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懋第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左懋第(1601年一1645年),字仲及,号萝石。明代山东莱阳县(今山东莱阳市)人。明代著名政治家、外交家。明朝末年,胶东出了个名闻全国的民族英雄——左懋第。因他富有民族气节,宁死不肯投降清王朝,被人民誉为“明末文天祥”。

人物生平

左懋第(1601年-1645年),字仲及,号萝石,原山东莱阳人。南明赴清谈和使者,后被清扣押,宁死不降,后人称“明末文天祥”。
崇祯三年(1630年),左懋第乡试中山东第二名举人,次年中进士。懋第任陕西韩城令,崇祯十二年(1639年)官至户部给事中,上书提出时局有四弊:民穷、兵弱、臣工推诿、国计虚耗。十四年,督催漕运,道中驰疏言:“臣自静海抵临清,见人民饥死者三,疫死者三,为盗者四。米石银二十四两,人死取以食。惟圣明垂念。”崇祯十六年(1643年)秋,出巡长江防务,不久明朝灭亡,其母陈氏绝食而死。
入仕南明,为官清廉。清兵入关,左懋第被任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又以陈洪范、马绍愉为副使,前往北京,通好议和。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1644年)十月初,揩二副使及随从百余人至北京张家湾,住进鸿胪寺。懋第在鸿胪寺陈设太牢,率随员北面哭祭三日。十月二十七日多尔衮释放左懋第南归。左等走出永定门冯诠劝多尔衮不要“放虎归山”,十一月十四日多尔衮遣百骑在沧州追回,被扣留在北京太医院,墙上遍布荆棘,自言:“生为明臣,死为明鬼,我志也。”
弘光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闰六月十五日颁布剃发令,随员艾大选遵旨薙发,懋第将其乱棍打死,清廷前来责问,懋第曰:“吾自行我法,杀我人,与若何预?”清廷设“太平宴”宴请,懋第拒食。又遣洪承畴前来说降,左懋第说:“ 此鬼也。洪督师在松山死节,先帝赐祭九坛,今日安得更生?”洪承畴惭愧而退。李建泰又来劝降,左懋第怒斥说:“老奴尚在?先帝宠饯,勒兵剿贼,既不殉国,又失身焉,何面目见我?”左懋第又责问劝降的堂兄弟左懋泰:“此非吾弟也?”随之将其叱离。多尔衮大怒,亲自提审懋第,懋第直立不跪。当问道:“你为何不肯剃头?”左懋第回答:“头可断,发不可断!”金之俊劝他:“先生何不知兴废!”左懋第针锋相对答道:“汝何不知羞耻!”多尔衮知其不可降,闰六月十九日,命左右推出宣武门外菜市口处死。
临刑时,左懋第南向再拜说:“臣等事大明之心尽矣。”有绝命诗:“峡坼巢封归路迥,片云南下意如何;丹忱碧血消难尽,荡作寒烟总不磨。”随员陈用极、王一斌、张良佐、王廷佐、刘统等人皆不屈而死。

为官经历

左懋第的父亲,左之龙,是左奎的长子,明代万历年间己卯举人。他自幼聪明好学,勤于攻读。明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左懋第在山东乡试中第二名举人,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中进士,被委任陕西韩城县令。韩城县有苏武墓,任韩城县令的左懋第从苏武身上学到了作人气节,他对攀上宰相高位的韩诚籍韩国观不巴结不逢迎,保持了难得的一种骨鲠之臣的正气。在韩城,他打击豪强、均丈地亩、清理赋税、赈济灾民、颇多建树。
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调往京城,提升为户科给事中。

政治主张

屡次上疏

左懋第为人正直,敢于直言进谏。崇祯年间,明王朝已处于穷途末路,矛盾重重、危机四伏,陷入内外交困之中,内有李自成农民军纵横半天下,外有清兵屡次入侵,边防破败,天灾频仍,三饷加派,竭尽民脂,吏治腐朽,民不聊生。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最高统治者崇祯皇帝刚愎自用,听不进正确意见。身为朝廷言官的左懋第忧心如焚,他屡次上疏,针砭时弊,提出救国救民之策,为朝野所瞩目。

民族利益

左懋第从民族利益出发,多次向当政者提出治国的正确主张。左懋第被擢升为户科给事中后,尖锐指斥民穷、兵弱、臣工推诿、国计虚耗这四种时弊,提醒明王朝加以解决。为减轻劳动人民的负担,缓和阶级矛盾,以有利于巩固封建统治,较好地进行与崛起于关外的满族的民族斗争,他屡次上书奏请纳监、出钱赎罪、广开财源,行平仓法、监法及减轻赋税,输粟边塞、以充军粮。

