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海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电视剧《月上海》是一部讲述旧上海三个大家族从鼎盛走向衰败的故事。都市生活、国产,导演: 陈洁。

演职员表

导演:陈洁,王永春
监制:汪国辉
主要演员:周韵,马光泽,朱琳,吴浇浇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任雨筝 周韵 ----
时品一 吴浇浇 ----
时希蒙 马光泽 ----
陈林生 孙一明 ----
时效勋 王伯昭 ----
叶美仪 朱琳 ----
范夫人 田岷 ----
泰莱夫人 凯瑞 ----
肖静月 王之夏 ----
丁楠 红雨 ----
任耀荣 徐敏 ----
李纪夫 李大光 ----
俞鹤廷 高景文 ----
玛利亚 隋娟娟 ----

剧情介绍

年轻单纯的任雨筝,正和母亲静月一起从老家福建远赴上海和父亲任耀融团聚,更是憧憬着美满幸福的
《月上海》剧照

《月上海》剧照

未来,来到这十里洋场的地方,雨筝果然有不平凡的经历,令她一生有着极大转变,也迎来了波折重重,首先在一出话剧上邂逅了她一生最爱的男子时希蒙,谁知牵扯了上一辈的恩怨,使得一对爱人受尽了百般的苦难和折磨,也让雨筝在上海这个险恶的社会中苦苦挣扎,受尽世人白眼,在雨筝心里就只有恨,她决心要为父亲报仇.
而和雨筝青梅竹马长大的忠心下人陈林生,更是把自己对雨筝的感情化做力量,一直和雨筝并肩作战,当中又牵扯到了希蒙之妹品一身上,几个人的关系都纠在一起,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而希蒙的好同学先瑞也受希蒙所托暗中照顾雨筝,谁知却日久生情,就在希蒙再踏足上海之时,一切的爱恨情仇都要在一瞬间爆发出来,雨筝更借着希蒙对自己的爱要向时家进行报复,谁知后来却有更惊人的发展,希蒙的母亲竟爆出雨筝和希蒙乃兄妹的真相,这一对男女又再跌入恶梦的深渊之中....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少女任雨筝和母亲肖静月由福建乡下来到大上海,与分别了十年的父亲任耀荣团聚,同时庆贺其昌福钱庄开张之喜。耀荣此时早已安排好贴身跟班、与雨筝从小一起长大的陈林生带着雨筝欣赏上海滩的风光
      雨筝对上海的一切都感到兴奋,一阵人潮把雨筝和林生分开了,雨筝被人推到了一个月份牌小姐选举的舞台处,评判员竟把冠军颁了给雨筝,本来已稳拿冠军的时家大小姐时品一因为雨筝的突然出现而没有得到期盼已久的桂冠,大发小姐脾气。
      时家大少爷时希蒙正在排演毕业大戏《罗密欧与朱丽叶》,却被妹妹时品一的到来搅得无法继续下去,品一还笑话哥哥的好朋友,隆禄钱庄的少爷俞先瑞扮演朱丽叶的样子实在好笑,一场排演只好草草收场。
      雨筝要去圣约翰大学探望以往的一位老师,刚好遇到他们在表演话剧,而剧中“女主角”先瑞却迟迟未回,雨筝被硬推上台演朱丽叶,和演罗密欧的希蒙第一次相遇,两个年轻人都被深深吸引住,结果演出非常成功。而希蒙的妹妹品一看见雨筝的演出,更是恼恨不已。演出完毕后,几名同学叫希蒙快去搭救先瑞,希蒙只得急忙而去,连和雨筝互相认识的机会都错过了。
      原来先瑞在书寓中为了搭救一名小先生柳若涵,和一个恶霸吵起来,先瑞连话剧演出都错过了。希蒙来到,竟出钱包了柳若涵一年,说完希蒙便带先瑞离开了,若涵欲出来多谢恩人,但连希蒙半边面也没有见过。
      希蒙和先瑞赶回学校,但已不见了雨筝下落,希蒙怅然若失。
  • 第2集
      昌福钱庄开张之日,耀荣在家设宴请来各界名流,源丰银行董事长时效勋夫妇也带着宝贝女儿时品一前来祝贺。雨筝为来宾们弹奏钢琴曲时,这时一把色士风的乐音也加了进来,乃是希蒙在吹奏色士风,两人合奏了美妙的一曲,这一对有年轻人有机会再见了。
      希蒙和雨筝走到花园中喁喁细语,品一却要想办法捉弄雨筝,谁知却被林生识破,受了捉弄。
      希蒙和雨筝的感情却得到双方家长的祝福,尤其耀荣和效勋,他们都希望结合两家的力量,在上海组成最大的财团,这当中只有隆禄钱庄的俞鹤廷心里不安,因为任家和时家结合后,他便远远落后两家人之后,这时商家李纪夫来找鹤廷,希望两人合作,以抗衡任、时两家的结合。
      希蒙和雨筝开始了二人的恋情,一向依赖希蒙的先瑞,因为失去朋友的扶持,常常寄情在书寓之中,和那些小先生和歌妓混在一起。
      希蒙和雨筝两人决定先行定婚,谁知就在双方家长见面之时,时母叶美仪见到任母肖静月之时,竟一言不发怒然而去。
  • 第3集
