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少纳言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清少纳言(965~1025年),清是她的姓,少纳言是她在宫中的管职。生于世代文官家庭。能读汉书。她的随笔作品《枕草子》执笔于在宫中供职的时候,成书于离开宫廷之后。作品记叙她在宫廷里的所见所闻,作者出身于中层贵族,这部作品虽然反映了社会等级之间的不平等和对时代的忧虑,但是着力渲染的还是对皇后定子的赞美,对日本贵族社会的肯定。在《枕草子》之前,日本已经出现了物语文学和日记文学,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开拓了一个新的领域,她的随笔为日本散文文学奠定了基础。

生平简介

少纳言(约966~约1025)是平安时代著名的歌人、作家,中古三十六歌仙之一,与紫式部和泉式部并称为平安时代的三大才女,曾任一条天皇皇后藤原定子身边的女官。
姓名已不可考,只知其原姓清原,因而姓氏用一清字,大约宗族中曾有人(据推测可能是其叔父)曾经出任“少纳言”一职,因此,以“少纳言”为其名。而她的本名,虽然
清少纳言像

清少纳言像

《枕草子抄》中有提到其小名为“诺子”,但不甚可信。
清少纳言的血统来源于日本皇族,本人是日本第四十代天皇天武天皇的第十代世孙。其曾祖父清原深养父是日本平安时代的著名歌人,也是“中古三十六歌仙”之一,其所创作的和歌有17首选入《古今和歌集》。其父清原元辅曾是肥后与周防国的国守,更是吟坛之著名歌人,“梨壶五歌人”之一;参加过敕撰《后撰和歌集》之编纂工作,选入自己的和歌一百零六首。
清少纳言家学渊源,自幼熟读《汉书》、《蒙求》、《白氏文集》等汉文著作,才华不凡。还是在尚未入宫供职的时候,她就经常参加一条天皇皇后藤原定子[1]在后宫举办的诗会。在有诸如当时被并称为“四纳言”的藤原公任、藤原斋信、源俊贤、藤原行成等一众名流列席的宫廷诗会中,她的表现可谓巾帼不让须眉,其敏捷的应对、含蓄而别有深意的歌句使当时的一众清流都不得不刮目相看。而定子皇后也对清少纳言的才华极为欣赏,而清少纳言也对定子皇后怀有异常的倾慕之情,两人可谓一见如故,异体同心。而清少纳言与定子皇后之间异常深厚的感情,也就成为日后少纳言入宫供职的重要动机之一。

恋爱婚姻

清少纳言一生婚姻不幸,曾经两度出嫁。
在清少纳言只有十六岁时,当勇武但是缺乏文化素养的橘则光以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向清少纳言下跪求婚时,清少纳言虽不喜则光的性格,然而却被其勇气与痴情所打动,决然以身相许,并于一年后生下儿子橘则长。然而婚后,随着橘则光与清少纳言性格之间的差异日渐明显,两人终于分道扬镳。虽然清少纳言日后在宫中供职的时候又与则光重逢并且相互之间以兄妹相称,然而两人终未能重归于好。
清少纳言出宫之后,嫁给和自己年龄差距有如父女的摄津守藤原栋世,生有一女,名为“小马命妇”。至于这段婚姻是否美满,由于后世并没有留下太多的资料,因此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清少纳言和藤原栋世结婚后不久,藤原栋世就去世了,而清少纳言也旋即落发为尼,不知所终。
至于清少纳言的恋爱,据说她曾经在宫中的时候,与藤原实方交往密切,并常常互赠礼物,因此,在宫中曾经有人猜测她与藤原实方是恋人关系。不过,在关于清少纳言的恋爱方面,恐怕还是下面这段她被求爱的故事更为脍炙人口:
在清少纳言还在宫中当女官的时候,曾经随定子皇后造访平生昌家,当晚宿于平生昌宅邸。深夜之时,平生昌将清少纳言的房门悄悄打开一条细缝,压低声音向里面说:“我能进去吗?” 。清少纳言喜形于色,但故作矜持的她,此时又不能立即回答一声“嗯”,就在磨磨蹭蹭之际,吵醒了其他女官,平生昌则落荒而逃——这样有趣的风流韵事,恐怕已过千年的后人,读到它的时候也会为之莞尔的吧。

