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女权主义又称女权运动、女性主义(feminism)是指一个主要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妇女的权利、利益与议题。 女性主义理论的目的在于了解不平等的本质以及着重在性别政治、权力关系与性意识(sexuality)之上。女性主义政治行动则挑战诸如生育权、堕胎权、教育权、家庭暴力、产假、薪资平等、投票权、代表权、性骚扰、性别歧视与性暴力等等的议题。女性主义探究的主题则包括歧视、刻板印象、物化(尤其是关于性的物化)、身体、家务分配、压迫与父权。

综述

女权主义又称女权运动女性主义(feminism)是指一个主要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在对社会关系进行批判之外,许多女权主义的支持者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妇女的权利、利益与议题。
女权主义理论的目的在于了解不平等的本质以及着重在性别政治、权力关系与性意识(sexuality)之上。女性主义政治行动则挑战诸如生育权、堕胎权、教育权、家庭暴力产假、薪资平等、投票权、代表权、性骚扰性别歧视与性暴力等等的议题。女性主义探究的主题则包括歧视、刻板印象、物化(尤其是关于性的物化)、身体、家务分配、压迫父权
女权主义的观念基础是认为,现时的社会建立于一个男性被给予了比女性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之上。
现代女性主义理论主要、但并非完全地出自于西方的中产阶级学术界。不过,女性主义运动是一个跨越阶级与种族界线的草根运动。每个文化下面的女性主义运动各有其独特性,并且会针对该社会的女性来提出议题,比如苏丹的性器割除(genital mutilation,请见女性割礼)或北美的玻璃天花板效应。而如强奸乱伦与母职则是普世性的议题。

历史起源

女权主义运动在西方兴起,有其特定的背景,当时欧洲社会女子的地位十分低下。在十七世纪前,英国的已婚妇女基本谈不上有何权利,除非丈夫自愿地让给她权利;当丈夫在世时,她的财产和她的人身完全供丈夫享乐;在某些国家,如果丈夫死后没有遗嘱,女子的财产要给丈夫的亲戚,而不给她或她的孩子。如英国基督教会礼仪认为:“女人的意志应服从男子,男子是她的主人,也就是说,女人不能按她自己的意志生活,离开了男人,她既不干任何事而且也干不成任何事。男人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她应把男人当做主人来侍奉,她应畏惧男人,服从和臣属于男人。”

发展沿革

以现代的哲学社会运动的观点来看,女性主义的通常以18世纪的启蒙时代思想家为起源。如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所著《女权辩护》是19世纪之前少数几篇可以称得上是女性主义的著作之一。沃斯通克拉夫特将女性比喻为高贵、社会菁英、娇生惯养、脆弱以及有知识与道德怠惰的危险,她相信男性和女性对于这样的情况都有责任,并且认为女性拥有比男性多上很多的权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并不是说更早以前就不存在着其他关于两性平等的著作。比如说,神秘哲学家安里西·哥内留斯·阿格里帕(Heinrich Cornelius Agrippa)在1529年所著的《关于女性之高贵卓越的演说》( The Declamation on the Nobility and Preeminence of the Female Sex)。
女性主义在19世纪渐渐转变为组织性的社会运动,因为当时人们越来越相信女性在一个以男性中心的社会中受到不平等的对待(请见父权条目)。女性主义运动根源于西方的进步主义,尤其是19世纪的改革运动中。组织性运动的时间是起于1848年纽约州色内加瀑布市(Seneca Falls, New York)召开的第一次女权大会。
艾米琳·潘克斯特(是妇女参政权运动的奠基者之一,她试图揭露英国社会制度里的性别歧视,并且成立了妇女社会政治联盟(The Women's 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在许多成员微罪遭捕,然后因为《猫捉老鼠法案》而重复进出监牢数次后,她们被激起进行绝食抗议。其结果的强制喂食让这些成员病得很严重,使得当时法律体制的残暴受到社会关注,也因此助长了她们的目的。
早期的女性主义者与最初的女性主义运动通常被称为“第一波女性主义”(the first-wave),而1960年之后的女性主义被称为“第二波女性主义”(the second-wave)。也有所谓的第三波女性主义,但是女性主义者之间对于其存在必要性、贡献与概念意见不一。这三个“波”之所以如此称呼,是因为就像海浪般,一个接一个永不间断,后来者运用了前行者的贡献与资源。现代女性主义有个非常重要的支援因素就是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出版的《三个原始部落的性别与气质》( Sex and Temperament in Three Primitive Societies1935年)一书。她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也是美国女性主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贝拉·艾布札格(Bella Abzug)所就读的大学。在米德的书中报告说,查恩布里(Tchambuli)部落中的女性拥有支配地位,却没有造成任何问题。这本书使得艾布札格那个时代的知识份子相信,欧洲对于男性气质(masculinity)与女性气质(femininity)的观念是非常文化取向的,而并非无可抹灭的天性。

