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麟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李公麟(1049-1106)北宋著名画家。字伯时,号龙眠居士。汉族,庐江郡舒州(今安徽桐城)人。神宗熙宁三年进士,历泗州录事参军,以陆佃荐,为中书门下后省删定官、御史检法。好古博学,长于诗,精鉴别古器物。尤以画著名,凡人物、释道、鞍马、山水、花鸟,无所不精,时推为宋画中第一人。李公麟因风痹致仕,归居龙眠山庄,自作《山庄图》,为世所宝。传世作品有《五马图》等。

人物生平

李公麟做官三十年,也是他的艺术逐渐成熟,成为名画家的时期:这一时期也正是王
李公麟像

李公麟像

安石变法失败,转入史称“朋党”之争的时期。李公麟和王安石的关系很好,熙宁七年以后,王安石失势,退居金陵,曾与李公麟同游,并赠诗四首,但同时,李公麟和反对王安石苏轼等关系也很密切。
李公麟和苏轼黄庭坚、米芾等人同是驸马王诜家的座上客。他们在王诜家里的聚会曾被纪录在李公麟画的《西园雅集图》(现存各种摹本)中,米芾也为此写了一篇文章。他们十几个人在王诜家的花园中饮酒、作诗、写字画画、谈禅、论道等等。这是他们交游的第一个时期,是在苏轼被黜,离开汴梁去杭州作官以前。元丰二年(公元一○七九年)苏轼因作诗遭祸,陷入险境,王诜也被株连,据说李公麟在街上遇见苏家人,就以扇遮面,因而受到人们的讥笑。李公麟和苏轼等人第二次交游是在哲宗元祐年间,那时王安石已经去世,正是旧党短期得势,而苏轼又恢复了自己的政治地位的时候,李公麟又画了第二幅《西园雅集图》。苏轼黄庭坚的诗集中载多首赠诗和称赞他作品的诗。
李公麟对于古代的美术修养极深。对古器物和古文字具有知识,曾摹绘古代的铜器并加以考订,他参加了整理皇家收藏的古器物的工作。他的父亲李虚一收藏古代画迹很多,他都进行临摹,并且也临摹了很多他人收藏的名迹。他保存了很多自己临摹前代名画的副本。
他的绘画才能,首先表现在他的题材的多样性上。他擅长鞍马、佛像、人物和山水。他在临摹古人名迹中掌握了绘画技法,而越出古人的技法。
李公麟擅长画马和人物。他画的人物,据说能够从外貌上区别出“廊庙馆阁、山林草野、闾阎臧获、台舆皂隶”等社会各阶层人的特点,并能分别出地域和种族的具体特点,及动作表情的各种具体状态。他的艺术创造有生活现实性为基础,所以他敢于追求新的表现。他敢于突破前人的定式,画长带观音,飘带长过一身有半,还画过石上卧观音,这些都是他创造的新式样。他的创造性还表现在他对题材的理解上,他画“观自在观音”,不是按照一般流行的坐相,他说“自在在心,不在相”,不必限制于某一固定的坐相,而是另创一种他认为能表现出心情自在的坐相。他画陶潜的“归去来辞”一诗把表现的重点放在正在思维中的神态上,不在一般化的描写田园松菊等自然风物,而注重描绘“临清流处”——发人深思的流水。
李公麟画汉代的将军李广夺了胡人的马逃回来,在马上引弓瞄准追骑,箭锋所指,人马就应弦而倒。李公麟自己说,如果是旁人画就要画箭射中追骑了。可见李公麟很了解艺术的真实有别于生活的真实,表面上好象不合理,而能产生更强烈的艺术力量。

艺术特色

北宋的人物画,其构形技法,到北宋后期为李公麟(1049年-1106年)发扬光大,线条
李公麟半身像

李公麟半身像

健拔却有粗细浓淡,构图坚实稳秀而又灵动自然,画面简洁精练,但富有变化;题材广及人物、鞍马、山水、花鸟,既有真实感,又有文人情趣,而且所作皆不着色,被称作“白描大师”。