减轻人民负担

后来,左懋第又改任刑科给事中,仍不断提出减轻人民负担的奏请。
初入谏垣,左懋第便上疏要求停止三饷加派,在他和其他大臣的苦谏下,崇祯十三年(1640年),崇祯帝宣布停征剿饷。左懋第请马上公告天下,免得地方开征,小民不得实惠,崇祯帝采纳了他的建议。当年三月,北京大风不止,左懋第又借天变上言,直陈时政缺失。他指出:朝廷虽然数次下诏减兵省饷,但小民却日困一日。原因在于朝廷免征,而地方催征,贪官污吏借机中饱私囊。欲除此弊,必须公开各地征赋之数,让小民明白,使贪官无法作奸。停征的加赋,必须严令各地实行,不许各级层层追加,这样才能使皇帝的恩惠润泽万民。崇祯帝很赞赏他的建议,下令免掉上灾七十五州县新、旧、练三饷,中灾六十八州县新、旧二饷,下灾三十八州县三饷缓征。

赡救安可不变

崇祯十四年(1641年),左懋第奉命督办漕运,即督办自江南沿运河向京城运送粮食。当时江南发生饥荒,遍地饿殍,饥民的反抗时有发生。从统治阶级的整体利益出发,左懋第多次向崇桢皇帝上书,请求放粮赡灾。并发出了“赡救安可不变”的呼吁,为民请命。当时明王朝兵连祸结。国库空虚,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空前激烈,内外交困,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左懋第的意见未被采纳。

明朝灭亡

崇祯十六年(1643年)秋,左懋第出巡长江防务。尚未返京,明朝灭亡。

舍身成仁

清兵入关

崇桢十七年(1644年),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率军攻进北京,推翻了明王朝的统治。不久,清兵入关,迅即攻占北京。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了南明政权,是为弘光皇帝。左懋第到南京进谒弘光帝,升为兵科都给事中,后被任命为太常卿,不久又右金都御吏,巡抚江南诸府。左懋第的母亲陈氏身陷北京,绝食而死,其堂兄弟左懋泰投降了清朝。

持节北行

清兵击败李自成后,饮马黄河,意图南下。弘光帝梦想偏安江南,准备向入关的清廷割地求和,朝议遣使与清通好。南明满朝文武谁也不敢前往,面对国难家仇,左懋第悲愤填胸,他上书弘光帝,要求持节北行,阻止清兵南下。于是,弘光帝升左懋第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与左都督陈弘范、太仆寺卿马绍愉出使北京。

赴京议和

富有民族气节的左懋第坚决反对割地求和,不甘屈膝苟生,极力主战,并请求拨给他人马,以收复失地,恢复明王朝江山,但未获批准。继而他又拒绝出使议和,他深知两副使即陈洪范、马绍榆软弱,请求另择合适人选。遭朝廷拒绝后,左懋第迫于君命,只得屈就。左懋第深知赴京议和,如同与虎谋皮,希望渺茫,决心以“误国辱身”精神完成使命,做好以身殉国的准备。他愤慨上书以为辞行道:“望陛下时时以先帝之仇、北部之耻为念,更望严谕诸臣,勿以北行为和议必成,勿以和成为足恃。夫能渡河而战,始能画江而安。”提醒南明王朝不要期望和议一定能成功,即使议和成功,也不一定是可以信赖的,主张以武力保平安。强调以天下为重,以耻仇为念,以沦陷之民为忧,要整军伤兵,以田恢复大业。
左懋第对北行议和的危险也深有预料。他在一封信中说:“懋第此行,是懋第死日也。”立志要“效宋之文天样”,“留正气于千古”。
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1644年)十月,左懋第到达北京张家湾,清摄政王令左懋第入居四夷馆,左懋第严词拒绝,说:“我是奉朝廷之命来酬谢贵国灭闯之义,若以属国礼相见,我宁死不入。”摄政王只得遣官骑迎左懋第住进鸿胪寺。

八面埋伏

双方相见后,清方大臣指责弘光帝即位为僭,左懋第大义凛然,驳斥了清方谬论。祭告崇祯帝,清方阻挡,左懋第便在鸿胪寺陈设太牢,率随员北面哭祭三日。清摄政王重左懋第为人,数次派人劝左懋第降清,皆为左懋第斥退。而左都督陈弘范却暗地里降清,答应说服南明的淮北守将投降。
受到清廷的冷遇和细弄,面对清王朝的种种威胁和侮辱,他愤怒地予以斥责并据理力争,始终不辱使命。

