兹等国的步骑兵一万余人,前往车师前国王庭,在伊和谷赶走匈奴伊蠡王,收容车师前国军队五千余人。于是车师前国开始重新与汉朝建立联系。班勇返回,在柳中垦田屯戍。

六国平定

延光四年(125年)七月,班勇调集敦煌、张掖、酒泉等郡六千骑兵和鄯善、疏勒、车师前国的军队,进击车师后国国王军就,将车师后国军队打得大败。斩首俘获八千多人,马畜五万多头。抓到军就和匈奴持节使者,将其带到索班阵亡处斩首,替索班报仇雪耻,并将首级传送到京都洛阳。
永建元年(126年)十一月,班勇改立车师后国前任国王的儿子加特奴为王。又派遣部将斩杀东且弥王,并另立其本族人为王。于是,车师等西域六国,全都归附汉朝。

驱逐匈奴

永建元年(126年)十二月,班勇调集各国士兵攻打匈奴呼衍王,呼衍王逃走,他的部下二万余人全都投降。抓到了单于的堂兄,班勇让加特奴亲手将他斩杀,以此结下车师和匈奴之间的仇恨。于是,北单于亲自率领一万余骑兵攻打车师后国,抵金且谷。班勇派遣假司马曹俊前去救援,单于率军后撤,曹俊追击,并斩杀其贵人骨都侯。于是,呼衍王迁到枯梧河畔居住,车师此后不再有匈奴的足迹。西域所有的城邦国家都已归服汉朝,只有焉耆王元孟尚未投降。

下狱免罪

永建二年(127年)六月,班勇上奏朝廷,请求出兵攻打元孟。于是,朝廷派敦煌太守张朗带领河西四郡之兵三千人,配合班勇。班勇便调集西域各国之兵,共四万余人,分两路进击焉耆。班勇从南道走,张朗从北道走,约定日期到焉耆城下会师。而张朗因先前有罪,急于求功,为自己赎罪,就赶在约定日期之前,抵达爵离关,并派遣司马率军提前进攻,斩首二千余人,元孟害怕被杀,于是派使者请求投降。张朗便直接进入焉耆城,受降而回。结果,张朗得以免除诛杀,而班勇因迟到而被征回京都洛阳,下狱免官。不久,班勇得到赦免,后来老死家中。

历史评价

《后汉书》:“定远慷慨,专功西遐。坦步葱、雪,咫尺龙沙。慬亦抗愤,勇乃负荷。”

史书记载

《后汉书·卷四十七·班梁列传第三十七》

家庭成员

高祖父:班况
曾祖父:班稚
祖父:班彪
父亲:班超
哥哥:班雄
侄子:班始,班雄之子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