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保长新篇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王保长新篇》
制片地区
中国
导 演
陈福黔
主 演
李保田,王大安,侯继林,谢润
集 数
26集
每集长度
45分钟左右
类 型
喜剧 战争
上映时间
2004年

剧情简介

内战期间,国民党反动派在全国各地大规模抓壮丁以扩充兵源。在四川龙隐乡,一幕幕由抓壮丁引发的故事接连上演——“天下第一保”王保长(李保田饰)欺上瞒下,中饱私囊;管区征兵工作队卢队长横征暴敛,强占民女,无恶不作;流氓无产者潘驼背(刘亚津饰)为虎作伥;土老肥李老栓(王大安饰)被迫将三儿子送去当童子军;善良正义的三嫂子(侯继林饰)不得不对王保长笑脸相迎;等待出嫁的幺妹子(谢润饰)无奈之下推迟婚期;雇农姜国富被逼死荒野……

演员表

分集剧情

    第1集
      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为了打内战,国民党开始拉壮丁扩充兵源。管区征兵工作队卢队长来到龙隐镇,在宁静的小镇里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在抓丁过程中,卢队长横征暴敛,强占民女,无恶不作;而龙隐乡保公所王保长则欺上瞒下,趁机中饱私囊;流氓无产者潘驼背为虎作怅,充当起了壮丁油子……土老肥李老拴不得不答应送智力有缺陷的三儿子去当童子军:对王保长横眉以对的三嫂子也不得不笑脸相迎……

    第2集
      目不识丁的李家人请来王保长帮忙念大娃子寄回的信,王保长却趁机骗取了大娃子寄来的汇票。为躲丁,雇农姜大贵逃向华鉴山参加游击队,其父姜国富却被活活打死。同样为了躲丁,李家三娃子当上了童子军,二娃子被迫到邻乡做生意。

    第3集
      孤儿丁当从抗日前线退伍回到了龙隐镇生活。王保长对美丽娴淑的三嫂子垂涎已久,借上门讨债之机出言轻薄,被李老栓痛打,王保长怀恨在心。二娃子、三娃子因受不了外面的生活,同时返家,却被抓丁上门的卢队长逮个正着。在被卢队长逼得走投无路之际,从国民党军队中当官归来的李家大娃子,镇住了卢队长。

    第4集
      为了搜刮更多的钱财,王保长开起了“王记”当铺,敲锣打鼓地强迫镇上家家户户都得拿一件东西去当,红嫂子当的瓷观音成就了当铺的第一宗生意,而丁当所当的东西却让王保长吓得钻了桌子……与此同时,由于再无壮丁可抓,卢队长摇身一变当上了县新生活运动基金增收队督导员,在小镇开始了名目繁多的征捐工作。

    第5集
      新生活运动在龙隐镇大肆进行着,乡民们的吃穿住用行都被冠以荒唐的交捐名目。幺妹怀着一颗待嫁女儿心,美滋滋地等待着嫁入已订婚的大户曾家。王保长为了报复李家,勾结卢队长逼李家交纳嫁幺妹的巨额喜捐。嗜财如命的李老栓只得为幺妹退婚,重新为其找寻穷户人家。而王保长却编派出更多的捐费,只因其已打定娶幺妹的主意,借此暗渡陈仓地去接近自己心仪的三嫂子。

    第6集
      李家与丁当谈妥了婚期,王保长却铁了心不让幺妹出嫁,编出了更加昂贵的“添丁捐”让李老栓交纳。百般的精神折磨令幺妹疯掉,也令丁当退掉了婚事,李家无奈。只得忍痛商量着将幺妹嫁给不用交喜捐的潘驼背。潘驼背如获至宝,甚至不畏王保长的威胁与反对,乐悠悠地当上了新郎馆。

    第7集
      在三嫂子等的劝解与撮合下,幺妹对潘驼背约法三章后,终于接纳了潘。李妻用私房钱资助小两口开了个茶铺,夫唱妇随,倒也美满.火娃子寄钱来让李家修葺新公馆,此举却惹来卢队长与王保长的眼红,二人一坏到底,以交捐的名由封了李家新公馆。为了免捐,三嫂子不得不放下尊严恳求王保长,却受到了卢队长的阻碍。李家二老转而让三嫂子去勾兑卢队长。