影响

被后世誉为“日本散文鼻祖”的《枕草子》是清少纳言一生除却和歌以外传世的唯一作品,在这部几乎可以说是凡事必录,被作者戏言为“笔也写秃了”的作品中充溢着作者本人所感受到的四季变化的微妙之美,以及属于平安时代的斑驳的风俗世相、复杂的人情世界以及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的瞬间之美。虽然这部作品的确切成书年份和写作时间都不详,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枕草子》凝聚了作者自身的文学观和审美观,是作者真实性格的部分再现。
《枕草子》中,凡是要对事物发表评论时,清少纳言使用最多的一个词汇是“很有意思”,这个词语代表她对一切自然事物的瞬间之美的全部的体验。应该说,这样的对自然之美的感叹,她是不应该有的——服侍着风雨飘摇的定子一家,她应该会常常忧郁才对。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不变更的风格,恐怕正是清少纳言温柔明朗性格的又一个侧面写照了。
而在笔者看来,《枕草子》的另外一重意义,就在于为后人研究清少纳言的生平提供了大量第一手的珍贵资料。由于上文已经提到,关于清少纳言生平的资料很少,因此,专门记载平时她在宫中所见所闻的《枕草子》就变成了一个重要的资料来源。其中许多为后世所熟知的故事(比如上文所提到的“香炉峰雪“)就是直接来自《枕草子》的 。

紫式部

简介

自古以来,大约凡是熟悉清少纳言的人,在提起她的时候,都会把和她生活在同一时代、同样具有极高文学造诣的另一个人物一并提到,这个人就是当时一条天皇中宫藤原彰子的女官、《源氏物语》的作者紫式部。
紫式部(约978~1016)从某种意义上说给予人的印象应该说更偏向于“有才”,她于1005年进入皇宫,为彰子中宫讲解《白氏文集》和《日本书纪》等书籍,并以其出众的才华得到了一条天皇的赞许:“她精通《日本书纪》,真了不起!”而宫中的人们也都尊敬地称她为“日本纪局”。而对于同样身为才女的清少纳言,紫式部却在她的《紫式部日记》中给出了这样的一段评价——
“清少纳言是那种脸上露着自满,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总是摆出智多才高的样子,到处乱写汉字,可是仔细一推敲,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处。像她那样时时想着自己要比别人优秀,又想要表现得比别人优秀的人,最终要被人看出破绽,结局也只能是越来越坏。总是故作风雅的人,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而性质都变得轻浮了的人,其结局怎么会好呢?”

批评的原因

从这段文字来看,紫式部对清少纳言即使不是严厉批评,至少也是颇有微词了。虽说自古文人相轻,但紫式部进入宫中已经是1005年,此时距离清少纳言离开宫廷已经有四年之久。换而言之,就是说,紫式部的这一段言论所批评的,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而她的所有信息都不过是人们口耳相传而得到的,但为什么使她竟然用如此严厉的措辞,猛烈地批评一个和她从未谋面的人呢?据笔者自己推测,估计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政治对立

实际上,清少纳言和紫式部其实并没有任何直接的政治利益冲突,但是由于清少纳言侍奉的是属于伊周一派的定子,而紫式部所侍奉的则是属于道长一派的彰子。虽然等到紫式部进宫时,定子皇后去世已久,而清少纳言也早已离开宫廷,独自隐居起来。但是这一段宫廷斗争却是谁都知道的。因此,在紫式部的心里,其实已经把清少纳言看成了自己的敌人。所以说,这样的潜意识作用,使得紫式部在书写自己的日记的时候,已经奠定了评论清少纳言的感情基调,这就注定了紫式部不会给予清少纳言一个很高的评价。

第二性格因素

茂吕美耶在《物语日本》一书中曾经提到,紫式部性格倔强,爱掰死理而且比较泼辣,如果按照古代日本的标准来看,应该是属于标准的“恶妻”。曾经有一次藤原宣孝来到紫式部房外,却不进门,而是丢进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要到一个比你更温柔体贴的女人那里去”。紫式部一看大怒,顺手在纸条下面写道:“像你这样成天拈花惹草的男人,我看,只怕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水乳交融、真心温柔地对待你。”写完,便交由侍女带给藤原宣孝。由此可见,紫式部的性格,可以说是不太好的。[7]再加上紫式部并未见过清少纳言本人,她所得到的关于清少纳言的资料,可以说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过来的,再加上当时也可能有对清少纳言不满之人,于是就在对紫式部讲述清少纳言往事的时候再添油加醋一番,而紫式部自己在写《紫式部日记》中,又不免由于性格使然再尖酸一点,穷追猛打一下,终于使得对清少纳言的记载和评价完全变成一篇完全类似于人身攻击的短文了。
然而,依然让人感到幸运的是,这时的清少纳言早已经离开宫中,过起了孤独而艰难凄凉的隐居生活。否则,要是让一个如此聪明善良、温润谦和的人听到了上面那段充满了斥责之意的言语,谁知道她将会怎么想。

逸事

在由江户时期的水户第三代藩主德川光圀召集文士编纂的《大日本史》一书中,曾经记载了有关于清少纳言的这样一段往事:
“(清少纳言)老而家居,屋宇甚陋,郎署年少见其贫窭而悯笑之。少纳言自帘中呼曰:‘不闻有买骏马骨者乎?’笑者惭而去。”

