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随着汉学的兴起,清代的传统学术研究从以求实切理为帜志,并崇尚朴实无华的治学风格。明末清初,在顾炎武、黄宗羲等学者的影响下,朴学在与宋明理学的对立和斗争中发展起来,注重于资料的收集和证据的罗列,主张“无征不信”,以汉儒经说为宗,从语言文字训诂入手,主要从事审订文献、辨别真伪、校勘谬误、注疏和诠释文字、典章制度以及考证地理沿革等等,少有理论的阐述及发挥,也不注重文采,因而被称作“朴学”或“考据学”,成为清代学术思想的主流学派。朴学又称考据学,针对理学的空疏而言。

释义

词目:朴学
拼音:pǔ xué
基本解释
[simple and plain learning] 古代质朴之学,后泛指儒学经学。
详细解释

释义1

本指上古朴质之学。后泛指儒家经学。《汉书·儒林传·欧阳生》:“ 宽 有俊材,初见 武帝 ,语经学。上曰:‘吾始以《尚书》为朴学,弗好,及闻 宽 说,可观。’” 唐杜牧《崔璪除刑部尚书等制》:“上知自得,不器难名,既擅高文,兼通朴学,掌言纶阁,典贡春闱。” 明 方孝孺 家兄寄中秋会饮诗因分韵述怀以答》:“我愚更懒惰,朴学愧前修。” 范文澜蔡美彪等《中国通史》第二编第二章第九节:“ 孔子后董仲舒以前的儒学是 汉人称为朴学的原始儒学。”

释义2

指 清 代学者继承 汉儒学风而治经的考据训诂之学。 清梅曾亮《序》:“人以先生邃於经而工於文,异乎朴学之士。” 清陈康祺《燕下乡脞录》卷十四:“ 乾 嘉 钜卿魁士,相率为形声训诂之学,几乎人肆篆籀,家耽《苍》《雅》矣。诹经榷史而外,或考尊彝,或访碑碣,又渐而搜及古专,谓可以印证朴学也。” 姚锡钧 《论诗绝句》:“放言高论陈同甫,朴学奇才纪晓岚。”参阅 胡适 《清代学者的治学方法》。

释义3

本指古代质朴之学,后泛指儒家经学(主要为汉学中的古文经学派)。 宋苏轼《校贡举状》:“今议者所欲变改,不过数端……或欲举 唐 室故事,兼采誉望而罢封弥,或欲罢经生朴学,不用贴墨而考大义。” 宋陆游《纵笔》诗之二:“高谈对邻父,村学付痴儿。”

释义4

特指考据训诂之学。如:乾嘉学派所治的朴学。参见“ 朴学 ”。

发展

清代朴学是对穷心于“天理”“人欲”,不出“心、性、气、理”范畴,淡忘儒学忧时济世传统,空谈误国的明代王学末流的反动,也是儒学自身发展史上否定之否定的结果。朴学的成熟与鼎盛期在清乾隆、嘉庆年间,因而又被称为“乾嘉学派”,其影响力一直延续至当代,在保存和传递古代文化遗产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与重要的价值。“乾嘉学派”的共同之处是重汉学、识文字、通训诂、精校勘、善考证,根据各学派治学目的、取向、宗旨、对象等不同细分为以惠栋为代表的“吴派”、以戴震为代表的“徽派”(有称“皖派”),以及由清初黄宗羲开创的“浙东学派”,和稍后的与“徽派”“吴派”关系密切的“扬州学派”等小的学派分支。梁启超评价“吴派”学术广博,笃守古训,“凡古必真,凡汉必好”,因此崇古而泥古不化。刘师培在《近代汉学变迁论》中指出:“江戴之学,兴于徽歙,所学长于比勘,博征其材,约守其例,悉以心得为凭。且观其治学之次第,莫不先立科条,使纲举目张,同条共贯,可谓无信不征矣。”可见,在学术成就上,“徽派”超越了“吴派”。

