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一恒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2011年7月23日晚,杭深线D301次列车与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值乘D301次动车组的福州机务段动车司机潘一恒,在发生险情时及时果断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并坚守岗位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人物简介

潘一恒,1973年7月13日出生,福州市晋安区人,北京至福州动车的D301次列车司机,在2011年7月23日20时30分左右的杭深线D301次列车与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中牺牲,武警从已经严重变形的司机室将潘一恒救出时,他已经牺牲,胸口被闸把穿透。他在最危险的时刻,没有只顾着自己逃生而是果断的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在列车相撞瞬间,时速已从201KM降至160KM,使多节车厢避免了粉身碎骨的命运,为后面的旅客多赢得了一分生机,牺牲在工作岗位。

赔偿标准

2011年8月3日上午,南昌铁路局表示,“7·23”动车事故殉职司机潘一恒赔偿金额将执行遇难旅客赔偿方案统一标准。
据南昌铁路局相关人士透露,“7·23”事故D301次动车殉职司机潘一恒赔偿事宜备受关注,而近日网上的一些相关传言基本不实。据了解,前期潘一恒家属所获保险公司5万余元,系其个人生前投保理赔金额。
铁路方面已明确,潘一恒赔偿金额执行事故遇难旅客赔偿方案同一标准,单位还将竭尽可能,进一步关心和帮助潘一恒家属今后的工作和生活。

人物生平

发现潘一恒牺牲现场

发现潘一恒牺牲现场

潘一恒1993年8月从广州铁路机械学校(现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分配到福州机务段,一直从事机车乘务工作。
2008年5月,为迎接温福线动车组开通运营,他报考了动车组司机,2009年6月份取得动车组驾驶证。从参加动车组司机选拔考试、铁道部面试、西南交大理论培训考试到最后的实作培训考试,潘一恒都取得了良好成绩。2009年10月份走上动车组司机岗位后,他始终努力钻研业务知识,熟练掌握CRH1A、CRH1B、CRH1E、CRH2A、CRH2E共5种型号动车组的操作技能,是动车组技师。据统计,到发生事故牺牲前,他安全驾驶动车238262公里,从事机车乘务工作18年从未发生任何行车事故。
潘一恒,是福州市晋安区人,居住在福州。7月24日中午,记者来到其所居住的小区了解情况。据邻居讲述,今天凌晨3点多钟,潘家就传来哭声,今天一大早他们家属就出小区了。邻居说,后来才听说出事了。妻子是福州闽侯人,他们膝下还有一个儿子,今年7岁。大多数邻居对潘一恒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只是和他打过照面,楼下的邻居表示潘一恒比较“随和”。楼管员告诉记者说:“知道这个人,但是没怎么见过,可能是因为他平常工作比较忙。”
据中新社报道,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武警从已经严重变形的司机室将潘一恒救出时,他已经牺牲,胸口被闸把穿透。在最危险的时刻,他没有只顾着自己逃生,而是果断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为后面的旅客多赢得了一份生机。
潘一恒忠于职守牺牲自己的果断举动,让网民感动,一些网友发帖表达敬意。网友“云淡风轻”说:“很难过,司机潘师傅恪尽职守,将生的希望留给乘客,好样的!”网友“狐狐”说:“向列车司机致敬,向死难的同胞们默哀。”更有许多网友都发出了“向您致敬!”“一路走好!”等祝福。
据资料显示,潘一恒,1973年出生,1993年8月从广州铁路机械学校毕业后分配到福州机务段,一直从事机车乘务工作。
据分析,事发时 D301列车的ATP(列车自动保护系统)和LKJ(列车黑匣子)在前方有车的情况下居然一直显示绿灯,(高速行驶的列车只能依仗电脑来指示操控),结果造成列车以180KM/H以上的高速追尾,酿成惨剧!

