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苌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毛苌西汉赵(今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人,古文诗学“毛诗学”的传授者,世称“小毛公”,今天我们读到的《诗经》,就是汉学大儒毛亨、毛苌注释的“毛诗”。 《诗经》是毛公所传,又称毛诗,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汉书》艺文志载:有毛诗29卷和毛诗故训传30卷传于世。《诗经》共40卷,分为风、雅、颂三部分,总计305篇。 2008年,中国毛氏研究会给邯郸市鸡泽县政府颁发证书,确认邯郸鸡泽是毛遂故里,韶山毛氏是鸡泽毛遂的直系后裔。而邯郸鸡泽以“毛”命名的仅此一村,这表明毛官营即毛遂故里得到确认。鸡泽毛遂、毛苌与湖南韶山毛氏一脉相传,鸡泽毛遂是韶山毛氏先祖。

基本简介

毛苌西汉赵人(今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今天我们读到的《诗经》,就是汉学大儒毛亨、毛苌注释的“毛诗”。孔子删定《诗经》后传给了子夏,子夏传给了曾申,曾申传李克,李克传孟仲子,孟仲子传根牟子,根牟子传荀卿,荀卿传给毛亨。可惜,毛亨生不逢时
公元前212年,秦始皇“焚书坑儒”。整天以语《诗》为事的毛亨不知何时大祸临头,携带家眷一路仓惶地从鲁地北上,一步步远离尘嚣,最后来到相对荒僻但水草丰美的武垣县(今河间市,当初属赵国的北部)居住下来,隐姓埋名,甚至装成本地人。
这也是后来史家有的称他为鲁人,有的直接称他为河间人的原因。直到汉惠帝撤销了“挟书律”,天下太平了,毛亨才敢光明正大地重新整理《诗经诂训传》,并亲口传授给毛苌。
诗经》是毛公所传,又称毛诗,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本来只称《诗》,汉武帝立《五经》后,才称《诗经》,与《周易》、《尚书》、《仪礼》、《春秋》并称为《五经》,成为儒家经典。《汉书》艺文志载:有毛诗29卷和毛诗故训传30卷传于世。《诗经》共40卷,分为风、雅、颂三部分,总计305篇。

传说资料

当时,西汉河间王刘德遍求天下“善”书,得之即刻工整誊抄,然后“留其真”,
毛苌画像

毛苌画像

将抄本加金帛还给书主,四方之士不远千里赶到刘德这里。刘德对这些人士自然礼遇有加。忽然听说在他的辖区居然有这么一位能够诵经解义的大贤,大喜过望,“礼聘再三”,请毛苌出山,封毛苌为博士,并在都城乐城东面建造日华宫(今泊头市西严铺),北面君子馆村建招贤馆,命毛苌在此讲经,传授弟子。今河间诗经村西北面三里处的君子馆村,据《嘉靖河间府志》讲就是毛苌当初讲经的地方,人们一直尊称那个地方为“君子馆”。其旧址曾出土汉砖一方,上有汉墓“君子”二字。

其后代

毛亨毛苌与《诗经》的关系,在学术界早已是无需争论的话题,然而毛苌是否有后,却是千年未解的一道题。没想到这个难题已迎刃而解,河间市文化局局长田国福最新发现,毛苌有后,其
毛苌立像

毛苌立像

后人在泊头。
毛苌后人的发现,纯属一种偶然,却与田国福的研究息息相关。《诗经》是中国文化长河中灿灿生辉的文学宝典,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产,以研究发展培育地方文化为己任的田国福,在调到文化局后,就开始致力于诗经的研究与源流考证工作。他的研究成果,不但得到了专家学者的公认,而且在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得到了很高的赞誉。令他没想到的是,关于他研究成果的一篇文章的发表,揭开了毛苌是否有后的谜团。
《没有河间,我们还能读到诗经吗?》这篇着重介绍田国福研究成果的文章,于2001年8月3日发表在《沧州晚报》上后,田国福即赶赴张家界参加第五届诗经国际学术研讨会去了。会议期间,人们得知他来自毛苌传经的故地,不断有学者问到,毛苌是否有后裔的问题,田国福只能以摇头作答。此前他一直关注这个问题,但一直无果,因为在河间周围,他们曾多方寻觅,均未发现毛苌后裔,即使有毛姓家族,也是外来迁入者。所以学术界一直有毛苌无后的说法。参加研讨会一周后他回来,却意外地收到了来自泊头东毛庄村民毛春行的一封信。“大毛公亨,小毛公苌,是我毛氏族人的始祖。”这位叫毛春行的村民称,报上见到介绍毛诗文化的文章后,非常激动,其中田国福的考证与研究与他们的族谱记载与传说有很多吻合。信中他提到,大毛公小毛公乃叔侄,为他们毛氏族人始祖,今河间市诗经村,三十里铺一带为毛氏故里,毛氏后裔之说有碑、谱为证。终于于2008年,经中国毛氏研究会认定毛遂为毛姓的始祖,毛亨、毛苌为毛遂后人,真正的毛姓始族的故里也就是说毛遂故里在鸡泽(如今的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毛官营村一带),同时(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毛官营村)也是毛苌的祖籍地和生长地。