发展历史

第一阶段属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开始的反对选美的运动。在这一阶段,女性主义批判女性的异化与时尚美女情结。西方女性主义运动就是从反对选美开始的。在1968年,美国女性运动的活跃分子在游行时为一头羊加冕,并设置了自由垃圾筒,将乳罩、腹带、紧身褡、假睫毛一类的东西扔进垃圾筒,以表明她们的态度。无独有偶,80年代,中国妇女联合会所做出的唯一一次最有个性的宣言也是反对选美。
在当时的女权主义运动中,选美被视为女性屈从地位的一个组成部分,女性对容貌美和身体美的追求被视为女性主体的客体化,其中包含着对女性的歧视。女性主义运动反对选美,就是觉得它贬低女性,将女性变成没有灵魂的性物件。女性主义运动反对选美,就是要抵制女性必须遵从的规则和某些女性身体标准。女性主义深恶痛绝地指出,女人在日常生活中便是在进行一场持续不断的选美:为男性打扮自己,美容瘦身,深恐自己的相貌和身材达不到男性的审美标准
第二个阶段是从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在这个阶段,女性主义者对美的看法又加深了一步。她们把美和性别、种族、阶级这些因素并列在一起,主张不同的身体、肤色、个头、体重都可以被认可。美也可能从正面的接受。这被称为在容貌和美的问题上的民主化改革时期,这是第二个阶段。
第三个阶段开展了关于美貌的论争(beauty debate):女性主义应当赞成美还是反对美?赞成麦当娜还是反对麦当娜?赞成美容手术还是反对美容手术?美的民主化系统被提出,即由每个人自己来决定自己在美貌问题上的选择。

女权主义的形式

女性主义这个词会让人觉得这是单独的一个意识形态,然而事实上女性主义存在有许多流派。由于历史背景、某些国家里面女性的法律地位、以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女性主义为了达到不同的目的而产生了不同的路线。因此也就存在着各种的女性主义。
其中一个流派是激进女性主义,认为父权是造成社会最严重问题的根本原因。这个流派的女性主义在第二波女性主义很受欢迎,尽管在今日已经没有那么突出。不过,还是有许多人将“女性主义”这个词完全等同于激进女性主义所提出的观点。有些人觉得传统激进女性主义思想中将男性压迫女性视为优先的考量,以及认为有一个普世的“女性”概念,太过于全面化了,而且其他国家的女性与西方国家女性感受到的“女性”经验绝对不会是一样的。西方国家女性可能会觉得性别压迫是她们所面对的压迫根源,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女性可能会发现她们受到的压迫是来自于种族经济地位,而不是她们的女性地位。
有些激进女性主义者提倡分离主义,也就是将社会与文化中的男性与女性完全隔离开来,但也有些人质疑的不只是男女之间的关系,更质疑“男人”与“女人”的意义(请见酷儿理论)。有些人提出论点认为性别角色、性别认同与性倾向本身就是社会建构(请见父权规范 heteronormativity)。对这些女性主义者来说,女性主义是达成人类解放的根本手段(意即,解放女人也解放男人,以及从其他的社会问题一起解放)。
有些女性主义者则认为可能有些社会问题与父权无关,或者父权不是这些社会问题的优先考量(比如说,种族歧视阶级划分);他们将女性主义视为解放运动的其中一种,与其他运动彼此影响。

女权主义理论

女权主义哲学概括起来,对各类共同关注的理论问题和对各种成功理论的应用,主要表现为如下十大方面
1.真正女权的追求
真正的女权主义者追求的绝不仅仅是是权利,还有与权利捆绑的义务,享有平等权利的同时,也负担同等的义务。只追求权利而逃避义务的女权者,是虚伪的可耻的伪女权者
2.女性境遇的考察
女权主义发现,女性在社会低下的地位和悲惨境遇,不是男性统治者所说的那样,不是天经地义的。无论是女性的性别,或是女性的社会地位\身份和角色等,都是社会不平的的现实,尤其是生产资料 占用方面的不平等给与的;由于女性的身体物理弱势、生理周期、在生殖方面的性别分工导致的时间耗费,使得女性在社会生产活动中处于劳动弱势,而且人们对生产资料的 占用(在西方国家是占有,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使用)是和生活资i料的分配相联系的,因此,女性的相对贫困导致她们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对男性的劣势依存关系,甚至依附关系(资本主义制度下)。这导致女性家庭地位的低下,甚至无法得到基本人权肯定。
3.女性存在的缺失
在研究中,人们发现,女性遍布存在于这个社会里,他们只是非存在的,是男性的附属者和屈从者; 女性非存在的状态是社会男性强权统治和不合理的历史造成的,表现力人类整体的存在的缺失。
4.女性权力的实践
经济权利,政治权利和法律权力等等.男女平等首先是权力的平等,男女平权意识和真正的权力平等都是很重要的.可是,到了今天,女性的权利被排斥,仍是不期而至和十分严重的;
5.女性安全缺乏保障
女性安全的无保障需要警示和社会做出保护措施; 在家庭或社会公共场所里,女性经常受到男性的攻击和骚扰; 男性中心单一性别统治,为历史所选择,近年来正努力改善女性地位。
6.女性创造力遭受压制和被无视
女性是人类文化创造的伟大力量,可是他们的创造性被忽视了;虽然女性的创造力和创造物较男性要少,但仍需尊重;女性创造力受到压制和掠夺,是社会不合理的状态所致。这是社会的损失,是全人类的不幸;
7.女性自觉的自我意识和主体性确立
女性的解放与自由发展,不仅是社会的问题,更是女性自身的问题,需要自我觉醒和自觉发展。女性作为创造性的实践活动主体,往往是不被承认的,只有依靠女性自己自强不息地自我奋斗和社会运动相结合,才可能有成功的可能。
8.女性的人道主义公正
对女性遭受歧视的事实揭露,同时女性承担起实现人类的真正的公正、公平、自由和博爱的职责。包括对女性和对自然,对人类文化和民族文化,对个体和对整体,都要以人道主义的公正来对待。
9.女性的组织建设重整是亟待实现的
以保护女性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可是,在女性的权益受到伤害的时候,没有一个可以讨的公道的渠道,没有一个社会力量的支持;这可以说,是社会组织与男性伤害者成了共谋者,甚至是姑息养奸,是对男性伤害女性的罪责变样的支持;女性组织不仅是妇联一家,法院公安和一切社会组织都应该是女性保护的组织形式。
10.女性话语权力
话语主体和话语实践; 由于男性话语和男性统治里面,不包括女性的权利,女性并不存在于其中,而且,男性话语和话语方式,充满着战争和暴力的破坏性和强制性,女性必须为了自己的崛起和人类的发展前景,创建女性的话语权力,成为女性话语实践活动的话语主体,以包容与和谐的方式建造崭新的人道主义的世界。
11.女性发展的身份认同和社会地位确立
女权主义者发现,女性并不住在这一个世界里,占领这世界王国的人是男性,如此大量的一个男性群体,不管其是否白色人种和拥有财富。这个世界的潜在的可信度,权威,安全和公正的报酬,对一个人的人之身份和能力的承认,是这样一个世界,某些人的行为习惯正如其与生俱来的条件,由在他们之中的不同而定。而不是由这一个社会的人性基本情况来确定,但是身份地位的特权,意向特权,存在于其他事物之中,也存在于性属之中。所以女性的发展,是在自我认同和社会身份认同,从而在社会上获得应有的地位和在社会中立足。女性的解放、自由和发展,是女权主义发展的三部曲,归结在女性的发展,创造女性的文化,从而对整个人类走出危机境遇获得广阔的发展前景而做出贡献。

