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包装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1995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小品《如此包装》至今仍然可以称作经典。“麻辣鸡丝”、“没上袖呢”这样的台词现在仍然可以引来阵阵笑声,而巩汉林在服装设计的环节的表演更是入木三分。 小品表演演员:巩汉林 赵丽蓉 孟薇。

表演时间

小品演员

赵丽蓉巩汉林、孟薇

小品台词

巩汉林:哟哈哈哈哈哈……哎哟,也不知到老太太今天能不能来?如果真的把老太太请来了,我们的明星制作就会……
女配角:老板!老板!
巩汉林:哎,赵老师的事办得怎么样?
女配角:老太太录像的事成了!
巩汉林:哎哟哟哟哟……我们的财运来了!哎,她什么时候到?
女配角:一会儿就到。
巩汉林:马上准备一下,快,要快,要快!就等着老太太上来了……
赵丽蓉:屋里面有人吗?
巩汉林:赵老师!P:这位是我们的经理兼艺术总监
巩汉林:哎呀哈,你好,你好,你好,哈哈哈……
赵丽蓉:哎哟,这闺女长的可真俊哪!
巩汉林:噢不,我是男性!
赵丽蓉:哟呵呵,我没看出来……
巩汉林:呵呵……
赵丽蓉:我就看你的小辫儿。
巩汉林:啊哈哈!
赵丽蓉:真对不起呀闺女,啊,男性!
巩汉林、赵丽蓉:哈哈哈哈……
巩汉林:啊,好好好,不要客气,赵老师您请坐,您请坐,啊啊……赵老师,我们这次请您来是要给您拍一部“评戏”的“MTV”。
赵丽蓉:“MTV”?
巩汉林:是啊。这个“MTV”是一种现代化的电视艺术创作。
巩汉林:啊,我看过,看见过。
巩汉林:啊啊啊。
赵丽蓉:电视上演的,有唱歌的“TV”……
巩汉林:对。
赵丽蓉:也有跳舞的“TV”,还,还,还就是没有“评戏”的“TV”!
巩汉林:因此,本公司为了宏扬民族艺术,就要给您拍这部“评戏MTV”。
赵丽蓉:那就太好了,不为这个我还不来呢!
巩汉林:好啊!
赵丽蓉:我真激动啊!
巩汉林:好!
赵丽蓉:哎呀,高兴!那就“TV”吧,先“T”哪?
巩汉林:先!哈哈哈,不是先“T”哪。不要着急,您请坐啊。在这个拍摄之前,我准备对您进行一次全新的包装!
赵丽蓉:包装?
巩汉林:是啊,这个包装是一种潮流。很复杂的。比方说您讲话的声音,这就需要包装。
赵丽蓉:那咋包哎?
巩汉林:您听听您听听,“那咋包哎?”不行,您这个腔调一定要改一改。
赵丽蓉:改不了啦,都六十多年了,就连说梦话也是这味儿!
巩汉林:一定要改。本公司是要把您推向国际,培养成为世界级的大牌明星。因此您讲出话来可千万不能老是“咋呀,咋呀,咋呀,咋呀?”这样,我挑几个时髦的语音给您点缀一下。比方说您见了人可得打招呼,您就可以这样:“嗨!”
赵丽蓉:嗨!
巩汉林:嗯哼。
赵丽蓉:嗯哼。
巩汉林:嗨!
赵丽蓉:嗨!
巩汉林:嗯哼。
赵丽蓉:嗯哼。
巩汉林:哎哟,呵呵呵呵,您学得可真像!
赵丽蓉:就这么说话呀,那我也会呀。
巩汉林:哦,您会说?说一个我听听。
赵丽蓉:嗨!
巩汉林:嗨!
赵丽蓉:嗯哼。
巩汉林:嗯哼。
赵丽蓉:先生。
巩汉林:哦?
赵丽蓉:你的小辫子好好漂亮!
巩汉林:啊嘿呀哈哈哈……老人家,你讲得这是真的么?
赵丽蓉:嗯哼。
巩汉林:说得好!
赵丽蓉:嗯哼。
巩汉林:这就是语言包装。
赵丽蓉:这就是不让好好说话。那怎么咱们“TV”吧。
巩汉林:哎嘿嘿,不要着急啊。光这个语言包装还不够,您的名字也需要包装。
赵丽蓉:名字也包装?
巩汉林:是啊,我们的录像带是要海外发行的,因此您的名字叫出来一定要响亮!这样,我给您选个艺名儿。
赵丽蓉:啊,这个我知道。知道!我们过去那个老艺术家,你就拿“小白玉霜”说吧。他的艺名字叫“小白玉霜”,他的真名字叫“李再雯”。你就拿我说吧,我的真名字叫赵丽蓉,我的艺名字,还还还叫赵丽蓉。
