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教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密教又作真言宗、瑜伽宗、金刚顶宗、毗卢遮那宗、开元宗、秘密乘。依真言陀罗尼之法门,修五相、三密等妙行,以期即身成佛之大乘宗派。我国十三宗之一,日本八宗之一。主要以金刚顶经为经藏,苏婆呼经为律藏,释摩诃衍论为论藏。统称密教之经典为密经。

何谓汉传纯正密教

密之涵义

「密教」与「显教」是相对待的。佛所亲传的经教共有两大类。
一类为「密教」,另一类为「显教」。顾名思义,「显」之意为显明、显现出来:凡是可以用语言表达或宣示的法称为「显法」或「显教」;而「密」则表示「如来的秘密境界」,系离于言语思惟,超越言诠、亦即超过了凡夫「言语、思维所能达到」的范畴之外,无法为凡夫所了知,所以才称为「密」。因此「密」并非是故作神秘或神秘兮兮等。如来的「密法」或「密教」不但难以言语来表示,甚至以凡夫的思维亦无法想象得到,那样的境界便称之为「密法」或「如来秘密境界」。而如来的秘密境界,以其大悲。为了度化众生,则示现在他的清净的身、语、意三业之上,而成为如来的「三密」;如来即是以此「三密」来加持众生,令他们速能除障、离染、断惑、证真、开悟成佛。所以可知,密教修学的主要内容即是身语意「三密法门」,用以求得如来的「三密加持」,速成佛道。