艺术成就

《五马图》和《维摩诘图》标志着单线勾勒的技法在中国绘画艺术中的巨大成就。单线勾勒的写实能力在于它有可能表现对象的形体、质感、量感、运动、空间。所以单线勾勒是一种效果明显而高度简洁的描绘技法。李公麟是一个卓越的现实主义艺术的大师。他在绘画史上的地位尚有待更细致的分析,他创造了富于概括力的真实而鲜明的艺术形象,他掌握极优美的提炼形象的能力和表现技巧。但是他之选取非现实性的题材的倾向和追求一种与士大夫的生活密切联系的细腻的趣味,都说明他的艺术中蕴藏了一个危机

个人作品

他善画人物,尤工画马,苏轼称赞他:“ 龙眠胸中有千驷,不惟画肉兼画骨”。《五马图》为其代表作。画中五匹大马,由五个人牵引,神采焕发,顾盼惊人。用笔简练,马的一举一动,极其细致生动地表现出骏马运动和性情的特征。他还发展了“白描”画法,创造出“扫支粉黛、淡毫清墨”,“不施丹青,而光彩动人”。他的作品,保存下来的不多。除《五马图》外,尚有《临韦偃牧放图》、《免胄图》、《维摩诘像》、《十六小马图》、《龙眠山庄图》、《辋川图》、《九歌图》、《洛神赋图》、《草堂图》、《莲社图》、《明皇演乐图》、《农节图》、《西园雅集图》、《明皇醉归图》、《维摩演教图》、《汴桥会盟图》、《白描罗汉图》、《海会图》、《百马图》等。
李公麟画了一幅六七个汉子围在桌旁赌博的《贤已图》,图中人物栩栩如生,其中有一个人伏在桌上,眼盯盆内的骰子,张嘴急呼,这时骰子转到“六”的位置上。
元符三年(1100)告老,居故乡桐城龙眠山,号龙眠居士。他好古博学,善鉴定。不仅能画人物鞍马、神仙佛道,也能画山水花鸟。他对传统绘画作过大量的临摹,同时重视写生,敢于独创。他的人物能从外貌上区别出身份、地域和性格特点。在画法上,他以白描著称。这种善用线描,多不设色的白描,造型准确,神态生动,这样就把传统的线描造型方法推进到一个新的水准。对其后代人物画影响很大。他画的山水,亦有创格。工行、楷书,有晋、宋书家之风。后人论其作画“以立意在先,布置缘饰为次”。还长于考古。存世作品有《五马图》、《临苇偃牧放图》、《九歌》、《免胄图》、《维摩诘像图》等图。《五马图》,纸本浅设色,纵29.3厘米,横22.5厘米。现为日本私人收藏。李公麟善于画马,“每欲画,必观群马,以尽其态”。《五马图》就是李氏根据写生创作的。每匹马各有奚官一人牵引。人、马均单线勾出比例准确,动作生动,清晰地表现出肌肉骨骼的结构,身体的重量感、软硬质感,乃至光泽印象,可代表他画白描的水准。尤见画中马匹、人物的生动神态,不愧为传世杰作。画后有曾纡跋。

白描大师

北宋的人物画,著名者有武宗元的《朝元仙仗图》,清秀娴丽,气度恢弘,而其构形技法,到北宋后期为李公麟发扬光大,线条健拔却有粗细浓淡,构图坚实稳秀而又灵动自然,画面简洁精练,但富有变化;题材广及人物、鞍马、山水、花鸟,既有真实感,又有文人情趣,而且所作皆不着色,被称作“白描大师”。

代表作品

五马图

(李公麟长卷纸本墨笔纵29.3厘米横225厘米(日)私人藏)此图画西域进贡给北宋王朝的五匹骏马,皆各由奚官牵引。无款,马后有黄庭坚小行书签题马的年岁、尺寸、进贡年月等,又跋称为李伯时(公麟)所做,是李公麟传世精品。五马名为:凤马骢、锦膊骢、好头赤、照夜白、满川花。全画用白描法,只在少数地方用淡墨略加渲染,很好地体现了李公麟白瞄画的特色。墨笔线条简练,以提按、轻重、转折、回旋的手法,概括出马匹的不同特征以及任务的不同风貌,形神毕肖,气韵飞动。
李龙眠画罗汉渡江,凡十有八人。一角漫灭,存十五人有半,及童子三人。

