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克清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康克清(1911年9月7日―1992年4月22日),原名康桂秀,江西万安人。朱德夫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在江西瑞金任红军总司令部直辖的女子义勇队队长,直属队政治指导员。1934年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侯补委员。参加了长征。后曾任八路军总司令部直属队组织股长、政治处主任,党总支书记,晋东南妇女救国会主任。建国后,历任全国妇联常委、副主席、主席,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秘书长、副主席、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是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92年4月22日逝世。

人物简介

(1911年~1992年),朱德夫人。
中国共产党第七至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五届常务委员会委员。
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三届委员、第四届常务委员。
全国妇第一届至第五届常委,第三届副主席,第四、五届主席,第六届名誉主席。
著有《康克清回忆录》

人物生平

少年时期,她亲身经历了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种种黑暗,接受了进步思想的影响。
1925年,开始投身革命,在本乡从事妇女工作。
1926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7年,担任江西省万安县罗塘湾乡妇女协会常任秘书。大革命失败后,她革命的信念更加坚定。
1928年9月,和近百名赤卫队员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上了井冈山。
1929年,与朱德结婚。
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2年,在江西瑞金任红军总司令部直辖的女子义勇队队长,直属队政治指导员
1934年,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
1934年10月~1936年10月,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任直属队指导员,三过草地,历尽艰辛。
1936年,担任红四方面军党校总支书记。
1937年,历任八路军总司令部直属队组织部长、政治部主任、党总支书记、晋东南妇女救国会名誉主任、中共中央妇女委员会委员、解放区战时儿童保育会代主任。曾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1949年,出席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担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常务委员、儿童福利部部长、书记处书记、担任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秘书长、副主席、担任全国少年儿童工作协调委员会主任、担任中国福利会名誉主席、宋庆龄基金会主席、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会长。
1979年,主持了《婚姻法》的修改工作。
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过国际保卫儿童会议和联合国妇女会议,代表中国政府签署《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
1978年2月~1992年,担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1988年~1992年,担任中共政协全国委员会党组成员。
1992年4月22日12时04分,在北京逝世。

感情生活

朱德的第五位妻子是江西姑娘康克清
康克清在一篇文章中说:
“在向井冈山进军途中,有一天,我们的队伍停在遂川附近,听到同志们兴高采烈地互相传说:“朱军长来了。”以前,我还幼稚地以为“朱毛”是一个人呢,后来才知道是两个人。他们被传说得非常神,有机会亲眼见到他们,内心充满了好奇和敬仰。我挤在队伍中,顺着别人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中等个头,体格健壮,忠厚长者模样的人,正向我们走来。走近了,才看清楚他身穿灰里透白的军服,脚穿着草鞋,一身风
康克清(右)与宋庆龄在全国政协茶话会上

康克清(右)与宋庆龄在全国政协茶话会上

尘,面带微笑,威武中透露着慈祥。朱军长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他很平凡,平凡得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这个像农民一样的军人最终成了康克清的丈夫,他们携手走过了47年的婚姻历程,坚韧而执著。
康克清从小生长在贫苦农民的家庭里,没有上过学。上井冈山时,康克清还不识字。参加红军以后,康克清担任了宣传工作。为了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和文化素质,康克清经常大胆地到朱德那里登门求教。在朱德的热情辅导和影响下,康克清的文化水平提高很快。朝夕相处的革命斗争生活,使将军与战士之间萌发了爱慕之情。
对于自己的选择,康克清曾坦率地说:“我的婚恋观就是无产阶级的婚恋观,只要革命坚决,品德高尚,对党的贡献大,真的志同道合,我就不计年龄,不媚权势。”
1929年3月,43岁的红四军军长朱德在长汀辛耕别墅与18岁的女战士康克清结为伉俪。
康克清在回忆自己的婚姻生活时曾说:
“1939年冬天,朱老总五十三岁寿辰。记得我给他写的贺信中有这样一段话:“我和你相处十多年了。觉得你无时不以国家和革命为重。凡事不顾自己的利害。人们不能忍受的事你都能忍受,人们所不能干的事你去开辟。还有,你见书便读,学而不厌,总是前进着,提醒同志,督促同志,爱护同志……”这是我当时的认识,也是我现在的认识。几十年过去了,后来的生活实践更加深了我的这一认识。”

临终时刻

新华社记者撰写的《康克清临终时刻》一文片段:
弥留之际,康克清对围在身边的子孙们断断续续地说:“这次,我可能拖不过去了……你们要好好地、太平地过日子……不要贪污,不要犯错误……”
这时,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
1992年2月28日,81岁的康克清住进了医院,病因是感冒、发烧。可是,她坚持不住院,因为她心里惦记着许多工作: 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庆祝活动;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全国政协七届五次会议;……在医生的劝说下,她终于答应只住两天就出院,然而病魔无情,没料到这一住就再没能回来。
3月初,一些领导同志去看她,她还特别提起即将召开的政协常委会和大会。大家劝她静心养病,可她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朱德与康克清

朱德与康克清

康克清病重住院的消息传开后,许多人想来看她,她对秘书说:“我是个闲人,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可她心里却总是装着别人。
1991年,康克清到广州住了四个月,广东省人民医院大夫张碧梧一直陪着她。后来,康克清送给她一床被套。这次住院,康克清得知张大夫有两个儿子,又特意请人买来一床被套带到广州,并捎话:“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两个儿子。现在补上一床,请收下。” 康克清对身边的同志说:“张大夫是个好人,该做的工作她都做了,不该她做的她也去做了,现在就需要这样的人。”
4月初,清明节快到了,病榻上的康克清更加思念她的亲密战友和伴侣朱德同志。从1976年朱德同志病逝至今,每个清明节,她都带领儿孙到八宝山去祭扫,即使在外地,她也要赶回来。这次她实在去不了了,儿孙们带着她的嘱托和对朱老总的一片深情来到了八宝山。朱老总逝世16年来,她未能亲自去扫墓,
康克清(右)与邓颖超

康克清(右)与邓颖超

这是第一次,也成了最后一次。
1992年4月10日中午,康克清突然呼吸困难,双唇颤动,血压下降,医生立即进行抢救。她的一个孙子贴着她的耳朵问:“奶奶,我们是不是把您的骨灰和爷爷的放在一起?”她点了点头。“其它的事由组织来安排,是吗?”她又点了点头。
1992年4月22日,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妇女运动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儿童工作的开拓者康克清永远离开了人世。临终前,康克清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什么都不要!”这正如她的一生——坚定、质朴,而又善良……

评价

康克清是中国妇女运动的卓越领导人,无产阶级革命家。她始终保持着质朴大方、和蔼和亲的形象,人们崇敬而亲昵地称她“康大姐”。她为祖国的教育和妇幼保健事业倾注了全部心血。所著《家庭教育是时代提出的新课题》,强调了家庭教育对少儿成长的重要性;撰写的《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妇女的解放》,以亲身体验阐明了自己的一贯主张: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妇女走上解放道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放妇女,妇女工作必须在党的领导下进行。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