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简介

王家彦,字开美,号尊五,生于明神宗万历初年(1573-1583),莆田合浦里(今秀屿区东峤镇先锋村)山尾自然村人,系莆阳奎山王氏后裔。

人物经历

王家彦少时好学敏悟,为人刚正,胸有大志,品行高尚。在五侯山麓度岭村众妙园书院读书时,与同窗好友徐嘉奋、林佳鼎等,情同手足,共求上进,受人羡慕。他擅长诗文,与人谈义侠事,辄心向往。
明熹宗天启元年(1621),王家彦参加乡试,中举人。翌年,赴京参加省试,其才华横溢,文才出众,一气呵成,备受主考官赞叹:博学多才。遂荣登文震孟榜进士。被朝廷派往浙江任开化知县。农家出身的王家彦,心系民众,勤政爱民,廉洁奉公,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平民百姓美称为“神君”。
天启五年(1625),王家彦调任金华府兰溪县令。兰溪是浙中西部贫困山区,地瘠民薄。王家彦深知此处困窘之境,任重道远,立志清明大义,为官造福一方。在家里动员母亲,变卖首饰、衣物等家财,动身赴任,并郑重其辞地对夫人说:“我早登科甲,初任牧民,一心做个好官。此去只饮兰溪一杯水,后有家财,尽数收拾,将十分之三留为母亲供膳,其余带去任所使用。”夫人听后感激不已,赞同丈夫的这一大义善举。
到达兰溪后,王家彦立即带领衙役下乡,到处视察民情,发现县城破烂不堪,水利失修,百废待举,民生凋敝。他马上下令果断地革除弊端,减轻赋税,贡献家资,大兴水利建设,清理护城河,修筑旧城墙。当地官绅富贾们目睹县爷如此以身作则,关爱民生,深受感动,纷纷慷慨解囊,大力兴办公益事业。几年间,兰溪面貌骤变,焕然一新,百姓摆脱贫穷,生活安康,人们无不称颂王家彦是位大清官大良臣。熹宗皇帝嘉勉惠政,奖擢刑部给事中,转户部左侍郎,复转都给事中。莆田民间自古有一句俗语:担钱兰溪去做县。就是出于王家彦这一清廉作法。时值魏忠贤弄权,朝政日非,首席内阁叶向高不堪阉党攻击,愤然辞职还乡。王家彦劝挽无效,置酒席为叶公饯行。
崇祯元年(1628),思宗朱由检登帝位,王家彦与兵部主事钱元悫、工部主事陆澄源各上疏弹劾魏忠贤,揭露其罪状,遂崇祯帝下旨捕治归案,魏忠贤畏罪自缢而死。王家彦大义凛然,刚正不阿,无所顾忌。
崇祯四年(1631),请释大学士钱龙锡出狱,龙锡因而得以免死。又请求在全国推行按月奏报的条例,再针对许多陈旧陋习,甚至腐败不堪的现象,王家彦颇有革新的思想,对诸多旧制作了精辟见解。他认为:旧制卫所军由国家供应粮饷。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种类的兵将,一切军兵都由各卫的指挥统辖节制。每寨都有号船,互相联络呼应,又添设游击等官。即使是狭小的港湾,也必有兵船防卫。现在要想防备海盗,不如恢复旧制,经常训练,卫所的军兵就会精壮骄悍,否则,即使添设召募更多的兵丁也无益于事,就好比驱赶平民去战一样,白白地浪费钱粮,侵扰百姓,没有什么帮助,赋最终也不会被除尽。朝廷上下都把王家彦的议论视为名言,并且又采纳了许多意见或建议。无论是对于军事上,或者是对待百姓,王家彦始终站在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高度,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始终以廉洁清平的姿态,反对恶势力,直言敢谏,不畏权贵阔佬,主张正义,坚持真理,革除弊端。
王家彦体恤民生,心系百姓,清徐秉义《明末忠烈纪实》卷十一载:王家彦巡视京营,巡查厂库。其最大者言漕政一事,禁科索,立程限,清补挂欠,及就近收余,以省漕费。清出漕欠二百余万石,召实岁额九十余万石,轻赍岁银四十万两,防欠岁额面八万七千余两,匀扣二十五万余两,以无额抵有额者八十余万两……
崇祯九年(1636),王家彦丁忧在家,服除,补吏科。在谏垣十年,疏劾贪官无数,均能评列其奸邪专横罪状,革除弊端,核查隐瞒资产。王家彦直言不讳,弹劾无所避,权贵敛手。当时福建刘香圭等,劫掠同安镇,屡次侵扰省会福州,王家彦上《闽省海防疏》。识者以为至论,震撼朝野。王家彦先后上疏百余条,大抵皆关切利弊,裨补民生。他认为乱本皆是贪官守令腹削民膏,百姓不得衣食,才跑出去为盗。
崇祯十二年(1639),王家彦起吏科给事中。次年,晋升大理寺丞,一年后又从左少卿升太仆寺少卿。其间。大臣黄道周因建言遣戍,刑部尚书刘泽琛疏救,上屡严驳,声息汹汹。后经黄景昉蒋德璟、王家彦等多方奔走,延请刘延儒出力,至是,诸各流力怂恿之,婉为开释,得免死,改永戌。
崇祯十五年(1642),擢升少司徒,一年后拜右司马,协理京营军队政务。当时国事坠坏,无复可为。王家彦遂受命于危难之间,勤于军务,督师城门,补救不遗余策,巡京营,请免班军工役,尽归行伍。清军将近京城,登陴阅视内城十六门,雪夜携一灯步巡城堞,人无知者,翌日校勤惰,将士皆服,争自励。
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三日,李自成攻陷京城之北昌平州,十七日环攻北京九门。十八日,太监曹化淳打开彰仪门,放起义军入城,其时,王家彦坚守安定门,防御十分得力,因太监与起义军里应外合,城遂破,起义军长驱直入。当时,有人讽刺王家彦守城不力,王家彦正色叱曰:国破身死吾何足惜!但主上存亡不可知,恨不追随乘舆,触死辇前,赎臣子万一之罪耳!言毕,北向叩首,以谢先帝,再复南叩首,以谢父母,遂自缢死。