巩汉林:那就不行啊,你看那些国际的大牌明星,哎哟,他们的名字叫出来非常的漂亮。什么这个“玛丽蒙泰斯”,“波姬小丝”。都带个丝字儿。因此,我决定称呼您为:“玛丽姬丝”。
赵丽蓉:玛丽姬丝?
巩汉林:怎么样?
赵丽蓉:这么说我们都是“丝”字辈儿的?
巩汉林:哦,对对对,你们都是“丝”字辈儿的。
赵丽蓉:我叫啥“丝”儿来着?
巩汉林:玛丽姬丝!
赵丽蓉:玛“勒”姬丝!
巩汉林:好吗?
赵丽蓉:玛“勒”姬丝……
巩汉林:记住了?
赵丽蓉:记住了,“麻辣鸡丝”!
巩汉林:哎不……
赵丽蓉:你可真能逗啊!那你咋给我起个菜名儿啊?
巩汉林:哎,这,这个不是菜名儿。呃,反正,甭管怎么着,在本公司,您就叫这个名字。
赵丽蓉:“TV“吧。
巩汉林:啊,不要着急。赵老师您请看!
赵丽蓉:这是啥?哟呵,这咋这么多钱呢?
巩汉林:这都是给您的。
赵丽蓉:哎哟,这,这真是的,哈哈……
巩汉林:不要激动。
赵丽蓉:哎呀,你说你给我“TV”,你还给我钱?这不合适啊?再说这也太多了!快拿走两骡去。
巩汉林:哎,嗨嗨,嗨嗨,恩……
赵丽蓉:这给你一骡……
巩汉林:哎呀,赵老师,这是您的“劳务费”!
赵丽蓉:哎,要说这钱呐,可真是好东西。你就拿我们拍戏说吧,正需要钱!
巩汉林:好好好。
赵丽蓉:我真得谢谢,总,总啥来着?
女配角:总监。
赵丽蓉:啊总监,总监……
巩汉林:不要客气,不要客气。现在就请您在合同书上签个字。
赵丽蓉:还,还签字儿?
女配角:按手印也行。
巩汉林:对,按手印儿。
赵丽蓉:按手印方便。不行,我咋一按手印儿就想起那“杨白劳”来了呢?
巩汉林:哎呀,两码事儿嘛。好,我看你还是签字吧。
赵丽蓉:哎。……中了
巩汉林:啊,好好好好。
赵丽蓉:“TV”吧。
巩汉林:不,赵老师,现在我要给您交代一下,既然在合同书上签了字,就要服从本公司的安排,不然的话,我就要从您的劳务费里边扣除一部分。
赵丽蓉:那就说这钱还指不定是谁的?
巩汉林:啊,哈哈哈,那不是那个意思……现在请您试试服装。
赵丽蓉:好。
巩汉林:这个服装嘛也是我们包装的一项重要内容,穿上之后一定要显得您,啊……哎,赵,赵老师,这,这个不行。请看我为您设计的服装。
赵丽蓉:还给我做新衣裳了?真是的!啥材料儿的呀?
巩汉林:怎么样?
赵丽蓉:不行!不行!后脊梁骨那儿还没缝上呢!
巩汉林:哎,我们追求的就是这种包装效果。
赵丽蓉:那你没包上呀,都漏着呢!
巩汉林:再换一件。……这件?
赵丽蓉:这还没上袖呢!
巩汉林:再换一件!……总可以了吧?
赵丽蓉:中,这好歹是件儿衣裳呀。
巩汉林:哎,穿上看一看嘛。……哎,哎哟,多么新潮啊。感觉怎么样?
赵丽蓉:感觉?感觉它咋就不像我们唱评戏的呢?
巩汉林:赵老师,这怎么会不像唱评戏的呢?
赵丽蓉:不是不是,大兄弟……
巩汉林:什么?
赵丽蓉:不是,总务
巩汉林:总务?
赵丽蓉:总统!
巩汉林:总……
女配角:总监。
赵丽蓉:总监呐,你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巩汉林:不要说了,您现在是本公司的签约演员,就应该服从我的安排,不然的话,我就要……
赵丽蓉:扣钱!那,那就穿着吧。
巩汉林:好,现在请您吧我们要录制的评剧“报花名”准备一下。
赵丽蓉:那还要准备?这不就伸手就来呀。
巩汉林:啊,哈哈……
赵丽蓉:(唱)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看谷秀,哦哦哦哦……春打六九头……
巩汉林:停!真没想到您唱了这么几十年还是这个老腔老调。另外,您这个动作过于“程式化”。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新潮式的表演,动作做出来要有爆发力,不能是那个样子!应该是这样:“六月六,六月六,六月六啊六月六!”你这样表演才能火嘛!
赵丽蓉:火?
巩汉林:对。
