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罗夫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17世纪中叶继波雅尔科夫后第二个入侵中国黑龙江流域的俄国殖民军头目。原为暴发富商。后因服刑破产,乃向雅库次克总督弗兰茨别科夫请自筹队伍远征黑龙江。 1649年组成一支150人的武装队伍从勒拿河和奥廖克马河侵入中国黑龙江流域5个村镇。清顺治七年(1650)7月又强占了上游北岸的雅克萨,并沿江岸大肆掠杀当地达斡尔、索伦、费雅喀等族居民。后被清朝边防军围攻,放弃城寨而逃,因侵华有功,被沙皇封为服役贵族。绘有《阿穆尔河图》。

人物生平

早期经历

俄罗斯民族英雄

俄罗斯民族英雄

叶罗费·帕夫洛维奇·哈巴罗夫或者翻译为叶洛菲·巴甫洛维奇·哈巴罗夫(Ерофей Павлович Хабаров,1603-1671),哈巴罗夫的籍贯是沃洛格达州东北部的大乌斯秋格。他最早来自农村并非城市,是从大乌斯秋格这座城市走出去探险的,其出生地在邻近的阿尔汉格尔斯克州农村。贫苦的农民出身,比农奴强点属于社会底层人物。
在那个时代俄罗斯各路探险家不断向东方探险寻找新的财富。哈巴罗夫在1625年加入了当时流行的探险家行列,开始了探险生涯。他从托博尔斯克出发到达曼加泽亚,进入叶尼塞河流域参与了一系列的探险活动。1628年在哈坦加河的左支流赫塔河任探险队长,这些探险没有太大的收获。东边的勒拿河流域皮毛的传说是不可抗拒的,1632年他从政府那里拿到一张许可证,便招募些人出发了。1632-1641年参加了对勒拿河流域的探险,并且成为勒拿河周围城堡的盐业贩子,还开了农场种地,在基廉加河口有了自己的庄园。当时在西伯利亚,粮食是十分珍贵的。种地高手哈巴罗夫在挖地三尺便是永久冻土的雅库茨克地区种庄稼成功,他的农场成了当时雅库茨克地区最大的粮食供应商。哈巴罗夫也成为当地有名的财主、暴发户。地方军政长官对他的盐场和农场十分眼红,而种地的农民明显不是搞公关的材料。这样哈巴罗夫与雅库茨克军政长官彼得·戈洛文的关系当然“恶化”了,这位经常把完不成纳贡赋税的人活生生挂在猪肉钩子上的长官毫不客气地没收了他全部的盐场和土地。还以盗窃公物和偷税漏税的罪名把他投入监狱,1645年出狱后,哈巴罗夫又是一无所有了。
探险路线

探险路线

哈巴罗夫决定去新地方碰碰运气。此时阿穆尔河探险的热潮正在兴起,大概在17世纪30年代,俄国人已从居住在勒拿河支流维季姆河奥廖克马河埃文基人(中方称鄂温克人)、游牧的达斡尔人那里得知,东南方有一条流向东方的大河。进入达斡尔人地区的第一个比较有名气的俄国人叫阿维尔基耶夫,他大概在17世纪30年代末到达了石勒喀河额尔古纳河的汇合处。在那里,他看到一条大河往东流,两岸尽是肥沃的的黑土地,在过份充足的养份滋润下,河水也因为掺杂了太多的腐殖物而呈现暗黑色。俄国人命名为“阿穆尔河”。(“阿穆尔”是源自当地达斡尔语发音,早被吸收进满语,满语对黑龙江有自己的称呼,但是“阿穆尔”也是可以用的。达斡尔语意思是“黑水”,对俄语来讲这是外来语)。俄国人此时并不清楚,这条大河早就有人为她命名了,那就是“黑龙江”。
自从俄国人“发现”了阿穆尔河流域,关于达斡尔地区的财富传说便越来越多,说那个地区富藏银铜矿和铅矿。最后,雅库茨克于1643年6月15日派出了一支132人的第一探险远征队,由秘书官瓦西里·丹尼洛维奇·波雅尔科夫指挥。远行的目的是征收皮毛税,发现、开采河冶炼银、铜、铅矿。这次探险共持续3年,行程约8000 公里。从注入北冰洋的勒拿河水系到注入太平洋的阿穆尔河(黑龙江)水系他们开拓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发现了勒拿河上游的乌丘尔河、戈纳姆河。波雅尔科夫是自阿穆尔河北岸最大支流结雅河(中方称为精奇里江)河口航行至阿穆尔河河口的第一人,并收集到许多关于萨哈林岛(库页岛)的资料。他们是沿鄂霍次克海西南海岸航行的较早的俄国人。波雅尔科夫带回了480张黑貂皮,搜集了阿穆尔河流域各民族的情报,并向雅库茨克长官提出了征服阿穆尔地区的建议。所以波雅尔科夫又是入侵和征服黑龙江北岸的始作俑者。波雅尔科夫探险发现的消息传遍了东西伯利亚,激起俄国人到黑龙江流域冒险淘金的热劲,而雅库茨克长官也已换成了德意志人弗兰茨别科夫。
1649年3月哈巴罗夫晋见了雅库茨克军政长官德米特里·安得列耶维奇·弗兰茨别科夫,声称自己知道一条到达阿穆尔河的“近路”,请求“自费”装备远征队,“向伟大的阿穆尔河进军”。弗兰茨别科夫批准了他的请求,大力支持他组建第二远征队。1649年夏(顺治6年),哈巴罗夫(旧译喀巴罗)统率70名哥萨克勇士经勒拿河奥廖克马河和通吉尔河越过了外兴安岭,到达黑龙江上游北岸。