事故概述

2011年7月23日晚上8点31分追尾的两辆动车,都是从北向南开的。D301列车在后,D3115列车在前。
从现场看,D3115列车的情况还好,所有车厢基本还在高架桥上,就是车尾有点脱轨。
但是,D301列车的情况就只能用惨烈来形容――车头、第一节车厢(16号车厢)摔在了高架桥下的地上,这两节车厢已经侧翻;第二节车厢(15号车厢)斜搭在高架上。很多人都自发参与到救援中去。大约21点到22点,D301列车的第二节车厢里,抬出了二十多个人,都有生命体征。到22点一刻左右,我看到救援人员又从第一节车厢里抬出一名男子,已经没有呼吸,他穿着蓝色的工作服,可能是一位列车工作人员。
D301次列车司机潘一恒已经牺牲,他的胸口被闸把穿透,他在最危险的时刻果断地采取了紧急制动措施。

人物事迹

7月23日晚,甬温线发生D301次列车与D3115次列车追尾事故,在千钧一发之际,值乘D301次动车组的福州机务段动车司机潘一恒及时果断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并坚守岗位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紧握的闸把穿透了他的胸膛,献出了他年仅三十八岁的生命。
当赶赴救援的温州消防战士进入D301动车驾驶室看到这一幕,他们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可爱的军人们向他敬礼,为他述说!
家境清苦、初中毕业的他,毅然选择了铁路,从小喜欢火车的他曾经说,火车司机,是个好职业
1973年的一天,潘一恒出生在一个家境清苦的普通市民家中。作为家庭的独苗,父母亲曾经对他寄托着很大的希望。然成绩中上的他,中学毕业后,却毅然选择报考了铁路火车司机专业,1993年8月从广州铁路机械学校毕业后分配到福州机务段,一直从事机车乘务工作,因为,他觉得,火车司机是一个好职业。
2008年5月,东南沿海温福线动车组开通运营,带着对动车司机职业的向往,潘一恒决然报考了动车组司机,2009年10月,业务过硬的潘一恒。如愿拿到了动车组司机驾驶证。
潘一恒是个爱家如爱自己的年轻人,妻子没有工作,孩子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结婚后,妻子在家操持家务,为他打理生活的一切,妻子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丈夫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
珍惜岗位,好好工作。潘一恒知道,只有干好工作才能支撑起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让妻子和孩子过上舒心的生活。2009年一天,潘一恒终于住进了一套70多平米经济适用房,家庭环境改善了,他对更加安心投入工作了。
勤俭持家是潘一恒一贯的生活态度,有人说他当上了动车司机,收入高了,可以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可是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他对自己的生活要求很低,吃穿都很节省,每次出乘跑长交路,几乎都是从家里带饭、或吃公寓食堂,极少到外面吃,剩余的饭菜也总是要带回家。有同事曾经问他:“这点饭菜还要带回去?”他总是笑笑说:“能省则省了。”
潘一恒特别喜欢开流线型动车风驰电掣的感觉,强烈的责任心和他与人为善的性格,让曾经和他搭班过的同事们感动不已
作为一名火车司机尤其是作为动车组司机的潘一恒深深懂得。机头后面有数百甚至上千名旅客。没有百分之百的精力和健康的身体保证,一旦有事,那将不可想象。所以,每次机班值班上线,他总喜欢问昨天休息的好吗,精神咋样。
黄学杰是潘一恒的亲密同事,他们俩像一对亲兄弟一样形影不离。东南沿海铁路刚开通运营时,黄学杰分配与潘一恒一起双司机值乘,朝暮相处,彼此间没有不说的话,没有不提醒的事。
2008年初,潘一恒还是和黄学杰搭班,当时值乘内燃机车到达浙江金华后,黄学杰突感肚子剧痛,看到同事豆大的汗珠直冒,满脸苍白,潘一恒二话没说,立即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正气水让黄学杰服用,又转身到公寓食堂熬了一碗粥,一口一口喂着他喝,让黄学杰感到出门在外兄弟般的温暖。
有一次,在值乘途中正逢吃饭时间,黄学杰想边开车边吃饭,潘一恒知道后,果断打消黄学杰这一念头,并提醒他这样做法影响安全驾驶。见状,黄学杰很不好意思,为了让黄学杰用好午餐,接着,潘一恒主动接替潘学杰值乘驾驶,让黄学杰到司机室外面好好用午餐。事后,潘一恒对他说:“边吃饭边开车,这样会可能因为走神而中断瞭望,影响行车安全。”
