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伟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李玉伟,奥运冠军,原中国男子射击队运动员,1979年进入沈阳市陆上运动学校,开始练习打移动靶,1981年入辽宁射击队,1983年入国家队。在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获得了50米移动靶标准速金牌。当年年仅19岁的他,成为中国历史上第四枚奥运金牌的获得者,仅比许海峰获得奥运首枚金牌创造中国奥运历史晚了一天的时间。有神射手之称,奥运会决赛时,弹无虚发将男子移动靶的金牌收入中国队帐下。

个人资料

项目:50米移动靶(30+30发)。
最好成绩:1984年获洛杉矶奥运会50米移动靶标准速金牌(587环)。
职务:担任辽宁省射击队教练。

运动成绩

1979年进入沈阳市陆上运动学校,开始练习打移动靶1981年入辽宁射击队,1983年入国家队。
1981年 参加全国青少年射击冠军赛,以388环的成绩获移动靶混合速冠军
1983年 获第5届全运会50米移动靶标准速冠军(588环),并与队友们合作获该项团体冠军,两项成绩均打破全国纪录
1984年 获洛杉矶奥运会50米移动靶标准速金牌(587环)
1986年 世界射击锦标赛上,与队友合作获移动靶混合速团体冠军
1987年 获世界杯混合速个人冠军(396环)和标准个人冠军(685环)

所获荣誉

1981年 获运动健将称号1984年 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人物故事

与射击结缘,练百步穿杨枪法

他与射击运动的结缘,是从一只普通的气枪开始的。当他还是一个顽皮的孩童时,他姐夫的那只气枪就老吸
引着他。他常常跟着姐夫钻林子,看姐夫怎样打鸟。后来姐夫把气枪送给了他,从此这只枪成了小玉伟离不开的宝贝,天天如痴如醉地练打枪,一会儿瞄绿豆,一会儿瞄鸟眼,越练瘾越大。不知不觉,他已经练就了百步穿杨的枪法,在小伙伴面前神气得像个王子。
1979年,14岁的李玉伟凭着高超的打气枪本领,进入沈阳市陆上运动学校,开始从事正规的移动靶射击训练,且兴趣更浓。经过两年的磨炼,他已具备了一个优秀射手应有的沉稳、冷静、敏捷、果断的素质。在运动队中的激烈竞争使得李玉伟从小心中就有了奋斗的蓝图:少年冠军——全国冠军——世界观军。射击训练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也要穿着毛衣、皮夹克,托着7公斤重的枪进行瞄准射击,李玉伟比其他同学更刻苦,期天也舍不得休息。
1981年他首次参加全国比赛,取得572环的成绩。同年10月他代表辽宁省队参加全国青少年射击个人冠军赛中,以388环的成绩获的50米移动靶(混合速)第一名,成为“少年冠军”。
1984年3月,李玉伟到墨西哥和洛杉矶参加比赛,但因为场地不适应以及时差问题,成绩不够理想。回国后李玉伟仔细分析失败原因,纠正错误,更加刻苦训练。“参加比赛就要有比劲,有争劲,”“要敢于盯着强手,尽力去比、去争。”李玉伟平时就这样要求自己。在辽宁队的时候,他成绩最好,训练起来很轻松,但水平提高不快。1983年,他被选入国家队,为参加洛杉矶奥运会做准备。一到国家队他的地位马上由“老大哥”变成了“小弟弟”,李玉伟暗下决心,在短时间内超过“老大哥”。李玉伟打定了主意,暗地里“摆擂台”,和水平高的队员比着干。耐力训练,老队员练习端枪瞄准的时间长,他不示弱,要求自己更长。练击发,打得不果断不迅速,即使是满环也不算数。李玉伟就这样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边比、边练,结果技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终于取得了奥运会的金牌。
有人很难意识到李玉伟在洛衫矶奥运会上取得的金牌的价值,但是从1984年开始,中国队在后来的1988,1992,1996,2000年奥运会上一共取得了三金两银两铜的成绩,在中国体育界,除了跳水和乒乓球的个别项目外,没有哪一个项目的成绩比男子移动靶更好。
李玉伟的教练总是在他领先的情况下不住叮嘱李玉伟:不要每一枪都要求十环,“八九不离十”就可以了。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态,李玉伟才能在激烈的比赛中获胜。