首次探险黑龙江流域

远征队探险途中

远征队探险途中

当时清兵入关,无暇远掠,俄将哈巴罗夫以武力强占达斡尔头人拉夫凯的领地,遭到当地人民的抵抗。拉夫凯所管辖的共有五座城堡:第一座城堡位于漠河对岸,是拉夫凯城,拉夫凯的驻地;第二座城堡是拉夫凯女婿所住的城寨;第三座城是达斡尔头人阿尔巴西的住地雅克萨。当地居民探明了俄国哥萨克即将到来的消息,事先进行了疏散撤离。哈巴罗夫进入前三个城都扑了空。在他们停留在第三座城的时候,有五个人飞马而来,他们是拉夫凯和他的两个兄弟、女婿和仆人,是来探明沙俄侵略者情况的。哈巴罗夫欺骗他们说是来打猎,做生意的,拉夫凯当面揭发了他们的骗局,骑马飞驰而去。哈巴罗夫为了抓人质,拼命追赶。在第四个城,他们照样遇到了一座空城,在追到第五座城堡时,他们抓到了一个达斡尔老大娘,拷问她。得知达斡尔人有大量人马正聚集在一起,准备抵抗沙俄的侵略,而且在他们后面还有博格德汗(中国皇帝)。哈巴罗夫感觉侵略力量不够,遂留下奥努弗里·斯捷潘诺夫一伙驻守,自己回雅库茨克求援。回到雅库茨克后,在给弗兰茨别科夫的汇报中,哈巴罗夫竭力描述了这一地区的财富。“达斡尔地方”到处是广阔的田野、牧场和大森林,农业发达,盛产皮毛兽,“比整个西伯利亚还要美丽富饶”。并且认为只要六千人,就可以征服这一地区。同时他准确地评估了这一地区的农业潜力,认为将这一带占领,则雅库茨克的缺粮问题将得到一劳永逸的解决。而且粮食通过结雅河和勒拿河水运,只需两星期就可以运到。对于这一汇报,弗兰茨别科夫很赏识,向莫斯科写了书面报告。同意补给远征队武器装备、军服和经费。1650年夏末,哈巴罗夫率领138名哥萨克的增援部队,携3门火炮和一批枪 支弹药,再次南下。