西方女权主义发展

玛丽·维特雷·蒙塔古

玛丽·维特雷·蒙塔古

西方女权主义分三个阶段:第一代女权主义 ( 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现代女权主义( 20世纪初至60年代)、后现代女权主义 (20世纪60年代至今)
第一代
西方女权主义起源于18世纪末期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和启蒙运动以后,19世纪下半叶出现第一代,和欧洲工业革命同步,代表人物是英国的HARRIET TYLER MILL。最初的诉求是妇女在受教育和立法上应当平等,在经济上与男性平等。她们主要是从经济方面诉求妇女的解放,对以后的女权主义运动,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女权运动有很大影响。
在美国,以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 (Elizabeth Cady Stanton)为代表的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 (National Woman Suffrage Association) (NWSA)屡次要求联邦国会允许妇女参与政治投票,屡次遭遇拒绝,最终于第十九次修正案(The Nineteenth Amendment(1920))通过。此次法案虽已通过,离妇女真正参政还有时日。中国20-40年代的一些社会主义者受到的女权主义影响,恐怕主要是属于这一代的。这一时期,女权主义还没有上升到理论高度,主要是一些实践活动,象克拉拉蔡特金领导的妇女同工同酬的运动,和"三。八国际妇女节"的诞生。
第二代
20世纪初到20世纪60年代,世界上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西方世界所建构的全球殖民体系迅速瓦解,各种矛盾从新排队,女权主义在这个大动荡的时期也各树大旗,风起云涌。这个时期的女权主义分道扬镳成为以 KATE MILLET, CATHARINE MACKINNON 等人为代表的"激进主义女权主义",以 JULIET MITCHELL 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 / 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和以贝蒂·佛里丹等人为代表的" 自由主义女权主义"。
马克思主义/ 社会主义女权主义主要是从经济和阶级斗争方面要求妇女和男性的平等,要求妇女的在物质上的地位。而"激进女权主义"和"自由女权主义"却是在"性"方面诉求女性的"解放"。她们挑战的是整个男性社会,挑战"性阶级"体制。美国的凯特
米丽特在她的"性政治学"( 1970年)一书中第一次引入"父权制"(PATRIARCHY)的概念,她认为妇女受压迫的根源是"父权制"。她们将女性和男性完全对立起来:男人是敌人,女人是朋友;男人是暴躁,女人是温柔;男人是迫害者,女人是被迫害者;男人是压迫者,女人是被压迫者;男人是战争贩子,女人是和平主义者;男人是胜利者,女人是失败者;男人是个人中心主义者,女人是关系取向者;男人的快感只局限在生殖器上,女人的快感则体现在全身各方面;男人只注重结果,女人则注重过程……等等等等。这种简单的二分法,受到以后的后现代女权主义的批判,这一点很重要,也是后话。不过,这一时期的女权主义,尤其是激进和自由女权主义对"性解放"的诉求,对一批女权主义作家产生很大影响。弗吉利亚·伍尔芙和莱莘等人的作品虽然有后现代的痕迹,可是基本上是这一时期女权主义在文学上的代表。再加上个杜拉斯和米兰·昆德拉。
后现代
后现代女权主义开始于上个世纪60-80年代,她的产生大概和两个因素有关,一是,由于60年代的"性解放"和将男女对立起来的女权思想,带来了无数的家庭破裂,单亲母亲,问题儿童和艾滋病流行,于是人们反思:社会值不值得为性解放和女权主义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另一个因素是,80年代以后,越来越多的女人占据了政府企业学校传媒的领导地位,当了老板,男人们惊呼:母鸡打鸣了!女人也开始怀疑:还会不会生蛋?于是,后现代的女权应运而生
如果说第二代的"现代女权主义"重实践,则第三代的"后现代女权主义"更重视超出女性范围的哲学思考,社会主义和性自由的色彩更浓厚。