奥运冠军李玉伟:杜丽不是特别平静

1984年,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如今李玉伟担任辽宁省射击队教练

陪看项目

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2008年8月9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后的第一个比赛日。李玉伟在辽宁省军事体育陆上运动学校与到访的本报记者共同期待首金的产生。
24年前,作为神射手的他,在洛杉矶奥运会夺下金牌后,表现出来的是平静。
24年后,作为辽宁省射击队教练的他,坐在电视前看比赛,反而有些紧张?杜丽,给他的感觉,不是特别平静。

赛前分析

“今天杜丽很难”2000年的悉尼,当大家把希望都寄托在陶璐娜身上的时候,是赵颖慧夺冠;2004年在雅典,当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颖慧身上的时候,杜丽横空杀出。面对这一届杜丽赵颖慧双管齐下的形势,李玉伟教练表示,凭感觉他更看好杜丽。
虽然选拔赛时的成绩她们同样优秀,赵颖慧也拿过很多世界第一,不过杜丽属于比赛型选手,大赛感觉更好,而且在困难的情况下咬得住,雅典奥运会,她就是在不利的情况下一枪一枪追回来的。
但是李教练也表示,上届奥运会夺冠时,杜丽是在暗处,夺冠算是“黑马”;而这一届,杜丽是在明处,关注度很高。另外这场比赛还有着“开门红”的意义,再加上是主场,杜丽的心理压力会很大。
一个有趣的事儿是:李教练的爱人曾是10米气步枪的选手,她更看好赵颖慧。 10时11分,李教练自言自语道“资格赛应该结束了,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
10时18分,电视屏幕下方打出字幕,杜丽进入决赛,赵颖慧资格赛遭淘汰。
李教练还透露了一些“秘密”:可以多注意下队员在比赛期间不经意的动作,这些东西往往都能透视出运动员的心态。“比如刘翔,比赛之前就是有一股子霸气,舍我其谁的感觉。”
10时29分,比赛场地画面正式切入,杜丽的资格赛成绩399环,与其他三名选手总环数并列第二名;而她最强竞争对手之一,捷克的埃蒙斯,打出了满环400的成绩。“差一环,难度相当大,得超常发挥了。”
总之,“今天杜丽很难。”

进入决赛

他比杜丽还紧张此时,屋子里的气氛已经有点微妙的变化了,射击队的一些教练也都过来了,“现在资格赛成绩怎么样啦?”一位教练进来就急切地问。
“今天杜丽不好打啊!压力太大了。”李教练说,要想打出好成绩,一定要保持好心态,别受周围环境的影响,赵颖慧在资格赛中发挥失常没有进入决赛,杜丽孤军奋战,主场、卫冕,又是首金,压力可想而知。
10时30分,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枪打出9.8环,“这枪打得不太理想,”李教练说,“看得出还是有点紧,但杜丽的特点就是后半程势头强劲,上届奥运会不就是最后赶超的嘛。”看到最强竞争对手打出10.6环时,李教练还很镇静。“得抓紧啊,资格赛都落后1环了。”其他几位教练为杜丽鼓劲。
第二枪画面一直没有出现杜丽,最强对手埃蒙斯又打出了10.7环,李教练两只手夹在一起,食指不停抖动,“这个选手太稳了,她一枪高一枪低都不怕,就怕这样平稳的。”画面一直没有显示杜丽的成绩,现场播报员报出杜丽的成绩10环时,李教练身体晃了晃,“杜丽在逐渐往回找,咬住不能落后太多。”
第三枪埃蒙斯打出了9.7环,“机会来了,”众人一起攥拳头喊,“加油,杜丽。”此时,李教练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屏幕,“现在非常考验杜丽,心理稍微有起伏就会影响射击精度。”第三枪杜丽打出了10.1环,众人一拍巴掌,“再拉近点就好了。”李教练站了起来,坐在了离电视最近的椅子上,一言没发。