再次次探险黑龙江流域

在1650年10月,再次南下的哈巴罗夫匪帮占领了雅克萨(女真语意为"涮坍了的河湾子",今俄罗斯阿尔巴
建立营地

建立营地

津)。哈巴罗夫匪帮在雅克萨修筑城堡工事,不断派人四出袭击达斡尔居民,捕捉人质,掳掠妇女。有一次,哈巴罗夫命令将全部男俘溺死,将他们的妻子、儿女以及貂皮皮袄按照哥萨克的风俗“劈分”。他还强迫人质给侵略军作苦役,稍不服从即任意砍杀。哈巴罗夫强 奸当地达斡尔头人希尔基涅依的妻子未遂,“便于夜间将她掐死”。哈巴罗夫在这里度过了冬天,他强征了160张貂皮和一件皮袄的实物税,折价293卢布,并且继续向弗兰茨别科夫请求援军。1651年6月等不及援军到来的哈巴罗夫匪帮窜犯另一处达斡尔头人桂古达尔的村寨(在今呼玛县新街基村的黑龙江对岸),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屠 杀事件。达斡尔人事先筑起三座大寨奋起抵抗。经过激烈的战斗,武器装备占有很大优势的哥萨克冲入第一座大寨防区。被迫退入第二座大寨防区的达斡尔人,在哥萨克枪炮的轰击下,214人惨遭杀害。最后,他们退入第三座大寨防区。哥萨克冲入最后的第三防区后,达斡尔人民宁死不屈,用梭镖抗击俄掳的枪炮。俄侵略军兽性大发,乱砍乱杀,血洗全城。哈巴罗夫等哥萨克“把俘虏来的达斡尔人全部砍头”,“共杀死大人和小孩661人”。还抢走妇女243人,儿童118人,合计1022人,几乎是桂古达尔村寨的全部人数。只有15人幸免于难。哥萨克方面一共有4人阵亡,那些被劫的妇女,被哥萨克就地“分配”和蹂躏。1651年8月1日 哈巴罗夫匪帮窜至达斡尔头人班布赖的驻地,强征"实物税",遭到班布赖等拒绝。不久,哈巴罗夫匪帮又沿江下驶,9月4日,窜到托尔加城,采用偷袭手段,将头人托尔加、图龙恰扣作人质(这位图龙恰是皇太极的额附达斡尔大头人巴尔达齐的亲戚)。当日夜,被围在托尔加城内的达斡尔人,在没有头人的情况下,经过串联,集体逃跑,哈巴罗夫被迫放弃在托尔加过冬的计划,将全城焚掠一空。翌日,托尔加悲愤自杀。下旬,哈巴罗夫等窜入松花江与黑龙江汇合处的朱舍里(俄国人称作杜切尔)人住地,打死了很多人,并把妇女、小孩和牲畜夺为已有。10月9日(俄历9月29日),哈巴罗夫匪帮窜入乌苏里江口以下300公里黑龙江下游宏加力河河口附近的阿枪人(赫哲人)的大村庄阿枪斯克(中方称为乌扎拉村),修筑冬营,准备过冬,并且继续四处抢掠,捕捉人质,强征"实物税"。当地的赫哲人和朱舍里人奋起反抗,当得知哈巴罗夫派100人外出捕鱼,冬营只有106人防守,于10月19日,向俄军冬营发动猛攻。由于武器简陋,被迫退却,许多人壮烈牺牲。

清廷对哥萨克采取行动

哈巴罗夫入侵时候乌扎拉村是由盛京昂邦章京所管辖地区。由于连续不断接到黑龙江沿岸各族人民的报警和请求,1652年(顺治9年二月)清政府终于派出宁古塔梅勒章京海色(海塞)带兵前往乌扎拉村围剿,这是俄中(清朝)军队的首次交战。清军方面有正规军600人,还有从满泾站赶来助战的420人,从松花江来的105名朱舍里人,再加上500多名达斡尔人,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清军由海色率领很快把哈巴罗夫一伙包围,于4月3日晚到4月4日黎明(俄历3月24日)发起了总攻。清军虽十倍于敌,但由于指挥失误,很远就放枪放炮,等于给了哥萨克们充足的准备时间。又片面强调抓活的而遭俄国火器大量杀伤败北。清军方面有近700人伤亡,损失马匹830匹、火枪17支、火炮2门和一些粮食,连军旗也丢了。俄军(穿军服的土匪)有10人阵亡,伤78人,伤者中包括哈巴罗夫本人,哈巴罗夫等匪首主动撤退。因为这次以少胜多,使哈巴罗夫在俄国名气很大成了著名的英雄人物。
清政府因为这次失利,震动很大。海色指挥错误,导致乌扎拉之战的失败,被处死。在1653年把盛京昂邦章京(即将军)所辖的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包括黑龙江上游的石勒喀河流域和库页岛在内的海中诸岛,划为单独的行政区,设置宁古塔昂邦章京。至此,宁古塔昂邦章京辖区成为与盛京昂邦章京辖区并列的行政区。首任昂邦章京为沙尔虎达。后来在1658年7月接替哈巴罗夫的奥努弗里·斯捷潘诺夫带领的270名哥萨克在松花江被清军包围,朝鲜李朝也派军队赶来参加了这次围剿,朝鲜称为罗禅征伐。这回是毫不客气,全歼了入侵的哥萨克。

