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江高

江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江皋,字在湄,号磊庵,安徽桐城人。顺治十八年进士,观政刑部。父病,乞养归。丧除,授瑞昌令,擢九江郡丞,寻移守巩昌。康熙二十一年,知柳州府,后以宪副视学西川。官至福建布政司参政,守兴泉道,以前任事罢归。生平耽读书,好吟咏。著有古文三十卷,诗四十一集。 江岸,江边地 指江中

释义

江岸,江边地

《楚辞·九歌·湘夫人》:“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汉书·贾山传》:“地之硗者,虽有善种,不能生焉;江皋河濒,虽有恶种,无不猥大。”《明史·隐逸传·徐舫》:“筑室江皐,日苦吟於云烟出没间。” 郭沫若 《汐集·题傅抱石画<延安画卷>诗之五》:“烈士忠贞垂万古,丰碑百丈耸江皋。”

指江中

明 徐复祚 《投梭记·出守》:“泛江皋,片帆冲千层怒涛。” 清 戴名世 《赠朱字绿序》:“今者江皋孤艇,荒烟落日。”

人物生平

故事,岁一巡乡堡、校户籍,敛舆马费,皋罢之。县城近河,壖岸善崩,屡决改道,环城无隍,民病汲。皋出俸金,率先效力,筑坚堤,濬壅塞。水复其故,形势益壮,民居遂蕃。三藩叛,县界连湖南,土寇乘间起。皋曰:“吾民缘饥寒出此,迫之则走藉寇”。饬乡、保长开谕抚安,而密督丁壮巡查,屡擒其魁,盗遂息。居七岁,考最,迁九江府同知,寻擢甘肃巩昌知府。大军入蜀,治办军需。值岁除,檄徵骡马千匹,茭刍器具,取具仓猝。皋策画便宜,供应无缺。士卒骄悍,所过渔夺百姓,皋遇,辄缚送军主,斩以徇,繇是肃然。
越四岁,调广西柳州。时新收岭西,兵犹留镇。军中多掠妇女,皋白大吏,檄营帅,籍所掠送郡资遣,凡数百人。军饷不继,士哗噪将变,皋驰谕缓期,趣台司发饷,应期至,军乃戢。郡民王缵绪,故官家子,经乱,产为四奴所据,只身寄食僧舍。皋诘得之,悉逮捕诸奴。奴惧,纳二千金乞免,佯受之。讯伏罪,乃出金授缵绪,命奴从归,尽还其产,柳人歌诵之。太和殿大工兴,使者采木,民大恐。长老言故明采木於此,僵仆溪谷,横藉不可数。皋曰:“上命也,何敢匿讳!”使者至,令民前导,自控骑偕使者往视。巨木森挺绝巘,下临深谷。下骑,掖使者攀援以登,崖益峻,无侧足所。使者咋舌曰:“是不可取。”还奏免役。民讙呼,戴上恩德。
寻被荐提学四川,以母丧解官。服阕,补陕西平庆道副使,迁福建兴泉道参政。以事左迁,旋以恩复职,卒於家。

2011重庆高考题

原文

江公皋传 [清]蓝千秋
江公讳皋,字在湄,号磊斋,世居桐城之龙眠山下。性敏慧,弱冠举于乡。未几,成进士,除瑞昌令。
瑞昌隶九江,负山带湖,民疲苶多盗,逋赋1日积。公至日,前令坐系凡三辈,其一竟以累死,妻子不能归,公慨然白府,身任所逋,悉罢遣前令,归其妻孥。县郭并河,岸崩壅故道,公捐俸倡首集赀筑堤,为完久计,民号之曰“江公堤”。是时闽、楚告警。瑞昌与楚邻,奸民乘间行剽劫,吏议发兵剿,公曰:“此辈迫饥寒为盗,抚之甚易.迫即走楚壤藉寇而。”因勒乡堡长宣谕利害,督丁壮材勇者巡察,时刺取其渠魁2击杀之,盗遂息。
未几,迁巩昌守。时大军入蜀,道巩昌,军兴旁午3,民疲困,卒益骄悍,或窃出渔夺,无敢呵者。公行部出郊,见数骑驰突过车,斥止验问得实,立缚送大帅斩以徇,由是兵卫肃然莫敢犯。
越四岁,移刺柳州。柳僻南服,俗犷悍。时新收粤西,兵留镇柳州,军中多掠夺妇女,哭泣思归。公白大府,缴营帅籍所掠赴郡讯之,恳归者量远近给资遣还,凡数百人。明年,柳帅卒,饷不继,士擐甲哗军门,公遽出,与期匝月给,士卒信公,稍解去。即驰书告台省趣发饷。饷应期至,军乃戢。粤西山峻削,柳尤连险,万石离立,斤斧所不厦,颇多巨木。时上方修太和殿,使者采木且及柳,柳人大恐。亡何,使者至,公即呼柳民问所产巨木地,令前导,公骑偕使者往视木。行数里,至绝巘下,山石嶙峋,木森森挺出,下临崖谷,马不能前。公解鞍,踞地稍憩,徒步邀使者登,使者有难色。公日:“上命也,木苟可出,守臣当先以身殉。”遂短衣持筇,扶两小吏先登,使者强随之,半崖路绝,无置足所。公仰视木顾使者日:“何如?”使者咋舌,大呼亟返,曰:“是不可取。”公曰:“木具在是,赖使者为上言不可取状。”使者遂还,奏免,柳民欢呼戴上恩德。
公享年八十有一,卒康熙乙未。公性廉明,故所在有声绩。为人孝友恬淡,通达时务,习吏事。始终洁白一节,贤达皆叹仰之。 (有删节)