女权运动

女性主义者所宣称的女性不利之处,通常都是西方社会中女性的处境,而和黑人女性生活较没有关系。这个观念正是后殖民女性主义的关键点。许多黑人女性主义者会比较喜欢使用女人主义(womanism)这个名词来表示她们的观点。然而,有时候女性主义者会对跨性别运动保持警戒距离,因为后者挑战了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异。跨性者与性别认同为女性的变性者会被排除在某些“只限女性”的场合之外,并且会被某些女性主义者所排拒,因为她们认为一个生下来就是男性的人,不可能真正了解女性所受到的压迫。这种观点被跨性者批评为跨性别恐惧症(transphobic),并且认为对性别多元者的歧视是另外一种面貌的异性恋主义和父权压迫。参见跨性别女性主义和性别研究。

影响

有些女权运动者认为以下这些方面仍有许多需要努力的地方,但有些并不同意,并且声称基本上已经赢了这场奋战。
对公民权的影响
女性主义在西方社会取得了不少重要的影响,当中包括女性投票权;较为平等的工资;提出离婚的主动权与“无过失离婚”的出现;安全堕胎与结扎的权利;获得大学教育的权利等。
对语言的影响
很多说英语的女性主义者都支持使用无性别意识的语言,例如以“Miss”统指所有已婚和未婚的女性,或在不清楚性别时用“他或她(heorshe)”指明,而不只是用“他(he)”。女性主义者也支持使用包含二性元素的语言,例如以“humanity”取代“mankind”表示“人类”。女性主义者希望改变语言的运用,并非希望要求女性有平等权利或在政治论述中取得影响。它可以被视为改变有“性别歧视”元素的语言的尝试,提出在英语中很多具有重男性色彩的例子。女性主义者认为语言直接地影响了现实中的观念(见萨丕尔-沃夫假说)。
在后殖民女性主义中,语言并不像西方国家一样受到注目,因为很多非印欧语系的语言都没有性别语法。
女性就业率的增加
女权主义运动带来了美国和欧洲女性就业率的大幅度上升。1950年代美国婚后女性就业率仅为11%,甚至少于1920年代。经历了在1960年代、1970年代伴随着带有浓烈地左翼色彩的民权运动而出现的的女权运动高潮后,1978年美国已婚女性就业率上升到50%。1997年达到61%,在21世纪初头几年的经济繁荣期时,认同“返回家庭相夫教子”的“选择女权主义”回潮,已婚女性就业率曾经回落到54%,在2008年底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因为生活压力增大所迫,美国已婚女性就业率重新上扬,在2010年上升到69%左右,与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婚后女性就业率下降到77%的中国大陆已相差不远。

理论

宏观理论

女性主义宏观理论包括一些对世界和历史加以阐释的宏大叙事,如世界体系理论。这一理论原本只是将世界区分为中心地域、半边缘地域和边缘地域,分析这些地域之间的权力关系,完全忽略了女性主义的因素。但是经过女性主义的改造,增加了一些新的理论要点,其中包括不再把女性仅仅作为男性家长家庭的一个成员;不再认为家庭成员的利益总是一致的;分析女性独立的经济贡献,女性在全球经济中作为非正式劳动力、家庭工人、食品生产者的角色。
再如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女性主义循着马克思主义的思路,并对它做了女性主义的改造。一个最主要的改造是提出了下列观点:男权制是先于资本主义制度而存在的,因此推翻资本主义只是结束男性对女性压迫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

微观理论

女性主义的微观理论也是门类繁多,不胜枚举。在此试举几例:
·交换理论:这一理论指出,理性的人一向被假定为自私的、相互隔离的、无情感的行为者,而女性主义理论则做出了另一种假设,它假设人是相互连结的、利他的、有情感的。女性主义还用交换理论解释男女两性之间的不平等:男性占有了份额较女性大得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知识资源
·网络理论:女性主义用这一理论分析性别差异与性别不平等。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他的社会关系的总和。男女两性由于从儿时起结识的人就不同,后来的关系网络也不同,因此造成了两性发展机会的巨大差异。
·角色理论:这一理论涉及女性的家庭与工作的双重角色冲突问题。这两种角色一旦发生冲突,女性的工作角色往往要服从家庭角色,女性因此丧失了大量的工作和升迁的机会,致使女性做事业的动力降低。女性比较集中的职业由于缺勤率高、精力投入少,因此变得价值较低,报酬也较低。
·地位期望理论:这一理论认为,男女两性在进入性别混合的目标动力群体时,由于群体对男性的期望值高于女性,就降低了女性在群体互动中的自信心、威望和权力。如果某位女性想反潮流而动,群体内的两性都会反对她,敌视她。在这种情况下,性别期望模式得到了巩固。
·符号互动理论:这一理论认为,人的心灵、自我和社会都是通过符号交流和话语制造出来的。正如标签理论所揭示的那样,女性往往在社会教化的过程中接受了社会对男尊女卑的定义,于是遇事常常会自责,取悦和讨好男性以避免惩罚,久而久之就造成了两性之间的巨大差别。
·新弗洛伊德理论:这一理论认为,儿童大多由女性抚养,无论男孩女孩在开始时爱慕的对象都是女性,因此男孩要成熟起来就必须否定母亲,女孩却不必否定母亲,结果是女孩在成为女人之后,更关注人际关系和养育性;男孩在成为男人之后,更关注个人,拒绝情感表达,总想通过在社会上的成功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并且导致了男性在公领域的统治和仇女倾向。男女两性发展出不同的道德和理性模式,男性强调抽象原则,女性则更加关注具体情况。

