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翊钧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明神宗朱翊钧(1563年—1620年),明朝第十三位皇帝,明穆宗第三子。隆庆二年立为皇太子,隆庆六年,穆宗驾崩,10岁的朱翊钧即位,次年改元万历。在位48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 登基初期,面临内忧外患,由内阁首辅张居正主持万历朝新政。万历十年六月,内阁首辅张居正病逝,万历皇帝亲政,初期勤于政务,曾着布衣率群臣步行至天坛祈雨。中期,亲自谕旨主持“万历三大征”,平定了哱拜叛乱和杨应龙叛乱,帮助藩属国朝鲜击败丰臣秀吉的侵朝日军。是一位具有民族气节的皇帝。此时资本主义萌芽出现,史称万历中兴。后期厌恶大臣之间的朋党斗争和身体原因而不临朝勤政,而学明世宗后宫暗操国家政权。由于国本之争 ,迟迟没有让皇长子(朱常洛)出阁读书,从而埋下大明王朝的灭亡的祸根。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辽东经略杨镐四路进攻后金,在萨尔浒之战大败,死四万余人,开原和铁岭沦陷,首都燕京震动。朱翊钧用熊廷弼守辽东,屯兵筑城,才稍稍将东北局势扭转。女真人自此在中国东北崛起,逐渐成为大明帝国的心腹大患。 公元1620年7月21日,万历皇帝崩,庙号神宗,谥号范天合道哲肃敦简光文章武安仁止孝显皇帝,葬十三陵之定陵。

人物生平

生平概述

明神宗的一生可以分为四个阶段:10岁之前为皇太子;10岁到20岁,小皇帝时期,他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权威,凡事依大学士张居正而行;20岁以后,亲政时期。亲政前期,勤于政务;亲政后期,虽然并不上朝,但并不代表不管事,亲自主持万历三大征。派出李如松等将领率明军在日本关白丰臣秀吉挑起的抗倭援朝战争中打败日军,是一位具有民族英雄气质的皇帝。晚年,由于国本之争,迟迟没有让皇长子(朱常洛)出阁读书,从而埋下大明王朝的灭亡的祸根。

早期经历

朱翊钧

朱翊钧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八月二十七日,朱翊钧出生在裕王府,是裕王朱载垕的第三子。朱翊钧的诞生给裕王府带来欢乐,王府张灯结彩,来道贺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然而,这种喜庆的气氛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代之的是人人自危的恐怖现象。朱翊钧的祖父嘉靖皇帝相信术士“二龙不可相见”之说,朱翊钧之父裕王不受待见,连名字也不给朱翊钧起。直到5岁时,这个皇孙才有了朱翊钧这个名字。

万历中兴

主条目:万历中兴
明神宗在位初之十年尚处年幼,由母亲李太后代为听政。太后将一切军政大事交由张居正主持裁决,实行了一条鞭法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使社会经济有很大的发展,人民生活也有所提高,是为“万历中兴”。

登基继位

隆庆六年(1572年)五月二十二日,宫中传出穆宗病危的消息。三天之后,即二十五日,内阁大学士高拱张居正、高仪被召入宫中。高拱等人进入寝宫东偏室,见穆宗坐在御榻上,榻边帘后坐着皇后陈氏、皇贵妃李氏,10岁的太子朱翊钧就立在御榻的右边。穆宗抓住高拱的手,临危托孤,“以天下累先生”。司礼监太监冯保宣读给太子朱翊钧的遗诏: “遗诏与皇太子。朕不豫,皇帝你做。一应礼仪自有该部题请而行。你要依三辅臣并司礼监辅导,进学修德,用贤使能,无事荒怠,保守帝业。”三辅臣即高拱、张居正、高仪三人。三位大学士受托之后,掩泪而出。第二天,隆庆皇帝即崩于乾清宫。六月初十,皇太子朱翊钧正式即位,次年改元万历。

内阁争纷

按照穆宗的布置,高拱是外廷的顾命大臣中排名最前的;在
明神宗少年朝服像

明神宗少年朝服像

宫中,小皇帝自然还得依靠冯保。但是,冯保与高拱的关系非常恶劣。此前,司礼监掌印太监职位空缺,高拱先后推荐了陈洪、孟冲,就是不愿让冯保做掌印太监。冯保此人知书达礼,又喜爱琴棋书画,很有涵养,所以很受穆宗的喜爱。冯保利用皇权更迭之间的权力真空,轻松地通过一道遗诏,就驱走了孟冲,自己做了掌印太监。但是,就高拱来说,对冯保自然是必欲除之而后快。在高拱的授意下,工科都给事中程文、吏科都给事中雒遵、礼科都给事中陆树德都开始弹劾冯保。 由此,一场政治斗争势必不免。斗争中,冲突双方是冯保和高拱,而张居正表面上是帮助高拱的。但是,实际上,张居正与冯保关系非常密切,早就预谋赶走高拱。
隆庆六年六月十六日,冯保就利用高拱曾经说过的“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一语把自视甚高、性格粗直的高拱赶离京城。高拱一走,高仪也惊得呕血三日而亡。三位内阁顾命大臣中只剩下张居正一人,担当辅弼小皇帝的重任。