如来与众生的三密境界

如上所说,所谓的「三密」就是「身密」、「语密」、「意密」。如来便是以其身语意的「甚深不可思议秘密境界」来加持众生,令他们速能断除三障,开悟证道。因此,一般都以为只有佛才有「三密」,而不知众生亦有「三密」。唯一不同的是:众生的「三密」,正如其「三业」一样,是染污的;而佛的「三密」则是由其「清净三业」所成,故具足无量功德,其差别如是。
兹将众生的「三密」,简单说明如下:
众生与佛的「身密」境界
「秘密境界」是十法界中六凡四圣都有的。凡夫的身密境界例如:爱、恨、讨厌、喜欢等感情,连言语都无法完全表达的部分,却可以透过眼睛,嘴巴等五官的动作,乃至于扬眉,瞬目、蹙鼻、抿唇等,也都能传达不同程度的爱、恨、敬佩或轻视等之情。因此,众生不但五官具有「身密」之功能,课题传达超乎言语范畴的意义,乃至依行为科学家的研究,便知有所谓的「肢体语言」或「行为语言」,亦即我们的身根、整个都可以用来传达言语所不能表示的「不可思议境界」;这就是凡夫的「身密」境界。
至于佛的「身密」境界,不但是超乎「言语」的境界,而且还超过了「思维」的范畴。还有一点不同,就是佛的「身密」是由清净的身业所成,具足无量功德,所以佛能以其「身密」度化无量有情。
众生与佛的「语密」境界
众生的语业亦有其秘密之处,这就是众生的「语密」。
众生的「语密」例如:众生为何会有那么多话要说呢?(——几乎整天说个不停,也不觉得累!)世界上为何会有那么多种语言?你看,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种语言?真是不可思议。众生以这么多种的语言,来传达他们无量的心意与讯息。甚至同样一句话,由于其时间、地点、对象、说话者的心情、了解的程度,及说话的音调之高低、音量之大小、强弱等之差异,都会有令其含意随之改变,对不对?譬如说,有人很恭敬地端上来一盘食物说:「这个请您用。」与用不屑的口吻,大声嚷着:「这个给你吃啦!」,这两者之间的意味就有天渊之别;又如大吼大叫地说:「拿去吧!」与女人以撒娇的语气说:「嗯,拿去啦」同样一句话,但所传达的情绪与意味却迥然不同。所以同样一句话,以种种口气,所表达出来的意思,作用上就会产生极大的差异,乃至完全相反。这就是凡夫语言种的秘密境界——亦即所谓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故只能意会。但无论如何,众生的语言境界,则是「无常」的:其所表达之意,在在处处都会因为人、事、时、地的不同而产生种种差异。
相较于众生的「语密」境界,如来的「语密」则永远都是「清净无染」、「恒常不变」的,其所表达总是同一个意义,不会因为众生的身份、地位、人、事、时、地、罪福因缘、说话音量等的不同,而有所改变;简而言之,即是「佛语谛实」、「佛无异语」、「佛不二语」,故其意义都是恒常不变,永远都是清净一如的:好人所念得佛语同样的意义,坏人所念,也是同样的意义;心情好时或坏时所念出来,其意义仍然相同。过去念、现在念、未来念,其意义也都不会有所改变。唐朝的人所念得经咒,与现代人所念的经咒,其意义都不会有所差异。
古人念阿弥陀佛,今人也念阿弥陀佛,然而阿弥陀佛所表之义不会有所更动、改变:佛亲自金口宣说的经论,其意义亘古不变:自古以来,不论是印度人、中国人、日本人、欧洲人或是美国人,所念得a弥陀佛也好,念o弥陀佛也好,念e弥陀佛,也都能听得懂,没有太大差别,都是在表达相同的意义,所以这就是如来的「语密」,或「语言秘密」,亦即:它不为种种「无常法」之所改变。
众生与佛的「意密」境界
第三个秘密境界是「意密境界」。「意」是什麼呢?
意即是「心」。从六道的众生六凡乃至四圣,即声闻缘觉菩萨、佛,这十法界中一切众生及圣人皆有「心」。虽然六凡四圣之心所缘不同,但此「心」皆有秘密。因此众生心也有其秘密,何以故?因为「秘密」系指「不可思议」之意而言。因为众生心,不可思议地会生出很多种类的念头、想法出来:众生之心,不知什麼来由,时时刻刻都像在自己内心中播放电影或幻灯片一般,不论白天、晚上,常常一出又一出地播个不停,妄想纷飞;有时候其妄想有头无尾,杂乱无章;有时不论白天晚上同样的妄想相续不绝,不知是什麼道理;因此众生之心实不可思议;此名之为众生的「意密境界」。