赵丽蓉:(唱)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了我……
巩汉林:嗨呀,就是这种感觉!准备一下。……开始
赵丽蓉:(唱)六月六……(老腔老调)
巩汉林:错啦。
赵丽蓉:(唱)六月六……(老腔老调)
巩汉林:错啦。
赵丽蓉:哎呀真是,我再找找,我再找找……这回行了……(唱)六(老腔老调)我又错了,嗨哟,这可真是……
巩汉林:好了,好了。看来要对您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的包装。各部门注意,灯光、音响配合好!带耳脉。
赵丽蓉:啥叫“耳脉”?
巩汉林:“耳脉”,带上就知道了。演员到位到位!真是的……
赵丽蓉:啊,听不到了。
巩汉林:哎呀,不是让您听,是让您说话用的……到位!准备,开始!
赵丽蓉:哎呀,啥来了?
巩汉林:跑什么嘛?上场。
(青春组合准备伴舞,与赵老师打招呼。)
赵丽蓉:嗨!这都是唱评戏的?
巩汉林:呃,这都是为您包装,给您伴舞的。
赵丽蓉:这不搅和了?
巩汉林:放心吧!……音乐,开始!
(奏乐)
巩汉林:上。
赵丽蓉:这跟不上啊。
巩汉林:哎呀上吧!……跟着走……对……上边儿……下边儿……左边儿……右边儿……转圈儿,转……哎呀,唱呀!
赵丽蓉:我唱,唱不出来。
巩汉林:唱不出来就说。
赵丽蓉:我说啥呀?
巩汉林:“RAP!”
赵丽蓉:啥叫“RAP”?
巩汉林:这个节奏就是“RAP”!把那词儿都给我说出来。
赵丽蓉:哎
巩汉林:春季里开花……
赵丽蓉:春季里开花……
巩汉林:嗯哼……
赵丽蓉:十四五六……啊六月六啊看谷秀啊春打六九头。
巩汉林:就这么说。
赵丽蓉:啊就这么说,啊就这么说。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啊看谷秀啊春打六九头,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儿,我跟不上遛,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巩汉林:哎哟,呵呵呵……哎哟,呵呵呵……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好好!
赵丽蓉:这还好呢?
巩汉林:哎,好极啦!
赵丽蓉:这叫评戏呀?
巩汉林:这,这就是我们包装出来的评戏!
赵丽蓉:你别瞎说。我算琢磨透了,就你们这种人,把我们这些好玩意儿都给糟蹋了。
巩汉林:呀呀,老脑筋要改一改啦……
赵丽蓉:我不干啦,给你!
巩汉林:赵老师!今天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赵丽蓉:你凭啥?我卖给你了?
巩汉林:哼,白底儿黑字儿签着你的名儿,不然我可就要上法院。
赵丽蓉:我说我不签,你别让我签,我签……告我去吧!
巩汉林:哎,我提醒您,这可签着你的大名儿呢!
赵丽蓉:我签得是啥?
巩汉林:哼……麻辣鸡丝?
赵丽蓉:我不干了。
巩汉林:你怎么能签这个名儿呢?
赵丽蓉:你让开,别挡着。
巩汉林:别别别,赵老师,你不能这样。赵妈,奶奶!
赵丽蓉:我走了。
巩汉林:别别别,姥姥,姥姥哎,您不能走啊!你一走我们公司那就完了!
赵丽蓉:完了?
巩汉林:啊!
赵丽蓉:嗯哼。嗨!……

小品评价

如此包装中,赵丽蓉舞蹈最后由于
 膝盖乏力一个转身没有停稳,单膝跪地;《
 打工奇遇》里面有一段赵丽蓉形容自
 己嗓子好的时候,一忘形坐在桌子上一盘腿,说自己演的小芹嗓子高,那么多
 小二黑,这婚楞没结成.说完后巩让
 他别再桌子上说啊,她下来的时候是
 金珠搀着的,这个动作一般人在看的时候不会多想,后来采访时,(去世以后
 ),巩哭着说,赵妈那时已经很容易腿软,我爱人扶着她下来,我们心其实都提着,怕出状况…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