《城头秋感》诗二首

舍生取义的右司马王家彦,死前在安定门城楼吟《城头秋感》诗二首:
(一)
漠漠寒云起暮茄,烟尘犹未退戎车
辟门明月临青海,朔野霜风卷白沙。
幕府夜阑蛩复切,严城秋老菊无花。
可怜关塞凄凉甚,荒冢垒垒数万家。
(二)
铁笛齐吹汉月秋,壮夫有志竟悠悠。
凄凉关塞寒风集,杳渺河山积雪留。
匹马曾过青草冢,大军昔驻皋兰州
平生最厌推卫霍,百战无封亦便休。
诗文中的字里行间,以国家遭难之痛和身世之悲交织在一起,思绪绵绵,言尽之意无穷,尽管自己不惜为国捐躯,中流砥柱,尽力而为,可惜大明王朝大夏倾倒,独木难支!

历史评价

王家彦为国捐躯 ,《昭忠录》诸书皆云:守德胜门城陷,自投城下死!惟《甲申传信录》云:寇逼,王公坐安定门叹曰:我总督国营,今日城破,万死难赎,且义不可污贼刃,遂自缢于城楼,未几石驳发,城楼覆压,后出其尸于互砾中,其甥负而殓之。”蒋德璟撰王家彦墓铭云:初守阜城门久之,移安定门,张肯堂请恤,疏云:公三月初一日守安定门至十九日,贼从别门入,公望阙,叩头遂自缢,是《传信录》之言为有据,惟收公尸者为义士郑而泉名洤,教谕开之父,三山高兆记其事甚悉,非杨甥也。王家彦天性忠厚,历官最廉慎,在谏垣救掖善类,锄抑奸邪,不少假然,据事直陈,不为风闻。死于难,平昔与铜山黄道周交友最厚,及枢还江南,道周抚棺哭之日:开美真可谓得死所者矣!朝廷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谥“忠端”,后改谥“忠毅”。同年抚宪张肯堂在莆田仓后建“世忠祠”,祀宋莆田令王宝隆、侍郎王晞亮、御史王回,尚书王家彦。另一“旌忠祠”建在莆阳府学之西,祀尚书王家彦,其坟墓建在龟湖山北陂(西天尾镇后卓村西墩)。著有《王忠端公文集》、《奏疏杂文》十卷、《王忠端公奏论》五卷等。《明史》录其传略,《莆风清籁集》及《续莆阳比事》有其生平事迹及诗文等。