再者,你不晓得为何会如此,然而你的「心」就自然而然地会生出许许多多的想法,及很多的贪爱、愚痴、瞋恚、嫉妒等妄念。有时心中无缘无故地,毫无来由地,它就生气了;或不快乐了,或烦闷了;有时甚至没什麼大不了的事,也会气得大吼大叫;要叫它不生气,偏偏就是忍不住,这是没办法的事。有时这个心则会油然生起嫉妒。例如女人若看见他的先生与别的女性谈得很高兴,她就心生烦恼,於是可能就会开始详细查询,必得问到水落石出、或俯首认罪、道歉,方才罢休。男人也是一样,若见到他太太跟别的男人交谈时,有说有笑,也是无法忍受的;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但他若用理智来思考,那其实也没有什麼呀!明知并没有什麼,但他却自然而然就会生出那些「烦恼心」来,於是就会纠缠一整夜,闹得不可开交。所以这就是「众生心不可思议」之处;明明知道也不会有什麼事,但它仍然会不思议地产生无量的「烦恼」及「随烦恼」等,因此称之为众生的「心秘密」。
而如来心亦有其秘密,但不同於众生心之秘密。众生心之秘密为由於「无明」,而在种种因缘环境之下,会生出种种烦恼来,乃至於无量无边。但如来的「心秘密」,因为无始劫来不断熏修、累积的无量功德,因而包含了无量智慧於其中。例如禅宗六祖大师对五祖大师说:「弟子自心常生智慧。」这句话不是那麼简单就能说的!一般人对祖师所说的,恐怕是:「弟子自心常生烦恼!」因为心内都是乌漆嘛黑、乱七八糟的烦恼。所以这是圣者的心之不可思议处。是故,人若修行,其心便自然常生智慧;若不修行即常生烦恼。一大堆的烦恼,不知为何而自然生起这里也放不下,那里也放不下。比如挑了两肩重担,都几乎走不动了:一肩挑妻,一肩担子,怀里还要抱孙子。这样也许能取得平衡:一边挑夫,另一边挑子,就平衡了,否则恐怕会倾向一边。然而孙子却是最大的,所以顶在头上,他即使在头顶上面撒尿也没关系。菩萨是顶戴如来,而众生则是顶戴孙子。孙子乃至比祖宗都还大。不仅外人碰不得,连作父母的也碰不得。作父母的不能稍为骂一下你的孙子,否则你就会说:「我以前也没这样对待你」这就是众生的「心秘密」与如来的「心秘密」不同之处。有些人担自己的父母不够,还要去认养一些干爹、干妈、干姐、干妹、干儿子、干孙子……,都是「干」的,没有一个是「湿」的。众生就是这样拿很多葛藤来纠缠自己,无端自寻烦恼,这样才会觉得爽快——这就是攀缘,众生心就是爱到处攀缘。所以学佛的人就不应该这样拜来拜去,还去结拜兄弟、结拜姊妹。自己的兄弟姊妹都已经照顾不来了,都没互相疼惜了,还到处结拜乾姐、乾妹;自己的父母都孝顺不来了,还有能力去孝顺到好几个干爹、干妈?你不知为何要拜他为干爹,讲不出道理来,那是无明业力使然,於是就变成
愚痴干爹——这就是众生无明的心秘密之显现。以上是为了帮助大家瞭解「什麼是密教」所作的阐释。
现在再简单复习一下:所谓「密教」即是阐发众生与佛的三种「秘密」:众生有染污、秘密的三业,成为众生的「身密、语密、意密」三种秘密;而佛则有清净的「身
密、语密、意密」三种秘密。佛即是以他三种清净的秘密境界,来转化众生的染污三业,令其净化,因而开悟、解脱、成道。接著佛又将其自证的「三密境界」,传授给祖师大菩萨,祖师菩萨再继续将此法脉传至後代,而此清净秘密法脉的不断传承即是「真言密教」,此教法是超越言语思惟的范围。然而於如来全体教法之中,亦有与此密教境界相接近的,那就是禅宗;因为禅宗的教法也是属於不可思议的境界,所以禅宗与密宗这两宗是大根器人修的。因为那不只是教你作什麼而已;好有一比,例如学绘画,一般的教法就有如教你怎麼作画,你学了之後,通常也会跟著画一些画儿,而且也能画鸟像鸟、画马像马、画花像花。但若要教他成为一名「艺术家」,那就不容易了:因为那需要天份,对吧?同理,如来的一切教法,虽可以教你如此这般地做,但你究竟是否能够真正进入其圣境,则是另外一回事——换言之,「画匠」是可以学得的,但「艺术家」则是超乎一般学习的。禅宗与密宗就有类似这样难以言传、通达的境界;亦即,此二宗皆有很多修行的法门,但到最後,都会达到一种不是仅凭学习就能通达的境界,故是「不可思议法门」。至於其他宗派,多半是在言思范围之中,而禅宗与密宗则是最後都超越了言语与思惟范围之外,也就是「不可思议的境界」;而行者究竟能不能进入那个不思议境界,则须靠累劫所修得的善根、福德、因缘以及发心。

