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串联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虽然串联作作为一种活动和称谓出现在文革时期,但在后期大串联这个词义、内涵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

文革用语

大串联时的场景

大串联时的场景

1966年,中央文革表态支持全国各地的学生到北京交流革命经验,也支持北京学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联。1966年9月5日的《通知》发表后,全国性的大串联活动迅速开展起来。
大约六七月间,全国已出现“串联”师生。外地来京者大多是到首都北京取“文革造反经”和接受毛主席接见的师生,北京赴外地者大多是去各地煽风点火帮助“破四旧”的师生,有红卫兵、“红外围”和一般学生,以大中学生为主,也有个别小学生跟着哥哥姐姐走的。
毛泽东主席分别于1966年8月18日、8月31日、9月15日、10月1日、10月18日、11月3日、11月10日、11月26日8次会见了红卫兵,受会见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青年师生大约1300多万人。当时串联师生乘坐交通工具和吃饭住宿全部免费,成为“文化大革命”很特殊的一道风景。
因为发动“文化大革命”就要有人“冲锋陷阵”,先把中学生和大学生“串联”起来,通过“旅游”的方式组织一支“先头部队”,以此来冲击“资产阶级发动路线”,是一种事半功倍的好办法,比起动用工农兵来“成本”更低。1966年,“中央文革”表态支持全国各地的学生到北京交流革命经验,也支持北京学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联。全国性的大串联活动迅速发展起来。外地来京者大多是到首都北京向毛主席接见的师生取“文革造反经”,北京赴外地者大多是去各地煽风点火,帮助“破四旧”的师生。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红外围”学生,大串联以大中学生为主,也有个别小学生跟着哥哥姐姐走的。那时各地都成立了很多“接待站”。红卫兵满天飞,不管“飞”到哪里都有人接待,接待站就像现在的旅行社一样搞全程服务,以保证“文化大革命”的“流程”顺利进行。各地政府生怕招待不周会“引火烧身”,因为得罪了红卫兵就是“破坏革命”,其结果自然就是吃不了兜着走。红卫兵来了,当权派就可能变成了“走资派”,他们明知对方气势汹汹,来者不善,明知红卫兵危险也得欢迎。红卫兵所到之处有吃有喝,这在那个年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别人没有粮票就寸步难行,而红卫兵没有粮票却能在食堂里畅通无阻;城里的公共汽车也成了他们的“旅游公车”,不管到哪里都可以随便乘坐,不用买票爱到哪儿就到哪儿;至于火车就更是成为“红卫兵专列”了,一分钱不交就可以周游全国。这就是“文化大革命”初期“大串联”的“盛况”,也是改革开放以前唯一的一次“旅游高潮”。大串联是特殊时代难得的一次“消费机会”,多数学生外出是因为机会难得,他们想用“革命的名义”出去逛逛。当时我们国家穷老百姓更穷,大家都不具备外出旅游的条件,连吃饭都成问题谁还敢想别的?想不到“文化大革命”一开场就让学生“周游列国”,这个“大串联”很快就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了,红卫兵所到之处都可以“横冲直撞”,他们“炮轰”、“火烧”、“揪斗”、“游街”,从“为所欲为”发展到后来的“无法无天”。
大串联带来了大浪费,当时是不能算经济账的,“算账”这种思维方式本身就是资本主义的,漫画里和舞台上凡是和算盘打交道的没有好人,不是资本家、地主就是所谓的“狗腿子”。在那个时候谁如果只会算“经济账”不会算“政治账”,算来算去都把自己给“算倒了”。再说不同的时代就有不同的“账”,我们现在的口号是“时间就是金钱”,可那个时候时间一点儿也不值钱,挣工资的人每月几十元,农民挣工分就更惨了,干一天几毛钱甚至几分钱,丢掉一点儿时间谁还心痛?
可以说,大串联不仅造成了巨大的浪费,给国家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开支,还浪费了学子们的学习光阴。

现代大串联

最突出的就是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每年的晚会上都有一场大串联:就是把全国各地的歌舞通过融合,把他们放在一起连续播出,用精练的时间来体现各种特色的歌舞,这就是后现代的大串联形式。

《大串联》

图书信息

作 者:雪屏
出 版 社:新星出版社
大串联

大串联

出版时间:2012-2-1
版 次:1
页 数:260
字 数:240000
印刷时间:2012-2-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I S B N:9787513305747
包 装:平装

作者简介

天津人,祖籍沧州,现居北京。一生大致生活轨迹是,上学,上班,上医院。一九七九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出版有长篇小说《带我去阿尔泰》、《后刺青时代》、《两个人的旋转木马》、《深度忧郁》、《敲敲门》、《废墟》、《南门脸》等十余部,另发表中短篇小说若干。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推荐

大串联:一段我们曾经刻意遗忘的历史
40多年前文革记忆的标志性事件
红色年代激情泛滥的侵略性青春
如果忏悔没有意义 如果记忆无法抹去
这是一部反映四十多年前大串联故事的长篇小说。大串联是文革记忆的标志性事件,
那个时代的青少年是从大串联开始走向社会、认识人生的。这是个老故事,却又是新题材,
尤其是对于当代的年轻人,读这样的一段残酷青春,一定会感到身心的震撼。
十七岁的那次出行,叫我知道了人的内心深处蕴含着那么多深不可测的黒暗层面,
几乎想都想不到…… 这一发现,居然影响了我的一生。
——雪屏
并不是每个人天生都是刽子手,更多的人都是不知不觉就参与到了罪恶之中,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
只是没人关注过他们而已。而实际上他们往往付出了更为惨痛的代价。
——《生死朗读》导演斯蒂芬·戴德利

内容简介

大串联是文革记忆的标志性事件,那个时代的青少年是从大串联开始走向社会、认识人生的。主人公石磊从北京→大同→延安→成都→遵义→贵阳→韶山→郑州→北京,如此这般转了一圈又返回了起跑线,这既是《大串联》的地理路线图,更是蕴含着人生成长的“在路上”的轨迹。这些中学生在回到“起跑线”的时候大都创痕累累,有的甚至于中途失踪,每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伤害。然而,在另一面,他们又是以“入侵者”的角色来进行大串联的,对当地的破坏不言而喻。几十年后,六十岁的主人公再次重走串联路线,对十七岁的那次大串联,进行了反思和了结。
那个年代过去了,大串联的故事不会再有。然而,对小说略去的那几十年,以及那一代人的命运,大串联究竟意味着什么?作品中“我”说得很清楚:“假如我没有那次大串联,我现在可能也跟很多人一样,娶妻生子,买房置地,赶上黄金周吾的还去什么地方旅旅游。老了,就打打太极拳,跳跳交际舞,或开车到水库钓钓鱼。恰恰是我十七岁的那次出行,叫我知道了人的内心深处蕴含着那么多深不可测的黒暗层面,几乎想都想不到……这一发现,居然影响了我的一生。”
悲剧刚刚开始。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