太岳辅政

从此以后,万历朝的前10年,小皇帝的生活基本上是受三个人的规范,一个是自己的母亲慈圣李太后,一个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一个是内阁大学士张居正。
神宗需要侍奉两位母亲。一位是嫡母仁圣皇太后,即原来穆宗的皇后陈氏;一位是生母慈圣皇太后李氏。仁圣皇太后体弱多病,不能生育,却很疼爱小皇帝。据说,小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经常去皇后那里玩。陈氏每次听见太子跑的鞋声,就非常高兴。所以,神宗虽然尊崇自己的生母李氏,即改变过去皇帝生母只称“徽号加太后”的惯例,为李氏加“皇”字,称“慈圣皇太后”,但是,对于嫡母仁圣皇太后始终非常尊敬,一视同仁,备极孝心。当时人称神宗之孝顺,乃“古今帝王之孝所稀有也”。比起他的祖父世宗以宫廷逼仄的理由勒令孝宗张皇后迁居于宫城幽僻之地来,神宗显然是有情有义得多。不过,小皇帝的监护人主要还是生母慈圣皇太后。慈圣皇太后生性淳朴善良。例如,她虽然母以子贵,但是对于仁圣皇太后却非常恭敬。
万历九年(1581年)她为妹妹寿阳公主选驸马的时候,面对侯拱宸等三位候选人,唯独选择了衣冠朴素、战战兢兢的侯拱宸,还说:“此子浑朴不雕,真我家儿也。”对于儿子,慈圣太后也一心想让他成为一个有为之君。据说,太后“教帝颇严”。每次万历小皇帝不读书,李太后就命令皇帝跪在地上。要上朝的一天,五更时分太后就到皇帝睡觉的地方,叫他起来,命太监们把小皇帝扶起来,为他洗脸,催他上驾。有一次,小皇帝在宫中喝多了一点酒,命内侍唱歌。内侍回答说不会唱。小皇帝大怒,说内侍竟敢抗旨,拿起剑就刺 ,在左右的劝解下,小皇帝玩耍般地割了两个内侍的头发,算是将他们“斩首”了。这件事传到了慈圣皇太后的耳朵里。太后非常生气,命小皇帝在地上跪了很久,历数他的过错。小皇帝吓得涕泗横流,请求让他改正错误。这事才算了结。还有一次,皇帝在太监孙海、客用的引导下喝了酒,受二人的引诱将冯保的两名养子打伤,又骑马直奔冯保的住所。冯保被吓得只能抱起巨石撑住大门。第二天,冯保将此事禀告太后。慈圣皇太后立即换上青布衣服,不带首饰,命召阁、部大臣,要谒告太庙,将万历小皇帝废了。小皇帝吓坏了,赶紧前去请罪。太后说:“天下大器难道就是您可以继承的么?”意思是要改立神宗的弟弟潞王。神宗跪在地上哭了多时,皇太后才肯宽恕。
慈圣皇太后与太监冯保都喜欢书法。所以,神宗很小的时候书法就极为工整。冯保在宫中,被皇帝称作“伴伴”、“大伴”。万历小皇帝对于冯保非常畏惧。每次万历小皇帝与小太监玩的时候,看到冯保来了,就正襟危坐,说:“大伴来了。”冯保的职责不但是对皇帝实行 一般的教育,有时还要代皇帝朱批。因此,他与张居正之间的联系要紧密一些。实际上,正因为内有冯保,外有张居正,万历初年的新政才能顺利地推行。
张居正对于小皇帝是无比忠心,有时忠心得有点肉麻。例如,张居正有一次在奏疏中对皇帝说:“今伏荷皇上天语谆谆,恩若父子。”40岁的张居正将10岁的皇帝比作父亲,倒也有趣。但是,实际上张居正对于小皇帝的辅导和关怀,也是无微不至的。他为皇帝安排了详尽的视朝和讲读的日程表。大至朝廷用人之道,小至宫中的一些小节,张居正都要细细地与皇帝说。
有一次,小皇帝想搞一次元宵灯火,张居正就说:“将灯挂一些在殿上,就
明神宗入跸图

明神宗入跸图

可以尽兴了。不需要再搞什么灯棚。接下来的几年还要有许多大事,例如皇上的大婚、潞王的出阁,每件事都要花很多钱,天下民力有限,还是节省一点好。”小皇帝倒也知趣,说:“朕极知民穷,按先生的话办吧。”小皇帝对于张居正,也是非常的尊敬,从来不称名道姓,而是称“先生”,所下的诏令,凡提及张居正时,都写“元辅”。万历二年(1574年)五月八日,皇帝在讲读完毕之后,听说张居正腹痛,就亲手调制了一碗辣面,并要次辅吕调阳陪着张居正一块吃,其意图是要以辣热攻治腹痛。小皇帝对于张居正也充满人情味。他听说张居正的父母都还健在,非常高兴,赐给两位老人很多奖赏。
万历朝的前10年,在小皇帝的支持下,张居正在政治上、经济上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政府面貌焕然一新,经济状况也大为改善。10年间,除了国家财富的激增之外,小皇帝也成长为近20岁的青年。万历十年六月(1582年),一代名臣张居正病逝,当初的小皇帝万历,已经成为大婚4年的青年,从此开始亲政。

“醉梦之期”