争议

“女性主义理论由于过度强调女性受害面与受歧视面,并且将传统道德皆化约为保守势力而全数予以反对。由于强调极其抽象兼且毫无限制的个人“选择权利”(所谓个人'系指女性),主张承认无酬劳动的经济价值,并且把堕胎权、离婚权、性自由、性交易除罪、通奸除罪等作为反抗父权制的手段,皆受到严厉批判。现代社会不断泛滥的离婚、非婚生子女、单亲家庭(绝大多数为单亲母职),证明两性之间的人伦关系已陷于危机。正如人类学家的研究显示,尽管在新思想新道德的冲击之下,这一类经历依然使受害人创剧痛深,在心头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即使是比其他程度比较轻微的遭遇,也往往带来精神上的不安与折磨——比方一般非暴力性质的正常性交等。旧的规范纵使再不合理,一旦不存,取而代之的也不一定就是某种合理的新秩序,既无法则,又缺乏共识,反使众人惶惶不可终日。(艾瑞克·霍布斯邦(EricHobsbawm)极端的年代页505)
女性主义并不受到普遍主流学术界认同,而且至诞生来因为各种不经深思熟虑,缺乏任何分析深度,只因众人作如此想便据此而发的公开宣示的理论,而饱受各界;例如精神医学、社会学、现代经济学与教育学界批判。除宗教与道德保守派外,批判的社会学派也认为女权活动是破坏现代社会结构的主要原因之一。”

派别

自由意志女权主义流派

自由解放的女权主义的主旨是建立社会公正,争取性属间的机会平等,实行家庭自治,获得女性的生存和发展的自由。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最终走出性属,超越社会性别差别,通过人道主义的公正而获得新的解放。
作为自由解放的女权主义政治学理论家苏珊·奥金在《公正、性属和家庭》中指出,在美国标榜的自由平等的王国里,实际上仍然存在着男女之间的不平等。她写道,“实际上,在性别之间的不平等在我们的社会中仍然存在”。用以经济学术语说来,第一个不平等是全职工作的女性(在一些非常最近的进步之后)赚得的薪水相当于全职工作的男性的71%的所得薪水。第二,一半的贫困人口和五分之三长期的贫困人口,包括有依赖的孩子的、由一个单亲女性家长所供养的家庭。第三,贫困率对老年女性几乎是老年男性的两倍。在政治前沿上看,第一,百分之二的美国参议院议员是女性,在高级法院中,在美国高级法院只有九分之一的女法官似乎被认为是足够的女性代表,而且在每一次国会的选举方面,选择的男性数量远远超过在国家的整个历史中被选举的女性的总数。
自由解放的女权主义对于社会的公正和性别平等的努力争取,世人所共知的。与此同时,还积极倡导对社会上和家庭中的暴虐行为进行斗争和反抗。

极端女权主义流派

极端女权主义行为是指某些特定的人、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为了实现他们的某些特定目的,借助盲目夸大女性作用以及疯狂打压男性的手段和方法,人为破坏良好有序和科学合理的教学秩序、科研秩序、生产秩序、社会生活秩序,破坏性地改变人类天性,制造男女之间的矛盾和其他社会矛盾,损害社会、损害人类和谐有序的人文环境,破坏国家和民族安定团结的严重危害行为。该行为的主体是为了实现某些目的特定的自然人、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它所侵害的客体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良好有序而科学合理的社会环境、社会秩序以及人类天性;它的主观方面是为了实现某些带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目的而采取的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它的客观方面是行为主体通过借助于“女权主义”和“女权运动”的主观故意行为而产生了严重社会危害性的后果。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保护妇女合法权利是《宪法》精神的重要体现,也是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必须,但是极端女权主义行为的实施危害了国家和社会、损害了男性的正当利益,激发了社会上的相关反抗意识、特别是受到这种行为损害男性的报复意识往往能够反过来实施各种侵害妇女合法权利的行为,其本质上还是由于极端女权主义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所带来的,因此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就必须防止极端女权主义行为。
众所周知,最近去世的著名的美国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安德鲁·德沃金,给予自1980年代以来美国兴起的有关色情文学和检查制度的争论带来重大启发。德沃金提出“淫秽出版物侵犯了女性的公民权”,并主张允许单个女性对因淫秽出版物而造成的损失起诉,并应成立这一新罪名。为了把理论付诸实践,德沃金曾和另一位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凯瑟琳·麦金农共同起草了一项《市政府法令》,法令允许性暴力行为的受害者对淫秽品的作者———“对罪行负有间接责任者”提出起诉。德沃金指出古希腊的porne这一字根的原意是最下流的妓女,而淫秽出版物中的女性形象就是把女性等同于妓女。她强调说,淫秽出版物是一种暴力形式,它唤醒了男性内心深处的本能,并将其指向女性。即使有些淫秽出版物本身并没有直接描写暴力,但其人物形象背后的意识形态,仍然是男性世界观念的暴力表述。她称之为“男性真理”。她的著作、文论和演说都是极力反对色情文学描述、反对卖淫和反抗男性霸权的,她的《色情文学描述:男性对女性的占有》等一系列著作引起的广泛重视,争论今亦不绝。德沃金更懂得女性的不幸遭遇也更能激发她的仗义执言,揭开了极端女权的私密所在。
色情图文描述决不是有关自由的言论,在本书里,凯瑟琳·麦金农《色情图文描述,公民权利与言说》一文,揭示了色情图文描述实质是对女性的性别歧视主义和对女性的暴力征服的强制手段。正如她指出的,“男性们都遭到了男性至上主义的伤害。(作为男性,有我所谓的男性气质状态的一致性。对于男性说来,以他们的生物性为基础但却不是他的生物学上的)。然而无论如何男性至上主义对男性的损害,身为男性的存在情形并不是由女性强行定义的从属性。
看着女性遭受性滥用的所有的事实,你立马就会看到一个女性是被定义为社会上的一个人,她不管是或不是,随时可能由男性们以这些方式对而待之,并且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有任何事,都将因由它而发生。正如女权主义者所说,男性是权力的一种形式,而女性是无权力的一种形式。”因此,“色情图文描述做得已经超越它的内容:它是欲望化了的性阶级组织,它是男性至上化的不平等。它把统治支配和/屈从制成了性:不平等的性是它的核心动力机制;连同权力的真实性一起来构述自由的幻影。也许因为这是资产阶级文化的原因,那受害人想必是看起来自由的,似乎有着自由的行为。……在这各色情图文描述的视野中,被迫的性是一种形式,它是性政治学一个实践力行,是性属不平等的一个组织机构而已。”“淫秽,用这种眼光看来,是一个道德的思想意识,判断一个思想意识是好的还是坏的。色情图文描述,相反地,是一个政治上的力行实践,一种有权力的和无权力的力行实践。”麦金农指出,色情图文描述允许性别的不平等,践踏了公民的权力和社会的公正。

