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亭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放鹤亭,为彭城隐士张天骥所建。亭南北长11.95米,东西深4.95米,歇山飞檐,古朴幽雅。张天骥自号“云龙山人”,苏轼任徐州知州时与其结为好友。山人养了两只仙鹤,每天清晨在此亭放飞仙鹤,亭因此得名。元丰元年秋,苏轼写了《放鹤亭记》,除描绘了云龙山变幻莫测的迷人景色外,还称赞了张山人的隐居生活,塑造了一个超凡出群的隐士形象。因此文脍炙人口,被选入《古文观止》,云龙山和放鹤亭也因此闻名于世。鹤,乃古代贤士也。古有林逋“梅妻鹤子”之美谈,再有张天骥隐居之不仕之名。放鹤乃喻招贤士也。

江苏徐州

基本简介

放鹤亭位于江苏徐州云龙山之颠,为彭城隐士张天骥于1078年所建。苏轼曾写过一篇《放鹤亭记》,用如椽之笔描绘了动人的放鹤图卷,使放鹤亭与云龙山闻名于世。自云龙山北门拾级登达第三节山顶,半月形院门
门额上有光绪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徐州知府田庚书写的“张山人故址”5个隶字。走进院门,有平坦开阔、铺有甬道的四方庭院,其东侧便是放鹤亭,飞檐丹楹,宏敞明亮。亭南北长11.95米,东西深4.95米,前有平台,周环游廊,十分优雅。
放鹤亭西侧有饮鹤泉,泉亭相依已逾千载。距放鹤亭南20米,饮鹤泉南10多米处,还有一座建在高耸之处的小亭招鹤亭,因《放鹤亭记》有招鹤之歌而得名。招鹤亭为砖木结构,小巧玲珑,檐角欲飞,是登高远眺的好地方。放鹤亭、饮鹤泉和招鹤亭这三座古迹有着密切的关系。

筑亭咏亭

院门上所写“张山人”即北宋隐士云龙山人张天骥,最初就是他筑了放鹤亭。张天骥(1041-?),字圣涂,自号云龙山人,家有花园、田宅,在云龙山西麓黄茅岗筑有草堂。他爱好诗书、花木和音乐。他父亲张希甫、母亲李氏以及他本人都深受道家哲学的影响。
而放鹤亭名闻遐迩,固然与它坐落的幽美环境有关,更主要的是因为放鹤亭联结着苏轼与张天骥友谊的佳话。苏轼早年也曾受道家思想的熏陶。他从小在家乡四川眉山县,跟着眉山天庆观北极院道士张易简学习过3年。成年之后,道、佛、儒三家思想对苏轼几乎有同样的吸引力。他仕途坎坷,政治上屡遭挫折,更助长了他放达旷逸的性格。因此,他与张天骥感情十分投洽。苏轼在徐州写的大量诗歌中,张山人的名字频频出现。
苏轼常常带着宾客、僚吏甚至歌伎到放鹤亭来饮酒。张山人“提壶劝酒”,也“惯作酒伴”。苏轼屡次大醉而归。他在诗中描述了这种情景:“万木锁云龙,天留于戴公。路迷山向背,人在滇西东。荠麦余春雪,樱桃落晚风。入城都不记,归路醉眼中。”这首诗不仅是苏轼在张山人这里畅乐心情的自白,也是云龙山美妙景色的写照。
熙宁十年时张天骥已38岁,尚未娶妻。苏轼愿为张山人做媒,替他找个合适女子,但张山人婉辞谢绝。表示要坚持“不如学养生,一气服千息”的道家独身生活。由此可见张山人醉心于“修真养性”之术,也可看出苏、张彼此关心的亲密之情。他们的友谊保持很久,12年后,即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苏轼任杭州太守时,张天骥还不远千里到杭州去看望他。苏轼热情款待这位老友住了10天,才赠诗话别。