    第8集
      三嫂子意外怀上了卢队长的孩子。李家为了顾及颜面,在为其做的饭食中暗下了打胎药,哪知阴差阳错地害了同样已怀孕的幺妹。三嫂子让卢队长表明态度,卢却躲躲闪闪,三嫂子不惜以死相逼,卢只得对其虚与委蛇。为了正大光明与卢队长在一起,三嫂子正式向李家提出与三娃子离婚的决定。卢队长却对三嫂子态度冷淡,遇事敷衍,三嫂子含恨自杀,幺妹仗义相助。

    第9集
      卢队长欲租李老栓家的房做新房,被李断然拒绝。王保长存心破坏,让保丁唐鸡屎将卢队长欲与三嫂子成亲一事暗示给了卢夫人的情人兼表哥。卢夫人蒋金风前来审查卢队长,巧遇卢正与三嫂子在一起。为了保护三嫂子,王保长忙为二人打掩护。

    第10集
      翌夜,龙隐镇突然发生强烈的震动,从未所闻的巨响令乡民们议论纷纷,争论不休。龙隐镇再次进入多事之秋……翌日,丁当上山砍柴,发现了大量不明来路的钱。丁当带着捡来的钱到县城试用,才明白此钱是国民政府用海关做担保向美国贷款而来的关金券。在兑换大洋的过程中,丁当碰上了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县银行杨行长。

    第11集
      回到镇上后,丁当用数万元的大洋买下了陈举人的旧宅,此举令潘驼背等惊奇不已。丁当突然的横富引来李老栓的嫉妒,甚至后悔当初错失了这个女婿。王保长再三追问丁当发财的原因而未果,又找来潘驼背相助。潘驼背设宴款待丁当,与之称兄道弟,丁当不为所蒙,慌称自己挖到了长白山人参,潘驼背信以为真.

    第12集
      丁当也请王保长放了自己的兄弟姜大贵,王保长趁机叫价一万个大洋,了当一口答应。王保长故意以反话引导三嫂子灌醉保丁后救出姜大贵。姜大贵的逃跑令看守的保丁惊惶失措,王保长让二人出钱抵过。

    第13集
      三嫂子向王保长表明,自已将到县城找卢队长做个了断。王保长喜上眉梢,并慷慨解囊,资助其路费。潘驼背深夜归家,引来幺妹迫根就底的盘问。潘驼背自知无法隐瞒下去,只得将在山上捡到关金券一事如实相告。幺妹大喜,二人立刻前去县城试探关金券是否有用。

    第14集
      事事不忘钱字的卢队长趁姜大贵一事公然向王保长要价。潘驼背与幺妹半夜回到家中,被守株逮兔的王保长纠缠上。王保长看穿二人衣饰华丽,潘驼背以钱乃丁当所送而搪塞之。王保长自然不信,决定要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

    第15集
      经不住李老栓软硬兼施的追问,幺妹托出了潘驼背捡到关金券一事。李老栓兴奋不己,遂带领两个儿子上山捡钱。在金钱面前,二娃子与李老栓不计亲情,竞讨价还价地提出了分成的要求。面对花花绿绿的票子,一家人甚至忘了疲劳,只有三娃子中邪似的连称关金券为“冥币”

    第16集
      杨柳欲办学堂,王保长收到了丁当的钱,满面堆笑地应承到乡上拿批文一事。王保长又借机套问关金券一事,丁当装糊涂。幺妹遭人绑架,绑匪向潘驼背索要大额赎金。潘驼背只得再次上山背钱,却正中王保长之计。跟踪而至的王保长恶行威逼,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山洞里的大半钱财。

    第17集
      杨柳学堂开学,却没有一个儿童前来上学,丁当好言安慰。由于涌入大量关金券,使得物价飞涨。娟娟与娜娜立即以视察员的身份潜入龙隐乡展开调查。丁当向杨柳坦白了自己的身份,杨柳却称早以知情并且毫不介意,得知实情的杨行长深夜造访,欲带杨柳离开丁当家,杨柳不从。为了不惹祸上身,杨行长只得另想它法。

