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岳贡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方岳贡(?一1644)明代官员。字四长。襄樊谷城人。任户部主事进郎中,督理永平粮储。以谨慎清廉出名。

人物简介

方岳贡于天启二年(1622年)中进士以后,任户部主事,虽为小吏,但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历典仓库,督水平粮储”,在当时的农耕社会,管理着粮食储备,绝对是一个“肥差”,但他没有因为手中有权,就丢失读书人的本色,而是“以廉谨闻”。
崇祯元年(1628年),方岳贡出任松江知府。那时,滨海防御并没有引起朝廷的特别重视,海滨多盗,严重扰乱了居民的安全。官府人手有限,难以全面清剿盗贼,方岳贡采取“重拳出击”措施,“捕得辄杖杀之”。
方岳贡深得人心的举措,是修建了石塘,并以此名垂青史,让上海人民至今铭记于心。
崇祯六、七年(1633—1634年)间,松江漴阙一带阻挡海潮的土塘连溃五次,海水涌进成片的农田使之成为“斥卤”,当地居民人心惶恐。灾难发生时,方岳贡觐见朝廷刚刚回来,一下轿子,即召集当地的士绅商量对策。方岳贡认为,必须重巩堤防,但仍然筑土塘的话,则等于把大量钱财丢到海里,提出仿照盐官的办法改建石塘。但在场的士坤害怕增加经济负担,强调筑石塘有三难:一是石塘费用昂贵;二是石塘在技术上比土塘要求要高;三是“海势不可与争”,主张内徙退筑土塘。方岳贡说,内徙等于让地于海,遂力排众议,决定建造石塘。
这是上海地区也是整个江南海塘的第一座石塘,方岳贡极端重视,亲自到溃塘处环塘审视,度量地势,召集本地石工听取意见。听说有个举人吴嘉允,是成化年间帮助巡抚毕亨筑海塘的工匠吴武的后代,自幼学得真传,对海塘颇有研究,方岳贡亲自到吴嘉允的家里拜访他,并聘其为塘董,全力支持他的合理设计。这还不说,他又派人从盐官那儿请来两名有经验的石工,亲自参与估算工费。
为了筹集经费,方岳贡每天驾一叶小舟,到处劝募,并制定“富户有田百亩者,一律劝输每亩银八厘,以供筑塘之用”的政策,这种办法以后成为制度,一直延续到清初。在筑塘过程中,方岳贡革除弊端,不许衙门、公差层层克扣,并随时访问督工人员,检查发出的银两是否全部给领,使石塘工程顺利完成。
普通上海人在博客上记载,方岳贡所筑石塘为大德塘,西起杨公庙,东至奉贤区漴阙,全长4.19公里。当地老百姓为感谢方岳贡修建石塘,专门建造了“报功祠”,一直到今天,还有村民祭拜方岳贡。
工程完成以后,有人挟私嫌诬告方岳贡贪污银子三千两,使他被捕入狱,许多老百姓拥至官府为他辩冤,最后朝廷查明确无此事,又恢复官职。
入狱一事,非但没有辱没方岳贡的名节,反而提高了他的声誉,当时的给事方士亮,向崇祯帝推荐了方岳贡以后,方随即被提拔为山东副使兼右参议,负责江南的粮食储运。他督办漕运船只,如期抵达通州,给崇祯帝留下了深刻印象。
吏部尚书郑三俊推举全国五个廉能监司,方岳贡名列其中,这又一次引起崇祯帝的重视,他召见方岳贡,问:“为政何先?”方岳贡答对如流:“欲天下治平,在择守令;察守令贤否,在监司;察监司贤否,在巡方;察巡方贤否,在总宪总宪得人,御史安敢以身试法?”崇祯非常赞成方岳贡的看法,大喜之下,赐玉宴于方岳贡,并一直吃到日落时分。六天以后,“即超擢左副都御史”。
新任官吏必须觐见皇上,这有点类似于今天的组织谈话,左副都御史方岳贡去见崇祯时,皇上正拿话诘问吏部尚书李遇知,这人挨了皇上的训,大气不敢出,只说:“臣正纠驳。”方岳贡插言道:“何不即题参?”这话又一次迎合了崇祯,仅仅隔了一天,即“命以本官兼东阁大学士”,时崇祯十六年(1643年)十一月。方岳贡开创了明代“阁臣带御史衔”的先河,由此也可以看出崇祯帝用人心切,振国家于危难的急切心理。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二月,方岳贡提拔为正一品官吏,任户、兵二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总督漕运、屯田、练兵诸务。

博学史家记

作为一个读书人,方岳贡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治学修书上,而是“经世治国平天下”,以其正直为人,清廉为政的品行,实在是一件幸事。但方岳贡的博学多识仍然给后世以很大的教益。
方岳贡著有《国纬集》61卷,《经世文篇》等著作。在《国纬集》中,他评价贾谊的《过秦论》说:“此文迁回层折,以盛衰之势相形,干宝《晋论》大概规仿此。”
作为同朝官吏,方岳贡与徐光启交往颇深。徐的《农政全书》成书之时,方岳贡欣然为其作序:“嗟乎,治乱无象,农之获安于农与否,是即其象。彼罹虏罹寇者,以死之转徙失先畴而不获安。幸而免死,又以剿饷练饷,急罹虏罹寇者之患,而岌岌乎不获安。爱养之无者,其所以安之哉!”方岳贡所言,都是当时农村的实际情况,而且是站在农民的角度说话,这在官书的序言中,是很少见的。
崇祯三年(1630年)成书的《松江府志》,是由方岳贡主持修编的,按说,作为地方的长官,他应该极力唱颂上海的地理优势,宣扬自己的为政之绩,但是,他并没有这样,而是说松江一府:“粟米、布缕、鱼盐之利,貌称东南陆海,然糊口则盈,终事则绌。”一反地方志溢美乡土的格调。
从这些文字资料可以看出,方岳贡是“心忧天下,矢志为国”的,然而,他身处的王朝已岌岌可危,成颓废之势,仅有“满腹经纶为国储”,又怎么能挽狂澜于即倒呢?