清氏世系表

0  天武天皇40
1  舍人亲王
2  (二代不明)
3  贞代王(大监物)
4  有雄(肥后守、摄津守、越前守)
5  道雄(大学头)
6  海雄
7  房则
8  深养父(内藏允)
9  春光(下野守)
10  元辅(肥后守、周防守)
11 清少纳言 女子(藤原能理妻) 戒秀(花山院殿上法师) 致信(太宰少监) 为成(雅乐头

相关传说

关于清少纳言落魄之后的生活状况,在成书于镰仓时代的《无名草子》和《古事谈》中都有记载。其中《古事谈》更以“鬼形之法师”来形容她出家时的样子,由此可见她的落魄与凄凉。而更令人嗟叹的是,相传在宽仁元年(公元1017年),其兄长清原致信被源赖亲杀害时,她惨遭牵连,最后竟然被迫用露阴来证明自己的女儿身。
也许正是由于清少纳言在离开宫中以后,下落成谜,因此,在日本流传着关于清少纳言的许多传说。有许多人相信流传于镰仓时代中期的纪行文学作品《松岛日记》[8]是清少纳言的作品,然而据江户时代著名的国学家本居宣长考证,这部《松岛日记》应该是后人假托清少纳言之名写作的伪书。

传说墓地

德岛县鸣门市里浦町坂田:传说清少纳言以比丘尼的身份流落到阿波里浦之后,由于不堪凌辱,便割去给自己带来耻辱的阴部自杀。此地便建有尼冢作为清少纳言的供养塔。
香川县琴平金刀比罗神社大门:有清少纳言墓,由于传说这里是清少纳言梦见的自己的死亡之地。因此,建有“清少纳言梦告之碑”。
京都市中京区新京樱町街:有誓愿寺,此处传说为清少纳言出家并度过自己余生之地。

歌碑

在京都市东山区的泉涌寺佛殿旁边,靠近定子皇后的鸟边野陵的地方,有一座刻有清少纳言的著名和歌歌句“鸟啼融夜色,音撼逢坂关”的歌碑。这块歌碑所坐落的确切地点,乃是她的父亲清原元辅的山庄故址,而这里也被一些人认为是清少纳言晚年隐居的地方。

注释

[1]藤原定子本为一条天皇中宫皇后,但由于藤原道长任关白后,为巩固自己一系的地位,分立中宫与皇后。以定子为皇后,彰子为中宫。本文中为叙述方便,关于藤原定子的叙述一律采用“皇后”的称呼。
[2]《枕草子》一书的成书具体时间不明,史学界中较占上风的说法是:995年至996年第一次出宫为止,写了一部分纪实段落;1001年出宫后,完成了回忆部分。
[3]“知我者清女耶”语焉不详,于雷先生认为,定子此言之意为自己之苦,不减于琵琶女(见白居易《琵琶行》),惟清女知之。
[4]出自白居易诗《香炉峰下新卜山居》:“日高睡后犹慵起,小阁重食不怕寒。遗爱寺钟倚枕听,香炉峰雪拨帘看。”定子皇后言“香炉峰雪”即隐喻“拨帘看”,座中人都读过此诗,但其隐含义惟清少纳言知之,其心思机敏,可见一斑。
[5]长德元年,京中疫病流行,公卿八人皆死。但中之关白藤原道隆的死因,据《大镜》记载是酗酒过量。
[6]对道长排挤伊周的确切时间,有文章认为是道兼亡故之后,但笔者更相信是道兼亡故之前。理由是当时有“嫡长子袭爵”的惯例,而道长为排挤伊周就必须先破此惯例,先使其兄道兼继承关白之职,以便于道兼亡故后自己以氏长者身份袭爵。
[7]这里就可以比较一下清少纳言的性格了。应该说,清少纳言的性格是不错的,虽然说有时候也会开一些在当事人听来比较尖酸刺耳的玩笑,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好。她应该是宽容而且比较大度的,否则也不会在与前夫橘则光在宫中重逢时以兄妹相称了。
[8]关于《松岛日记》的叙述,小田鸟津布殿和大内义虎殿都翻译为“成书于镰仓时代中期的《松岛日记》……”然而作者自己以为,既然是被“认为”是清少纳言的作品,那么“流传于镰仓时代中期”的说法似乎应该更为合理。

