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仲学派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次仲学派,是清代凌廷堪所创立的学派。凌廷堪(1755~1829),字次仲,一字仲子,歙县(今属安徽)人,此学派因其字而名。凌廷堪六岁而孤,冠后始读书,慕江永、戴震之学。曾任宁国府学教授。其弟子有胡培翚、吕飞鹏、张其锦等。其交游者有阮元、焦循、许鸿磐、江藩、程瑶田、谢启昆、汪中、孔广森、武亿、洪亮吉、孙星衍、王聘珍等。

学术成就

次仲学派之学,长于考辨。凌廷堪之学,“无所不窥,于六书、历算以迄古今疆域之沿革、职官之异同、史传之参错、外属之源流,靡不条贯,尤专礼学”(徐世昌《清儒学案》)。撰《礼经释例》十三卷,分为通例、饮食例、宾客例、射例、变例、祭例、器服例、杂例等八类,寻例释词,便于稽考。他特别重视礼的作用,认为“人之所受于天者,性也;性之所固有者,善也;所以复其善者,学也;所以贯其学者,礼也。是故圣人之道,一礼而已矣”。于乐谓“今世俗乐与古雅乐中隔庸人燕乐一关,蔡季通、郑世子辈俱未之知”,乃考之以典籍,证之以器数,著《燕乐考原》六卷。
他还撰有《梅边吹笛谱》、《晋泰始笛律筐谬》等有关乐律的著作。在历算方面,孙星衍曾有书致廷堪,谓西人推步为不可信,廷堪复书谓“夫西人算法与天文相为表里,是则俱是,非则俱非,非若中学有占验推步之殊也。苟不信其地圆之说,则八线弧三角亦无由施其用矣。西人言天,皆得诸实测,犹之汉儒注经必本诸目验,若弃实测而举陈言以驳之,则去乡壁虚造者几希,何以关其口乎”?其“在都与江郑堂、王更叔讲求象纬之学,乃取《录台仪象志》、《协纪辨方书》及《明史》、《五礼通考》互为比勘,昼则索之以图,夜则证之于天,阅日四旬,乃依今测撰《县象赋》一首以稗来学”。表现了注重实测的精神。
其弟子胡培翚通经博闻,亦长于礼,尝病《仪礼》贾疏多舛,研精覃思,积四十余年,撰成《仪礼正义》四十卷。他曾历主钟山、惜阴、云间、径川诸书院,又创东山书院,受其学者甚众。胡培翚也是朴斋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
吕飞鹏专治礼,凌廷堪称其为“能得我道者也”。著有《周礼补注》六卷、《周礼古今文义证》六卷。
凌廷堪另一弟子张其锦“从次仲游,垂十年,精研章句,不堕师承”,曾考其师出处遗事,作《年谱》四卷。
凌廷堪之交游者许鸿磐“博极群书,尽读三通、二十四史,往复数十过”,尝以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虽能正《大明一统志》之误,而尚多沿其陋,遂精究各史,历考古今图籍、省府县志,博取精择,成《方舆考证》一百卷,其书“足补颐书之漏而订其讹”。
王聘珍治经,确守后郑之学,尝积二十余年撰成《大戴札记解访》十三卷、《目录》一卷,又著《九经学》,引申诂训,考定汉制,具有家法。
此学派代表著作除上述者外,还有凌廷堪《元遗山年谱》、《校礼堂文集队《充渠新书》、《札记》,胡培翚《燕寝考》、《禘袷问答》、《研六室文钞》,许鸿磐《尚书札记》、《吴越始末》、《河源述》、《金川考略》、《泗州考古录》、《开方图》、《简明地图》、《黄道赤道经纬度数图》、《参伍类存》、《考古夷庚》等。

影响

次仲学派影响较大,尤其在礼、乐、舆地方面,颇受学者推许。“并时学人多精于六书、九数,若言及礼乐,盖靡不推次仲焉”(徐世昌《清糯学案》)。李兆洛评许鸿磐《方舆考证》曰:“此书考证博于颐氏,又稍变其例,以明统括定限断,书成,治地理者可以无憾矣。”(李兆洛《方舆考证总部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