忠诚可歌泣

明朝皇帝崇祯在位十七年,共任命了五十一个宰相,崇祯不愿看到大明王朝败在自己手里,希望不断启用贤能,振兴国家。然这个王朝实在是积垢太深,已呈千疮百孔之态,精英们又怎么补救得过来呢?
方岳贡是崇祯帝非常赏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才之一,但是,他到朝廷任职时,已经是狼烟四起了。虽有救国之志,却无救国之力。不过,他对王朝的忠诚,实在令人扼腕。
张献忠占据谷城时,听说居民方岳宗是松江知府方岳贡的弟弟,以为他沾哥哥的光,家境肯定殷实,就占下方岳宗的房子安置家眷,借故把他拘禁起来,要他出钱助饷。
但是,张献忠到方岳宗家里一看,确实为一介平民,顿生敬意,并赶快把他释放。后来,张献忠与方岳宗成了“不拘形迹”的朋友。
为了表示对方岳贡的敬仰,张献忠修书一封,让方岳宗的家人把信送到松江,他在信里面坦率地说:“使为官者人人皆如我公,百姓不受脧削之苦,献忠何能起事?”并且说他知道方岳贡不会回信,他也不希望得到回信。
李自成、张献忠攻陷京城时,方岳贡负户、兵二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仅仅一月有余,他还没来得及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就已经身陷囵圄。据考,是因为方岳贡拒绝为李自成等写“诏书”,才引起刘宗敏的恼恨,最终令其自缢而死。
崇祯元年(1628年)出任松江知府,该郡东南临海,常遭海潮冲击,他筑石堤二十多里防范。又筑缄垣护诸粮仓,名曰“仓城”。救荒助役、修学课士,皆有成绩。后被诬陷受贿下狱。乡民为他讼冤。法司查无行贿实迹,被释放,升山东副使兼右参议,总督江南粮储。所督漕船,均如期驶抵通州,被吏部尚书郑三俊举为五个廉能监司之一。以功提升为左副都御史。崇祯十六年底,以本官兼东阁大学士。十七年二月,以户、兵二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总督漕运、屯田、练兵事务。李自成起义军攻克北京后,自缢死。

个人经历

户、兵二部尚书兼大学士:方岳贡
方岳贡字四长,谷城人。天启二年进士。授户部主事,进郎中。历典仓库, 督永平粮储,并以廉谨闻。
崇祯元年,出为松江知府。海滨多盗,捕得辄杖杀之。郡东南临大海,飓潮冲击,时为民患,筑石堤二十里许,遂为永利。郡漕京师数十万石,而诸仓乃相距五里,为筑城垣护之,名曰“仓城”。他救荒助役、修学课士,咸有成绩,举卓异者数矣。薛国观败,其私人上海王陛彦下吏,素有隙,因言岳贡尝馈国观三千金,遂被逮。士民诣阙讼冤,巡抚黄希亦白其诬,下法司谳奏。一日,帝晏见辅臣,曰:“有一知府积俸十余年,屡举卓异者谁也?”蒋德璟以岳贡对。帝曰:“今安在?” 德璟复以陛彦株连对,帝颔之。法司谳上,言行贿无实迹,宜复官。帝奖其清执, 报可。
无何,给事中方士亮荐岳贡及苏州知府陈洪谧,乃擢山东副使兼右参议,总理 江南粮储。所督漕艘,如期抵通州。帝大喜。吏部尚书郑三俊举天下廉能监司五人, 岳贡与焉。帝趣使入对,见于平台,问为政何先,对曰:“欲天下治平,在择守令; 察守令贤否,在监司;察监司贤否,在巡方;察巡方贤否,在总宪。总宪得人,御史安敢以身试法。”帝善之,赐食,日晡乃出。越六日,即超擢左副都御史。尝召对,帝适以事诘吏部尚书李遇知。遇知曰:“臣正纠驳。”岳贡曰:“何不即题参?” 深合帝意。翼日,命以本官兼东阁大学士,时十六年十一月也。故事,阁臣无带都御史衔者,自岳贡始。
岳贡本吏材。及为相,务勾检簿书,请核赦前旧赋,意主搜括,声名甚损。十七年二月命以户、兵二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总督漕运、屯田、练兵诸务,驻济宁。 已而不行。
李自成陷京师,岳贡及邱瑜被执,幽刘宗敏所。贼索银,岳贡素廉,贫无以应,拷掠备至。搜其邸,无所有,松江贾人为代输千金。四月朔日与瑜并释。十二日,贼既杀陈演等,令监守者并杀二人,监守者奉以缳,二人并缢死。

个人品行

岳贡本吏材。及为相,务勾检簿书,请核赦前旧赋,意主搜括,声名甚损。十七年二月命以户、兵二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总督漕运、屯田、练兵诸务,驻济宁。 已而不行。
李自成陷京师,岳贡及邱瑜被执,幽刘宗敏所。贼索银,岳贡素廉,贫无以应,拷掠备至。搜其邸,无所有,松江贾人为代输千金。四月朔日与瑜并释。十二日,贼既杀陈演等,令监守者并杀二人,监守者奉以缳,二人并缢死。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