关键时刻

情不自禁咬手指进入到第四枪,杜丽已落后2.9环。
镜头对准杜丽时,李教练突然说:“这个差距不小了,必须得调整好心态,往前赶了。”10.9环,当电视里显示埃蒙斯第四枪的成绩后,刚刚兴奋的大家又有点泄气,“这也太稳了,10.9环这就是满环了啊!形势严峻了。” 杜丽开打第四枪时,大家都显得很紧张,李教练情不自禁地把手指放到了嘴边,指了指电视,“这枪很关键,绝对不能差太多。”也许是发现记者看见了他的小动作,他又放下了手,“不好意思,我着急时就爱把手放嘴边,有劲使不上的感觉更痛苦。”
第四枪杜丽打出了10.4环,李教练刚刚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一些,“还好,没被落下太多,以后几枪要求更高了。”
但此后几枪杜丽还是没有完全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做运动员时,有时完全投入到比赛中,感觉不到紧张,下面的教练或者观看比赛的反而更紧张。”李教练说,尤其本身从事射击,看着就更紧张,“这种心情可能你们也不会体会到。”
比赛结束,杜丽获得第五名的成绩,在看到杜丽接受采访时,眼泪在眼圈中打转,“此时,她的心情肯定很难过,压力太大了,应该多鼓励她的,以后还有机会。”看得出李玉伟的心理也不是滋味。

原汁原味

十颗子弹十幕细节
第一颗:杜丽9.8环
“这枪打得不太理想,看得出还是有点紧,但杜丽的特点就是后半程势头强劲,上届奥运会不就是最后赶超的嘛。”李教练说。
第二颗:杜丽位列第四
“不好追啊!但是,她的眼神还是比较放松。”
第三颗:埃蒙斯打了9.7环
“杜丽好样的,来个10.9!”李玉伟有些激动,“适当放大瞄区,求稳、别急,效果反而可能会更好。”
第四颗:埃蒙斯10.9环时
“状态太好,巅峰状态啊!”
第五颗:杜丽10.1环,埃蒙斯10.2环
埃蒙斯打得太高了,杜丽有压力啊!杜丽得加油了,要是连续3发10.6环以上,就有看头了,现在还有机会,否则只能靠奇迹了。”
李玉伟
第六颗:杜丽10.0环 “杜丽眼神有点散,估计是杂念太多,投入方面有问题,不是最佳状态,精神不是高度集中,眼睛中没有那种霸气。这个时候运动员最难熬,有劲使不上。”
第七颗:杜丽9.7环
李玉伟轻轻拍了一下大腿,“不要多考虑了,就要打……状态不对,现在要是想往回扳可能性太小。”
第八颗:杜丽10.0环,埃蒙斯10.3环
过后,还有两发子弹……距第三名还有1.9环,但是,第二名,对杜丽这个级别的选手都没有意义。
第九颗:杜丽打出了10.4环
“希望杜丽最后一枪打出气势来……大家对她的期望太高,大家关注她,她也能感受得到。”
第十颗:
埃蒙斯打出9.9环的成绩,不高,但是已经足以让她拿到冠军
她和她的丈夫相视,目光依然平静;她替她的丈夫圆了心愿,他的丈夫,一位美国枪手,上届奥运会最后一枪打到了别人的靶子上,在大好局面下痛失金牌。

其它相关

射击趣闻
移动靶项目原来叫“跑鹿”
关于平静,李玉伟教练说,当年自己拿到洛杉矶奥运会50米移动靶冠军的那一刻,并没有狂喜,当时的感觉,就是“一下子松了下来,还有疲倦,什么都不想”。 “我们射击项目和其他项目不一样,无论开枪前后,都讲究控制自己,就算拿到冠军,也‘出不来状态’,不像其他项目一下子爆发出来。”
当年比赛结束之后,工作人员找过他合影签名留念,也会让他有一些内心的波澜,但事实上,直到回国之后,李玉伟才开始了他的兴奋期,“那时候才意识到一些东西,拿冠军的感觉真好。”
此外,李玉伟还透露了移动靶项目的一些趣闻。这个项目和打猎颇有渊源,所以靶标曾被做成鹿和野猪的外形,胸部有环,当年这个项目射击运动员都管它叫“跑鹿”,再后来叫“跑猪”,比如他参加的国内比赛就曾经被称作“50米移动靶跑猪射击”,1992年之后转变为移动靶射击。
24年里,移动靶项目的装备,从颇具杀伤力、带有弹头、火药推动的“口径枪”变成了气枪;距离,从50米变成了10米;选手也从李玉伟变成了他的师弟,两次奥运冠军获得者杨凌。比赛的要求变了,但奥运精神的传承,始终没有改变。
其他叫李玉伟的人。现在在新乡学院教科系当实践部部长。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