孟森在他的《明清史讲义》内称神宗晚期为“醉梦之期”,并说此期神宗的特点是“怠于临朝,勇于敛财,不郊不庙不朝者三十年,与外廷隔绝”。那么,神宗是什么时候从一个立志有为的皇帝变成一个荒怠的皇帝呢?又是什么东西让皇帝堕落得如此厉害呢?虽然,按照晚明的一位名士夏允彝的说法,神宗怠于临朝的原因,先是因为宠幸郑贵妃,后是因为厌恶大臣之间的朋党斗争。而学明武宗暗操国家政权,实际上,万历皇帝一生没有把权力让给他人!但是,某些学者们也以为,神宗之怠于临朝,还因为他的身体虚弱的原因。比如万历皇帝爱好抽鸦片烟和过度饮酒和沉迷于后宫过度的结果。
万历十七年(1589年)十二月,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上了一疏,疏中批评神宗纵情于酒、色、 财、气,并献“四箴”。对皇帝私生活这样干涉,使神宗非常恼怒。幸好首辅大学士申时行婉转开导,说皇帝如果要处置雒于仁,无疑是承认雒于仁的批评是确有其事,外面的臣民会信以为真的。最后,雒于仁被革职为民。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神宗曾召见申时行等人于毓德宫中,“自辨甚悉”。神宗对内阁大学士们说:“他说朕好酒,谁人不饮酒?……又说朕好色,偏宠贵妃郑氏。朕只因郑氏勤劳,朕每至一宫,她必相随。朝夕间她独小心侍奉,委的勤劳。……朕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之财皆朕之财。…… 人孰无气,且如先生每也有僮仆家人,难道更不责治?”看来,神宗根本不承认雒于仁的批评。的确,明末社会好酒成风。清初的学者张履祥记载了明代晚期朝廷上下好酒之习:“朝廷不榷酒酤,民得自造。又无群饮之禁,至于今日,流滥已极。……饮者率数升,能者无量。……饮酒或终日夜。朝野上下,恒舞酣歌。”意思是说,明代后期对于酒不实行专卖制度,所以民间可以自己制造酒,又不禁止群饮,饮酒成风。喝酒少的能喝几升,多的无限量,日夜不止,朝野上下都是如此。神宗的好酒,不过是这种饮酒之风的体现罢了。神宗在17岁的时候,曾经因为醉酒杖责冯保的义子,差点被慈圣太后废掉帝位。这件事他倒是承认。至于说到好色,神宗虽然似乎不及他的祖父世宗,但却一点也不逊色于他的父亲。
他在万历十年(1582年)的三月,就曾效仿他的祖父世宗的做法,在民间大选嫔妃,一天就娶了“九嫔”。而且,神宗竟然还玩起同性恋,即玩弄女色的同时,还玩弄小太监。当时宫中有10个长得很俊的太监,就是专门“给事御前,或承恩与上同卧起”,号称“十俊”。所以,雒于仁的奏疏中有“幸十俊以开骗门”的批评。这一点,神宗与当初荒唐的武宗有一点类似。至于贪财一事,神宗在明代诸帝中可谓最有名了。他在亲政以后,查抄了冯保、张居正的家产,就让太监张诚全部搬入宫中,归自己支配。为了掠夺钱财,他派出宦官担任矿监税使,到各地四处搜括民财。

执政晚期

酒色的过度,使神宗的身体极为虚弱。万历十四年(1586年),24岁的神宗传谕内阁,说自己“一时头昏眼黑,力乏不兴”。礼部主事卢洪春为此特地上疏,指出“肝虚则头晕目眩,肾虚则腰痛精泄”。万历十八年(1590年)正月初一,神宗自称“腰痛脚软,行立不便”。万历三十年(1602年),神宗曾因为病情加剧,召首辅沈一贯入阁嘱托后事。从这些现象看来,神宗的身体状况实是每况愈下。因此,神宗亲政期间,几乎很少上朝。他处理政事的主要方法是通过谕旨的形式向下面传递。万历三大征中边疆大事的处理,都是通过谕旨的形式,而不是大臣们所希望的“召对”形式。在三大征结束之后,神宗对于大臣们的奏章的批复,似乎更不感兴趣了。所以,神宗荒怠的情形,还真有前后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不愿意上朝听政;后一阶段是连大臣们的奏章也不批复,直接“留中”不发。
但是,按照明朝的制度,皇帝是政府的惟一决策者。一旦皇帝不愿处置但又不轻易授权于太监或大臣,整个文官政府的运转就可能陷于停顿。到十七世纪初期,由于神宗不理朝政,官员空缺的现象非常严重。万历三十年(1602年),南、北两京共缺尚书3名、侍郎10名;各地缺巡抚3名,布政使、按察使等官66名、知府25名。按正常的编制,南、北二京六部应当有尚书12名,侍郎24名,这时总共缺了近三分之一。到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十一月,南北两京缺尚书、侍郎14名。地方的行政管理,有时必须由一个县的知县兼任邻县的知县。由这样的情形,可以想见万历后期政府运作的效率。御史袁可立趁雷震景德门之际上了一道奏疏,直接指责神宗:“若郊视不亲,朝讲久废,章奏之批答不时,宫府之赏罚互异,叙迁有转石之艰,征敛有竭泽之怨。是非倒置,贤奸混淆。使忠者含冤 ,直者抱愤,岂应天之实乎? ”随后被震怒的神宗罢官为民。时神宗委顿于上,百官党争于下,这就是万历朝后期的官场大势。官僚队伍中党派林立,门户之争日盛一日,互相倾轧。东林党、宣党、昆党、齐党、浙党,名目众多。正如梁启超说,明末的党争,就好像两群冬烘先生打架,打到明朝亡了,便一起拉倒。这样的恶果,未尝不是由神宗的荒怠造成的。