印度密宗

七世纪后半,印度佛教进入全盛期,已有经有教,有轨有仪,真正密教方始开展,以真言、陀罗尼为中心而增益大乘佛教哲学,以奠定其基础。此为纯正密宗,纯密以大日经、金刚顶经为主。在七世纪后半时,成立于中印度之大日经,将杂密经典所说诸尊以大日如来为中心,集大成而成胎藏界曼荼罗。其理论可能承自华严经之说法,主张在现实之事相上,直观宇宙真相。金刚顶经成立稍晚,流行于南印度,系传自佛教瑜伽派之说,以心识为中心而言五相成身(在心身中具备五相与本尊同一之观法)。以此二经为代表之纯密,在印度不久即告消灭。八世纪时,纯正密教由开元三大士传至我国,后经惠果阿阇梨及日本空海大师传至日本成为如今纯正密教真言宗的惟一血脉。

发展历程

密宗东传,当以东晋帛尸梨蜜多罗译大灌顶经、孔雀王经为经典。三国吴之支谦所译八吉祥神咒经、无量门微密持经、华积陀罗尼神咒经、持句神咒经、摩诃般若波罗蜜咒经、七佛神咒经等亦颇著名。唐以前与密宗关系最深者则推东晋竺昙无兰,译有陀邻钵咒经、摩尼罗亶神咒经等凡二十五部,皆属密宗经典。唐时译密经最多者为义净三藏,有观自在菩萨如意心陀罗尼经、曼殊室利菩萨咒藏中一字咒王经、称赞如来功德神咒经等十余部。唐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传来纯密之前,中土业已广译密宗经典,此外,显教经典中之咒文陀罗尼尤不胜枚举。
东晋帛尸梨蜜多罗译出大灌顶神咒经,咒术灵验,首都建康盛行咒术,此后杂密更不断传译。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善无畏、金刚智二纯密大师先后于长安译出根本经典,建立灌顶道场,我国密宗于是真正成熟。另有不空、一行、惠果、辨弘、慧日、惟上、义圆、义明、空海、义操、慧则等,传持纯密。其中,日本空海(弘法大师)于贞元二十年(804)来唐,就惠果受法,返国后,持弘不绝,是为日本真言宗之祖。会昌法难之后,加以唐末五代兵燹不断,战乱频仍,密宗坛场仪轨销毁殆尽,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唐密开始消逝, 幸有惠果阿奢黎得金胎二部之法嗣,如惠应、惠则、惟尚、誓弘、惠日、空海、义满、义明、义照、义超、义愍等;和单受胎藏法者:悟真、义澄、法润等;单受金刚界法者:义证、义一、吴殷、义智、义圆等;另外受法弟子还有:义恒、义云、智兴、行坚、圆通、义伦、义润、开怌等。(其中义超和空海为正嫡,义超嗣青龙寺法灯,传出弟子义真、海云等)继续弘扬,但是真言宗道场各种法器,佛像,曼陀罗等损失严重,无法恢复如初,故后代祖师将唐密和禅宗互相融合,形成禅密一体的独特密法,由于佛教多次受到灭佛的打击,故祖师隐秘传承法脉,得以延续至今,世人皆以为唐武宗灭佛后,唐密逐渐式微,虽宋时虽有施护、法贤等师传其法,至元则绝矣。其实,密教并未消亡,而是隐入山中,秘密传承。为外人所不知。外界多认为唐密东传于日本,殊不想惠果阿奢黎杰出之弟子众多,持金胎两部大法者不在少数,虽经历法难,但身为汉人又持龙树菩萨一脉相传之真言法教,怎能让密法传承在自己这里断绝,怎么会让唐密在汉地绝响?宋代法贤、施护,法天等,传译密宗经轨,亦未能光大久远。且此时之密宗已异于唐代,唐代密宗可谓为有体系之综合密宗,宋代则是分化的、通俗的,以崇拜特定之本尊,诵持其真言陀罗尼为主,如宣扬宝箧印陀罗尼、观音六字明咒、准提咒等即是。又宋代因输入时轮怛特罗之印度密宗,故以威猛之忿怒明王本尊较多。元代定喇嘛教为国教,喇嘛教实即以密宗为骨干之西藏佛教,其后以元帝室过分优待喇嘛教,导致腐化,乃有宗喀巴之改革,而形成新旧之黄教、红教。
密教鼎盛于七世纪时,至十一世纪印度佛教衰亡止,在中印度颇为兴盛,融入性力派(梵Saktah)教说之后,成为左道密教,此派尤其强调散见在纯密金刚顶经中之大乐说(梵mahasukha -vada )。八世纪以来,传入西藏,遂成为喇嘛教之骨干。至十、十一世纪时,其部分经典已在中国流传并翻译,但在思想上则未产生影响。因此从发达史而言,杂密先兴起,继而纯密集大成,与纯密平行者,为融入印度性力派等教说之左道密教。据传,谓大日如来越三世之一时,于色究竟天之法界心殿,对金刚萨埵等从心流出自内证之内眷属,为自受法乐而宣说大日经,又于真言宫殿宣说金刚顶经,后由金刚萨埵结集之(日本台密谓阿难亦参加)。后于佛陀入灭后约八百年顷,龙猛(龙树)菩萨施咒于七粒白芥子,以之打开十六丈(表示金刚界之十六菩萨)南天竺之铁塔,亲从金刚萨埵受两部大经(台密则称大日经系于铁塔外由文殊菩萨所传授)。后龙猛传予龙智,复经七百年左右(相传龙智岁寿七八百年),再授大经于善无畏。故密教以龙猛为开山祖师,根本教典为大日经及金刚顶经,信奉之教主系大日如来(大毗卢遮那佛),与释尊之说法不同,故自称为金刚乘