南返

十月二十七日,清方遣左懋第南返。十一月五日行至沧州,被清兵追回,独放陈弘范南返。左懋第被押回北京后严密禁锢在太医院。他知道,是到了尽忠报国的时候了。摄政王不断派人前去劝降,左懋第手书一联明志:“生为明臣,死为忠鬼。”并画了一幅苏武牧羊画像,挂在墙上以自励。劝降者进门,他便指着对联说:“此为我志,不必多说!”次年(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清兵打下南京,南明弘光政权灭亡。有人告知左懋第,劝他早为身计,左懋第说:“此事皎然如日月经天,我志已决,请不必多说。”

酷刑

鉴于左懋第在文人和官吏中的影响,清王朝加紧了对他的劝降活动。摄政王多尔衮亲自出马,设宴劝降。左懋第挥之不食。原明朝兵部尚书、叛臣洪承畴的劝降也被他严词拒绝。最后清政府又派左懋第的堂兄、原明朝兵部员外郎左懋泰劝降。左懋第曾将母亲托付于堂兄左懋泰,其母亲死后又由左懋泰扶柩归葬。因此,左懋泰对左懋第来说,不仅有兄弟之情,而且有养母葬母之恩。左懋第谢过左懋泰养母治丧之恩后,便怒责他叛明降清的变节行为。并说:“懋第无降敌之兄。”断然断绝了兄弟关系。清政府见劝降不成,便将他逮捕入狱并施以酷刑,后又在水牢里关押了7天,终未能使他屈服。

不降

清兵下江南后,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强迫汉族人民剃发易服。左懋第随员中有人剃了发,左懋第立即令人将他杖毙。清廷以擅杀人命的罪名将他逮下刑部。次日,摄政王召见左懋第,左懋第丧冠白袍,南面坐于阶下,不拜亦不语。摄政王还不放弃劝降的企图,令明朝降官逐个劝说。有个降官说:“左先生何不知兴替?”左懋第鄙夷地瞟了他一眼说:“兴替,国运之盛衰,廉耻,人臣之大节。先生知兴替,知不知廉耻?”一句话说的再也没人敢作声了。摄政王说:“尔是明臣,为什么食清粟半载而不死?”左懋第说:“是你们夺了我大明之粟,何曰我食尔粟?我国家遭此大难,并不是亡国亡种,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左懋第今日只有一死,何必多言!”
弘光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闰六月二十日,清政府终于决定将他杀害,遂被押往菜市口。在刑场上,清摄政王多尔衮再次劝降,左懋第坚贞不屈,不为所动。左懋第昂首高步来到菜市口,南向两拜,北向两拜,然后端坐受刑。刽子手跪在他面前挥涕稽首不忍下手,都中士民奔走流泪,拜送者不可胜计。左懋第慷慨从容就义。时年四十五岁。
左懋第就义后,人们发现了他在太医院写下的绝命词:“峡坼巢封归路回,片云南下意如何?寸丹冷魄消磨尽,荡作寒烟总不磨!”表达了他忠心报国、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
左懋第威武不屈、富贵不淫,坚贞不渝、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对国家和人民的赤胆忠心,受到了后人的称赞。

个人著作

左懋第著有《梅花屋诗抄》一卷,《萝石山房文抄》四卷,《左忠贞公剩稿》四卷。

身后事

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钦定殉节录,赐专谥“忠贞”,祀本邑乡贤、韩城名宦祠,莱阳又建左公祠,春秋次丁致祭。韩城人建祠与汉代的苏武并祀。
左懋第墓位于山东省烟台市莱阳市沐浴店镇北旺村东北左家莹,距村约700米,该墓原葬地在柏林庄镇东南方向罗石顶上。1952年部队营房建设时其后裔将此墓迁至该处左姓居住的北旺村左家莹内。墓区有墓冢3座成品字形排列,懋第墓立龙头碑阴刻“恩宠”二字,乾隆追谥号“忠贞”,赠兵部尚书职号,墓志是清嘉庆十二年(1808年)敕授文材郎莱阳知县延君寿敬题的,由左氏五世孙寅文立石。
左公祠建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山东学政佥事徐炯主持,在莱阳修建左公祠,莱阳人踊跃捐款,赞襄其事。乾隆十五年(1750年),莱阳知县郝大伦重修左公祠。位于今天莱阳工人文化宫西侧,七星街东侧。祠堂整个院落占地约10亩。大门朝西,有三间正殿,客房三间,杂房三间,裙房10余间。左公祠在他做知县的山西韩城有一座,与莱阳祠相似。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