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西池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谢混(公元378——412年),东晋人,字叔源,小字益寿,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祖名士谢安,父谢琰,为东晋太傅谢安之孙,卫将军谢琰之子,晋孝武帝司马曜之婿。东晋隆安四年(400),袭望蔡公,任中书令,义熙二年(406),加中领军、尚书左仆射领选部,义熙四年(408),加侍中、录尚书事、扬州刺史。谢混有伟姿容,为皇帝悦,后与晋陵公主成婚,子谢涟,女谢文蝉、谢文丽,孙恩之乱,谢氏家族遭到严重打击,谢混的父亲及两个哥哥纷纷战死,谢混这一家只剩谢混。但因与刘毅关系密切,他于晋安帝义熙八年(412)为刘裕所杀。

原诗

游西池
东晋·谢叔源
悟彼蟋蟀唱,信此劳者歌。
有来岂不疾,良游常蹉跎。
逍遥越城肆,愿言屡经过。
回阡陵阙,高台眺飞霞。
惠风荡繁囿,白云屯曾阿
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
褰裳顺兰沚,徙倚引芳柯。
美人愆岁月,迟暮独如何?
无为牵所思,南荣戒其多。

作者

谢混善诗文,被时人誉为“风华为江左第一”(《南史· 谢晦传》),是中国山水诗文学的先驱人物之一。钟嵘《诗品》评谢混诗,谓“其源出于张华,才力苦弱,故务其清浅,殊得风流媚趣”。《南齐书·文学传论》也说“谢混情新”。他的《游西池》诗“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胡应麟认为可与谢灵运“池塘生春草”、“清辉能娱人”等名句媲美。 西晋末年兴起的玄言诗,复经东晋孙绰许询诸人相扇扬,其风愈盛。诗歌“皆平典似《道德论》”《宋书·谢灵运传论》说“仲文始革孙许之风,叔源大变太元之气”,可见谢混的诗歌对东晋诗风的推移有一定影响。是他及当时少数几位文人的集中力量刻画山水景物的诗篇,才开始给玄言气氛笼罩着的士族诗坛带来了一点新鲜的空气,冲散了长期来讲玄理的文辞,使虚浮的玄音渐趋淡薄。至刘宋谢灵运继起,以清新的山水诗取代了枯燥的玄言诗,遂完成了诗风的变革。 
谢混文学成就主要在诗,今存诗4首,皆五言,谢混原有集5卷,已佚。今存诗3首,收入《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文选》只录谢混游西池》一诗。按《文选》载有叔源《游西池》诗,‘本思与友朋相与为乐’之作(李善注引沈约《宋书》语。“本”,原作“混”)。以《游西池》中的名句“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享誉古今,尤其是“水木清华”四字,因缘此得名的“清华大学”而驰名海外。诗中描写了夕阳残照时的西池,欢快活泼的禽鸟在鸣叫,山明水秀,浏亮光润,景色清丽。
【摘要】:《游西池》是东晋玄言诗人谢混存世不多的诗作之一。本诗通过写景抒发了时光易逝,人生短暂的玄言义理,又侧重于对景物的精微摹状,既华绮又清新,采用的是五言语体。谢混在东晋诗坛具有承前启后的特殊地位,本诗也正显示了东晋玄言诗到山水诗过渡的特点,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并注

臧荣绪晋书曰:谢混少有美誉,善属文,为尚书左仆射。以党刘毅诛。沈约宋书曰:混字叔源。西池,丹阳西池。混思与友朋相与为乐也。
悟彼蟋蟀唱,信此劳者歌。声类曰:悟,心解也。毛诗曰:蟋蟀在堂岁聿云暮。今我不乐,日月其除。韩诗曰:伐木废,朋友之道缺。劳者歌其事。诗人伐木,自苦其事,故以为文。
有来岂不疾,良游常蹉跎。陆云岁暮赋曰:年有来而弃予,时无算而非我。刘桢黎阳山赋曰:良游未厌,白日潜晖。楚辞曰:骥垂两耳,中坂蹉跎。
逍遥越城肆,原言屡经过。说文曰:越,度也。郑玄礼记注曰:肆,市中陈物处也。毛诗曰:原言思子。阮籍咏怀诗曰:赵、李相经过。
回阡被陵阙,高台眺飞霞。广雅曰:被,加也,言加大阜而通城阙也。
惠风荡繁囿,白云屯曾阿。边让章华台赋曰:惠风春施。广雅曰:屯,聚也。
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苍颉篇曰:湛,水不流也
褰裳顺兰沚,徙倚引芳柯。毛诗曰:褰裳涉溱。郑玄曰:揭衣度溱水也。潘岳河阳诗曰:归雁映兰洔。沚与洔同。楚辞曰:步徙倚而遥思。
美人愆岁月,迟暮独如何。楚辞曰: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王逸曰:迟,晚也。愆,谓过期也。
无为牵所思,南荣诫其多。庄子,庚桑楚谓南荣趎曰: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趎,处朱切。