金刚乘

一词,于日本系指纯密,于印度及欧人之间则惯指左道密教,英文为 Tantric Buddhism。广义之金刚乘分为二派:(一)右派:以大日经为主,即指纯密。富于稳健之神秘主义,欲藉咒术实现宇宙与精神之合一,以支配自然与人事,此派又称为真言乘(梵Mantrayana ),自我国传至日本,成为真言宗,称为唐密东密。另在日本天台宗流传之密教称为台密。(二)左派:或性力派,重视双身法,以原始佛教立场言,此系左道旁门,九世纪以后与印度教结合而日趋兴隆,后传入西藏,成为‘藏密’之骨干。藏密,乃西藏佛教密宗之简称,系八世纪时由莲华生、寂护等传入。前弘期佛教中,西藏所行之密法多为行、事二部,史称旧密法;十一世纪初,仁钦桑波等翻译多种瑜伽密教经典,史称新密法;而后瑜伽部及无上瑜伽部密法遂盛行于西藏佛教各派中,传承不绝。而密宗之东传我国亦有此二阶段。

不同点

,在修持上之传承与仪轨。显宗理论固然有师承传授,而修持法门不一定要严格之师承、仪轨;如瑜伽之五重唯识观,天台之大小止观,即无师承亦可自习。反之,密宗之仪礼繁复,世界诸宗教中无出其右者,自初皈灌顶至金刚上师有一定之程序,不可躐等,与显教之简易方便迥异其趣。就教义而言,显教为应身佛说法,密宗则以法身佛说法。依显教修行者,认为须经三大阿僧祇劫,修六度万行始得证佛果;依密宗者,则认为仅修三密之妙行,现生即可成佛。又有六大缘起之说,六大即地、水、火、风、空、识,此六大乃一切诸法之本体,能造一切佛,乃至一切众生之根身器界,即自性等四种法身,众生国土等三种世间,皆为六大所生。依此六大缘起,故立生佛平等之义,大、三、法、羯等四种曼荼罗亦由六大缘起现法身德相。众生若依三密妙行修持,契证性德时,即以父母所生身立证大觉位。所谓‘三密加持妙行’,即手结印契,口诵诸佛真言,心住三摩地。如说修行时,行者之身口意能与诸佛之身口意相应,则可速得成佛。诸佛之身口意,即大、三、法、羯等四种曼荼罗:大曼荼罗即诸佛之身密,三摩耶曼荼罗即意密,法曼荼罗即语密,羯磨曼荼罗即其余三曼荼罗之业用。要之,四种曼荼罗具有诸佛之三密而不阙。又此四种曼荼罗赅摄一切曼荼罗,依大日经建立之曼荼罗称为胎藏界曼荼罗,依金刚顶经建立之曼荼罗称为金刚界曼荼罗;前者表示本觉之理,故又称因曼荼罗;后者表示始觉之智,故又称果曼荼罗。又对依余经所立之别尊曼荼罗而言,此金胎二部称为总德曼荼罗。此外,一切佛菩萨等乃从大日如来法身所流出之别尊,各代表其别德,为一门之本尊,对于此,大日如来即是总德普门之本尊;一门之诸尊中,阿閦、宝生等四佛表大圆镜等四智;四佛又各有四菩萨,合为十六大菩萨,与四波罗蜜、四摄、八供等,计三十七尊,凡此皆不外从大日法界体性智流出者。行者若常以白净之信心,自住金刚萨埵三昧,修五相成身等妙行,即现得契证佛智,圆满佛身,成就利他事业。

十住心

从异生羝羊心至极无自性心等九心为世间、出世间、小乘、大乘、二乘、一乘等之住心,第十秘密庄严心即真言密宗之住心。亦即本宗以凡圣不二为宗要,一尘一法皆住本初之智源,悉为三摩地之心地故,虽上根胜慧之人,起居动作、开口发声、心思念想,皆成无相三密;而下根劣慧之机,依有相之三密门,能与三部诸尊之德相应,本宗思想之特质,自教主方面观之,显教为应化之释迦所说,本宗为法身佛之大日如来所说;自法身立场观之,显教法身为理体,理体法身无形无相,密宗法身有形有相,且能说法;自所说法观之,三论宗八不之中道寂灭境界、法相之离言胜义谛境界、天台之一念三千不可思议境界、华严之性海果分不可说十佛境界等皆毕竟可说;自真理之表现观之,一切诸法皆是真理象征,此种象征之具体表现,即密宗之仪轨;自成佛迟速观之,除禅宗外,其余诸宗均须经三阿僧祇劫,密宗则主张即身成佛;自宗教之立场观之,密宗两部曼荼罗表现以人格主义思想为基础之世界观,由无量无数之诸佛菩萨,构成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之轮圆具足之世界;自教义体系观之,密宗为一种‘理智不二’之宇宙人生观,大日如来即具此伟大人格,智法身之世界称为金刚界,理法身之世界称为胎藏界。由修持之力,可将智之世界扩大至与理之世界一致,此即理智不二。