担当动车组司机后,面对动车组开行对数增加,碰到周末还要加开列车,潘一恒总是放弃大休时间出色完成值乘任务。今年1月份,车间管理干部吴玉陶在宁波东站把关,胃疼得难受,潘一恒值乘D378次到达后看到他脸色难看,他赶忙问,阿陶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没等吴玉陶说完话,潘一恒就扶着他往医院走,又是挂号又是拿药的,回到宁波东乘务员公寓后,潘一恒打好开水,并一再叮嘱:“阿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记得按时吃药哦!”
小李是福州机务段刚分配来的一名跟他实习的新司机,潘一恒总想结合行车实践,尽快把机车故障处理和非正常行车经验传授给他,有时候,有些自负的他嫌潘一恒啰嗦,总找借口说“累了”不想听,而潘一恒每次总是笑笑说:“那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说。”到下个班,该说的话潘一恒不嫌“啰嗦”照样说一通。后来,小李知道了潘一恒的一片用心。
干一行,钻一行,朴实无华的潘一恒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对事业的忠诚,他从事机车乘务工作18年从未发生任何行车事故
潘一恒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因此他异常珍惜火车司机这个岗位。“不怕学不会,就怕不愿学。”他热爱学习,喜欢钻研,把工作之余的时间几乎全部用在钻研新型动车驾驶技术上。
潘一恒有个好习惯,每当值乘动车途中遇到故障情况,他总带个小本本,及时记录,还经常把一些行车案例反馈到动车车间,作为动车司机教育的资料。
潘一恒成为动车司机后,第一个搭班的同事是肖宗杰,由于肖宗杰比潘一恒上动车早几个月,为了尽快熟悉动车,他总是虚心向“老肖”请教。那时值乘动车组从福州到上海往返将近12个小时,换乘之后,他总是一直坐在肖宗杰身边,看他操作,不懂就问,从不叫苦。
每逢单位举办各类专业技术培训班,他积极主动参加业务培训,在段组织的客运专线行车规章、动车组非正常行车办法、杭深线各站站细,电气化安规及劳动安全、行车有关补充规定等各项培训考试均认真参加,并取得了优异成绩,并很快成为段里为数不多的工人技师。
苦学练就一身真本事。去年3月24日,潘一恒值乘D3124次列车运行在温州南至永嘉站间K584+15米处时,因接触网突然停电造成有源应答器故障,潘一恒果断停车并及时汇报,严格按照调度命令和相关规定将动车组由ATP控车模式转入LKJ控车模式,并在永嘉站停车后转回ATP控车模式,两次操作用时不到30秒,确保了列车安全正点。
随着近年福建铁路的快速发展,曾经是徒弟的他,又当起了多个学员的师傅。潘一恒是黄建捷的第一位动车师傅。在黄建捷值乘时,潘一恒非常注意观察学习他的操作情况,不厌其烦地跟他讲授并示范标准化中的每一个细节,在他的影响下,黄建捷很快掌握了操纵的技能,成为单位的技术能手。
38岁的潘一恒,因为一场“7.23”事故的不幸牺牲,但他在生命的最后瞬间没有丝毫的逃避和退却,他拼尽了全力,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虽然,他没能完全制止悲剧的发生,但瞬间的永恒让人们深深地感受到他平凡中的崇高和忠诚。

家庭反应

家人去祭拜 伤心欲绝母亲哭晕
家人祭拜

家人祭拜

7月30日下午,遇难司机潘一恒的妻子带着7岁的儿子及潘一恒的父母来到事发地点进行祭拜!潘一恒的母亲痛哭不止,悲痛欲绝!不断地喊着:“我的儿啊,你在哪里啊?”母亲一度哭到岔气,被人抬进车里!场面一度感人,让周围的群众潸然泪下!年幼的儿子尚不懂什么叫死亡!但当他看到母亲下跪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他明白下跪的意义!他大声嘶喊:“爸爸,你快回来!”
最后离别
妻子后悔没能看他一眼
以前,潘一恒凌晨上班,妻子都会知道他几点走的!就是那天,她却不知道怎么着睡的那么沉!7月23号的早晨,潘一恒给儿子打电话嘱咐他推迟一天带他去奶奶家玩!傍晚5点多,潘一恒又给妻子打电话,告诉她9点来接她!可这次却永远回不来了!
他跟妻子感情很好,每次下班,妻子都会去岗头公车站等他,然后手挽着手一起回家!每次下班妻子都会说一句:“你回来了!”而这一次,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