赏析

开头两句,借《诗经》的两首诗言志抒怀,无端而来,突兀而起,出手不凡。“悟彼蟋蟀唱”,指《唐风·蟋蟀》所写的人生道理,既要及时行乐,又要自警不要太过分,以免自取灭亡。“信此劳者歌”,指《小雅·伐木》所写的交友道理,劳者相与“伐木丁丁”,鸟儿相与“嘤嘤求友”,乌儿尚知求友,人不可无友。诗人撮取两诗大意,抒写结交良友,畅游山水的情志。可是,岁月倏忽,美景良游常因不得其时而错过,故而紧接出:“有来岂不疾,良游常蹉跎。”它又包含着逝者不可及,来者犹可追的意思,表达出此次得与友朋游览西池的满足。于是五六两句直扣本题,转入出游西池的叙述:“逍遥越城肆,愿言屡经过。”一写结伴出游,穿过街市,逍遥容与;一写殷望此路常经,良游永得,显露出出游西池的欢欣心情。
纡回的西池路上,有高陵城阙在望,高台之上则可远眺飞霞丽景,所以说:“回阡陵阙,高台眺飞霞。”一路前行,风光满目,美不胜收。在大自然的感召下,诗人情动于中而辞见于外,将西池清美景色一一收揽笔底,连续写出四句:“惠风繁囿,白云屯曾阿。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和风吹拂,轻摇着苑囿中繁茂的草木,白云如絮,屯聚在层峦深处。一片清新,一片幽丽。游览中,不觉天色渐晚,在夕阳斜照之下,飞鸟归巢,鸣叫着欢聚枝头。此刻,落日的余晖流洒在池面树梢,水含清光,树现秀色,水清木华,西池的傍晚更加迷人。这四句写高低远近之景,动静相间,视听并用,清丽骚雅,格高调逸,充满良游乐趣。西池的美景使诗人流连忘返,虽已暮色黄昏,犹然赏爱不尽,滞而不去,故而说:“襄裳顺兰沚,徙倚引芳柯。”上句写沿着生满香草的小洲,提起衣襟涉水游览的情趣,下句写手攀芳林枝条,细细把玩,留恋徘徊的情景。芳柯与兰沚,和上句“水木湛清华”相照应,但在视听之外又用了嗅觉,芳馨幽香,沁人肺腑,进一层丰富了西池的动人之处。
西池的景色,使人陶醉,而日暮昏黄之景又触发了诗人迟暮之感,因而取用屈原的象征手法,倾吐时不我待的情怀:“美人愆岁月,迟暮独如何。”日月不居,青春难驻,不知错过了多少良游机缘,而今垂垂老矣,面对暮年暮景,该当如何呢?在深刻的人生自我反思中,诗人终于从《庄子》寻到了答案,这就是:“无为牵所思,南荣戒其多。”世俗之人,汲汲于功名利禄,撄于世网,自受其害,能从中醒悟,迷途知返者实在不多。可是,远在上古之世,老子的门徒庚桑楚已经教导他的学生南荣趎说:“全汝形,抱汝生,勿使汝思虑营营。”后来,南荣趎又就教于老子。进一步领悟到守道抱一,忘我忘世,无欲无心的至道,因而自戒俗念之多,深得全年养生之术。所以这收尾两句,实际上是诗人自我诫勉之辞,目的仍在于澄心悟道,摒弃俗念,不为功名所累,而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尽情享受山水之乐。
谢混在山水文学史上是一个颇受重视的作家,这首诗又是他的代表作。《宋书·谢灵运传论》说:“仲文始革孙许之风,叔源大变太元之气。”檀道鸾《续晋阳秋》也说玄言诗“至义熙中谢混始改”。可见在改变玄言诗风,创作山水新诗的文学发展过程中,谢混无可怀疑地有荜路蓝缕之功,是他的族侄谢灵运的先驱者。从这首诗也可见出他在玄风弥漫诗坛的情况下,为开拓新路,变革诗风所作出的努力,颇能令人一新耳目。谢混的《游西池》,集中力量刻画山水景物的诗篇,才开始给玄言气氛笼罩着的士族诗坛带来了一点新鲜的空气,冲散了长期来讲玄理的文辞,使虚浮的玄音渐趋淡薄。
水木清华水木清华:(《辞源》解释)指园林池沼景色清丽。 诗人谢叔源《游西池》中的“水木湛清华”等诗句,描摹了园林中花木池水的幽美。后经历代文人相沿使用,“水木清华”一词边成为清水秀木、悠闲自在、适于诗意栖居的等意义的代名词。
水木清华: 清华园内最引人入胜的一处胜景,地处工字厅后门外。四时变幻的林山,环珑着一泓秀水,山林之间掩映着两座玲珑典雅的古亭,正额“水木清华”四字,庄美挺秀。“惠风荡繁囿,白云屯曾阿,寒裳顺兰止,水木湛清华。”正中朱柱上悬有清道光进士,咸、同、光三代礼部侍郎殷兆镛撰书的名联:“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窗中云影任东南西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