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寻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李寻,字子长, 平陵(今陕西咸阳市西北)人。西汉儒家,生卒不详。 推阴阳言灾异,指陈朝政弊端,要求政治改革的人物。

人物生平

李寻:西汉儒家,生卒不详。 推阴阳言灾异,指陈朝政弊端,要求政治改革的人物。 字子长。 平陵(今陕西咸阳市西北)人。 早年治《尚书》,独好《洪范》灾异,又学天文月令阴阳。哀帝时为黄门侍郎、骑都尉。 因支持方士夏贺良等改元乱政,被流放敦煌郡。 把太阳看作君主的一种表现。 他说:“夫日者,众阳之长,辉光所烛,万里同晷,人君之表也。”(《汉书·李寻传》)进而认为太阳能表征君主的一切状况。 断定太阳出来之前,霞光万道,清风习习,表示君主不为女色所牵引;太阳出来,明亮而温暖,表示君主头脑清醒,奸佞不行,忠直之臣在侧;中午太阳光芒万丈,表示君德盛明,大臣奉公;傍晚,太阳的余晖脉脉,表示君主有常节。 断定阴云邪气起于日初出时,表示君主为后宫女色所牵累;起于日出以后,表示君主的近臣乱政;起于中午,表示君主被大臣欺诬;起于日落以后,表示君主被妻妾役使所纠缠。 李寻在汉代色彩斑驳的阴阳灾异理论中建立了一种独具特色的理论,即日月五星灾异论。 把阴阳灾异同占星术相结合,认为日月星辰在方位和亮度上的每一变化都与帝王、妃后大臣的品德乃至具体行为密切相关。 如月亮失度,五星失常,或表示母后乱朝,或表示朝廷举措失当。 他主张“崇阳抑阴”,抑制外戚与后党,同时“进贤良,赦小过,无求备,以博聚英俊”(同上)。《汉书》卷七五有传。

相关事件

翟方进有个属下叫做李寻,这个人(李寻)见当时天下政治一片糟糕,国家贫穷,老百姓民不聊生,官吏不励精图治,都在耍嘴皮子功夫,于是,他便按照当时流行的天人感应理论给皇帝上了一本奏章,“绥和二年春荧惑守心,寻奏记言 :“应变之权,君侯所自明。往者数白,三光垂象,变动见端,山川水泉,反理视患,民人讹谣,斥事感名。三者既效,可为寒心。今提扬眉,矢贯中,狼奋角,弓且张,金历库,士逆度,辅湛没,火守舍,万岁之期,近慎朝暮。上无恻怛济世之功,下无推让避贤之效,欲当大位,为具臣以全身,难矣!大责日加,安得但保斥逐之戮?阖府三百余人,唯君侯择其中,与尽节转凶 。”(《汉书·翟方进传》)
李寻的意思是说,天下政治那么糟糕,君主固然不应该担当责任,但是,大臣们则是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这下,就把矛头指向了当时的丞相翟方进了。可能翟方进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自己的属下装进笼子里去套住了!汉成帝就给翟方进下了一封策书,相当于私信与公文之间的一种函件,“上乃召见方进。还归,未及引决,上遂赐册曰 :“皇帝问丞相:君孔子之虑,孟贲之勇,朕嘉与君同心一意,庶几有成。惟君登位,于今十年,灾害并臻,民被饥饿,加以疾疫溺死,关门牡开,失国守备,盗贼党辈。吏民残贼,殴杀良民,断狱岁岁多前。上书言事,交错道路,怀奸朋党,相为隐蔽,皆亡忠虑,群下凶凶,更相嫉妒,其咎安在?观君之治,无欲辅朕富民便安元元之念。间者郡国谷虽颇熟,百姓不足者尚众,前去城郭,未能尽还,夙夜未尝忘焉。朕惟往时之用,与今一也,百僚用度各有数。君有量多少,一听群下言,用度不足,奏请一切增赋,税城郭堧及园田,过更,算马牛羊,增益盐铁,变更无常。朕既不明,随奏许可,后议者以为不便,制诏下君,君云卖酒醪。后请止,未尽月复奏议令卖酒醪。朕诚怪君,何持容容之计,无忠固意,将何以辅朕帅道群下?而欲久蒙显尊之位,岂不难哉!传曰:‘高而不危, 所以长守贵也。’欲退君位, 尚未忍。君其孰念详计,塞绝奸原,忧国如家,务便百姓以辅朕。朕既已改,君其自思,强食慎职。使尚书令赐君上尊酒十石,养牛一,君审外焉 。”(《汉书·翟方进传》)
汉成帝的这封函件书是说,你翟方进有孔子那样的正确思想,还有战国勇士孟贲那样的勇敢,但是,你担任丞相之后,天下的政治却是一塌糊涂,你的许多政策措施也很不好,老百姓民不聊生呀,所以,我想撤职你,又不忍心,现在,我赐给你好酒十石,牛一头,你自己自审吧。这翟方进本来是可以厚着脸皮不自杀的,但是,他一生严格按照儒家经典的标准要求别人这样和那样,到头来,没有想到皇帝也以孔子去说他的事情了,这下,翟方进的脸就挂不住了,于是,“方进即日自杀。上秘之,遣九卿册赠以丞相、高陵侯印绶,赐乘舆秘器,少府供张,柱槛皆衣素。天子亲临吊者数至,礼赐异于它相故事。谥曰恭侯。长子宣嗣。”(《汉书·翟方进传》)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