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棻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沈祖棻(音芬,香木)(1909-1977),女,字子苾,别号紫曼(紫蔓?),笔名绛燕、苏珂。祖籍浙江海盐。我国现当代最优秀的词人、诗人、文学家,文论家,著名教授。曾任教于华南多所高等学府中文系。有“当代李清照”美誉。与夫——著名文学教授程千帆合称"程沈",曾被师友赞为"昔时赵李今程沈"。 格律体新诗先驱诗人之一,以其一首《别》享誉大江南北。被文坛誉为江南才女。其在古典文学研究和旧体诗词上有着很高的造诣,对于中国格律新诗的创建和完善有着重要的影响。

简介

沈祖棻1909年1月29日出生(1909-1977),籍贯苏州,字子蕊,别名沈紫曼,笔名绛燕、苏珂。1909年1月29日生于苏州一个保留着浓厚的文化传统但已衰落的地主家庭。家庭的文化熏陶使她自幼就对文学显露出强烈的爱好和天赋。
沈紫曼

沈紫曼

个人经历

早年时期

1909年1月29日出生在苏州一个世代书香之家。曾祖父沈炳垣是清咸丰内阁大学士,咸丰皇帝的老师;祖父沈守谦精于书法,与画家吴昌硕、词人朱孝藏为友。
沈祖棻中学就读于上海。1930年考入中央大学上海商学院(现上海财经大学)。1931年转学至南京中央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学习,当时系中名师云集,学风蔚盛。沈祖棻得益于家庭熏陶的古典文学研究和旧体诗词的写作才能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当时院长汪东对她的《浣溪沙》词微婉深刻地反映“九·一八”事变后的民族危机感到惊奇,给予她热情的勉励。同时,沈祖棻也开始了她的新文学创作。青春的梦想、细密的心理、纤柔的诗情,在她的各种文体形式的尝试中尽情地舒展着,散见于当时刊物的新诗、散文、小说、独幕剧等,初步显示了她的文学才华和创作风格。

江南才女

1934年,沈祖棻考入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致力于古典文学研究。同时与中文系同窗程千帆志同道合而相爱。并发表了一系列的短篇历史小说,赢得当时评论界在广泛关注,被文坛誉为“江南才女”。1935年,她的小说《辩才禅师》发表,被认为是“充满诗意的感情和笔调”的佳作。1936年春发表的《悬崖上的家》也广受称颂。毕业后,沈祖棻一面在各地任教,一面进行新诗和词的创作,动荡的时代,使她的诗词在轻灵婉丽中透着凝重和深沉,抒发着她对灾难深重的祖国至诚的爱。1937年9月,南京遭到日寇的狂轰滥炸,沈祖棻和程千帆避难至安徽屯溪,在屯溪匆促完婚。自1942年至日本投降,沈祖棻先后在金陵大学、华西大学讲授诗词。1942年,沈祖棻在成都金陵大学开词选课时物色了5位有才华的学生成立了正声诗词社,在当时很有影响。她还为4位将毕业的学生每人各选了30多首结集成《风雨同声集》出版。1946年底,沈祖棻终于结束9年的离乱,回到武昌与丈夫团聚。1949年,她的《涉江词》结集出版,受到名家的一致好评。

教书育人

建国后,沈祖棻先后在江苏师院等校任教。1952年,她病体尚未完全痊愈就重登讲坛,先是在江苏师范学院任教,1956年投奔丈夫任中文系主任的武汉大学,夫妇共同执教武大,在珞珈山下教书育人,讲授中国文学史、古典名著选读、历代韵文选、元明戏曲研究、唐人七绝诗等课程。1957年,程千帆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农场改造。沈祖棻留在武大继续教学,她的课深受学生
沈祖棻夫妇

沈祖棻夫妇

喜爱。1963年,她被推选为湖北省召开李清照学术研讨会作准备的武大观摩课主讲人,当时华中师范学院和武汉师范学院也开同题观摩课,一致公认沈祖棻讲得最成功最出色。“文革”开始,多病的她,只有女儿丽则在身边,母女相依为命。1972年,女儿结婚搬走了,夫妻俩城乡两隔,惟有诗词唱和稍慰相思之苦。沈祖棻感赋:“文章知己虽堪许,患难夫妻自可悲。”程千帆唱和:“巴渝唱遍吴娘曲,应记阿婆初嫁时。”直到1975年,程千帆才被摘帽,1976年回到武汉,夫妻有了短暂的团聚。文革结束,她却于1977年6月27日遭遇车祸而不幸逝世。

