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广茂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季广茂,1963年生。1984年毕业于山东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获学士学位。198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艺学专业硕士学位。199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艺学专业博士学位。2002年7月前任教于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2年9月调往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 主要研究方向:中西比较诗学 开设课程:文艺心理学、当代文艺思潮等

论文信息

《有话好好说》,《文学自由谈》 1998 年第 2 期;
《从辉煌到没落——后现代主义的中国命运》,《山东师大学报》 1998 第 4 期;
《在保守主义的旗帜下》,《山东文学》 1998 年第 5 期;
《义旗下的哭泣》,《书屋》 1998 年第 5 期;
《隐喻视野中的政治修辞学》,《文学评论》 1998 年第 6 期;
《马眼中的骆驼──关于中国诗学的几点印象》,《山东师大学报》 1999 年第 3 期;
《泾水流,渭水流——殊途中的东西方诗学传统》,《文学理论学刊》 2000 年第 1 辑;
《一桩小小学术公案的了断》,《中华读书报》 2003 年 1 月 8 日 ;
《齐泽克的意识形态理论》,《国外理论动态》 2003 年第 2 期。

著作信息

《隐喻视野中的诗性传统》 ( 论著,博士论文 ) ,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8 年( 16 万字);
《潮来天地青——意识形态视野中的现代思潮》 ( 论著 ) ,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 年( 35 万字);
《思想的激流—— 20 世纪社会思潮概论》 ( 论著 ) ,泰山出版社 1999 年( 32 万字);
《情感的天空—— 20 世纪文学艺术概说》 ( 论著 ) ,泰山出版社 1999 年( 32 万字);
《异样的天空——抒情理论与文学传统》 ( 论著 ) ,花城出版社 2000 年( 24 万字);
《隐喻理论与文学传统》(论著),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年版( 28 万字)。
北师大教授在博客上发数篇文章攻击批评 2008年02月24日03:30 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张弘)自认遭到四川师范大学教授钟华的恶意批评,北师大教授季广茂(blog)在自己的博客上做出强烈反应,宣称要“做回畜生”,并称批评者为“屁眼教授”,连续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近10篇文章予以攻击。目前,此事已经在学者和网友中引起广泛关注。接受记者采访时,季广茂表示自己的确言词过激,但是“一看到钟华的文章,感性的我立即占了上风”。

钟华批评

季广茂和钟华的纠葛起始于去年年底。在2007年第11期国家权威核心期刊《文艺研究》上,刊登了钟华12000字的长文《文化研究与文学理论的迷失》,文章共从七个方面批评了季广茂2005年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学术专著《意识形态视域中的现代话语转型与文学观念嬗变》一书,并举例说,通观全书也找不到作者对“意识形态”的界定或解释。 除此之外,钟华还认为该书“实实在在的‘干货’和‘新货’不多”,反映了作者治学态度不够严谨。

反应强烈

12月5号,季广茂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出帖子《做回畜生》,文中称“这回有当一当畜生的必要,因为见过无知的,没有见过这么无知的;……所以放下身段,做回畜生,求尝不可。何况,偶尔做回畜生,也不失为人生的调剂。” 随后,季广茂陆续在博客上发表了《昏话连篇·臭气熏天》、《患上脑便秘,难免满纸都是屁》等近10篇文章,这些文章中的大多数都是批评钟华的著作《从逍遥游到林中路:海德格尔与庄子诗学思想比较》,几乎所有文章中都有辱骂的内容。季广茂还认为,自己书中已在多处对“意识形态”这个概念进行了定义。其间,有网友将季广茂的文章转贴到凯迪社区,钟华就一些具体的学术问题进行了回应。钟华在《文艺研究》杂志2007年第11期发表《文化研究与文学理论的迷失》一文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钟华”这个名字,更不可能有任何过节;阅读此文之后,总算对他有了一点了解。透过他对拙著提出的所谓八点质疑,我有充分的理由断定,他对意识形态、文化研究等本人研究的问题几乎一无所知,又对本人充满恶意,才发表了如此不负责作的言论。他的无知,我是可以理解的。他的“恶意”,我难以释怀:往世无冤,近世无仇,何以如此痛下杀手?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的无知是无处不在的,几乎到了张口即错的地步。比如,钟华说:
“文化研究”从来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学理论。倘若要将它作为一种文学理论研究范式,那它就必须并且只能作为观照文学现象的一种理论视角和研究手段,自觉地为文学理论研究服务。假如处理不当,就很容易弄出些似“马”还“驴”又非“驴”非“马”的玩意儿来。

双方态度

季广茂告诉记者,钟华除了指出的两处硬伤、两处笔误之外,其余的都站不住脚,有的是断章取义,有的是子虚乌有,“我怀疑他根本没有认真读完我的书,也不具备批评我这本著作的能力和学识”。他表示,“说‘做回畜生’的原因是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我的确使用了过激的言词,有损学者形象。理性的我感到自己用的一些词的确不好,但是一看到钟华的文章,感性的我立即占了上风。”季广茂还表示,自己的学生写了一篇反驳文章给《文艺研究》,但没能发表。 钟华表示,自己是逐字逐句读完了季广茂的书。“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个别问题的处理,或者分寸的把握上,今天看来可能还是存在一些不适当的地方。但是,说我不具备批评他这本书的能力只是他个人的观点。”他还认为,学术是公器,别人也可以来批评他写的文章和书,但是批评必须符合学术规范。

方宁

《文艺研究》愿意给批评者和被批评者提供理性的批评平台。我们始终认为,批评与反批评享有平等的权利,当事者应以合乎文明与道德的方式展开讨论。

肖鹰

这位心智失控的教授,不仅表现出对批评者的疯狂仇恨,而且表现出极度的语言恋污癖,用他的污言秽语将其博客变成了一个没有清污功能的化粪池。(《中华读书报》,《教授岂可“做回畜生”?》)

某学者

季广茂比较有学术水平,他讲课很受学生欢迎。他是性情中人,这次做出不应当的反应,可能主要原因还是学术信心受到了打击。
他的课程因为言论犀利大胆,性情豪放海派,在北京师范大学学生中间倍受欢迎,很多学生专程占座前去听课。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