与世长辞

1620年七月,万历皇帝朱翊钧驾崩,传位皇太子朱常洛。死后葬于十三陵定陵。
明神宗朱翊钧是明代历史中在位最久的皇帝。明代历史中以万历纪元的时间,持续将近48年之久。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神宗的儿子朱常洛在即位一月之后即去世,万历一朝应当足足是48年,即从公元1573年至1620年。朱常洛在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八月即位,九月驾崩。大臣们当时建议以万历四十八年八月以后为泰昌元年,以纪念这位短命的皇帝。因此万历纪元未满48年。

为政举措

政治

神宗亲政后,励精图治,每天治理朝政十余个小时。他废黜考成法等张居正改革中弊政,安抚流民,减少徭税,大大减缓社会矛盾。万历十三年时,北京干旱,神宗亲自步行至天坛祈雨。生活节俭,有勤勉明君之风范。
继张居正而任首辅大学士的张四维、申时行,目睹张居正生前的宠荣和死后的受辱,自然再不敢以张居正为榜样。因此,曾经以才干受张居正赏识的申时行,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吸取张居正的教训,一方面顺从皇帝,一方面用诚意打动整个文官政府。一句话,申时行是一个典型的和事佬。这位来自富饶的苏州府长洲县的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状元,正如他的字“汝默”一样,力求清静,但也被人视为“首鼠两端”。他在任上,开创了两项很恶劣的先例——章奏留中和经筵讲义的进呈,他也因此被人批评为要为神宗的“荒怠”负责。
章奏留中,就是皇帝对于大臣们送上来的奏疏不予理睬,放在宫中,既不批示,也不发还。经筵讲义的进呈,就是皇帝不需要参加经筵,经筵讲官们只需要把他们的讲义送到宫中就可以了。这两件惯例的养成,就彻底地切断了皇帝与大臣们交流的渠道。其实,要让申时行为神宗的荒怠负责,无疑是不公平的。皇帝既要亲政,大臣们就应当无为;皇帝既要无为,大臣们就更应当谦逊地表示顺服。这才是神宗的心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神宗从他的祖父那里隔代遗传下来的,除了自大心理之外,还有乾纲独断的心态。神宗是一个权力欲极重的人,而且,与他的父亲不同,他不是一个平庸的君主。
  • 清算张居正
明神宗亲政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清算已死的张居正。因为张居正在朝堂上为
明神宗

明神宗

所欲为,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并且生活糜烂。一方面住着豪宅,又占据着严嵩留下来的香庐(别墅),一方面享用着戚继光奉送的波斯美女姐妹。手下人也有经济问题 。对君主太严厉,太苛刻,不允许多花钱。当时,朝堂大臣是敢怒而不敢言。万历九年(1581年)七月张居正患病。患病的原因,据说是“积热伏于肠胃,流为下部热症。又多服凉药,反令脾胃受伤”。当时一些学者像王世贞沈德符,都推断张居正喜欢服用春药,以致热气向下或向上发散。张居正在冬天的时候,头上不敢戴貂皮帽,就是因为热气上冲于头。所以说,张居正的病情,实在是因为他的个人生活的奢侈靡烂所致。当然,张居正操劳国事,过度疲劳,亦是病因之一。从万历九年到万历十年间,张居正一直没有请假,坚持办公。次年二月,张居正旧病复发,虽然屡经名医医治,但是张居正自己也知道,自己“精力已竭”,“不过行尸走肉耳” !万历十年(1582年)六月二十日,张居正病逝。
神宗为之辍朝一天,给予张居正崇高的待遇:谥文忠,赠上柱国衔,荫一子为尚宝司丞,赏丧银500两。然而,两年之后的万历十二年(1584年)八月,神宗在都察院参劾张居正的奏疏中批示道:“张居正诬蔑亲藩,侵夺王坟府第,箝制言官,蔽塞朕聪。……专权乱政,罔上负恩,谋国不忠。本当断棺戮尸,念效劳有年,姑免尽法追论。”这时候的张居正一家,已经被抄家。张府人口,一些老弱妇孺因为来不及退出被封闭于张府,饿死十余口;张居正的长子张敬修留下了一份“丘侍郎(橓)、任巡按,活阎王!你也有父母妻子之念……何忍陷人如此酷烈”的遗书,自缢身亡。张居正80岁的老母还是在首辅大学士申时行的请求下才留有一所空宅和10顷田地。张居正恐怕生前绝对不能想到,他死后竟然会遭到一手扶持的神宗如此无情的惩处。神宗这种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是他长久处于张居正约束下的发泄。而张居正的政治悲剧,原因有很多方面。首先,张居正过度自信,没有给皇帝足够的自信,威权震主,最后才引来了皇帝的报复。其次,张居正执政的时期过于专权,得罪的官员太多。被张敬修骂作活阎王的丘橓即其一。丘橓,诸城人,性格刚直,好争论。
隆庆年间罢官在家。神宗初年,很多言官向朝廷推荐丘橓。但张居正很厌恶他,没让他重新出来做官。神宗深知这层关系,等张居正死后,特派丘橓跟太监张诚去抄张家。丘橓用法酷烈,不免有公报私仇的嫌疑。张居正夺情一事,也开罪了许多正直的士大夫。禁讲学一事,又开罪了许多知识分子。最后,张居正对于慈圣皇太后的父亲李伟等人,没有给予充分的方便,以致神宗清算张居正时,慈圣皇太后并没有为张居正说话。如此看来,张居正是一个极自信的人,所以不能虚己待人,而是过于刻毒专制。所以,招来报复,某种层面上来说是咎由自取。但是,对于神宗来说,清算张居正是自己开始亲政的基础,推倒张居正,也就树立了皇帝自己的权威。
  • 年号
万历(1573年—1620年),一共使用48年。