作品影响

概述

尽管沈祖棻以学术研究和词名闻于世,然而她早期的小说创作、特别是历史小说创作,以女性的视角回顾与
沈祖棻作品

沈祖棻作品

反思历史,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当那些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作为意义符号,带着历史所赋予的特殊标记走入历史小说,沈祖棻以深沉的理解和同情展开了对历史的想象,在对历史人物的精神世界和生命形态的探求中获得了超越日常经验的生命体验,它读出的那些未曾写出的意义,成为人的现存处境的历史模式的最佳注解,在回顾历史的同时获得了对“现在”的观照。取材于唐代安史之乱马嵬驿兵变的《马嵬驿》,第一次将叙述视角投射到杨贵妃身上,对她赋予了极大的热情和诗意。她的绝世惊艳,高傲而自珍的性情,渴望“灵魂与灵魂的拥抱”的爱情追求,是那样倾泻无遗地展现着。正如沈祖棻在一首诗中所说的:“我却用彩虹架起梦的桥梁,采摘璀璨的星斗和皎洁的月光,用情丝和思绪系上灵活的笔尖,去做灯光照亮每个灵魂的暗隅。”(《赠孝感》)她以对历史深刻的主体认、丰富绚烂的想象、充满激情的文字,照亮了历史的那一角暗隅,昭启着对历史背后人的命运的关注。而她,也以她澄明的心灵、虔诚的情怀照亮了她自身。

人物浅析

沈祖棻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她有着深厚的中华文化蕴积。
她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一辈即精于书法,与近代名士吴昌硕朱孝臧常有往来。她从小受到良好基础教育,除学习一般的国语、英语、算术等课程外,还学过山水国画、西洋画和苏州的刺绣,小小年纪就能在家庭的赏月联句时吟成五言排律。
她上的是名牌大学――当时的全国最高学府南京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后又考入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是当时有名的才女,也是中国大学早期培养的少数女研究生中的一位。她的老师们是国学大师的阵容,几乎每一位都是学富五车的学者和知名教授,而他们的名字在被厚尘掩没了多年后现在也一个个地重现了原有的光辉。他们是:黄侃(季刚)、汪东(旭初)、吴梅(矍安)、汪国垣(辟疆)、胡光炜(小石)、胡俊(翔冬)、商承祚锡永)、刘国钧(衡如)、刘继宣等。
沈祖棻的作品不是没有创新,没有影响,曾经得到许多名家的高度评价和读者的热爱。
还是个中学生时,她就发表过小说、散文,还得过奖。她写历史小说、新诗,是“青年作家脱颖而出,生气勃勃地登上文坛中” (《中国新文学大系》1927年―1937年第五集的《编后记》)的一个。她的历史小说《辩才禅师》与老舍的名篇《月牙儿》等同列于《中国新文学大系》1927年――1937年第五集中,她的新诗集
沈祖棻作品

沈祖棻作品

《微波辞》也于1940年在重庆出版,其中的一些篇章还被谱成歌曲传唱。
她更以词人闻名。当学生时填的一首《浣溪沙》,因其中显现出忧国情怀和杰出才华,受到大师们的称赏,一句“有斜阳处有春愁”而被人称为“沈斜阳”。在抗日战争的鼙鼓声中揭开扉页的四百首《涉江词》更是现代词作的精品,从形式的运用发展到内容的广泛深刻无不创新,再加上她与宋代女诗人李清照几乎相同的国破家亡,流离失所的境遇,从而被方家视为“当代李清照”!晚年的她在古体诗歌创作上又独树一帜,历经磨难的“涉江人”又蘸着最后的心血写作了《涉江诗》。
沈祖棻是作家、诗人,也是学者、教授。
她曾在多所大学任教。多少学生痴迷于她的讲课,多少年后回忆起来也难以忘怀。她的论文、专著,不仅以知人论世的方法,介绍文学作品产生的历史背景、思想潮流,更有发前人所未发的细致分析。她也是化难为易,化繁为简的高手。读她的《宋词赏析》、《唐人七绝浅释》,过去不懂古诗词的人会被轻松地领进门,本来就爱诗词者的领悟力会更上一层楼。如今,甚至中学课本里也收入了她赏析古诗词的篇章。
沈祖棻的诗词与其它作品,她的中国古典文学的学术研究和教学成果,都应是中国文学史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也是我们应该继承的中华文化的遗产精华。可是长期以来,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研究好像对此视而不见,忽略而不谈。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过去被称为鸳鸯蝴蝶派的,专写言情作品的作家,甚至汉奸文人的作品都一阵阵地翻出来热闹了一番,而充满忧国忧民之情怀,又具有高度艺术欣赏价值的沈祖棻的作品在文学史的研究中仍然遭受某种冷遇,这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甚至不平!难道她的作品以古体形式为主是一个正当理由吗?难道她已离开人世也是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吗?而所谓“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论调更是没有道理。近年来,沈祖棻的作品单行本、选集和她的《宋词赏析》、《唐人七绝浅释》等其它著作一出再出,一印再印,有的印数达到几十万册,充分证明了她的读者群的广泛和作品的魅力。

代表作品

沈祖棻著作有:《妥协》、《暮春之夜》、《洋囡囡》、《神秘的诗》、《辩才禅师》、《茂陵的雨夜》、《马嵬驿》、《苏丞相的悲哀》等。
附:沈先生最著名的小诗一首——
《别》
我是轻轻悄悄地到来
象水面飘过一叶浮萍
我又轻轻悄悄地离开
象林中吹过一阵清风
你爱想起我就想起我
象想起一颗夏夜的星
你爱忘了我就忘了我
象忘了一个春天的梦