      叶美仪见到任母肖静月之时,竟一言不发怒然而去。静月则痛哭离开现场,留下的效勋也不知道该如何诉说这一切,也只得转身离开,希蒙和雨筝二人如掉入一场混乱的噩梦之中,二人都回去责问双方家长,但静月的答复除了哭之外,便只是继续痛哭,希蒙则只听到父母在房间中争吵再争吵。
      而李纪夫和俞鹤廷当然也不放过机会,在巿场中制造了两家不和的谣言,另一方面,时效勋最后屈服在美仪之下,决定解除和耀融的合作,令任陷入破产的困境。耀融为此带着手枪亲自上门去找时效勋,要和他当面说个明白,但是时家对待来访的耀融和林生十分冷淡,林生更和时家下人吵了起来,被时家下人挡在门外,只留下时效勋和任耀荣二人留在书房中,突然一声枪声响起来,林生冲入房间,只见任耀荣手执手枪,倒卧在血泊之中,而时效勋则呆呆站在尸体旁。
  • 第4集
      消息立刻传回任家去,静月也病重倒下。想不到在爱情上挫败的雨筝,一下子又丧失了父亲。在警方的调查下,他们接受了时效勋的说法,枪是任耀荣带去的,在争执之时,手枪走火,任耀荣死在枪下。雨筝和林生当然不能接受这个答案,她对时效勋作出控诉,就是希蒙想细心解释,也得不到雨筝的谅解。
      但希蒙并没有放弃希望,他仍然想从父亲口中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主动去找雨筝,希望雨筝可以接受自己的解释,但是雨筝的反应是冷淡之外,更加上林生的极力阻挠,雨筝和希蒙已经成为陌路人一样。
      雨筝父亲一死,雨筝也受尽了人间的冷暖,昌源钱庄的生意一落千丈,连往日的老朋友们也都不肯伸出援助之手,只得宣告破产,连房产也被收回,一家人落得穷途潦倒的地步。
      静月打发了所有下人,只留下林生执意要留下来照顾母女二人,要与她们相依为命。
  • 第5集
      雨筝两母女和林生搬到闸北的平民房屋,对于来到上海的一切憧憬,都变成了噩梦。
      林生为了维持雨筝母女的生活,终于在码头上找到一份苦力的工作。雨筝也准备一边上学一边找份工作,但屡屡碰壁,一家人过得十分艰苦。
      效勋给希蒙一张船票,叫希蒙尽早到英国留学。眼看自己离开上海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希蒙下了决心再去找雨筝,希望能和雨筝离开上海,两人远走到英国去,再不理家人的一切,希蒙留下船票,表示会在船上等候雨筝。雨筝内心中也是充满了激烈的斗争,
      希蒙呆呆在船上等候雨筝,不见雨筝到来,最后只见来送行的乃是先瑞,希蒙只有黯然上路,但仍然吩咐了先瑞,要在生活上帮忙照顾雨筝,这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
  • 第6集
      林生在码头拼命工作,希望能得到雨筝的爱情,但静月却让雨筝和她结为兄妹,让林生很是痛苦,暗下决心要出人头地,让母女二人重新过上好的生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林生搭救了来码头帮父亲工作的先瑞,然后又在码头工人中制造内讧,为俞家做了一件大事,林生希望可以得到鹤廷的赏识,在他手下工作。鹤廷也十分欣赏他,想让林生到他的赌场为他做事。
      静月突然病倒,林生和雨筝为医疗费一筹莫展。雨筝到当铺去典当东西时遇到品一,品一对她的冷嘲热讽,把雨筝说得一文不值,表示如果雨筝要钱,她可以给她,但却要雨筝跪下来求她,雨筝种种都忍受了,实在忍不了要向品一下跪,最后都没有跪下,拒绝了品一的侮辱,毅然离去。
  • 第7集
      就在雨筝仿徨无计之时,她走到了黄埔江的桥上,望着滔滔江水,她真想一跃而下,这时俞先瑞偶然路过,先瑞问候了雨筝近况,他听到雨筝的话,表示愿意帮助她,让她再过回安定的日子。
      雨筝来到医院发现林生已为母亲办理了住院手续,就追问林生钱从何来,但林生表示他的钱是干净的,让雨筝不必多想。但林生看着先瑞,又产生一丝敌意。
      林生来到赌场工作,找来过去在码头一起做事的工友帮忙,一伙人准备好好地混下去,林生更对以后的日子有无限的憧憬。
      品一在陪同学去电影公司面试演员时被导演看中,但她自己并不想当演员,但导演对品一的印象相当好,品一也有一点动心了。
      在先瑞的帮助下,雨筝又找到一间学校继续学业,更幸运的是她在上海有名的范夫人服装店找到一份兼职的工作,一家人的生活仿佛又要重新开始了。
  • 第8集
      林生在一次解救赌场兄弟时表现出色,深得兄弟们的信任,得以替代昌哥坐上了赌场老大的位置。对此,鹤廷十分满意,并表示只要林生听他的话,以后会过上更好的日子的。
      雨筝在范夫人服装店中表现很出色,但也因此遭到同事露露的妒忌,她设下圈套使雨筝晚上没法回家,当晚林生和先瑞都来陪雨筝,但第二天范夫人来时误认为雨筝行为不检将她开除。
