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国力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差点当了渔民

现在的沙国力任职沈阳市皇姑区文体局副局长一职,如果不是因为有着1米95的身高,已经很难让人把他和曾经的中国男篮主力前锋联系到一起。生活中的沙国力为人谦虚随和,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是同样出自辽宁篮球队的周久珍,20岁的儿子正在读大学。
提到妻子周久珍,沙国力有很多感谢,同样是球队的大前锋,20岁出头的两个人在辽宁省队就开始谈恋爱了,那时候俩人很少有单独见面的机会,只有两个队在训练的时候才能相互看到,也正是周久珍的眼神给了沙国力无限的打球动力。
沙国力是地地道道的沈阳人,小时候家住在沈阳铁西八院附近。和许多孩子不一样,小时候他的梦想是自己织一张渔网。他和朋友的舅舅学织渔网,从一点点织起,织到了能有一米见方的时候,却被送到了篮球队,此后半张渔网就再也没织过。沙国力开玩笑说,如果自己不是走上了篮球之路,也许会成为一个渔民。
在区体校的时候,由于不通公交车,家里人要是回来早了沙国力还能骑自行车去,否则就要走着去,腿长走的快也要走上40分钟。在1979年的一年时间里,沙国力完成了三级跳,从区体校到市体校再到省体校。

最感谢蒋兴权

“篮坛泰斗”蒋兴权的认真是在全国出了名的,老蒋训起队员向来有一套。队里有队员罚篮不准,他曾批评说:还没有足球队员踢得准;队里有球员不动脑子,他开玩笑说,要是头脑能移植,我非给你换个脑袋。但是他却很少说沙国力,因为那时的沙国力听话、勤奋,打球也爱动脑子。而在沙国力的眼中,相比其他教练,蒋导最大的特点就是认真,从训练到生活的每个细节都很认真,每场比赛之后都会记日记。他说:他非常感谢蒋指导!举个简单的例子,蒋指导带出来的队员都很有时间观念,和人约好了的事情,一般不会迟到。
沙国力真正师从蒋指导训练是在1981年,到省队的第一天,他就开始跟着蒋指导正常训练,没几个月就开始跟着打比赛了。说起能这么快的打上比赛,沙国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事还真是对不住霍明啊”。
在球队赛前的一次对抗训练中,沙国力不慎把主力队员霍明的腿给顶伤了,霍明没办法参赛了,他就顶了霍明的位置去了上海比赛,这时候两人还是室友。这之后,等到霍明伤愈回到队里的时候,两个人都成为了球队的主力。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情景,沙国力仍然对霍明充满了歉意。
还有一次挨批评是因为一只鱼。 1981年,辽宁男篮在太原比赛住的地方旁边有个公园,沙国力和董淑顺就在公园里钓到一条鱼,拿盆装着放在住处。那次比赛教练和队员住在同一个大屋子里,对北京队的比赛输了后,蒋导急了,一脚踢到鱼盆上,吼道:拿出去!
沙国力在辽宁队时,出勤率是排在最前面的,曾经有一年满勤,一次缺席都没有过。最开始入队的时候一天都要练六个小时。早上5点半起床就要去田径场跑步,晚上洗完澡、吃完饭就要快7点了,真可谓是披星戴月。每周就周末一天休息,还要等出完早操才能回家,从大院儿出来,要走20分钟才能坐上公交车。
在大院儿时,男篮早上出早操就是大家轮着喊起床,有时候难免有人忘了喊,大伙儿醒了也都眯着。听到唰唰唰的脚步声,大家就知道是蒋导来了,然后咣的一声,就看蒋导已经一脚把门踹开了,大伙儿吓得赶紧连滚带爬的穿衣服下床,到操场上把衣服扔到栏杆上就开始跑。400米一圈的跑道,4圈不能超过7分钟,跑慢了就要挨训了。

奥运会留遗憾

沙国力每迈出的一步都比别人快不少,1984年,年仅22岁就进入了国家队。当时主教练是带了国家队15年的钱澄海。钱导和蒋导的执教风格大相径庭,在国家队的日子里,沙国力感到了足够的自由空间,但也感觉到了压力。在国家队的时候连着一天两练,几乎每堂课都是全力以赴,到周四上午调整,真的是练不动了。
最开始到辽宁队,沙国力每个月挣63块钱,已经比自己的朋友多挣了不少,后来去了国家队,工资涨到了110块钱。在国家队的时候吃的已经好了很多,大型比赛前都是北京饭店来给做。“那时候我和张学雷每顿饭都好像改善伙食一样,各种饮料也都能喝到了。 ”
在国家队的大多数时间里,沙国力都是打大前锋的位置,只有1986年的时候和王菲打的小前锋。那时候进了国家队,基本就没有了回辽宁队训练的时间,一年只有一个联赛能回来打。提到1988年汉城奥运会,沙国力满是遗憾,“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打得挺好,就是最后一场小组赛关键时刻被加拿大反超,那时候真是感觉难以接受啊,之前一整场比赛的努力都白费了”。
汉城奥运会之后,沙国力也结束了四年的国家队生涯,次年,27岁的他又退出了辽宁队。“那时候主要也是腿伤,两个膝盖的半月板碎了,都做了手术,现在有时候走走路就会卡一下很难受。 ”沙国力揉着膝盖说道。

投身聋人篮球

除了文体局的本职工作外,沙国力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辽宁省聋人篮球队的教练。作为沈阳市的慈善大使,他一直在为慈善事业做着自己的贡献。
从2005年开始带辽宁省残疾人运动队,4个月里,他就利用业余时间,把一支一点儿基础没有的球队带到了全国第二。备战比赛的时候,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去,周六周日也去。偶尔不去的时候,也要先把要练的交待给手语老师。带残疾人运动员给的补助也都快不够油钱了,但是沙国力和孩子们的感情很深,“带他们了以后,就对这些小孩有了感情,这些孩子也喜欢打球。他们比正常人要认真,告诉投一百个篮,不用别人监督,保证自己认认真真地练完,一个都不少。 ”在他眼中,这些残疾人运动员很不容易,训练补助以前每天是十块钱,现在是二十。
教聋人球队,沟通是最大的问题。最开始,沙国力只能手把手教,现在有了手语翻译,效果已经好不少了。一些动作还好办,当涉及到技战术的时候,就要绞尽脑汁。队里没有大个儿,他几经琢磨调来调去,夺冠后队里没有一个队员不服他。直到现在他的办公室里还挂着队员们送给他的印有大家头像的T恤。沙国力说:他很爱这项事业,也很想把这个事业干好。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