作品赏析

你来,在清晨里悄悄地来,
趁太阳还没有照上楼台;
你经过草地时不要踌躇,
小心碰掉一颗亮的露珠。
让一切的人都没有睡起,
我一个人在晓星下等你;
轻轻地告诉你昨夜的梦,
梦里有一阵落花,一阵风。
你来,在黄昏里缓缓地来,
趁晚霞还在山峰上徘徊;
你经过树林中不要留恋,
随着归鸦来到我的门前;
太阳落了也不要用灯笼,
我们正需要那一点朦胧。
这时你该为我吟一首诗,
但莫说别离,也莫说相思。
你来,在静夜里静静地来,
趁月亮还没有躲进云彩;
你经过黑径里不要害怕,
河边叫的不是鬼,是青蛙;
我们灭了灯,有的是星星,
没有人,不用怕谁来偷听;
这时你正好为我拿起琴弦,
低低弹出一段凄楚的缠绵。
(原载《文艺月刊》8卷3号,1936年3月出版)

她的爱情

她的爱情—— 文章知己,堪比“赵李”
沈祖棻与李清照,有着太多的相似。拿词作来说,李清照有《漱玉词》,沈祖棻有《涉江词》。拿爱情来说,“昔时赵李今程沈”。沈祖棻与程千帆的爱情和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爱情也有得一比。他们的婚姻都很美满,但都处乱世,饱尝颠沛流离之苦。
两人相识于青青校园,本是才子佳人,却生逢国难。在颠沛流离中,他们避难安徽屯溪,于1937年9月仓促成婚;在战火连连中,传世之作《涉江词》一篇篇问世。她诉相思,“忘却相思,犹梦见,坠欢如故。何苦?连梦也,不如休做”(《燕山亭》);念家园,“家近吴门饮马桥,远山如黛水如膏”(《浣溪纱》);忆江南风物,“竹槛蕉窗雨乍收,纱窗轻簟小茶瓯。枕边茉莉暗香浮” (《浣溪纱》);诉离乱夫妻分离之苦,“孤烛影成双,驿庭秋夜长” (《菩萨蛮》);悲故国山河, “但伤心,无限斜阳,有限江山”(《高阳台》),“乱世死生何足道,汉家兴废总难忘”(《浣溪纱》)……
一篇篇词作或隐或显地记录着沈祖棻夫妇的流亡生活。
1940年4月,沈祖棻因腹中生瘤前往成都动手术,不料医院失火,她仓皇逃出,所有衣物都被烧毁。程千帆闻讯惊恐万状,当找到妻子时,两个相拥而泣。
1942年夏,她身体渐渐康复,和丈夫一起到成都金陵大学教书。1943年秋,因中文系人事纠纷受到排挤。次年春,因怒而揭发学校将政府发给教职员的平价米高价出售,夫妇俩一起被学校开除。
1949年,38岁的沈祖棻剖腹产下女儿程丽则。产后,她的身体越来越差,起初怎么也找不出病因,最后才发现原来剖腹时庸医将手术纱布遗留在了她腹内。为此她饱受两年病痛,连肠子都烂掉一截,不得不做多次手术才把纱布取尽。
就在她在上海做手术时,上海解放。目睹陈毅大军进城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不犯,她激动万分。
1957年,程千帆被打成大右派,沈祖棻成为“罪人的妻子”,但“沈先生公开场合从来没说要和程先生划清界限,程先生在大会上被批判,回到家里,沈先生准备好西瓜,给他吃”。忆起恩师,吴志达有着无尽的敬意,他说,那时“大难来时各自飞”的夫妻很多。
文革开始后,程千帆属严重审查对象,夫妻城乡两隔。生活、精神上的磨难没有压垮她,长年的病痛折磨也没有让她丧失生活信心。她与女儿相依为命,与丈夫诗词唱和。沈祖棻感赋:“文章知己虽堪许,患难夫妻自可悲。”程千帆唱和:“巴渝唱遍吴娘曲,应记阿婆初嫁时。”后来女儿出嫁生子,外孙女早早(张春晓)承欢膝下,成了她晚年生活的一抹亮色。为此她写出了著名的充满真诚和生活情趣的长篇诗作《早早诗》:“一岁满地走 两岁咀舌巧 娇小自玲珑 刚健复窈窕 长眉新月弯……”
可惜天妒英才。1977年6月27日,一场车祸让中华词坛一代巨星就此陨落。
此后,程千帆穷己之力,将妻子的词作和论文整理、结集出版。“30多年前那个酷热的夏天,我父亲承受心灵的巨创和身体的伤痛,在珞珈山下那个简陋潮湿的平房里挥汗如雨,日夜伏案,为我母亲整理遗著。母亲去世后,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她的作品存世扬名,因为这是对我母亲最有价值的回报和纪念。”女儿程丽则深情忆父母,令她欣慰的是,自己的女儿早早承外婆衣钵,“早早从事古代文学研究,虽然不能达到我父母的高度,但是也有所成。”文学博士早早,现任暨南大学副教授,喜欢写小说。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