唐密缘起

密教始祖为法身佛大日如来(音译作摩诃毗卢遮那,又作毗卢遮
大日如来 大日如来
那佛、最高显广眼藏、遍照王如来、光明遍照、大日遍照、遍一切处、遍照尊),大日如来传法金刚萨埵(与普贤菩萨同体,又称金刚手、金刚手秘密主、执金刚、持金刚、金刚持、一切如来普贤、普贤萨埵、普贤金刚萨埵),是为密宗第二祖。金刚萨埵据大日如来内证法乐之境界集成密法之两部根本经典――《大日经》和《金刚顶经》,并将之纳入南天铁塔(然其全息意义乃有情本身法界之塔也),以期待后世有缘者。释迦牟尼佛(化身佛)灭度后800多年时,龙树菩萨(亦翻译为龙猛)开启南天铁塔,亲自从金刚萨埵得受密法,为第三祖。龙树传法给其弟子龙智,是为第四祖。又过数百年,龙智700多岁时,传法给善无畏与金刚智,是为第五祖,史称“开元三大士”的善无畏、金刚智及不空于中国盛唐时先后自印度来华广弘密法,并经一行、惠果等祖师的努力,将金刚界、胎藏界两部大法集于一身,是为“两部一具”,因处于中国盛唐时期,故名唐密。

三大士词

玄宗开元年间,善无畏、金刚智和不空三位印度密宗大师先后来到中国弘扬密法,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 开元三大士”,中间经一行和惠果等的发扬,形成唐密。

善无畏

(公元637-735年):又译净师子,称无畏三藏,是中天竺乌荼国佛手王之子,出家后于那兰陀寺得遇达摩掬多尊者(即龙智菩萨)为其授胎藏界大法灌
胎藏界曼荼罗 胎藏界曼荼罗
顶,为密教五祖。其后,善无畏三藏遵师命,携带佛经,绕道中亚,于公元716年(唐玄宗开元4年)到达唐都长安,后奉皇帝之诏翻译《大日经》于洛阳大福先寺。《大日经》为密教之根本经典,由善无畏三藏口述,其弟子一行阿阇梨记录而成。善无畏祖师传授以胎藏界(理)为主的密法,是为中国密教正式传授之始,故亦称其为汉地密教初祖。因其具备神通及对密教经典的精通与贡献,善无畏被唐玄宗尊奉为“教主”,入灭后其真身奉塔于洛阳广化寺之前庭。五祖善无畏的著名弟子除一行外,尚有温古、玄超、义林、智严、喜无畏、不可思议(新罗僧)、道慈(日僧)等。

金刚智

(公元663-731年):中印度王子,十岁出家于那烂陀寺,二十岁受具足戒,广习大小乘经律论。三十一岁依止南印度龙智菩萨受教,七年承事供养,受学一切密教,受金刚界灌顶传承,为密教五祖。寻游师子国登楞伽山,闻中国佛法盛行,于唐玄宗开元七年(719)由海路经锡兰、苏门答腊至广州,翌年至东都,敕迎于长安慈恩寺,寻徙荐福寺,于所住立大曼荼罗灌顶道场以大弘密法普度四众,并翻译密经,译有《金刚顶经》、《瑜伽念诵法》、《观自在瑜伽法》等八部十一卷。后示寂于洛阳广福寺,谥灌顶国师、大弘教三藏,金刚智亦为汉地密教初祖。门弟子有不空、一行、慧超、义福、圆照等。