人文及社会女权主义流派

文化的女权主义强调对性属平等,以及对人的关怀,而且这种关怀是独特的和对每个个体的个性的;认为,通过自然(生态),或者通过教育(社会化),或者通过某种自然与教育的合并,男性和女性已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体系。按照这种观点,女性更注重创造和保持同他人的热烈的、亲密的和关怀的关系,而男性则对肯定他们个人、控制他们自己的和他人的命运更感兴趣。因此,文化的女权主义者反对把她们所理解的看作是对政治权力、团体地位和医疗专门技术的一种男性的追求。文化的女权主义有一种“成熟的视野”希望把在更进步的每个个人的利益基础上的竞争的组织关系,转变成基于达到一个共同目标之上的合作的组织关系。
大多数的文化的女权主义不停地扪心自问,直到男女性属平等真正实现了:有没有;
1.一种人的关怀;
2.号召这种关怀的独一无二的和特殊的个体;
3.于社会性属的原因,在一种角色里,不被一个人所产生,因为一种性属从事教育行为,另一种性属从事工具主义的行为;
4.用关怀所回报,而不仅仅用看见一个由于炫耀和追求其他的计划而被关心的人所满足;
5.在意识提高的实践和交流的框架内发生。
文化的女权主义注重以爱施以女性关怀与道德的关怀。内尔·诺丁指出,女性通常把她们自己定义为既是人又是具有关怀能力的道德的化身。当我们从自然关怀转到道德关怀时,我们将会看到这种定义的模式有很深刻的心理结构上的基础。这里的表达有两种强迫,必须区分主动关怀和被关怀。它们都是内在的强迫。一个观察者清楚地看到了选择,但是“我必须”把它看作是依赖于它所发生的那个人身上,在我们的圈子和链条中,我们既是自由的又是受约束的。
而当立足于文化女权主义立场的母性思维时,有女权主义观点的哲学家——她们中有哲学思维和女权主义的母性思维的人——直接反对这种“男性气质”的卓越幻想。她们的任务就是重新定义理性、构建它的优先权,以便有思想的人们将能概括出使女性行为可行的可能性,——例如,看护工作——对于作为整体的社会的可行性。她们相信的工作应该是一种选择的基础。道德的和认识论的观点已经被女性执行并且创造了“女性”。尽管她们拒绝二元主义和尊重差异,女权主义者的观点代表了“真正的”合理的人类生活秩序。

马克思女权主义流派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女权主义注重的是《女性:地位、阶级或被压迫的性别》等问题。这一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理论的主要内容是从人类社会发展史的角度探求女性受压迫的根本原因。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家的论述,其根源大致有三个方面。第一,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出现。由于私有制出现,男性既成为土地的主人,也成了女性的拥有者,这是“女性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失败”。第二,历史上的一夫一妻制家庭使女子处于从属地位。恩格斯根据人类学家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提供的成果,指出历史上由对偶婚过渡而来的个体婚制即一夫一妻制只是对女性而不是对男子而言。男子可以随意纳女奴为妾,而妻子则要严守贞操,丈夫在家庭中居于统治地位,妻子除了生育以外,不过是婢女的头领。可见,“现代的个体家庭建立在公开的或隐蔽的女性的家庭奴隶制之上”。第三,女性体力弱小也是其受压迫的根源之一。随着私有制的出现,女性被排除于社会生产之外,而只限于从事家庭的私人劳动。此时女性的家务劳作失去了往日公共的性质,成为家庭的奴仆
里德声称女性压迫源于私有财产制度的建立,这种制度结束了人类共同体。以往所享有的任何平等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女性真正获得解放的根本前提应该是消灭私有制。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家还具体设想了到达共产主义社会,为了使女性进入公共产业成为可能,孩子将由国家扶养,国家提供托幼中心、公共食堂、医疗设施等。国家承担了由家庭履行的经济职能,家庭的概念取消了,这样便能结束“家庭内丈夫是资产者、妻子则相当于无产阶级”的局面。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恩格斯指出,在共产主义制度下,“两性间的关系将成为仅仅和(婚姻)当事人有关而无关社会力量不能干涉的私事。这一点之所以能实现,是由于废除私有制和社会负责教育儿童的结果,因此,由私有制所产生的现代婚姻的两种基础,即妻子依赖丈夫,孩子依赖父母,也会消灭。这也是对道貌岸然的市侩关于共产主义公妻制的悲鸣的回答。公妻制完全是资产阶级社会特有的现象,现在的卖淫就是这种公妻制的充分表现。卖淫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它将随着私有制的消失而消失。因此,共产主义组织并不实行公妻制,正好相反,她要消灭公妻制。”(编者按:在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共产主义阶段,社会物质产品主要是生活资料的分配实行的是按需分配而非按劳分配,女性所得的量与其直接创造的量并不联系,因此,男女平等将得到切实保障,不仅公妻制、女性的依附地位、女性在择偶中对男性要求的经济标准,甚至婚内男女双方的不平等也将彻底消失。)此外,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高度重视被压迫的女性在创造历史、推动社会伟大变革中的重要作用。如马克思所强调的“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女性的社会地位来精确地衡量。”列宁也说过:“从一切解放运动的经验来看,革命的成败取决于女性参加运动的程度。”