      品一计划着要拍电影,可是资金又不够,她就缠着父亲效勋给她投资,效勋认为品一又在胡闹没有答应她,品一大发小姐脾气。后来在母亲美仪的帮助下拿到了钱,准备拍电影了。
      雨筝留在服装店的设计稿被来店里参观的法国设计师看中,范夫人因此又将雨筝请了回来,雨筝很高兴,但她并不知道范夫人对她已产生妒忌心态了。
  • 第9集
      林生在俞手下工作十分出色,深得俞的信任,他因此更加得到弟兄们的信赖和支持,自己也更加坚定了出人头地的信念。
      鹤廷和李纪夫合开的博雄洋行开业了,鹤廷一心要做上海商会的主席,对前来劝说他不要陷得太深的效勋冷嘲热讽的,要效勋不要再挑拨他和纪夫的关系。
      品一在片场拍戏时经常大发脾气。这天她有借故服装太土气,要自己去选衣服。她到范夫人的店里选衣服时发现雨筝在那工作,就故意刁难她,还告诉范夫人留住雨筝,好让她每回来时都可以侮辱雨筝。
      雨筝将在服装店碰见品一,又被她羞辱的事告诉了林生,林生非常的生气,他指使手下人在片场放火,将品一她们拍好的胶片烧掉了。
      书寓中,先瑞因为不能向雨筝表白自己的爱情而喝得烂醉,若涵告诉先瑞,喜欢一个人就要让她知道,她劝先瑞向雨筝表白。
  • 第10集
      先瑞壮起胆子向雨筝表示了自己对她的爱意,但雨筝并不知道自己对先瑞的依赖到底是爱情还是友情,没给先瑞答复。
      先瑞再次邀约雨筝时,雨筝让先瑞给她一点时间考虑。先瑞一紧张,就将自己帮助雨筝是因为希蒙的原因如实道出。原来希蒙在临走时给了先瑞一笔钱,让先瑞代他照顾雨筝母女。只是没想到先瑞自己倒爱上雨筝了。
      事情的真相让雨筝很难接受,向林生哭诉这一切。
      林生误会了雨筝的意思,以为又是品一在欺负雨筝。林生让手下人把品一从片场绑架到赌场,警告她不要再找雨筝麻烦,要不然一定不会放过她。哪知品一将满腔怒火全怪罪在雨筝身上,认为都是雨筝搞的鬼。
      雨筝来找林生跟他解释不是品一为难她,林生这才放了品一,并表示这一切与雨筝无关,若品一要报复,只管冲自己来好了。谁知这惹起了品一的好胜心理,品一在内心中向自己发誓,终有一日定要得到林生这个男人的心。她要让爱雨筝的人都离开她。
  • 第11集
      雨筝找来先瑞向他说明自己是不会接受希蒙的帮助的,但也表示自己很珍惜和先瑞的友情,对此先瑞很高兴,一对朋友有重归于好。
      品一开始向林生发起感情攻势,有是送花又是送车的,但都被林生拒绝了,林生表示自己把时家当成仇人,是不会和她有什么来往的,可品一仍然很执着,林生也无计可施。
      林生向雨筝表示自己的爱情,并说要在上海再挣一些钱,就会带雨筝母女离开这里,回到福建老家,重新过回安定的日子,雨筝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他。
      希蒙心里一直惦记着雨筝,又看到先瑞给自己写的信,知道先瑞也在追求雨筝,放心不下的他悄悄回到上海。他找到先瑞,骂先瑞不够朋友,并出手打了先瑞。其实先瑞已经很久没去找雨筝了,他天天在书寓中和若涵喝酒谈心,意志消沉。
  • 第12集
      希蒙原谅了先瑞,他决定暗中帮助雨筝母女,让先瑞帮助他。
      法国设计师泰莱夫人来服装店时发现了雨筝的设计,很是欣赏,她想和范夫人联合起来做生意,但点名要雨筝的设计。范夫人不想让雨筝走到她的前面,就借故开除了雨筝,还四处散步谣言,污蔑雨筝。雨筝再次面临困境,就连找份工作都很难。
      品一追求林生一直没有进展,她的影片也快拍完了。一次她碰见先瑞,好朋友小琪给品一出主意,让她故意和先瑞接近,好让林生关注她。
      雨筝在回家时看见效勋的车离开自己家门口,回去问静月这是怎么回事,静月避而不答,这让雨筝和林生产生了怀疑,他们决定要查出耀荣死亡的真相。
      范夫人迟迟拿不出设计,引起泰莱夫人的怀疑,准备不与她合作了,范夫人想到只有雨筝回来才可以让事情继续下去,就到雨筝家请雨筝回到店里工作,雨筝当时并没有给范夫人答复。
  • 第13集
      品一的电影要召开发布会,她邀请先瑞做她的嘉宾陪她跳舞,先瑞虽然不情愿,但也只好接受。在排练时,先瑞渐渐地喜欢上了品一。
      雨筝来到范夫人店里,她对范夫人说她可以交出自己的设计,但要范夫人登报道歉,还自己的清白。但范夫人执意不肯,雨筝表示这样自己是不会交出设计并回到店里工作的。
      泰莱夫人又来催范夫人的设计,但范夫人狡辩自己还在设计中。露露挺身说出此前的设计都是雨筝的作品,是范夫人剽窃了雨筝的设计。泰莱夫人很欣赏雨筝的设计,她要帮助雨筝开创自己的事业,她计划让雨筝开办一个自己的服装设计发布会,让大家都认识她的作品。