修缮记录

“名山与高士,人地两相倚”,人们喜爱幽雅的放鹤亭,也自然地怀念飘逸豪放的苏轼和张山人。放鹤亭屡坍屡修,世代存留。明嘉靖十一年(公元1532年)徐州都司戴时宗、清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徐海道吴世熊都曾重建过放鹤亭。辛亥革命后也曾修过。但嗣后年久失修,到解放前夕放鹤亭已破败不堪。解放后人民政府拨款修缮,恢复旧观。1979年放鹤亭又加整修,彩栋丹楹。焕然一新。原来悬挂的乾隆所书“放鹤亭”匾额,改用苏轼笔迹,重新制匾,高悬其上。这样更加富有历史感,增加游人的兴味。放鹤亭内窗明几净,四壁张挂名家书画,清爽雅静。

周边古迹

放鹤亭西侧有饮鹤泉,泉亭相依已逾千载。距放鹤亭南20米,饮鹤泉南10多米处,还有一座建在高耸之处的小亭招鹤亭,因《放鹤亭记》有招鹤之歌而得名。招鹤亭为砖木结构,小巧玲珑,檐角欲飞,是登高远眺的好地方。放鹤亭、饮鹤泉和招鹤亭这三座古迹有着密切的关系。
饮鹤泉位于放鹤亭西侧,如今可以见到饮鹤泉凿作一井。四方环绕石栏,颇为美观。井南侧立有石碑,上冠“古迹”二字。中间书有“饮鹤泉”三个尺幅大字。上款为“天启癸亥仲冬吉旦”,下款署“古部张璇重浚”。“天启癸亥”为明熹宗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当时的徐州户部分司主事张璇疏浚饮鹤泉后,立此碑作纪念,碑文为张璇手书。他籍贯“古部”,即高邑,现为河北省柏乡县
旧方志记载:“饮鹤泉一名石佛井,深七丈余。”明成化二十三年 (公元1487年)的《重修石佛寺》碑文说:“有井在山顶,弃而不食者累年, 发其瓦砾,甘美如初。”清咸丰九年(公元1895年)又疏浚一次,也有碑记说: “不五丈而得泉,甚甘。”从这两段文字记载,再联想到苏轼《游张山人园》诗句:“闻道君家好井水、归轩乞得满瓶回。”可以想见饮鹤泉的水质是清纯甘美的。
解放后饮鹤泉水深尚有三尺,后因乱掷瓦石而堵塞干涸。1962年曾重淘泉井。徐州市自来水公司工程师杨以信曾下井测量,井深24.6米。和旧志所说“七丈余”相符。井壁系穿岩凿成,有两条石缝:一在北侧井口下6.5米处,垂直长3米;一在西南侧井底向上1.9米处,水平长0.35米。估计这便是水源通道,或许因为地下水位下降而不再来水,甚为可惜。
北宋地理名著《太平寰宇记》也有关于饮鹤泉的记载:“有井在石佛山顶,方—丈二尺,深三里,自然液水,虽雨旱无增减。或云饮之可愈疾。时有云气出其中,去地七百余尺。”这些记述中有夸张之处,但也指明饮鹤泉的特点:“饮之可愈疾”、“时有云气出其中”。这是否表示井水中含有某种矿物质呢?
放鹤亭院西北角有一座凉亭,西南角有一间门窗玲珑的小轩。这原是“御碑亭”,内曾立有清高宗弘历的《游云龙山作》诗碑。乾隆皇帝曾四次来徐州,几乎每次必登云龙山,而且一定要留下一些“御制诗”标榜风雅的“御书”。如今乾隆为云龙山书写的碑刻已移到放鹤亭后的碑廊里。这碑廊和廊北的船厅,如今也是放鹤亭院中吸引游人的去处。散文名作《放鹤亭记
熙宁十年秋,彭城大水,云龙山人张君之草堂,水及其半扉。春,水落,迁于故居之东,东山之麓。升高而望,得异境焉,作亭于其上。彭城之山,冈岭四合,隐然如大环,独缺其西一面,而山人之亭,适当其缺。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山人有二鹤,甚驯而善飞。旦则望西山之缺而放焉,纵其所如,或立于陂田,或翔于云表,暮则傃东山而归,故名之曰“放鹤亭。”
郡守苏轼,时从宾佐僚吏,往见山人,饮酒于斯亭而乐之,挹山人而告之曰:“子知隐居之乐乎?虽南面之君,未可与易也。《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诗》曰:‘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盖其为物清闲放,超然于尘埃之外,故《易》、《诗》人以比贤人君子,隐德之士。狎而玩之,宜若有益而无损者;然卫懿公好鹤则亡其国。周公作《酒诰》,卫武公作《抑戒》,以为荒惑败乱,无若酒者;而刘伶、阮籍之徒,以此全其真而名后世。嗟夫!南面之君,虽清远闲放如鹤者,犹不得好;好之则亡其国。而山林遁世之士,虽荒惑败乱如酒者,犹不能为害,而况于鹤乎?由此观之,其为乐未可以同日而语也。
山人而笑曰:“有是哉?”乃作放鹤招鹤之歌曰:“鹤飞去兮,西山之缺。高翔而下览兮,择所适。翻然敛翼,宛将集兮,忽何所见,矫然而复击。独终日于涧谷之间兮,啄苍苔而履白石。鹤归来兮,东山之阴。其下有人兮,黄冠草履,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馀以汝饱。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以久留。”
〖《放鹤亭记》的主题思想〗
在苏轼笔下,张山人的形象是作了艺术加工的,苏轼借这一形象寄寓着自己那种追求隐逸生活的理想。在《放鹤亭记》最后的“放鹤”和“招鹤”两歌中,这一点表现得相当清楚。张山人是这样超凡拔俗,飘飘欲仙,有如野鹤闲云,过着比“南面而君”的皇帝还要逍遥自在的快活日子。这正是苏轼在《放鹤亭记》全文中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这“放鹤”、“招鹤”两歌音韵和谐,抒情婉转,为全文增添光彩,因而千古传诵。 因之,云龙山上既有放鹤亭,又有招鹤亭。