史籍记载

王家彦,字开美,莆田人。天启二年进士。授开化知县,调兰溪。擢刑科给
事中,弹击权贵无所避。
崇祯四年,请释大学士钱龙锡于狱,龙锡得减死。请推行按月奏报例于四方,
狱囚得无久淹。闽海盗刘香扰郡邑,抚镇追剿多失利,朝议召募,将大举。家彦
言:“旧制,卫所军饩于官,无别兵亦无别将,统于各卫之指挥。寨设号船,聊
络呼应,又添设游击等官,虽支洋穷港,戈船相望。臣愚以今日策防海,莫若复
旧制,勤训练。练则卫所军皆劲卒,不练虽添设召募兵,犹驱市人而战之,糜饷
扰民无益,贼终不能尽。”时以为名言。奉命巡青,所条奏多议行。
先是,隆庆间太仆种马额存十二万五千,边马至二十六万。言者以民间最苦
养马,所纳马又不足用,议马征银十两,加草料银二两,岁可得银百四十四万两。
中枢杨博持不可,诏折其半,而马政始变。万历九年议尽行改折,南寺岁征银二
十二万,北寺五十一万,银入冏寺而马政日弛。家彦极陈其弊,请改国初种马及
西番茶马之制。又班军旧额十六万,后减至七万,至是止二万有奇,更有建议尽
征行粮、月粮,免其番上者。家彦时巡京营,力陈不可,且请免其工役,尽归行
伍。帝皆褒纳其言。遵化铁冶久废,奸民请开之,家彦言有害无利。复有请开开
化云雾山以兴屯者,亦以家彦言而止。
屡迁户科都给事中。军兴饷诎,总督卢象升有因粮加饷之议,户部尚书侯恂
请于未被寇之地,士大夫家赋银两者,加二钱;民间五两以上者,两加一钱。家
彦言:“民赋五两上者,率百十家成一户,非富民,不可以朘削。”军食不足,
畿辅、山东、河南、江北召买米豆输天津,至九十余万石,吏胥侵耗率数十万。
家彦请严治,帝并采纳焉。忧归。
十二年起吏科都给事中。流寇日炽,缘墨吏朘民,民益走为盗。盗日多,民
生日蹙。家彦上疏曰:“臣见秦、晋之间,饥民相煽,千百为群。其始率自一乡
一邑,守令早为之所,取《周官荒政十二》而行之,民何至接踵为盗,盗何至溃
裂以极?论者谓功令使然,催科急者书上考,督责严者号循良,不肖而墨者以束
湿济其饕餮,一二贤明吏束于文法,展布莫由。惟稍宽文网,壹令抚绥,盗之聚
者可散,散者可不复聚。又旧制捕蝗令,吏部岁九月颁勘合于有司,请实意举行。
”帝皆纳之。擢大理丞,进本寺少卿。
十五年迁太仆卿。家彦向言马政,帝下兵部檄陕西督抚,未能行。至是,四
疏言马耗之故,请行官牧及金牌差发遗制。且言:“课马改折,旧增至二十四万
两,已重困。杨嗣昌不恤民,复增三十七万,致旧额反逋,不可不厘正。”帝手
其疏,语执政曰:“家彦奏皆善。”敕议行。然军兴方亟,不能尽举也。
顷之,擢户部右侍郎。都城被兵,命协理戎政。即日登陴,阅视内外城十六
门。雪夜,携一灯,步巡城堞,人无知者。翊日校勤惰,将士皆服,争自励。初,
分守阜成门,后移安定门,寝处城楼者半岁。解严,赐宴午门,增秩一等。
十七年二月,廷推户部尚书。帝曰:“戎政非家彦不可。”特留任。贼逼京
师,襄城伯李国祯督京营,又命中官王德化尽督内外军。国祯发三大营军城外,
守陴益少。诸军既出城,见贼辄降,降卒反攻城,城上人皆其侪,益无固志。廷
臣分门守,家彦守安定门。号令进止由中官,沮诸臣毋得登城,又缒叛监杜勋上,
与密约而去。帝手敕兵部尚书张缙彦登城察视,家彦从,中官犹固拒,示之手敕,
问勋安在,曰:“去矣。”秦、晋二王欲上城,家彦曰:“二王降贼,即贼也。
贼安得上!”顿足哭。偕缙彦诣宫门请见,不得入。黎明,城陷,家彦投城下,
不死,自缢于民舍,遭贼焚,残其一臂,仆收其余体焉。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
谥忠端。本朝赐谥忠毅。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