      品一电影发布会上,品一和先瑞一起为来宾们表演了一出精彩的舞蹈。林生也应邀前来观看他们的演出,品一觉得林生还是在乎她的。
  • 第14集
      雨筝的时装发布会举办得很成功,有人上台给雨筝献花,竟然是久别了的时希蒙。范夫人告诉雨筝,这一切都是希蒙和泰莱夫人暗地里安排的,她还讽刺雨筝是凭着一张漂亮脸蛋才有今天的成功的。
      希蒙走到后台来见雨筝,雨筝大骂希蒙,希蒙坦言自己只想帮助雨筝重新做人。但是雨筝说他们两家之间还有一段恩仇在,希蒙表示就是为了化解这段恩仇,希望雨筝能接受自己的爱。
      品一因为先瑞的追求不知道怎么办,但好朋友告诉她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带先瑞到赌场去见林生,这样能给林生一个警告,自己不是没有人追求的。
      希蒙听从先瑞的劝告,振作精神回到家中。效勋和美仪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拿他没办法。效勋决定让希蒙到银行去上班,希蒙欣然接受。
      雨筝由于受不了打击病倒了,正和品一约会的林生得到消息后,抛下品一要去照顾雨筝。品一看在眼里,对雨筝的怨恨更深了。
  • 第15集
      林生为了给雨筝出气,派了手下去打希蒙,谁知在行动过程中,雨筝突然出现,破坏了林生的计划,希蒙见到雨筝来救自己,错愕不已,两人相对无言,林生见事情败露,只得带手下全部离开。
      林生在路上截住了雨筝,责问雨筝为什么要救希蒙,雨筝没有回答他。林生心里更是有难言的痛苦,到酒馆中独自酗酒,却碰见品一也在那里。品一对林生说雨筝根本没有爱过他,只有自己是爱他的。林生一时把持不住,便差点和品一发生了关系,但在最后一刻,林生还是清醒过来,把品一推开了,品一恨恨不已,发誓不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得到林生这个人。
      希蒙来到耀荣坟前,希望可以挽回和雨筝的感情,却被雨筝无情的拒绝了,更告诉他,任家和时家只有恨而没有爱。
      先瑞带着品一去到书寓中来见若涵,并让若涵为大家表演了一段昆曲,没想到若涵的歌声给了品一灵感,她要筹拍一部昆曲电影,并邀请若涵做她的昆曲指导老师。
  • 第16集
      希蒙为了挽回和雨筝的感情,找到父亲,追问当日书房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效勋坚持自己在巡捕房的供词,说那真的是一个意外。经过效勋的解释之后,雨筝和希蒙这一对,又回复以往的感情,林生看着,心里实在不舒服,但雨筝仍然一意孤行,继续与希蒙来往。
      希蒙和泰莱夫人准备为雨筝开一间自己的服装店。为此,连品一也利用学戏的闲暇时间来帮忙张罗起来,其实她是希望雨筝和哥哥好了之后,林生就能对自己好一点了。
      雨筝在父亲的坟前说出自己的打算,这次再接受希蒙的感情,乃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报复计划,自己要接近时家,就是为了找到证据,为自己父亲还一个公道。没想到这一切都被林生听见了。林生表示自己要和雨筝一起为老爷还个公道,他决定也假意接近品一,雨筝虽然不愿意林生这样做,但也只能让林生帮这个忙了。
  • 第17集
      时母美仪经常做噩梦,她提出要去修道院去静养。这样一来,希蒙就可以更加和雨筝来往密切了。他和品一为服装店开张的事情忙里忙外的,雨筝看在眼里,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到底是对还是错。
      品一的昆曲电影终于要开拍了,她邀请了先瑞做男主演,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大家都以为品一和先瑞在恋爱中,先瑞也被品一深深吸引住了。
      林生在为俞鹤廷运货是,被一群爱国学生把他们运送的货给抢走了。林生在抢回货物的时候,故意放走了那些爱国学生,为此,李纪夫很不高兴,表示了对林生的不信任,但鹤廷认为林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在雨筝服装店开业的新闻发布会上,大家喝酒跳舞,林生看着雨筝和希蒙亲密的样子走到一边去,品一也抛开先瑞来找林生。品一对林生直言自己和先瑞好是为了让他吃醋的,自己是爱林生的。这一切都被先瑞听见了,他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大厅。
  • 第18集