杭州西湖

基本简介

放鹤亭位于孤山—东北麓,是为纪念林和靖而修建的。林和靖(967—1028),名逋,字君复,钱塘(今杭州)人,北宋诗人。林和靖长期隐居孤山,终生不娶也不出仕,平时除了作诗绘画外,喜欢种梅养鹤,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有“梅妻鹤子”之说。 他死后便葬在孤山北麓。传说他养的那只鹤也在墓前悲鸣而死,人们将它葬于墓侧,取名鹤冢。
放鹤亭最早为元代郡人陈子安所修建,明嘉靖年问钱塘县令王代又加以扩建。现有的放鹤亭是1915年重建的。平台宽阔,栏杆精巧;亭内有联,有曰:“水青石出鱼可数,人去山空鹤不归 ” 有曰:“山外斜阳湖外雪,窗前流水枕前书”,点明放鹤亭景物,而林则徐的“世无遗草真能隐,山有名花转不孤”则含意幽深,令人心不胜揣摩。
亭内石壁有《舞鹤赋》行书刻石一块,面朝东北,长方形,通高2.4米,宽2.94米,上有巨樟覆盖,其前构筑石栏,面临西湖。碑文取自南北朝鲍照作的《舞鹤赋》,全赋466字,栩栩如生地描绘了鹤的美丽动人的形象和能歌善舞的才能。字迹系清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康熙帝南巡杭州至此临摹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手迹所书,字体圆劲透逸,布局疏朗匀称。碑上还有“康熙御笔之宝”、“万岁作暇”等三印,似见风流皇帝的神采。四周边阴刻云、龙、火焰、宝珠作为装饰。
亭东有两株高可参天的大树,浓荫之下,就是林逋的墓庐。墓亦草草,环石围砌,青草封顶,惟四下梅花拥卫,鹤冢相伴,至死也不失风雅。张岱《林和靖墓柱铭》:“云出无心,谁放林间双鹤。月明有意,即思冢上孤梅”,倒也镌刻出林逋的风骨。放鹤亭一带是西湖孤山赏梅胜地,左右已广植腊梅,一直延伸到西泠桥堍。每到严冬早春,寒梅怒放,清香四溢,成为一片香雪海。这里曾被誉为“梅林归鹤”,系清代“西湖十八景”之一。