《枕草子》

《枕草子》也是日本随笔文学的开山之作,是她在皇宫中担任官职时写成的许多片段见闻和感想,共300篇,有用列举的方式描写事物的篇章,有女人独居的随笔,也有回忆。她说:“这本随笔本来只是在家闲居无聊的时候,把自己眼里看到、心里想到的事情记录下来的,并没有打算给什么人去看……”然而,清少纳言凭着自己敏锐而纤细的感觉,用文字留存了眼前掠过的一些美好的形象,营造了一个清纯诗意的世界,丝丝缕缕,星星点点,轻如涟漪,淡如微云:“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夏天是夜里最好。秋天是傍晚最好。冬天是早晨最好。”“(春天)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地飘横在那里。”“(夏天)许多萤火虫到处飞着,或只有一两个发出微光点点。”“(秋天)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三四只一起,两三只一起急匆匆地飞去了……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飞去,随后越看去变得越小了。”大自然那清淡的景象,被淡淡的几笔描写得如此优雅。
清少纳言还写了日常生活中许多逗人喜爱的事物和景象:“画在甜瓜上的幼儿的脸;闻声而跳过来的小雀儿;捉了虫儿喂小雀儿的老雀儿;在地上爬着用小手指撮土给人看的三岁幼儿;留着沙弥头发微微侧头看东西的幼儿;交叉系着裳带的白而美丽的小孩;个子很小装束整齐的殿上童;在女人怀中睡着的幼儿;雏祭的各样器具;极小的荷叶和极小的葵叶;身穿二蓝罗衣爬行的白白胖胖的两岁小孩;用幼稚的声音念书的八九岁十岁的男孩;跟在人后或母鸡后咻咻地叫着的白色长脚小鸡;小鸭儿、舍利瓶、石竹花。”清少纳言用审美的眼光来看待生活,把尘世里美好可爱的事物展示了出来,不染纤尘,清新而清丽。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她的感觉新鲜、慈爱、善良。
《枕草子》中还写到了爱情:“秘密去会见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就亮了,连一睡也没有睡。无论什么地方,白天里都开放着,就是睡着也很风凉地看得见四面。话也还是有想说的,彼此说着话儿,正这么坐着,只听见前面有乌鸦高声叫着飞了过去,觉得自己还是清清楚楚地给看了去了,这很有意思。还有,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情人深深缩在被窝里,听撞钟声,仿佛是从什么东西底下传来的响声似的,觉得很有趣。鸡声叫了起来,起初也是把嘴藏在羽毛中间啼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很深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第三次啼叫,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在月光非常明亮的晚上,极其鲜明的红色的纸上面,只写道‘并无别事’,叫使者送来,放在廊下,映着月光看时,实在觉得很有趣味。”
清少纳言一生中嫁了三次,生有一子一女。《枕草子》一书得以流传下来,是其子女努力的结果。周作人在《关于清少纳言》一文中介绍,《枕草子》描述日本宫廷生活那段时光,是清少纳言奉伺中宫藤原定子的时期,差不多从27岁左右至37岁左右,这是女人最成熟也是最丰盈的一段时间,有激情,也有淡定,多年后回忆这段时期的爱情,那些清绝高超的趣意随着时光的流逝更加清晰动人。周作人说:“这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期间,乃是清少纳言一生最幸福的时节,也即是《枕草子》里面所见者是也。”女作家洁尘说:“爱情这东西,老了来看,是不是就是那四个字:‘并无别事’。只是,月光不再明亮,红纸早已残褪。”其实,尽管月光不再明亮,红纸也已经残褪,但是,曾经铭心刻骨的爱情总是难以忘记的。
清少纳言的《枕草子》的确是一本枕边书,临睡时拿起来翻翻,仿佛闻到了隔世的气息,那些四时物华里逶迤的情绪,也许都是那位才女在夜深时写下的吧,华服、时花、可爱的人、有意思的事。读起来感觉真的很好,令人轻松,而且初澹而回甘。有人说,清少纳言的《枕草子》是一本婉约的书,在灯下随便翻翻,可消永夜。
枕草子清少纳言著林文月
(一) 春曙为最
春,曙为最(1)。逐渐转白的山顶,开始稍露光明,泛紫的细云轻飘其上。
夏则夜。有月的时候自不待言,无月的闇夜,也有羣萤交飞。若是下场雨甚麼的,那就更有情味了。
秋则黄昏。夕日照耀,近映山际,乌鸦反巢,三只、四只、两只地飞过,平添感伤。又有时见雁影小小,列队飞过远空,尤饶风情。
而况,日入以後,尚有风声虫鸣。
冬则晨朝。降雪时不消说,有时霜色皑皑,即使无雪亦无霜,寒气凛冽,连忙生一盆火,搬运炭火跑过走廊,也挺合时宜;
只可惜响午时分,火盆裏头炭木渐蒙白灰,便无甚可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清少纳言的文章,以简劲著称。此冒首之句,卽为传颂千古知名句,然原文过於简略,若直译为「春是曙」,无法赏读,乃稍增益之;
至於夏、秋、冬,原文亦即简洁,为求可读性,皆略有变动。
(二) 时节
时节以正月、三月、四、五月、七、八月、九、十一月、十二月为佳。
实则,各季各节都有特色,一年到头皆极可翫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