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恭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广宗(今属河北)人,字克让。正统进士。授户部主事,历莱州知府、湖广右布政使、江西左布政使。天顺二年(1458)以右副都御史巡抚苏蓊诸府,兴革利病,编定均徭;与都督徐恭疏浚仪真漕河,又浚常镇河、吴淞江,恢复周忱所定耗羡则例。升任吏部右侍郎,置功惩簿,有闻必录。成化五年(1469)进吏部尚书,后参赞机务。致仕二年后卒于家。

相关史料

明史列传第四十七》
崔恭,字克让,广宗人。正统元年进士。除户部主事。出理延绥仓储,有能声。以杨溥荐,擢莱州知府。内地输辽东布,悉贮郡库,岁久朽敝,守者多破家。恭别构屋三十楹贮之,请约计岁输外,余以充本府军饷,遂放遣守者八百人。也先犯京师,遣民兵数千入援。廷议城临清,檄发役夫。恭以方春民乏食,请俟秋成。居府六年,莱人以比汉杨震。
景泰中,超迁湖广右布政使。诸司供给,率取之民。恭与僚佐约,悉罢之。公安、监利流民擅相杀。恭下令愿附籍者听,否则迨秋遣归,众遂定。寻迁江西左布政使。司有广济库,官吏干没五十万。恭白于巡抚韩雍,典守者咸获罪。定均徭法,酌轻重,十年一役,遂为定例。
天顺二年,宁王奠培不法,恭劾之。削其护卫,王稍戢。迁右副都御史,代李秉巡抚苏、松诸府。按部,进耆老言利病,为兴革。与都督徐恭浚仪真漕河,又浚常、镇河,避江险。已,大治吴淞江。起昆山夏界口,至上海白鹤江,又自白鹤江至嘉定卞家渡,迄庄家泾,凡浚万四千二百余丈。又浚曹家港、蒲汇塘、新泾诸水。民赖其利,目曹家港为“都堂浦”。初,周忱奏定耗羡则例,李秉改定以赋之轻重递盈缩。其例甚平,而难于稽算,吏不胜烦扰。恭乃罢去,悉如忱旧。
吏部右侍郎,李贤、王翱举恭。遂召用。置“劝惩簿”,有闻皆识之。翱甚倚恭,转左。父忧起复。宪宗即位,乞致仕。不允。成化五年,尚书李秉罢。商辂欲用姚夔彭时欲用王概,而北人居言路者,谓时实逐秉,喧谤于朝。时称疾不出,侍读尹直以时、概皆已乡人,恐因此得罪,急言于辂,以恭代秉。越五月,母丧归。服除,起南京吏部,劾罢诸司不识者数人。十一年春命参赞机务。居三年,致仕。又二年卒。赠太子少保,谥庄敏。