放鹤爱梅

淡水浓山画里开,无船不署好楼台。 春当花月人如戏,烟入湖灯声乱催。 万事贤愚同一醉,百年修短未须哀。只怜逋老栖孤鹤,寂寞寒篱几树梅。(王思任《孤山》) 。沿“绿云径”石阶而下,一条花岗石板铺就的小路,夹路相映的梅树林,把人引向山麓的放鹤亭。
林和靖少时父母早亡,但他勤奋好学,经史百家无不通晓,且擅书画,工诗词。他曾言:“人生贵适志耳,志之所适,方为吾贵。每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决意归隐孤山,结茅为室,编竹为篱,植树种花。日以赋诗作书、种梅养鹤为乐。终生不娶也不出仕。临终留绝句曰:“湖外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
林逋活着时名气很大,宋真宗征之不就,赐号和靖处士,还明令地方官吏定期慰问;死后,宋仁宗赵祯赐给他“和靖先生”的称号,成为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由皇帝赐封的隐士。林和靖隐居孤山,足迹不入城市者30余年,从无一日不恬然自足,甘心淡泊,把个隐士做得地地道道,竟也名垂青史。
林逋隐居孤山,常畜双鹤,豢之樊中。林逋常常泛舟西湖赏悦山水,每当有客来访,童子便开樊放鹤,白鹤纵入云霄,在湖上起舞盘旋,林逋见了必棹艇遄归,似乎那时就有了现代的传呼机。他在孤山上种了三百六十余株梅树,不惟暗香浮动,沁人心脾,酝成一片香雪海,而且一日取一树之值为用,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林逋在孤山上的生活,自诩“梅妻鹤子”,雅致得引人遐思。陈鹤在《题孤山林隐君祠》诗中吐露了艳羡的心情:“ 孤山春欲半,犹及见梅花。笑踏王孙草,闲寻处士家。尘心莹水镜,野服映山霞。岩壑长如此,荣名岂足夸”。王稚登则在《赠林纯卿卜居孤山》诗中大加赞赏:“藏书湖上屋三间,松映轩窗竹映关。引鹤过桥看雪去,送僧归寺带云还。轻红荔子家千里,疏影梅花水一湾。和靖高风今已远,后人犹得住孤山”。
林逋爱梅,也是赏梅的高手,每当梅花将开之时,便经月不出门,惟以诗酒盘桓其间,浅盏微吟自成千古绝唱:“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林和靖的这首《山园小梅》用纤巧的笔法,刻画出了一个幽静淡远的意境,特别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二句,脍炙人口,传诵千古。林处士虽然一生未娶,却也深黯儿女情长,一阙《相思令》令人回肠百转——“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争忍有离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生”,情真意切,不亚于柳永的《雨霖铃》,实在也是一个痴情的情种。
古人有诗:“人间蓬莱是孤山,有梅花处好凭栏”。山麓多梅,据说始于林逋。山坡平缓,绿茵如锦,成片的中山纪念林北向逶迤,林下的堤岸浸润在里西湖的一泓碧波里。远处水明如镜,塔影摇曳在粼粼波光中,近则风荷猎猎,萏菡竞艳,小船游移,风过处传来阵阵清歌。 千年岁月,孤山的名人遗迹越来越多。已成为西湖游客必到的胜地,虽然人们已不再著意于赏梅观鹤,但却都要到放鹤亭来看看风景,看看这位首先开发了孤山的一代名士。
.
.