不空

(公元705-774年):又作不空金刚,南印度师子国人
不空金刚 不空金刚
,天资聪明,幼从叔父游南海诸国,其后出家,十四岁从金刚智三藏学悉昙章,诵持梵经,深获三藏器重,尽得五部三密之法。及五祖金刚智三藏示寂,遵遗命,往印度求  法,从龙智菩萨(普贤菩萨化身)受十八会金刚顶瑜伽及大毗卢遮那大悲胎藏各十万颂、五部灌顶、真言秘典、经论梵夹五百余部,并蒙指授诸尊密印、文义性相等。又遍游五印度,于天宝五年(746年)还京师,为玄宗灌顶,赐号“智藏国师”。不空三藏译出唐密的另一部根本经典《金刚顶经》。后有诏使住大兴善寺。自天宝至大历六年,译出密部之经轨,凡七十七部,一百二十余卷,密教之盛,此时为最。金刚智及不空两祖师的传授原以金刚界密法(智)为主,后善无畏与金刚智两三藏金胎互授,并分部将两部大法传授给不空祖师,六祖不空随集两部大法于一身,即“两部一具”,此即唐密的最突出特点,不同于以往印度密教的“两部分传”。不空祖师后期主要活动于西安大兴善寺,历任三代国师,他
青龙寺惠果空海纪念堂 青龙寺惠果空海纪念堂
还是中国四大译经家之一,建立了梵语与汉字间严密的音韵对照组织,以解释咒语实义于其弟子。
不空祖师弟子众多,杰出者有金阁寺含光、新罗慧超、 青龙寺惠果、崇福寺慧朗、保寿寺元皎、觉超,世称“六哲”,而以 惠果祖师承其法系,受两部大法,是为唐密七祖。惠果祖师历任代宗、德宗、顺宗三代国师,: 传法与;惠应、惠则、惟尚、誓弘、惠日、空海、义满、义明、义照、义操、义愍等;后传日本僧人空海法师,其中义操和空海为正嫡;义操嗣青龙寺法灯,传出弟子义真、海云等,义真为正嫡法灯。其后因战乱频繁密当朝势威渐弱而付法与圆绍 志贤禅师,从此隐秘与禅门秘密传承,以准提法为母法法脉号“准提心脉”至今为23代,持法灯者密号吉祥金刚。 空海法师回国后,大弘密法,成为日本密宗――“东密”亦称 真言宗”的始祖,史称弘法大师。自此,遂有东密之盛。而正纯密教汉地传承法脉隐秘千年众多本尊秘密修法亦于近年亦遂渐开启,遂重振唐时密教之胜。

特色特征

具有独立的思想体系的密教,与先前的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统称为显教)相比,存在着诸多的不同。

传教方式

显教的教主是释迦牟尼(应身佛),而密教的教主是大日如来(法身佛);显教是释迦牟尼针对不同根器的众生而说的,因而它是公开的、浅显的、随他意的。密教是大日如来自说内心证悟的真理,因而是秘密的、深奥的、随自意的;显教的教法,可以通过自学经典而获得,不一定要师资传授,也不必有特定的仪式。而密教的教法,则必须通过师资传授才能领受,从皈依到成为阿阇梨(导师)都要经历一系列的灌顶(用象征如来智慧的甘露水灌浇头顶)仪式:皈依佛门有结缘灌顶,欲学密法有学法灌顶(又称受明灌顶、弟子灌顶),受戒有受戒灌顶,升为阿阇梨有传法灌顶(又称付法灌顶、阿阇梨灌顶)。而传法灌顶之中,又分为印法灌顶(又称秘印灌顶、手印灌顶)、事业灌顶(又称作业灌顶、具支灌顶)、以心灌顶(又称心授灌顶、瑜祗灌顶)。及其修法,又有种种相应的规式。而所有的灌顶和修法仪式,又都必须在有相应布置的坛场内进行。

教义

显教中的小乘有四谛、十二因缘、十八界、三十七道品等义,大乘有六度、十地等义,而密教则从本体、相状和作用(亦即实践)三方面,建立了由六大(此为体大,指周遍一切法界的本体)、四曼荼罗(此为相大)、三密(此为用大)组成的“三大”学说。

发展介绍

莲华生是西藏地区佛教密宗初兴时的一位大阿闍黎(译作“轨范”)。他在西藏佛教中很受尊重,开创了西藏佛教的宁玛派
据公元1610年多罗那他(1575—1633)所著《莲华生传》记载,莲华生在东印度提婆波罗王时,生于乌长国。于大众部出家受具戒。遍参知识,广学显密教典。公元750年到尼泊尔。次年离尼泊尔来到西藏地区。752年,他和藏王持松德赞见面,与菩提萨埵等共议建寺事。754年,桑耶寺建成。次年,他和菩提萨埵二人欲回印度,藏王挽留未成,即遣使送他返印。一说藏王逝世后始返印。
莲华生离藏后先到达罗毗荼洲,教化国王皈依佛教,从摩揭陀请来三藏的亲教师多人,建立毗陀、遏陀、苏陀三大寺。莲华生住此洲弘扬佛教十二年。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