    第18集
      二娃子领着娟娟上山找到了飞机残骸,并告知大量关金券为谁人所掌握,令娟娟独得头功.不甘落后的娜娜找上王保长,欲以美色相诱,却从狡猾的王保长口中得不到任何有利消息。

    第19集
      同样为了避过收缴工作的风头,李老栓打算装病离开龙隐乡,却与潘驼背有着同样的遭遇。卢队长看望三嫂子,却对二人的女儿毫不疼惜。被三嫂子赶出门的卢队长寂宾难耐,找上了青楼女子晚香玉。

    第20集
      丁当与潘驼背回想起过去无钱亦无忧的生活,怀念万分。尚存几分善念的王保长暗中帮助李老栓,为其送去饭食,却丝毫不露痕迹。为了自食其力,三嫂子搬出了保公所,王保长痛苦万分。

    第21集
      国民政府加派紧急公文,方特派员等亲临龙隐乡,催促加快收缴进度。卢队长决定拿潘驼背开刀,王保长欲助潘驼背逃跑,被王金彪抓回。蒋金凤得知卢队长与晚香玉有染,与表哥一道将晚香玉打得遍体鳞伤,并砸碎了其所属的妓院,卢队长敢怒不敢言。

    第22集
      王保长情知无法再隐瞒下去,只得带领卢队长找到了藏有大宗关金券的山洞,贪欲无艺的卢队长伙同王保长,趁警备连的军队上山之前,又将一部分关金券转移至另外山洞。潘驼背重获自由回到家中,面对得而复失的钱财,潘驼背感慨世间终而获之美事。

    第23集
      王保长破天荒地提着礼物看望李老栓,李老栓得知大娃子回到了龙隐镇。李家人为了夺回新公馆,故意在大娃子面前穿上破旧的衣服以激起其怒火。大娃子让三娃子当上收缴办公室主任,与娟娟、娜娜等,一起开会“协商’,“明正言顺”地为自家讨回了新公馆。

    第24集
      宪兵师令部发来电报声称美将军将前来索要潘驼背,大娃子立即将其关押。绝望的幺妹给潘驼背送来饭菜。同处一室的卢队长和王保长都认为潘驼背境况堪忧,并幸灾乐祸地猜测着他将受到美国人制造的何种难卜的刑法。配戴上了美军颁发的和平勋章的潘驼背,俨然成了小镇上的名人,而大娃子、娜娜、娟娟等一千人也先后打起了和平励章的主意,各施伎俩,丑态百出。

    第25集
      大娃子用钢笔和手表向潘驼背换取勋章。二娃子使诡计将潘驼背的勋章拿到手,大娃子知情后暴跳如雷,逼二娃子说出实情。

    第26集
      娜娜听从王金彪的劝说交出勋章,二人计划趁夜偷出关金券逃向成都。王保长用和平勋章威胁大娃子释放了丁当。游击队打入龙隐镇,龙隐镇获解放。  (全剧终,完)

幕后花絮

花絮一:李保田苦学四川话。成都影视基地开拍的第一场戏是“王保长”去监狱审问地下党人的戏。李保田出现时,穿着深色中山装迈着八字步,一开始就呵斥两个保丁:“看把他们放走了,小心你们两个的脑壳!”这一段字正腔圆的四川话立刻在同期录音结束后引起了现场工作人员的喝彩。
花絮二:李保田自从接下“王保长”这个角色,就像个“话疯子”一样到处缠着别人学四川话。自己在念台词的时候,一旦觉得台词里面的四川方言自己吃不准,就马上看一下周围有没有川籍的工作人员,追问对方这个字“咋个念的”、“这句话是啥子意思呢”。即使拍摄结束了,李保田也在仔细听大家讲四川话。
花絮三:由于剧中人王保长喜欢酗酒,李保田为了强化这种感觉,经常在拍戏前一口气灌自己好几大口酒,然后迈着醉步出场。为此,片场的工作人员都对李保田齐声感叹:“王保长把李保田害得不浅啊!”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