军事

实际上万历一朝的大事,如万历三大征,还都是在神宗的布置下进行的。所谓万历三大征,是指在西北、朝鲜和西南,时间紧密相连开展的三次军事行动:平定宁夏哱拜叛乱;抗倭援朝战争;平定播州杨应龙叛变;
  • 平哱拜之乱
哱拜是蒙古鞑靼部人,降明以后做副总兵。他的儿子叫哱承恩,承袭父爵,做了指挥使。万历二十年(1592年),哱拜和哱承恩父子在宁夏银川反叛,万历皇帝果断决定平叛。派去平叛的军队攻打了几次都没有取胜,万历皇帝又派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松为总兵,率军平叛。李如松派人决黄河水灌城,城外积满了水,城被冲开一个口子;李如松乘势下令攻城,一举平息了哱拜之乱。
  • 援朝抗倭战争
从万历二十年(1592年)到二十七年(1599年),朝鲜
万历皇帝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诏书

万历皇帝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诏书

遭到日本侵略,王京陷落,八道失陷七道,仅靠近明朝边境义州一带尚存。朝鲜危急,请求明朝援助,“请援之使,络绎于路”。万历皇帝鉴于唇亡则齿寒,决定派兵到朝鲜,援朝抗倭。这场战争时断时续,前后进行了七年多。最后,日本丰臣秀吉去世,将侵朝日军撤出朝鲜,明军战胜而归。
  • 平定播州之乱
播州就是今贵州遵义地区,万历十七年(1589年),播州宣慰司使杨应龙发动叛乱,万历皇帝派兵平叛。这场战争时断时续,一直到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最后的结局是明军八路进兵,四月告捷,平息了杨应龙之乱。
从万历三大征看来,神宗绝不是一个平庸的皇帝。实际上,神宗对于每一次军事行动,似乎都充分认识到其重要性。而且,在战争过程中对于前线将领的充分信任、对于指挥失误的将领的坚决撤换,都显示了神宗的胆略。但从另一侧面来看,三大征对明王朝的财政也造成了极其沉重的负担,张居正时期辛苦积蓄的四百万两贮金,在万历援朝之战中全部烟消云散。国库的空虚,导致明王朝与后崛起的满洲八旗军队作战的军费,只能依靠国家不断增税来弥补,可以说是明末农民大起义的一大重要诱因。

人物评价

总评

万历前十年,大学士张居正辅助神宗处理政事,更张祖制,社会经济发展较好。20岁时,张居正逝世,神宗开始亲政,有一段时间勤于政务,主持“万历三大征”,巩固了汉家疆土。后期罢朝近30年。在这一时期内,江南一带的商品经济高度发达,出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全国和经济总量达到了中国古代的巅峰,但是阶级矛盾也日益加剧,文官集团的党争使得政治日益腐败黑暗,东北的女真趁虚兴起,因而种下了明朝灭亡的祸根。1620年7月驾崩,传位皇太子朱常洛。葬于明十三陵定陵。

历代评价

赵翼《廿二史札记·万历中矿税之害》:“论者谓明之亡,不亡于崇祯而亡于万历。”
明神宗

明神宗

《明长陵神功圣德碑》中道:“明之亡非亡于流寇,而亡于神宗之荒唐,及天启时阉宦之专横,大臣志在禄位金钱,百官专务钻营阿谀。及思宗即位,逆阉虽诛,而天下之势,已如河决不可复塞,鱼烂不可复收矣。而又苛察太甚,人怀自免之心。小民疾苦而无告,故相聚为盗,闯贼乘之,而明社遂屋。呜呼!有天下者,可不知所戒惧哉?”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将万历皇帝的荒怠,联系到万历皇帝与文官群体在“立储之争”观念上的对抗。怠政则是万历皇帝对文官集团的一种报复。黄仁宇说:“他(即万历皇帝)身上的巨大变化发生在什么时候,没有人可以做出确切的答复。但是追溯皇位继承问题的发生,以及一连串使皇帝感到大为不快的问题的出现,那么1587年丁亥,即万历十五年,可以作为一条界线。这一年表面上并无重大的动荡,但是对本朝的历史却有它特别重要之处。”但若站在心理学的角度,朱翊钧的这种怠政也可以被理解为习得性失助或忧郁症的临床表现。
在《万历十五年》文末总结,“1587年,是为万历15年,岁次丁亥,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晏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实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因此我们的故事只好在这里作悲剧性的结束。万历丁亥年的年鉴,是为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