崔恭墓志铭

资政大夫致仕,南京吏部尚书,赠太子少保、谥“庄敏”,崔公墓志铭
皇明成化乙亥冬十二月四日,致仕南京吏部尚书崔公卒于家。疏闻,诏遣官谕祭、营葬,赠太子少保,谥“庄敏”。同朝旧臣无不交相叹惜。惟某与公相知三十五年,谊宜志而铭。
状谓:公讳恭,字克让。其先博陵人,汉侍御史朝之裔。朝十一世孙曰伯谦者,徙柏乡,至曾祖讳至刚,仕元为镇抚,再徙顺德广宗,因家焉。妣,某氏。祖,讳文秀;考,讳斌,俱以公贵,累赠南京吏部尚书。祖妣,张氏,继喻氏,俱赠夫人
公年二十七,中顺天府乡试,正统丙辰第进士,授户部主事,即有能誉。提督延绥边储,出纳有法。居无何,用杨文定公荐,知东莱。东莱号难治,公至,举行六事,尤加意学校。先是府库坏圯,烂过海布若干万,守库之民苦之。公命工别构三十间,复疏于朝,量布及楮币之过海者,余悉折军士月粮。不逾年用,尽归守库之民八百余。戊辰,莱大旱,公躬督捕,发郡县仓,劝富民粟赈之。又奏免胶州即墨诸处逋民粮草,民赖以全活者,无虑千余。
昌邑童子史奇、李春,坐流言系狱。佥事古镛必欲置之死地。公曰:“童子何知?”力辨其枉,又遣为邑庠第子员。高密商人寓于掖县,盗窃其货以去,捕者疑其家孙消息所为。同知吴佑执孙考讯,诬服。公以未获贼,疑之。祷于城隍祠,阳令机兵于军营搜检,阴使人于四门城楼侦之。已而,盗果委其货于外,侦者擒其人来,孙获免。又如辨即墨寡妇之执翁奸,潍县民妇之误人为盗,其迹尤奇。已巳,虏酋也先,率丑类犯京师。公闻之,泣曰:“此臣子效力之秋也。”乃多方集民兵若干,各给器械,委官统领,先期勤王。虏既退,公卿大臣皆以为忠。六载之间,威惠大行,美政播在人口,不可枚举。百姓爱之如父母,
军士长之如神明。莱人有“古之杨,今之崔”之谣。盖杨震旧为莱州刺史云。
景泰壬申,升湖广右布政使。初,湖藩自布政以下,鱼、菜、油、烛、茶、果之类咸取办于下,公一切革去之。苗贼侵武冈,公督馈饷,训饬民兵往剿之,贼闻其来,相率归服。岳州报:公安、剑利流民擅相杀害,公曰:“为今之计,惟镇之以静而已。愿附籍者收之,不愿者秋成遗归。”事行,上下称便。
未几,调江西左布政。将行,悉以廨舍中器物归之有司,一毫不以自随。箧中惟《大明律书》数卷,衣数袭而已。奸民有冒关广济库官物余五十万者,公廉得其实,言于都宪韩公裁之,连坐布政使失职,列郡官吏,为之肃然。理问所狱囚,动二三百计,多死于臭腐蒸湿之气,公乃市旁地,而廓其制,复苏活人命无算。又作量地之要法,计役之轻重而为之,任一岁之劳者,有九年之逸,至今行之不改。
天顺戊寅,升督察院右副督御史,巡抚苏、松等府。所至进耆老,俾言其利害,及所行当否,人以为得体。昆山生龚某,以不赂御史欧某,黜为民。讼于公,公试其文,喜曰:“科目中人也!”檄复学,后皆中科第,得显官。无赖民王凯,利别籍王氏田庐,自受为军。清军御史郭观信之,连坐隐蔽者二十四人,悉配苏州卫。众诉于公,公委所司核之,事遂白,竟坐凯以罪,而释其二十四人者。都督徐恭,奏浚仪真漕河,公命兼理其事,役军夫六万有奇。公设法劝粟若干石给军,未久工毕,尚余二千石,发济扬州饥民。镇江以南,河久淤塞,舟行屡罹大江风涛之险,前巡抚皆未能为。公按其地形,相其远近,起夫十万浚之,经划有道,不告劳而大通焉。常熟民钱穆,告其兄晔不法事,或劝公宜避嫌,公曰:“苟欲避嫌,则凡富者皆将视其死于不辜,而不为所乎?”卒以正法处之。
庚申,升吏部左侍郎,置“劝惩簿”以录天下人材贤否,贤者必言于王忠肃公,用之;否者必指其实,黜之。时号称得人,无怨言。成化已丑,升尚书,殿试充读卷官。寻转南京。南京属官中,恃才放恣,交通贿赂者多。公黜其郎中方嵩、门相等十数人,士风为之一新。南雍先历事满,必抵北京纪选而还卒业,其中贫乏者病于往复,率多淹滞。公疏其不便,南士得纪选于南部者,实自公始。
癸已,山东大饥。莱之父老相语曰:“前崔公尚在,我辈何至此极耶?”具公善政,请于巡按御史,立“去思碑”于杨震祠中。甲午,敕公参赞守备机务,公与成国公开心见诚,协力政令,军民皆翕然畏服,城中恃以为安。
丙申,两抗章乞休,制以公老成,不允。明年夏,以不视事者三月,复起归田,词极恳切。上特赐玺书,以荣其归。翌日昧爽,剑裳北逝。文武士践于国门外者千人,道旁观者十里不绝,啧啧共言其贤。归二年,足迹不入城府,静坐一,教子孙读书而已。疾急,谓诸子曰:“吾平生无益于国,勿乞恩烦。”渎竟不及家事。距其生永乐已丑四月二十四日,得寿七十有一。配杨氏,继李氏,亦俱赠夫人。子二:珂、璇。珂本从子。璇生之明年,公以为后,荫国子生。君子又谓“公不私其子”云。
嗟夫,公为人宽平坦易,中无芥蒂,好善恶恶,出于天性。遇后生必谈政事,刚而能断。然仁爱之意,未曾不行乎其间,爱惜人才,奖拔后进惟恐不及。初,广宗地僻,士不见全书。公多出资市书,及五经、四书、时义之工者,贻之。后广宗之士,科不乏人。居官四十佘年,德泽在人,声誉在士。夫公论,以为老成人物如公者,一代岂可多得哉。墓在邑东比苏村之原。铭曰:
有伟庄敏,逢时之隆,克廉克慎,维平维公。
发自地曹,登于大府,潘省旬宣,帮畿巡抚。
帝曰汝贤,汝佐铨司;粤暨太宰,汝往攸宜。
参赞南都,古留后任,政通人和,声名益振。
归乘大化,士类同嗟,天恩终始,存没之华。
苏村有阡,龟卜其食,勒德玄堂,过者必式。

墓址

在今河北省广宗县李怀乡崔南苏村东北。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