徽派朴学

在中国经学史上,清代徽派朴学被称为皖派、皖学,皖学创始于江永而成于戴震。皖派的出现,是清代汉学发展达到高峰期的标志,也最终宣告了兴于宋、固于元、盛于明的新安理学作为一个学派的寥落。戴震是徽州朴学的集大成者,他的《孟子字义疏证》一书,在批判程朱理学方面有着振聋发聩的意义。但徽派朴学发展到后期,因繁琐考据,唯汉是求,研习内容脱离社会现实,弊端日益显露。民国年间,经学大师歙县吴承仕继承徽派朴学的治学方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对中国现代学术产生广泛深入的影响。
新安理学培养了徽州文化深厚的理性主义传统。明末清初,歙县潭渡人黄生则由训诂入手治学,撰《字诂》,穷研文字声义相应之奥;又撰《义府》,详细考论经、史、子、集,辨证精核,开清代徽派考据之先河。较黄生稍晚的婺源人江永,一生潜心著述与教学,学识渊博,尤精三礼,有《周礼疑义举要》《礼记训义释言》《深衣考误》等著作。同期的歙县人汪绂,虽学无承师,但专意以考据治经,与黄、江同为徽派朴学的早期学者。
黄生、江永、汪绂治经不废宋儒,至江永的学生戴震开始,摒弃宋儒的玄与空,把汉代训诂学作为研究学问的门径,故又称考据学为汉学。戴震每一字必求其义,一字之义,必本诸六书,贯群经以为定诂。他以考据训诂为主要治学方法,但又并不囿于汉儒,而是从实求真,不主一家。在中国经学史无前例,清代徽派朴学被称为皖派,皖派经学和皖学。皖学创造于江永而成于戴震,戴震的嫡传弟子段玉裁王念孙和王念孙的儿子王引之,通过深入的考索,各在自己的领域卓然而立,成为皖派以至乾(隆)嘉(庆)学派的殿军。清代经学皖派与以惠栋为首的“吴”并称,两派的学术主张有很多共同点,相互影响,但皖派后出,学术成就超过吴派。吴派多治《周易》《尚书》;皖派则精于小学、天算,尤擅三礼。吴派崇尚汉儒,笃守古训,治经“求其古”;皖派求真,敢于突破汉人旧学,提出己见,从名物训诂以通经义,以语义分析阐发哲学思想,运用科学方法,富于科学精神。
江永的学生程瑶田金榜也是徽派朴学的佼佼者。程瑶田治学,以实物考证文献,开始了史料学同考古学相结合的新阶段。乾隆年间,歙县郑村西溪儒商汪梧凤宅居中的不蔬园,成了徽派朴学的习研交流中心。皖学奠基人江永曾在这里讲学,授徒六七年之久。戴震、程瑶田、金榜、汪肇隆等都在这里学习。戴震在入京前曾两馆不疏园。汪中、黄仲则等人亦常此聚会,诵习有诗书,切磋有师友,对徽派朴学的形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清代中后期著名的徽派朴学家还有洪榜、汪莱、凌迁堪、江有诰等。

清代朴学

清初学者以“复古”求解放,家道许(慎)、郑(玄),世薄程、朱,以经世致用相标榜,以汉学相号召,以切实为职志。顾(炎武)、黄(宗羲)、颜(元)、王(夫之),并以求实、切理见称于时。但随着民族高压政策的实施和禁毁篡改古书、文字狱的兴起,本于明末兴起的人性大解放和实学的大发展趋势,出于明朝遗民对古书的保护和对汉文化的传承意识,转而成为考据辨章、音韵训诂的治学方式,形成了以名物训诂为特色的“朴学”风格。
朴学盛于乾隆、嘉庆,故又称“乾嘉学派”。内中又有吴派(主“博古好古”)、皖派(主“实是求是”)竞相争雄,惠栋、戴震,各领风骚。研经究典,斐然成章。但是清代朴学总体特征是重名物而轻义理,为学术而忽实用,虽整理文献有徐,而经世先王之志,亦已衰矣!于是庄(存与)刘(逢禄)倡言于前,龚(自珍)魏(源)响应于后,肆言《春秋公羊》,阐明“微言大义”,积极入世,企图重致太平,是为“常州学派”。清代朴学乃东汉古文经学的翻版,是清代思想学术的主流;至于以西汉今文经学为法的“常州学派”,究属支流。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