凡未渡者五人

一人值纸坏,仅见腰足。一人戴笠携杖,衣袂翩然,若将渡而无意者。一人凝立远望,开口自语。一人跽左足,蹲右足,以手捧膝作缠结状;双屦脱置足旁,回顾微哂。一人坐岸上,以手踞地,伸足入水,如测浅深者。
方渡者九人:一人以手揭衣,一人左手策杖,目皆下视,口呿不合。一人脱衣,双手捧之,而承以首。一人前其杖,回首视捧衣者。两童子首发鬅鬙,共舁一人以渡。所舁者,长眉覆颊,而怪伟
《五马图一:凤头骢》

《五马图一:凤头骢》

如秋潭老蛟。一人仰面视长眉者。一人貌亦老苍,伛偻策杖,去岸无几,若幸其将至者。一人附童子背,童子瞪目闭口,以手反负之,若重不能胜者。一人貌老过於伛偻者,右足登岸,左足在水,若起未能。而已渡者一人,捉其右臂,作势起之。老者努其喙,缬纹皆见。
又一人已渡者,双足尚跣,出其屦将纳之,而仰视石壁,以一指探鼻孔,轩渠自得。
按:罗汉於佛氏为得道之称,後世所传高僧,犹云「锡飞」、「杯渡」。
《五马图二:锦膊骢》

《五马图二:锦膊骢》

而为渡江,艰辛乃尔,殊可怪也。推画者之意,岂以佛氏之作止语默,皆与人同,而世之学佛者,徒求卓诡变幻、可喜可愕之迹,故为此图,以警发之与?昔人谓太清楼所藏吕真人画像,俨若孔、老,与他画师作轻扬状者不同,当即此意。
黄淳耀的李龙眠画罗汉记,性质上就是「看图作文」。作者体会到李龙眠人物画运笔传神,寓意含蓄的特点,对画面形象的记叙,也多攫住人物的自然神情。描写人物虽仅寥寥数语,却能得其精神。
写方渡的罗汉,那种离岸涉水时敛神屏息的神情,及至中流时勉为其难的神情,去岸不远时庆幸欣喜的神情,描摹细腻,栩栩如生,并且凸
《五马图三:好头赤》

《五马图三:好头赤》

显罗汉渡江的不胜其苦。
至于未渡的五个罗汉(其中一个,因纸坏仅见腰足),也极力描写他们各自不同的神态:一个是临渡而无意,一个是逡巡而观望,一个写出他决心初下的愉悦神情,一个描写入水将渡前的审慎心理。对这一组人物的刻意描写,也是为了衬托渡江的艰难。
已渡者怡然自得的神态,实际上也是对渡江艰难的一种反衬。作者对於李龙眠画作「在心不在相」,著重人物内在精神的刻画,可谓深得其旨。

纪念场所

李公麟墓在桐城龙眠双溪。这里前推有清父子宰相张英、张廷玉墓,算是一处风水宝地了。李公麟于宋元符三年因病致仕,隐退桐城城龙眠故里,崇宁五年病逝,享年57岁。《舆地纪胜》、《大清一统志》、《安徽通志》和《桐城县志》都有这样的记载。