后女权主义流派

妇女投票权游行

妇女投票权游行

后现代女权主义和后女权主义的斗争方式是用女性的话语创建女性文化,争取和掌握女性的话语权,在女性的话语实践中成为话语的主体。在著名的《突围》中,西克苏斯揭露了一些二元式的分离主义表现男性的优越和女性的卑下的对子,如:积极/消极;太阳/月亮;文明/自然;白昼/黑夜;思想总是被对立面所影响;言说/写作;高/低;被双重的、统治地位的观点所影响。在西克苏斯看来,所有这些二分法在基础的二元对立——男性/女性中都能发现它们的启示——男性总是和那些积极的、文明的、光明的、高贵的或者通常是乐观的联系,而女性却总是同那些消极的、自然的、黑暗的、卑微的或者通常是悲观的相联系。而且男性/女性二分的第一个术语就是从第二个术语分离或者背离出来的。男性是自私的,女性是他的另一面。这样女性就在他的术语中存在于男性的世界里。对于男性来说,女性是他的影子,或者她是“不能思考的”,“没有思想的”。
后现代女权主义看到,女性解放运动也会遇到特别的阻碍,——如果女性允许她们自己陷入权力的陷阱中,陷入权威的比赛中,如果她们允许她们自己被“患妄想狂的”男性政治运行所玷污,她们作为女性无处可说,无事可做。女权主义者用解构主义理论,丰富和发展女权主义理论,克里斯蒂娃在《女性的时间》中,用时间为女性主体提供了一种区分的尺度,将女权主义的发展做了代际的划分,以此来解释女性主体概念的变化和女权主义流派之间的差异。克里斯蒂娃把时间分为:线性历史的时间和另一历史时间(永恒的时间),她指的是历史的时间,而不是永恒时间(把女性推向母性偶像)。克里斯蒂娃的“代际”概念,是时间的,也是空间的,代是指身体和欲望的心理空间,各代可以同时共存,甚至相互交织。
对后现代女权主义及后现代主义最尖锐的批判指向它的非政治或后政治倾向,工业化基础的父权制关系由多种途径得到强化。就业合同为把女性限定在低工资、少收益和较少发展机会的位置上做了许多规定,这是男性至上主义的一个例证或说是男性至上的意识形态,即父权制建立的物质基础。资本与父权制相互联合在就业中绝对的职业隔离,引起了男女工资差别——同工不同酬和女性承受家务劳动。
后现代女权主义还关注女性权力,任何女性都该拥有与男性一样的权力,拥有、管理和运作自己的权力。实现女性从边缘到中心的回归,从缺席到在场的转变。后现代语境下女权主义学者需要探索的首要问题将是,如何使后现代主义对宏大历史叙事的怀疑与对本质主义的解构获得与女权主义社会批判力量的完美结合。女权主义理论又应当包容不同社会、时代、地域、种族与性倾向的群体的文化特色。正如南希?弗雷泽、琳达尼科尔森指出的,“当它涉及跨文化的问题时,它的模式应当是比较主义的,而不是普遍主义的;应当是适用于变化和差异的,而不是适用于‘总体规律’的。”

生态女权主义流派

国际妇女节(阿拉伯)

国际妇女节(阿拉伯)

态环保的女权主义是承担全球化问题解决和治理的重要任务的派别,生态环保的女权主义者们宣扬自然和文化之间的互动性。他们看到了生物的(动物的)世界与社会(人类的)世界的分离、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分裂、以及女性同自然、再生产、材料、他物的跨文化联系、还有男性同文化、生产、形式、自我中心的跨文化的联系,这些是同一西方古老理念的所有部分,即过去常常把贬低和强奸自然和女性认为是正当或合理的理念。因此,《生态环境保护的女权主义:权力与承诺》文中,作者希望改变这种对自然和对女性的千百年来的错误观念和陋习。消除无视自然和女性的权力的言行,废止自然主义和性别歧视主义。
在《从英雄的伦理到全面的伦理:生态环保的女权主义挑战》文中,基尔把她所说的“英雄的伦理学”与“全面的伦理学”进行对比,认为前者是男性的、男子气质的或者男权主义者,后者是女性的、女性气质的,或者女权主义者。英雄伦理学的实践者是好心的。毕竟,他们想援救女性/自然:停止强奸女性、屠杀动物和污染环境。配备这些理性的工具,英雄伦理主义者提出用理性伦理来保护女性和自然。他们承诺决定哪些生态系统的成员有(没有)利益和权利,并且照顾那些如此做的人。
但是,正像基尔看到的那样,英雄伦理学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法的一部分,它是作为男性的、男性气质的、男权主义者。作为父权制的文化产生了它。她说,它需要被这种女性的、女性气质的或者女权主义者的伦理学重新代替,这种伦理学全面地看生态系统——使用情感来帮助多种多样的生态系统成员协调。全面的伦理学使用感官和感觉来填补理性所留下的空白。