      希蒙和雨筝知道了先瑞的遭遇,都对品一表示不满,但品一却不一为然,更公开了自己喜欢林生的事实,让哥哥不要管她的事。
      林生为雨筝母女俩新找了一处好房子,把她们接了出来。林生又向雨筝表白自己的爱情,但雨筝拒绝了林生的感情。
      虽然被品一戏弄了感情,但先瑞还是坚持把戏拍完了,只是在杀青的时候,他就象丢了魂似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好在若涵给了他很大的支持。先瑞便每天在书院中和若涵在一起。
      品一收到林生送的礼物很是兴奋,当晚她约林生在片场相聚。被雨筝拒绝了的林生看到品一,竟对品一难得的好起来,这让品一心花怒放。
      鹤廷和纪夫想搞垮源丰银行,决定从希蒙身上入手。他借请希蒙吃饭的机会打听源丰银行的投资计划,希蒙竟然把自己准备投资股票的计划都说了出来。纪夫和鹤廷的阴谋就要展开了。
  • 第19集
      先瑞到赌场找到林生,要林生好好对待品一。林生借机和品一更加接近,为的是从品一那得到命案发生是的情况。但品一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要林生去问她家的下人。
      林生通过时家下人了解到,当时时太太可能正在书房当中。林生便请了私人侦探去修道院中套问美仪的话。结果不出意外,美仪承认了自己当时就在书房当中。但美仪也说当时只不过是一场以外而已。
      为此,雨筝和林生向巡捕房提出对效勋的复查,效勋有被请去巡捕房中接受调查。效勋承认自己当时说了谎话,但那是不想让太太牵扯进来,因为她的身体不好。但效勋也坚持说当时真的是枪走火了才导致耀荣的死。
      希蒙得知这一切后,冲到雨筝的店里,大骂雨筝欺骗了他的感情,他没想到自己如此对待雨筝,她竟然是在利用他。雨筝对此事也有一丝内疚,但想到为父报仇时,也只有硬着头皮承认是在利用希蒙了。
  • 第20集
      希蒙受不了刺激,大骂雨筝后离开,他在街上发了疯似的抢夺关于爸爸被逮捕的报纸,被一群路人打了一顿,好在路过的若涵替他解了围。
      效勋回到家中,品一和希蒙问父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品一知道原委后跑去找林生,但林生告诉她,自己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喜欢上仇人的女儿的。
      品一到修道院去找母亲,告诉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美仪让品一不用担心,她会处理的。美仪离开修道院去找雨筝,在路上她吃了很多的药物。
      雨筝对美仪的到来大感意外,但美仪却说她要告诉雨筝关于时、任两家的一切恩怨。美仪说雨筝的母亲以前是个妓女,还说雨筝其实是静月和效勋的私生女,这就是为什么她不同意雨筝和希蒙成亲的原因。说完,美仪就病发到地。
      在医院中,美仪以死要挟静月,要她保守一个秘密,静月出于无奈答应了她。希蒙也匆匆赶来,当他听说自己和雨筝竟然是兄妹时,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
  • 第21集
      雨筝追问静月这一切是不是真的,静月也没有隐瞒什么,把当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雨筝。雨筝悲痛交加。
      希蒙心中十分痛苦,没想到自己最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妹。他要先瑞陪他喝酒。先瑞把他带去见了若涵,希蒙酒醉就留在了书寓中。若涵耐心的服侍希蒙,希蒙迷乱中与之发生了关系。早上醒来后,希蒙很是后悔,但若涵表示自己是心甘情愿的,希蒙说一定会给若涵一个说法的。
      品一到医院中探望美仪,发现美仪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医生告诉她美仪得了失忆症。品一一怒之下,跑到雨筝家痛骂雨筝和静月,但静月对这一切都默默忍受了,并叫雨筝不要和品一争斗了。
      品一来找范夫人,她要求和范夫人联手对付雨筝。
      效勋也来雨筝家找母女二人,他对自己以往犯下的错误悔恨不已,并要为雨筝她们做点什么来弥补这一切。但雨筝却说自己是不会认他做父亲的,只要他不要再来打扰自己的生活了。
  • 第22集
      林生放不下对雨筝的爱,他想方设法要赢得雨筝的心。为此他学希蒙的打扮,甚至去学吹萨克司,但雨筝说自己对他的感情真的只是兄妹之间的感觉,为此,林生心里很痛苦。