史书评价

《明史》赞曰:神宗冲龄践阼,江陵秉政,综核名实,国势几于富强。继乃因循牵制,晏处深宫,纲纪废弛,君臣否隔。于是小人好权趋利者驰骛追逐,与名节之士为仇雠,门户纷然角立。驯至悊、愍,邪党滋蔓。在廷正类无深识远虑以折其机牙,而不胜忿激,交相攻讦。以致人主蓄疑,贤奸杂用,溃败决裂,不可振救。故论者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岂不谅欤。

个人生活

隆庆六年,隆庆皇帝龙驭上宾。9岁的皇太子穿着丧服接见了臣僚。按照传统的“劝进”程式,全部官员以最恳切的辞藻请求皇太子即皇帝位。头两次的请求都被皇太子所拒绝因为父皇刚刚驾崩,自己的哀恸无法节制,没有心情去想到个人名位。到第三次,他才以群臣所说的应当以社稷为重作为理由,勉如所请。这一番推辞和接受的过程,有条不紊,有如经过预习。
既然登上皇帝的宝座,他就必须对各种礼仪照章办理。在同样庄严的仪式下,万历皇帝授予他的兄弟叔侄辈中的一些人以“王”的称号,封他们的妻子为“王妃”,批准他们子女的婚姻。而最隆重的仪式,却是把“仁圣皇太后”的尊号上赠给他的嫡母也就是隆庆的皇后陈氏,把“慈圣皇太后”的尊号上赠给他的生母隆庆的皇贵妃李氏。
慈圣皇太后对万历皇帝有极大的影响,因为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再能给他以真正的天性之爱。但是在万历登基以后,根据皇家的习俗,一种无形的距离就存在于太后和皇帝之间,使母子之间的天性交流变得极为不便。例如前此不久万历曾下令修尊装满慈圣所居住的宫室,竣工之后,她的感谢不是用亲切的口吻加以表达,而是请学士写成一篇文章,赞赏皇帝的纯孝,在他下跪时逐句诵读。这篇文章,因为能对全国臣民起表率和感化的作用,所以就成为本朝的重要文献。有时,万历用宫内的傀儡戏来讨取太后的欢心,在她下轿之前,他也必须跪在庭前恭候銮驾。但是母爱毕竟是一种最深刻的感情,在多年之后,尽管万历皇帝临朝的机会越来越稀少,每当十一月慈圣的生辰,他却仍然亲临皇极门接受百官的庆贺。
也就是在此之前不久,万历册封他的爱妃郑氏为皇贵妃,并预先公市礼仪以便各有关衙门作必要的准备。消息传来,就有一位给事中上疏提出异议,其理由为:按照伦理和习惯,这种尊荣应该首先授予皇长子的母亲恭妃王氏,德妃郑氏仅为皇三子的母亲,后来居上,实在是本末颠倒。这一异议虽然引起万历的一时不快,但册封典礼仍按原计划进行。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小小的插曲,竟是一场影响深远的政治斗争的契机,导致了今后数十年皇帝与臣僚的对立,而且涉及到了整个帝国。

家族成员

家世

  • 高祖父:宪宗纯皇帝朱见深
  • 高祖母:(追尊)孝惠皇后邵氏
  • 曾祖父:(追尊)睿宗献皇帝朱祐杬
  • 曾祖母:(追尊)慈孝献皇后蒋氏
  • 祖父:世宗肃皇帝朱厚熜
  • 祖母:(追尊)孝恪皇后杜氏
  • 父亲:明穆宗朱载垕
  • 生母:李贵妃,李彩凤,隆庆元年三月封贵妃,神宗即位,尊称慈圣皇太后。死后谥曰”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居慈宁宫。既是(孝定圣皇后)。