相关文学

诗人大吕《放鹤亭》

《放鹤亭》
作者 /大 吕
一眼就认出你
放鹤亭
结在古云龙的石阶上
历千年的檐牙高啄
依旧是当初
翘首而立的等待
.
西山不可以久留
这我们知道。只是
我们飞出你的路太遥远
时间太长久
.
我们还是尽快地飞回了啊
.
一只两只
这遍山坡的游人都是
当初你亲手放飞的鹤
而今俱已归来
没有哪一只迷失
.
可你 放鹤的山人在哪里
.
又该我们这样呼唤了啊
归来归来兮
你可曾听见……
诗歌《放鹤亭》作者大吕,曾用江月等笔名,青年作家、诗人。生于苏北新沂,现居南京江苏理工学院机械制造专业、南京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双学历),自大学时期起在《诗刊》、《诗人》、《诗神》、《飞天》、《雨花》、《人民日报》、《新华日报》等报刊发表大量诗歌作品,作品获得全国短诗大展赛特等奖一次,其它诗歌奖20余次。已经出版个人作品集有《献歌》、《初恋的情歌》、《爱的短消息》、《新闻演义》等,主编作品集有《1991-2000十年袖珍诗历》、《青春 友谊 爱情》等计十余部。大学期间即被所在市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代表作品有诗歌《紫色》、《走入山林》、《中国:今夜暴风雪》、《回家过年》等被《青年文摘》等刊物转载,并在读者中广为传诵。

放鹤亭赋

萦峰带湖,孤高娉婷;九节雄丽,一轩享名。气荫雄州而美,文因苏公以盛。石思故人,松唤鹤声;西山归来,千古流情。茫茫大宇,欣有钟灵云岭;灿灿汗青,长耀耸秀翠亭。
至若山高百丈,独立绝顶。信步黄茅之冈,能添物外逸兴;悠然青石之床,更耽落谷秋风。翘角飞檐,挺以彭城之脊;丹楹彩栋,融于绿树之丛。启平拱之窗,可悟饮鹤、招鹤之趣;绕周环之廊,可赏大佛、大士之景。沾濡涛韵,斯处尽望云水之美;坐悟禅月,斯人善养慈悲之性。云浮户外,泉涌古井。丽日中天,彩霞东明。俯察尘世,早绝忧虑之端;顿觉仙意,心约白鹤之盟。
至若远眺四合,隐然如大环;独缺其西,造化于天工。苏公郡守徐州,处士得此异景。友于斯世,叙于斯亭。名士携高士共唱,放鹤与招鹤齐诵。而有白鹤善飞,鸟瞰天地秀色;东坡华章,记铭隐者风情。或问:隐者去矣,鹤亦去矣,谁来放鹤?苏公远矣,记亦远矣,何人记胜?
陵谷常迁,不见神宗;万世永著,长颂苏公。故而乾隆逍遥,援翰留影;大哲明察,登高能诵。乱山回合,岂是穷山恶水;地势险要,更壮古徐形胜。植树造林,声震天地;依靠群众,根深民胸。遂乃云山一碧万顷,耀金浮光;故河九曲半廓,安澜静影。
嗟夫!鹤去亭空,松柏郁郁;履迹人归,草木菁菁。平野可尽,碧霄可凌;天赐一山,人文一亭。指麾沧溟,视通万里之外;决眦荡胸,而无凡尘之生。云山龙脉,盛于国运之隆熙;文亭风采,昌于文运之亨通。景则异兮胜兮,文则美兮荣兮。百代过往,何须激辩假真;斯文不坠,亦是永久继承。(薛刚 张桂亭)

七律《放鹤亭》

鹫峰千仞俯崇岗,暂谢长途半日忙。
海内帆樯通楚地,江南形势接淮扬
川原雨过烟花绕,殿阁风回竹树凉。
笑指云龙山下路,放歌无惜醉华觞。
〖作者与诗文简介〗乔宇,字希大,乐平人,明成化二十年(公元1484年)进士,官吏部尚书。谥庄简。本诗选自明嘉靖版徐州志。

七律《放鹤亭》

龙山独立倚丹霄,古殿松阴坐寂寞。
东望青徐云万岭南通淮海日千桡。
黄茅人去冈犹在,白鹤亭空事已遥。
我欲凌风登绝顶,平林漠漠草萧萧。
〖作者与诗文简介〗许成名,明学者,字思仁,东昌(今山东聊城)人。正德进士,历官国子监祭酒礼部侍郎。纂《武宗实录》、《大明会典》。诗文中的黄茅为今徐州黄茅冈。