      品一却对林生仍不死心。她找到林生说自己真的是爱他的,她甚至可以原谅林生利用她的事情。但林生拒绝了她。品一在赌场外就是不肯离去,任凭雨水冲打着她。先瑞看在眼里非常心痛,他劝品一回去,但品一说他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情。
      先瑞这一段日子没什么人陪他,他天天混迹在赌场中,因此欠下了一笔赌债,他不得不经常偷家里的东西拿去典当。
      这天先瑞又输了钱,又没有人陪他,他就去书院中找若涵,没想到若涵正被逼迫准备卖身,先瑞急忙去想办法解救若涵。
      先瑞找到希蒙,希望希蒙能去帮助若涵。没想到希蒙到书院中后,竟出钱将若涵赎身,并让若涵留下来,说他对若涵有安排。
  • 第23集
      希蒙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他要和若涵结婚的消息。这个消息让品一和效勋大为恼火,但希蒙却说就是要做给他们看的,他要让大家知道,自己不会做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结婚以后,若涵在家中处处受排挤,品一和效勋根本就看不起她。希蒙也经常不回家,对若涵也十分冷漠,但若涵都默默承受着,她觉得能嫁给希蒙已经是她这辈字最大的幸福了。
      希蒙全心头入在股票上,但效勋劝他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做事情,但希蒙却听不进去,并要效勋大力支持他,效勋不置可否。
      先瑞还是天天寄情与赌场中,可越赌越输,欠的钱也越来越多。一个赌客看出先瑞的窘境,把他带到一个大烟馆中,说这能让先瑞忘记所有的不快乐。
  • 第24集
      林生对自己为鹤廷运送的货物产生了怀疑,就去问鹤廷是怎么回事,鹤廷告诉他不用他管这些,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为此,纪夫对林生非常不满,但鹤廷说自己能管得住林生。
      林生终于决定不再为鹤廷做事了,他要带雨筝和静月回福建老家过平静的日子,雨筝也同意了。
      品一知道了林生要走的消息,找到鹤廷要他帮忙留住林生。鹤廷表示一定不会让品一失望的。
      品一在林生走前请林生喝酒,并把林生灌醉了。她们来到酒店发生了关系,并让一个小报的摄影师将他们在一起的情况拍了下来。林生一早起来,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悄悄离开品一,品一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希蒙和若涵也知道雨筝要回去了,希蒙更加不顾家了,整天都在股票市场中买卖,若涵更加的孤独。
      先瑞更加的堕落下去,他总在烟馆中吸食大烟,烟瘾越来越大,仿佛只有这才能找到他要的生活。
  • 第25集
      林生收到了鹤廷送过来的照片,大惊失色。鹤廷威胁他说只要林生不走就不把照片公开,不然,事情一旦公开,不但品一要名声扫地,就连时家也会遭受巨大的打击。林生答应了鹤廷的要求,但也表示如果鹤廷不讲信用,自己也不会放过鹤廷的。
      林生无奈之下只能告诉静月和雨筝自己还有事情要办,让母女二人先走。静月无意间发现林生和品一的亲密照片,明白林生为何不能走了,她只是要求林生今后要好好对待品一,要对品一负责。
      希蒙的股票生意做得不错,他沉浸在自己的业绩当中,对银行的事情不太过问。他擅自动用了银行的大部分资金投入到股市当中。这一切,都让被纪夫和鹤廷收买了的会计看在眼里,鹤廷和纪夫感觉到击垮源丰银行的机会来了。
  • 第26集
      林生继续为鹤廷工作,也深得鹤廷的喜欢,但林生也知道了自己为鹤廷运送的货物其实是鸦片。一次将货物运送到烟馆的时候,林生发现先瑞正在里面吞云吐雾的,但被先瑞跑掉了,先瑞也因此知道了原来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一个鸦片烟商人。从此,先瑞更加的堕落,他要用这种行动来报复父亲。
      泰莱夫人对雨筝非常的欣赏,她给了雨筝一张去香港的船票,要雨筝去香港发展自己的服装设计事业,雨筝答应了泰莱夫人的好意,决定去香港发展。
  • 第27集
      纪夫其实是一个日本间谍,他的目的就是要扰乱上海的金融市场。这天他收到情报,一些经常破坏他活动的反日学生近期要来上海,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火车站将这些学生杀死。