后妃

皇后
孝端显皇后王氏(1564年—1620年):神宗原配,名王喜姐,万历六年册为皇后,以慈孝著称。四十八年病逝,谥'孝端贞恪庄惠仁明媲天毓圣显皇后",合葬定陵年,祔庙;生嫡长女荣昌公主朱轩媖。
孝靖皇后王氏(1565年-1611年):初为宫女,万历十年封恭妃,三十四年晋封贵妃皇贵妃,三十九年九月去世,谥温肃端靖纯懿皇贵妃。因国本之争中她的儿子皇长子一直被太后和群臣认为是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与明神宗的个人意愿相被,而被神宗厌恶冷落,一生受尽屈辱和欺凌。明熹宗登极,追谥祖母”孝靖温懿敬让贞慈参天胤圣皇太后“,迁葬定陵,祀奉慈殿;生皇长子明光宗朱常洛、四女云梦公主朱轩嫄
皇贵妃
郑皇贵妃(1565~1630年),即郑贵妃:大兴(今北京大兴)人。万历十年(1582年)册选的“九嫔”之一,封淑嫔。是神宗最宠爱的妃子。生皇二女晋德妃,生皇次子晋贵妃、生皇三子晋皇贵妃,因太子久不立,外廷疑郑氏有立己子谋。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太子册立,但议论仍未平息。万历三十一年的妖书案、其后的续忧危竑议案、万历四十一年奸人孔学陷害太子案,皆牵连郑贵妃。明末著名的三大案“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皆与郑贵妃有关。明神宗崩,遗命封为皇后,大臣反对乃止。崇祯三年七月薨,谥曰恭恪惠荣和靖皇贵妃,葬银泉山。崇祯十七年秋七月戊子,明安宗追尊皇祖郑氏曰孝宁温穆庄惠慈懿宪天裕圣太皇太后
李皇贵妃(?---1597年),即李敬妃:神宗后宫宠遇仅次于郑氏的妃子。万历二十二年册封敬妃,二十五年(1597年)三月十日生皇七子,同月二十一日因病而薨。(《酌中志》和《明史稿》则记载她是被郑贵妃指使御药房太监张明纵药暗害而死的),追封皇贵妃,谥恭顺荣庄端靖。生六子惠王朱常润、七子桂端王朱常瀛。明朝灭亡后她的孙子朱由榔登基为南明永历皇帝,追尊“孝敬恭顺荣庄瑞靖敬天光圣太皇太后”
昭妃(1557年-1642年),万历六年选美入宫的三人之一,册为昭妃,无子无宠。天启、崇祯时封宣懿太妃,居慈宁宫,掌太后玺印,年86岁去世,谥宣懿康昭。
累丝嵌宝石金凤簪 万历妃嫔墓出土

累丝嵌宝石金凤簪 万历妃嫔墓出土

宜妃(?--1581年),万历六年选美入宫的三人之一,册为宜妃,无子女。八年十二月薨。
周端妃,万历十年(1582年)选美入宫的“九嫔”之一,封端嫔。万历二十二年十一月册封为端妃,生皇子瑞王朱常浩。1644年六月,张献忠攻占四川,杀了瑞王朱常浩全家和所有下属官吏。明朝灭亡后,周端妃回娘家居住,至顺治年间尚存,寿已八十余岁,卒年不详。
王荣妃(?-1591年),万历十年(1582年)选美入宫的“九嫔”之一,初封安嫔,万历十二年六月生皇三女静乐公主朱轩妫,晋封为荣妃。次年,静乐公主夭折。万历十九年正月,荣妃去世。年约20多岁,谥号端靖
常顺妃(?-1594年),原是宫女,万历十一年封顺妃,十三年生皇二子邠哀王朱常溆,但朱常溆立即夭折,可能是死胎。万历二十二年去世,谥号温静。
李顺妃(?-1623年),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八月册封顺妃。生有皇幼子朱常溥和皇幼女天台公主朱轩媺(皆早夭,次序不详)。天启三年薨逝,谥号清惠。
许德妃(?--1063年),万历十四年册封为德妃,无出。万历三十年八月薨。谥号庄靖。
王僖妃(?--1589年),本为低级妃嫔,无出。万历十七年薨,追封僖妃。事见《国榷》。
万历十年(1582年)三月,万历皇帝在皇极殿宣布册选以下九嫔:周氏为端嫔郑氏为淑嫔王氏为安嫔邵氏为敬嫔李氏为德嫔梁氏为和嫔李氏为荣嫔张氏为顺嫔魏氏为慎嫔。 九个嫔里面,周端嫔、郑淑嫔、王安嫔升格为妃(即周端妃、郑贵妃、王荣妃),剩下六人一生是嫔。以下七嫔合葬于一墓,即神宗七嫔墓。这七人生平正史无记载,其事迹见于考古发掘出土的墓志
李德嫔(1567年-1628年)“九嫔”之一。河南开封府祥符县人,生有四位公主,但终其一生未得晋封。生于隆庆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子时,万历九年选入内庭,十年三月册封为德嫔,崇祯元年八月十八日寅时薨逝,二年六月二十日葬于金山之原。
慎嫔(1567年--1606年)“九嫔”之一。大名府魏县人,父锦衣卫正千户魏承志,母乔氏。生于隆庆元年十月初二,万历九年遴选入侍,十年三月册封为慎嫔,万历三十四年正月二十七日薨,五月十七日葬于金山之原。
敬嫔(?--1606年)“九嫔”之一。直隶扬州府泰州人,父锦衣卫正千户邵名,母齐氏。万历九年秋当选,十年三月册封为敬嫔,万历三十四年三月十七日薨逝。五月十七日葬于金山之原。
张顺嫔(1567年--1588年)“九嫔”之一。河南开封府大康县人,父张榛授锦衣卫正千户,母王氏。生于隆庆元年九月二十五日酉时,万历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选入内庭,十年三月六日册封为顺嫔,薨于万历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辰时。皇帝辍朝一日,两宫太后皇后以下皆致祭,万历十七年七月四日葬于金山之原。
和嫔(1562年--1643年)“九嫔”之一。河南归德府人,父锦衣卫正千户梁慎,母潘氏。生于嘉靖四十一年三月十二日亥时,万历九年九月选入内庭,十年三月册封为和嫔,薨于崇祯十六年正月十七日寅时,七月十八日葬于金山之原。
李荣嫔(1568年--1626年)“九嫔”之一。河南开封府祥符县人,父李山授锦衣卫衣左所正千户,母吕氏。生于隆庆二年八月十七日子时,薨于天启六年四月二十一日辰时,同年闰六月十二日葬于金山之原。
耿悼嫔(1568年-1589年)估计是宫女进封的。直隶保定府安肃县人,父耿大享,母王氏。生于隆庆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酉时。万历十一年五月十五日选为伟嫔,无出。十七年六月初四日未时薨逝,年二十有一,皇帝悯之,特赐号悼嫔,辍朝一日,两宫太后及皇后以下皆致祭,同年八月初九日葬于金山之原。