浪淘沙

放鹤亭归来,我心无主。
流年积恨不堪辱。
汉盘移宫在何处?梦里啼哭。
伤心暂无助,美人垂暮,
可怜英雄尚饭否?
水流似恨东归去,何人凄楚?
〖作者与诗文简介〗文心子,男,真名已佚。殁,不知何时。才情千古,汪洋恣纵。为人豪爽,义薄云天。二十一世纪初最富有传奇色彩和反抗精神的诗人。生平零落,犹如宋玉、陈子昂之失志。自恃古今无二,然而世不相容,谓人间情义绝矣。生平常自言:游泳诗人,舞林盟主,文坛至尊。虽犹如此,乃知英雄真寂寞也。常言道:真正的文学不养人,劝君切莫存私心!本诗出自《觞歌集》。

国画

《放鹤亭》
国画《放鹤亭》(如图),李可染1945年作,水墨设色纸本直幅,68.5×46.9厘米,印语“李”,“有君堂”。此画与李可染故乡徐州的放鹤亭有关。画的即是古人逸事,也是童年回忆。放鹤故事表白了一种回归自然的野逸旷放胸襟。画家借此题材驰骋遐想,诉之于笔情墨趣,以大写意笔墨聊抒胸中逸气。李可染早年的水墨画痴情于“墨戏”,对中国水墨在宣纸上的氤氲非常敏感。此作笔趣墨韵十足,用笔老辣简练,用墨尤富变化,枯湿浓淡相互映照。亭与人用焦墨,古拙苍厚;前景山石用浓墨重墨,墨渖淋漓;远山几抹淡墨,透明、干净、明快。秋天高远,独鹤与飞,可以感受画家当年作此画的自由心境。2007年发行的第六套特种邮票《李可染作品选》一套六枚,第四枚便是以此画为底稿。
毛泽东对放鹤亭的相关评价
〖第一篇·节选于《毛泽东巡察徐州说徐州上下五千年》〗
(1952年)10月29日,毛泽东在徐州。
……毛泽东从山的东麓登上云龙山。在石佛像前,毛泽东和当地同志共同研究了其历史和艺术价值。那石佛方面大耳,阖眸微笑,环手跌坐,法相庄严。
毛泽东来到放鹤亭,他说这个亭子与苏轼以及他的《放鹤亭记》分不开的:“1077年,苏轼出任徐州知州,当时刚过不惑之年,奋发有为,政绩卓著,给徐州百姓做过一些好事。在他离任时,徐州百姓成群结队为他送行,有的人挽住苏轼的马头,献花献酒,依依惜别,甚至放声大哭。”“苏轼与张山人是好友。苏轼常与别的朋友登门赋诗、饮酒。这位张山人驯养了两只鹤,并在云龙山顶修建了一座草亭,名为‘放鹤亭’。苏轼为此写了一篇《放鹤亭记》,文情并美,成为流传千古的著名散文。”他背诵了《放鹤亭记》。在亭前,毛泽东看了乾隆皇帝题诗的石碑。他说:“乾隆这个人好题诗。”
〖第二篇·节选于《毛泽东七次来徐州》〗
……出兴化寺到了放鹤亭。毛主席问,此亭是苏轼《放鹤亭记》里的放鹤亭吗?华诚一便讲了放鹤亭的来历。毛主席说:你知道的还不少呢。随后补充道“山人有二鹤,甚驯而善飞,旦则望西山之缺而放焉。”这是《放鹤亭记》里说的。亭的一侧有“饮鹤泉”,毛主席问到,此泉是否因放鹤亭而凿?华诚一回答:此泉在先,原叫石佛井,传说汉朝后期有一个皇帝见云龙山蜿若游龙,生怕徐州再出皇帝,故下令在山上凿井,以破徐州的天子气。毛主席看了看,泉内水深三尺,清澈见底,深有感触地说,事是荒唐,但能在这数丈深的岩石上凿出水来,则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