大众女权主义流派

女性主义

女性主义

从全球化和平与发展的趋势来看,女权主义正是强调文化的多元性与和谐共处的,在此基础上,打造一个全新的多元合金的崭新文化形态,这不仅表现了女性的文化创造力,不仅为女性的发展创造理论和组织形态,而且为整体人类的发展及其前景的有机把握。因为,在父权制和男性统治的理念中,往往是单一的思维用以维护单一的性别统治,而且往往采用战争和暴力等极端的危害人类的方式解决问题。相反,女权主义采用女性的话语权力和话语方式,融合各种文化成果,用和平的与会谈的方式,凝聚各种创造成果和各种创造力量,带来了女性发展和人类发展的新的前景。在《我们给你打造一个理论!女权主义理论、对文化帝国主义和“女性声音”的要求》中,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同时还指出,有人把女性的话语当作文化的帝国主义,是错误的和别有用心的。而《姐妹关系:女性政治联盟》,表现了女性的新的组合方式,正如当年社会解放时期,男性们的“兄弟会”一样,在西方出现了“姐妹会”,成为女性的新联盟和女性的精神家园。

性别女权主义流派

对于女权主义运动的态度,男性往往认为是半边天的事情,漠不关心。实际上,在女权主义运动中的男性担负的责任十分重大,一方面,支持女性反抗压迫和歧视的斗争,这是社会人道主义公正的对愚昧和邪恶势力的斗争,另方面,是整个人类发展的主要的和基本的社会运动,不能投身到这场斗争之中的人们,往往是落后的或拉后腿的,是有愧于社会文明进步的和有愧于自己人生的。同时,女权主义理论和实践奋斗的目标,不是采用男权统治的方式为了突出女性单一的性别,剥夺男性权力或把男性打翻并且踩在脚下的,相反,会采用女性话语的方式/女性方式,超越男女性别的对立,实现男女合作和性属融容的局面,给人类未来的发展以合作的、和平的与和谐的方式;实现全人类的各种文化之间和各国之间的合作与和平发展。
在未来对人的培养中,不是认为地确定和扩大人的性别特征,而是希望有所谓的社会的和文化的意义上的“男女共体/雌雄同体”的人的个体,就像“小X”的实现那样。同时,把人的发展的“日神精神”与“酒神精神”结合起来,就像《金球的故事》里所表达和描述的那样。

女权主义与反女权主义

反女权主义系反对部分或全部形式的女权主义
在十九世纪,反女权主义主要专注反对女性的选举权。后来,部分反对妇女能进入到高等学府的人认为,教育对女性来讲为颇大的负担。其他反女权主义者反对妇女有加入劳动人口的权利、加入工会的权利、节育同有自主的性行为的权利。
部分人由于认为女权主义违反自己民族的传统价值或宗教信仰而选择反对女权主义。而有反女权主义者认为,离婚和不婚女性被社会接受系可耻同有害的、男性同女性有天壤之别,因此应保持各自不同的传统社会角色。Other anti-feminists oppose women's entry into the workforce, political office, and the voting process, as well as the lessening of male authority in families.
作家如Camille Paglia、Christina Hoff Sommers、Jean Bethke Elshtain、Elizabeth Fox-Genovese、Daphne Patai,虽系女权主义者,但亦反对部分形式的女性主义。他们认为,女权主义者常宣扬厌男主义和女性的权力应高于男性的权力,并批评激进的女权主义立场对男女均有害。Daphne Patai and Noretta Koertge argue that the term "anti-feminist" is used to silence academic debate about feminism.

在中国的处境

亚马逊女性主义

亚马逊女性主义

西方女权主义思想在20世纪的中国遭遇到尴尬,尤其是对“女权主义”这一外来词语形成的种种曲解或误解,造成了众多女性学者对于“女权主义者”立场的不认同等,而隐于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在于异质的中西文化。女权主义与中国特定的文化相遇和碰撞,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变异,由原来激进的、女性自主的行动演变为温和的、有男权参与的、凭借社会政治手段实现的解放妇女的运动。“女权主义”与“女性主义”、“妇女解放”与“解放妇女”的差异不应仅仅被视为词语的偏正关系的变化,而更有着深刻的内在民族文化心理上的原因。
中国女权主义须迅速崛起,中国女性需要参与女权主义的话语实践,成长为话语主体,获得对话的机会,争得女权主义的自由解放语境的在场和主讲地位。总的说来中国女权主义的起步和发展,首屈一指的仍是女性生存权利和争取社会平等公正;提高“以人为本”的人道主义和社会文明程度。

图书信息

基本信息

书名:女权主义
作 者:弗里德曼
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

出 版 社:吉林人民出版社 本社特价书
条 形 码:9787206053764 ; 978-7-206-05376-4
I S B N :9787206053764
出版时间:2007-9-1
开 本:32开
页 数:181
定 价:14 元

内容简介

本书介绍了西方女权主义的基本主张、发展脉络、存在的问题以及目前的研究进展等内容。

本书目录

序言:女权主义,抑或女权主义流派?
平等或差异?女权主义的长期疑问
女权主义与政治:为妇女公民权而战
就业与全球经济
性行为与权力
种族与身份:本质主义的问题与后现代的挑战

作者介绍

简·弗里德曼,英国南安普敦大学法国政治与欧洲政治讲师,研究方向为欧洲的性别与政治。已出版包括《女性政治:神话与象征》(1997),《法国的妇女、移民与身份》(2000)。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