子女

  1. 长子朱常洛,明光宗,母孝靖皇后王氏
  2. 次子朱常溆,邠哀王,母郑皇贵妃(一说为常顺妃),死产。
  3. 三子朱常洵,福恭王,母郑皇贵妃
  4. 四子朱常治,沅怀王,母郑皇贵妃,早夭。
  5. 五子朱常浩,瑞王,母周端妃
  6. 六子朱常润,惠王,母李皇贵妃
  7. 七子朱常瀛,桂端王,母李皇贵妃
  8. 八子朱常溥,永思王,母李顺妃,早夭。
  1. 长女荣昌公主朱轩媖,神宗第一女,母孝端皇后王氏,万历九年十二月生。万历二十四年下嫁杨春元。四十四年,春元卒。久之,主薨。
  2. 次女云和公主朱轩姝,神宗第二女,母郑皇贵妃,生于万历十一年十一月乙巳,七岁病薨。
  3. 三女静乐公主朱轩妫,神宗第三女,母王荣妃,两岁夭折。
  4. 四女云梦公主朱轩嫄,神宗第四女,母孝靖皇后王氏,明光宗同母妹,四岁病薨。
  5. 五女仙居公主朱轩姞,神宗第五女,母李德嫔,万历十二年薨,年不足半岁
  6. 六女灵丘公主朱轩姚,神宗第六女,母郑皇贵妃(一说为李德嫔),生于万历十六年八月甲午,万历十七年五月庚申薨。
  7. 七女寿宁公主朱轩媁,神宗第七女,母郑皇贵妃,二十七年下嫁冉兴让。主为神宗所爱,命五日一来朝,恩泽异他主。崇祯十六年薨,年六十。崇祯时,洛阳失守,毅宗命兴让同太监王裕民、给事中叶高标往慰福世子于河北。都城陷,兴让死于贼。
  8. 八女泰顺公主朱轩姬,神宗第八女,母李德嫔。早夭。
  9. 九女香山公主朱轩嬁,神宗第九女,母李德嫔,万历二十七年正月庚戌赐名轩,六月庚寅即薨,年不逾岁。
  10. 十女天台公主朱轩媺,神宗第十女,母李顺妃。早夭。

相关争议

万历怠政

万历怠政,指的是在清人编纂的《明史》中明神宗万历帝在位期间长期不理朝政的事情。万历十五年,为了躲避群臣的骚扰,万历宣布实行“静摄”,从此不上朝。许多人认为万历长年“不朝”,是万历怠政的一个重要表现,也是国事艰难的原因。事实上,不上朝和不理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万历三大征”的胜利就是在不上朝的时期取得的。
万历中期后虽然不上朝,但是不上朝之后并没有宦官干政,也没有外戚干政,也没有严嵩这样的奸臣,朝内党争也有所控制,日本入侵朝鲜、女真入侵和梃击案万历都有反应,表示奏章还是有在看,并透过一定的方式控制朝局。
而关于所谓的怠政的表现也存在巨大的质疑。详见条目: 万历怠政历史质疑目录下内容。

明亡原因

而《明史》对于明神宗的评论是:“论者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还是有争议的。因为明亡的三大因素是:一、党争,东林党与非东林党之间的斗争一直持续到南明灭亡才停止;二、阉人专政,明朝先后出过王振、刘瑾、魏忠贤等等著名的专权太监。皇帝对他们的偏听偏信对朝廷风气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三、内忧外患,明王朝后期满洲与明末农民起义爆发对大明王朝的倒塌也起了极大的作用,仅仅将其归结于万历一人是不公平的。

陵寝情况

定陵

定陵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神宗朱翊钧病逝,十月葬于定陵(陵寝)。300多年以后,他的坟墓定陵被发掘。1958年,在考古学大师夏鼐的指挥下,神宗的梓宫(棺椁)被开启。在厚厚的龙袍下面,掩藏着神宗的尸骨。尸骨复原后的结论是:“朱翊钧生前体形上部为驼背。从骨骼测量,头顶至左脚长1.64米。”1966年8月24日下午,大明神宗皇帝的尸骨被视为“地主阶级的总头目”而被砸烂、焚烧。

史籍资料

  • 张廷玉·《明史·本纪·神宗》
  • 明实录·神宗显皇帝实录》

影视形象

2007年孔笙执导电视剧《明宫谜案张晨光饰演朱翊钧。
2010年熊召政执导电视剧《万历首辅张居正》梅年佳饰演朱翊钧。
2010年田少波执导电视剧《大明嫔妃赵家林饰演朱翊钧。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