毛氏故里

2008年,中国毛氏研究会给邯郸市鸡泽县政府颁发证书,确认邯郸鸡泽是毛遂故里,韶山毛氏是鸡泽毛遂的直系后裔。而邯郸鸡泽以“毛”命名的仅此一村,这表明毛官营即毛遂故里得到确认。鸡泽毛遂毛苌与湖南韶山毛氏一脉相传,鸡泽毛遂是韶山毛氏先祖。

毛苌墓

毛公墓又名毛公垒,位于沧州市河间市三十里铺村北,为汉博士毛苌墓冢。明礼部尚书李时《毛公书院记》载“毛公者,汉儒毛苌也。献王征公为博士。公善为讲说,演绎其义,号为毛诗。卒葬河间城北三十里”。毛公墓“文革”期间被毁,河间市人民政府于2005年重建。现为沧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毛苌卒年无从查考,但他死后未能葬归故里。一说毛苌后来官北海太守(今山东昌乐东南);一说其最后聘任河间太傅,后葬于国都乐城附近。不过,家乡的人们为了崇仰祭奉,于诗经村及君子馆的西北面修建了一座毛苌衣冠冢,称“毛精垒 ”;亦有考证,认为此地即为毛苌墓,以上二说《河间府志》、《河间县志》均有记载。为了表示对毛公的崇敬,村子名为崇德里。直到雍正三年,由于递铺(驿站)设此,方改称三十里铺(今河间市三十里铺)。
当年讲解《诗经》的主要有齐人辕固、鲁人申培、燕人韩婴、河间毛亨4家。但由于毛诗传继儒门正宗,解经往往与先秦典籍相合,而且其训诂平实,准确、简明、便于传习,所以,独有毛诗流传下来。
由于毛公承继传播《诗经》的伟大贡献,受到历代官方及民众的尊敬。元代至正年间,河间官员在崇德里毛精垒奏建书院。到了公元1506年,在遗址上重新建堂修祠,祠内供奉毛公像。乾隆二十二年,乾隆南巡,路过河间,除咏毛公作诗纪念外(此诗言御碑现存河间市文保所),特遣重臣致祭。转年,河间知县吴凤山开始扩建书院,并准备把该书院建得“且偕岳麓、嵩阳、应天、白鹿洞诸名流传不朽也。”到近代,毛公书院修葺得更加完备,前为学堂,后为祠,古柏森森,祠内塑毛公像,上匾书“六义宗公”。文革中,书院被毁。
看信后田国福惊喜异常,第二天他就去了东毛庄。
东毛庄、西毛庄是毛三庄的两个自然村,约600户,近3000人,大部分人家是毛姓族人。田国福的到来,受到了毛家人的热情欢迎。人们纷纷来到毛春行家,与这位研究其始祖的人一叙情怀。一番叙话后,田国福被领到了村中的“毛氏先莹(茔)”碑前。碑虽已是残碑,但上面字迹仍有可辨之处。据介绍,村中曾有毛氏家庙,该碑即是毛氏家庙碑,供奉于家庙内,原来有亭。现已无存。碑已断“始祖长(苌)”、“一世祖知之”和其他若干世氏先人的名字仍能看清。上面还有大明正德十年立,立原先人为七世毛连,万历二十一年重修等字样。
随后,村民给他找来了珍藏的族谱。这本装帧各异的毛氏族谱,上面均详细记载本支门族人延续情况。记者在复印件上,清晰地看到了这样的字句:始祖,苌,字未考配未详,居瀛州城北今名河间府城北三十里铺。几本族谱上均有“故居”记载,其中一本叙说毛公之事更为详细:“先祖亨、苌叔侄二公,隐居河间三十里铺......苌公诗经,亨公口授,经数年苦功能熟背诗经并能逐字讲解,献王闻讯,礼聘再三,苌公始应。
《河间县志》第718页记载:“汉毛公墓,即汉博士毛苌墓。在今县城北三十里铺(今三十里铺初级中学所在地),一说毛精垒亦是此墓。”又载:“毛精垒,据旧志载,系埋葬毛苌衣冠地方。”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