参考译文

江公讳皋,字在湄,号磊斋,世代居住在桐城的龙眠山下。性格机敏聪慧,二十岁那年在乡里被举荐,不久,成为进士,任瑞昌县令。
瑞昌隶属于九江,依山带湖,百姓疲乏且盗贼猖獗,拖欠赋税很久了。江公到的时候,以前在九江任职的县令被牵连的总共有三批,其中前任因为所欠赋税累积太多要被处死,他的妻小不能回家,江公毅然决定上报府邸,补上所拖欠的赋税,倾其所有放了前任县令及其妻小回家。县郭合并河流,河岸崩塌堵塞旧道,江公捐赠俸禄并提倡集资建筑堤坝完成此项工程,百姓称其为“江公堤”。当时闵、楚情况危急,瑞昌与楚相临,怀有歹意的人趁此抢劫行窃,官吏提议发兵剿灭他们,江公说:“这些人是为饥寒所迫沦为盗贼的,安抚他们很容易,如果威逼,就会使他们跑到楚地去依靠强盗了。”于是命令乡堡长通知告诉人们利害关系,让强壮的勇士监督巡查,抓住他们的首领并且杀死,于是盗贼便平息了。
不久,升迁到巩昌做太守。当时大军进入蜀地,途中经过巩昌,军队征敛繁多,百姓疲乏困顿,士卒更加骄横强悍,有时四处抢夺,没有敢呵斥他们的。江公在郊外巡行视察时,看见数匹马突然从车旁奔驰而过,(江皋)呵斥他们停下来,审问得到实情,立刻捆绑起来送到大帅那里斩首示众,从此驻军纪律严明.没有谁敢危害百姓了。
过了四年,转去治理柳州。柳州处于僻远的南方,民俗粗犷剽悍。当时刚刚收复粤西,士兵仍然留驻并镇守柳州,他们常常抢夺妇女,这些女子常常哭泣想回家。江公上报府邸,营中将帅登记掠去的妇女并向各郡散发消息,愿意回家的衡量家的远近给予钱财遣送回去,一共有几百人。第二年,柳州大帅死了,军饷不能维持,士兵举起铠甲在军门口大声喧哗,江公出去,约定期限满月之后发饷,士兵相信江公,略微散开了。于是向台省催促发饷,军饷按期到达,军中停止作乱。粤西的山险峻,柳州尤其如此,万石分立,斧头也不能刻成如此,很多巨大的树。当时皇上正要修太和殿,让使者采集树木就要到柳州了,柳州人非常害怕,不久,使者到了,江公就问柳州百姓哪里盛产巨大的树,命令向导前面带路,江公骑马带着使者一起去看树。行走几里路,到了悬崖下,山上的石头峻峭、重叠,树木幽深可怕地挺立着,下面就是悬崖的谷底,马不能够前行。江公解下马鞍,在原地稍事休息,邀请使者步行登山,使者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江公说:“皇上的命令,树木如果可以生长,守臣应该首先以身殉职。”于是穿着上衣拿着木杖,让两个小吏扶着他首先登上,使者勉强跟随,到了一半没有路,也没有立足的地方,江公仰望树木回头对使者说:“怎么样?”使者惊讶,赶紧呼喊返回,说:“真是不能勉强取得。”江公说:“树木确实在,烦劳使者向皇上言说树木不能取得的情况。”使者于是返还,向皇上请求免除这项命令,柳州百姓非常高兴,感恩戴德。
江公享年八十一岁。康熙乙未年离世。江公性情清廉明正,所以任官所在地颇有声望和政绩。为人对朋友真诚,性子淡然,通晓明白实事,深谙为官之道,始终清正廉洁,贤达之士都赞叹并且仰慕他。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