画虎

李公麟(1049 — 1106),字伯时,北宋著名画家,有“独步中国画坛”、“宋画第一”等美誉。关于他的绘画,奇闻逸事颇多。传得最广的是他画马。公麟的马画得好是出了名的,为了画马,他常常去马厩中一呆就是一天,有一次皇宫御苑来了西域进贡的宝马,他来此画马,画成后,马却死了。人都说那马是被公麟摄了精魄去了。难怪他的马画得出神入幻。东坡有云:“龙眠胸中有千驷,不唯画肉兼画骨。”弄得后来管御马的小吏见了公麟就紧张,生怕他来画马,又把马给画死了。
  李公麟除了画画,还是个官员,他在政治上似乎没什么建树,在朝中似乎也是个没派别的人。在他做官的时候,正是苏东坡和王安石闹新旧党争的时候,但他既非新党又非旧党,他和苏、王二人都是朋友。这也许正是他艺术家气质的表现。不过,细数起来,他最要好的朋友还是苏东坡和黄庭坚。《苏轼诗选》里面就有《戏书李伯时画御马好头赤》和《次韵黄鲁直画马试院中作》,这“戏书”和“画马试院”就可看出他们之间的友谊已经超出一般的官场交往,而是至交了。三个人都是考官,在科举考试的间隙李公麟画马,苏、黄二人题诗其上,岂不是忙里偷闲,情趣盎然。
  三人果是好友哩。元符三年(1100),李公麟因老病辞官归里,在龙眠山广建龙眠山庄,好家伙,占地4000平方米哩。山庄建成后,依图作画,公麟又画了二十幅《龙眠山庄图》,《宋史》言该图为“世所宝传”。我想这“宝传”的功劳也与苏、黄分不开。因为公麟曾邀苏、黄来自己的山庄作客。苏轼兄弟情深,还带了苏辙同来,于是四人在龙眠山中吟诗作画,好生盘桓了一番。黄庭坚写下了前面那首《龙眠山》诗和《龙眠操三章》,苏轼为《龙眠山庄图作跋》,苏辙更是在每幅图上题诗,是为《龙眠二十咏》。有这些大家巨子之墨宝集于一体,你说这《龙眠山庄图》还能不“世所宝传”。连苏、黄都来龙眠山庄作客,那些附庸风雅之人还能不来此追风求画,趋之若鹜。虽然弄得公麟不胜其烦,慨叹:“吾为画,如骚人赋诗,吟咏性情而已,奈何世人不察,徒欲供玩好耶!”但那些人的追捧却也着实让龙眠居士和龙眠山的名气大大传播开来。
  回到龙眠山的李公麟不再画马,而改画老虎了,因为山中有虎,可以观摩,山中有泉,可以濯笔,他常常是“坐石临流,悠然终日”。而他画虎,是从来不画尾巴的。为何?据说一画上尾巴,那虎就会活。猛虎伤人,当然不能让它活过来了。所以,公麟的老虎,都是秃尾巴虎。
  晚年的李公麟除了老虎,还喜绘佛像。据说有一次,公麟屏退众人,独自关在画室数日,画《十八罗汉图》,画好了十七个,第十八个刚画了一半,硬闯进来一位求画者,公麟的画思被打断,兴味索然,那半个罗汉再怎么也画不出来了。家人们却说,公麟画罗汉时,那十八罗汉是来了山庄的,就嘻嘻哈哈地呆在画室里给公麟当模特,闯了人来,罗汉们忽一下都隐去了,所以再画不出那最后半个。也幸好那半个没画出,若十八个画齐了,说不定又活了过来,跟着那罗汉真身一齐飞走了哩。
  公麟画画,画死画活,趣事多多。然而公麟除了画画之外,其实是个博学多才,风流倜傥之人。《宋史》说他:“好古博学,长于诗,多识奇字……”还说有一次,朝廷得了一枚玉玺,考证起来众说纷纭,最后是李公麟一锤定音,将其定为秦王之玺,并考证出实为秦相李斯所亲手刻制。
  黄庭坚这样说他的朋友:“风流不减古人,然以画为累,故世但以艺传。”
  以艺传也应足矣。公麟之画,现仍有不少存于故宫博物院中。公麟之山庄虽已不存,但龙眠二字却因此名扬海内,后世桐城名家巨子,多有效法李公麟者,筑别业于龙眠山中,使龙眠风物从此长盛不衰。公麟濯笔之泉被名为媚笔泉,也因姚鼐的一篇《游媚笔泉记》而流芳千古。
  李公麟,李龙眠。画马马活,画虎虎也活。为画者,能争个“宋画第一”,夫复何求。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