      雨筝在火车站巧遇两位故人,他们是雨筝以前的同学丁楠和邝雅,现在却是革命反日的地下党员,她们幸运地逃过了一次劫难。雨筝带两人在家里安顿下来,据邝雅所言,是两人的身份被日本特务发现了,竟然不惜炸了车站,伤害更多无辜百姓,也只不过为了加害二人。这时雨筝才第一次接触到中国被日本入侵的问题。
      林生一再向品一表示自己和她是不可能的,自己唯一爱的女人是雨筝,但品一牵怒与雨筝,竟去找雨筝,软硬兼施,希望雨筝能把林生让给她。而雨筝坦眼言自己和林生不过是青梅竹马的兄妹关系而已。
      雨筝内心中已经萌起对国家的责任,为丁楠等人送情报,雨筝完成了任务,并第一次觉得有种充实的感觉,在和丁楠与邝雅相处的一段日子里,雨筝才醒觉到自己以前的无聊虚无。
      已经沦落了的先瑞,因为得不到爱情的安慰,沉迷在毒品之间,而且陷得特深,被鹤廷赶出家门。先瑞身无分文,在烟馆门口被林生碰见,林生看他病入膏肓的样子,带他来找雨筝。
      雨筝看见先瑞这个情状,实在于心不忍,雨筝收留了先瑞,更想法要为戒除毒癖,在替先瑞戒毒的过程中,雨筝真的看到日本人对我国青年荼毒的利害,如果我国国人仍沉沦在这种享乐中,整个国家肯定会垮掉。
  • 第28集
      品一因为得不到林生的爱,将一腔怒火全发泄在雨筝身上。她找来小流氓去绑架雨筝,但先瑞挺身而出,救了雨筝,但自己也因此而受了重伤。
      品一在修院中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世,更知道了自己最爱的母亲,其实一直处心积虑的在加害自己,品一实在受不了,她又找来雨筝,静月伤心不已的承认了品一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雨筝错愕不已,而品一却不能接受现实,狂奔而去。静月哭倒在地,雨筝几番安慰,才从母亲口中得知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原来静月曾是时效勋包养的小妾,后来怀了品一,美仪应承抚养品一,但却要静月发毒誓今生今世都不可认回这个女儿,谁知却害苦了下一代的几个年青人,静月是痛悔不已。
  • 第29集
      品一的身世得到了效勋的证实,她受不了如此打击,悄然离开时家。走时她对过去对若涵的态度做了深深的忏悔,并让家里人不要找她了。希蒙、雨筝和林生找遍了大上海也找不到品一的踪影,都陷如深深的担忧之中。
      股票市场呈现低米状态,。但希蒙依然我行我素,认为自己可以力挽狂谰,以至于源丰银行的大部分资金被套住,内部亏损十分严重,出现危机。在李纪夫和俞鹤廷二人的合力操作下,十几年的基业竟然就要毁于一旦。时效勋为了银行的声誉,竟听信已被鹤廷收买的会计的话,私自修改银行帐目,企图做伪帐来挽救银行。不想被告发被巡捕房捉走。但效勋表示自己愿意承受制裁,为的是让希蒙早一些成熟起来。
  • 第30集
      品一以为自己可以逃离一切,不敢见人,租住在一个小旅馆中。眼看到效勋出事,也没脸前去探望,最后竟然穷困到乞讨的地步。
      时家一败涂地了,他把一笔钱交了给若涵,向若涵说了一声对不起,因为自己一直未曾有理会过若涵的感受,自己更对若涵没有半点真感情,但若涵却不以为然,说是希蒙给了她一个新生,虽然得不到希蒙的爱情,但若涵付出的爱,却令自己感到幸福快乐。第二天若涵也悄然离开时家。
      在希蒙的努力下,上海的众商家决定联合起来,支持源丰银行。他们还要希蒙回银行来主持大局。但希蒙知道首先自己要脚踏实地去面对生活,他甘愿由低做起,去一些洋行做工。希蒙竟可以平和的心态接受,并要好好的活下来。
      俞鹤廷一心以为击败了任、时两家,自己可以成为上海滩头的金融大亨了,谁知李纪夫发觉俞鹤廷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便想拉拢林生,而林生竟然也答应了他与之合作。
  • 第31集
      品一穷途末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前途,为了生存,品一竟要走上母亲的一条旧路出卖自己的身体。但当她第一次接客时,品一忍受不了屈辱,夺门而逃。
      品一心灰意冷,竟想在黄浦江大桥上轻生,但被赶来的雨筝和希蒙抓住了,雨筝紧紧抱住了品一,叫了一声姐姐,也正是这一句姐姐溶化了品一的内疚,两姐妹在滔滔江水之上相拥痛哭。雨筝把品一带回家里,再见自己的亲生母亲,品一犹如再生一样,更为以前所做的种种而觉对不起雨筝,但雨筝却不以为意,更表示两人同一母所生,应该不分彼此了。
      希蒙在歌厅中演奏萨克斯赖以生活,面对以往自己销金的地方,现在自己在这里苦苦讨生活,才发觉自己从来都不懂得爱,不懂得人,离开了他的繁华之梦,并要好好的活下来。
      先瑞受先进书籍的影响,又联想到自己的一些遭遇,顿悟到人生最重要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私利,而应该多为这个苦难深重的国家做点贡献。他找到雨筝,要求加入进步组织。组织上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回到父亲的钱庄中工作,以便证实李纪夫是日本间谍的身份,先瑞欣然接受了任务。
  • 第32集
      在林生的帮助下,先瑞和同志们得到纪夫的消息,决定夜晚行动,要摧毁纪夫的阴谋。但狡猾的纪夫发现了先瑞等人的计划,在仓库中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先瑞为了保护同志不受伤害,遭到纪夫的毒手,中枪倒下,他们的这次行动也告失败。在林生的秘密帮助下,先瑞他们总算逃离纪夫的追杀。
      先瑞的伤势很重,在临死前,他对同志们表达了自己的情感,他坦言自己一生中的最爱就是雨筝,希望雨筝今后能生活得幸福。雨筝等人得到消息赶来是,先瑞已经牺牲了。大家悲痛万分,在先瑞的坟前,大家都对先瑞表示了哀悼,品一更是觉得自己当初很对不起先瑞。众人没有因为行动的失败而丧失信心,都表示一定要为先瑞报仇,揭穿纪夫的阴谋。
      鹤廷得到儿子死去的消息也十分悲痛,他去找纪夫问个明白。而纪夫竟然对鹤廷说这是先瑞自找的,并说鹤廷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让他老实点。而后,纪夫有故技重施,搞垮了鹤廷的钱庄,俞家落的个人财两空。鹤廷为了为儿子也为给自己报仇,烧毁了纪夫的仓库,纪夫杀害了鹤廷。这一切,都被躲在暗中的林生看见了。
      林生想到俞家发生的一切,知道如果继续和纪夫在一起的话,迟早也会落得这种下场的。林生决定和雨筝她们一起,为先瑞报仇,为国家做些事情。
      林生假意与纪夫合作开了一家公司,在开业当晚的舞会上,林生介绍品一和雨筝做为嘉宾出席,并且品一和雨筝合作为来宾表演了精彩的歌舞。其实,这都是雨筝等人想出的主义,希望能用美人计接近纪夫,从而得到纪夫身上的保险箱钥匙,找到纪夫的身份证明用意揭露他的。没想到,纪夫对品一根本不感兴趣,在和林生的交谈中,透露出对雨筝不怀好意。雨筝决定铤而走险去接近纪夫。
  • 第33集
      雨筝装作喝醉,与纪夫回到酒店中,利用机会偷得纪夫随身携带的保险柜钥匙。随后赶来的希蒙设计将雨筝带离了纪夫的客房。
      林生带着手下的兄弟们冒着生命危险,潜入纪夫的办公室,拿到了纪夫的身份证明,但在离开的时候被纪夫发现,双方展开激烈的搏杀。林生将文件交于手下弟兄,自己引开了纪夫等人,不幸在逃跑中中枪,落如河中,下落不名。
      雨筝等人逃脱纪夫的追杀,将文件交给报馆,揭发了纪夫的身份和日本人想要扰乱上海金融市场的阴谋。
  • 第34集
      品一等人一心记挂着林生的下落,四处打探但都没有结果,品一每天以泪洗面。一天,品一在路上遇见林生坐在轮椅上和一些乞丐沿街乞讨,就上前劝林生回家,但林生坚持说她认错了人。雨筝也来劝林生回家,林生却说自己已经是一废人,不想回家拖累雨筝她们。雨筝告诉林生,他的受伤是因为揭发日本人的阴谋,是一位英雄。
      在雨筝的劝说下,林生终于肯回到家中,但他非常消极,不愿接受大家的帮助,品一她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林生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更加拒绝品一等人的帮助,对品一更是经常出口叫骂,但品一一点也没有放弃对林生的希望。雨筝和静月也尽心的服侍林生,希望他早一点好起来。在大家的帮助下,林生终于恢复了信心,并且真正接受了品一的爱情。
      战火已经蔓延到上海了,泰莱夫人要离开上海回欧洲。在走之前,泰莱夫人给了雨筝两张去法国的船票,希望雨筝能和希蒙离开上海,一起到法国去生活。
      品一到修道院中去探望美仪,修女说修院也要离开上海了。静月表示自己愿意和品一和希蒙一起来照顾已经失去记忆的美仪。
      雨筝在路上遇见怀着希蒙孩子的若涵,她现在以卖菜为生。若涵对自己的选择无愿无悔,要将孩子生下来,靠自己的能里将他养大。若涵的态度深深的感动了雨筝他们,希蒙决定留在上海,和若涵生活在一起,并表示以后会好好地对待若涵。
      雨筝将宝贵的船票留给了品一和林生,让他们离开战火纷飞的中国,自己怀着对国家的责任,对未来的憧憬,投入到抗日救国的运动中去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