探险生涯结束

守卫新领土的开拓者

守卫新领土的开拓者

赢得侥幸的哈巴罗夫远征队等到阿穆尔河解冻,从乌扎拉村坐船主动撤退。途中遇到了弗兰茨别科夫派来的由契奇金带领的一支增援部队,顺道再次掠夺了托尔加城。直到8月初,远征队一直撤退到结雅河(精奇里江)河口才停泊下来。1652年8月12日,哈巴罗夫手下有一百多名哥萨克突然将大部份征收、抢劫得来的财物席卷一空,然后乘着三条船叛逃而走。哈巴罗夫率领剩下的哥萨克们去追剿,在阿穆尔河下游追上,激战后将他们剿灭,但是远征队的人员装备损失很大。哈巴罗夫在基里亚克人(尼夫赫人中方称为费雅喀人)居住的地区度过了冬天。在1653年阿穆尔河解冻后返回了结雅河河口。这年夏季远征队又沿阿穆尔河上游和下游航行过数次,哈巴罗夫抵达了乌苏里江与黑龙江的汇合点,并将此地绘入其勘测阿穆尔河地图中。1653年8月莫斯科派来的贵族德米特里·伊凡诺维奇·季诺维耶夫来视察征服阿穆尔河流域的情况,独断专行的季诺维耶夫的到来,宣告了哈巴罗夫探险生涯的结束。这个沙皇的全权代表给全体远征的参加者,包括哈巴罗夫本人带来了沙皇的奖赏但是同时解除了哈巴罗夫的职务。当哈巴罗夫提出抗议时,季诺维耶夫毫不客气把哈巴罗夫痛打了一顿,并派人把他押送莫斯科。在押送哈巴罗夫去莫斯科的途中,季诺维耶夫没收了哈巴罗夫的全部财物。然而,1654年哈巴罗夫到了莫斯科后,沙俄政府又同意把个人财物归还给这个征服者了。1655年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授予他“贵族之子”的光荣称号,并且封为军役贵族。沙皇殊密院御用文人吹捧他为“俄罗斯英雄”,“新领土的开拓者”。哈巴罗夫成了著名的英雄人物,名气比波雅尔科夫大多了。他被任命为勒拿河中游一大片村落的长官,但是不允许他再去阿穆尔河探险。1665年波兰人尼基弗尔・罗曼诺维奇・切尔尼戈夫斯基在杀人劫财后,伙同84个亡命徒再次占领了雅克萨。受到这一消息的鼓舞,哈巴罗夫在1667年向地区军政长官请愿要求再次允许装备 100 人自费去黑龙江流域探险,没有得到批准。这是关于哈巴罗夫的最后记载,他的探险“成果”让别人占用了。

俄国纪念

1858年(咸丰8年),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
哈巴罗夫纪念币

哈巴罗夫纪念币

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穆拉维约夫在签定了《瑷珲条约》后仅仅三天,在1858年5月31日,考察了乌苏里江东岸入黑龙江交汇处的伯力。西伯利亚兵团的哥萨克士兵在此建立的防卫村,为了纪念哈巴罗夫在远东地区的“功绩”将伯力改称为哈巴罗夫卡(Хабаровка),这一天成为这座城市的建城纪念日。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签定,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全部割让给俄国。在哈巴罗夫卡,随著居民点的扩大,1880年获得了从城镇升级为城市的地位。1893年11月2日(俄历10月21日)又改名为哈巴罗夫斯克(Хабаровск)。今天这里是俄罗斯远东联邦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首府,管辖着6179900平方公里的整个东西伯利亚。
1958年在哈巴罗夫斯克建城100周年的时候,在火车站广场建成了巨大的哈巴罗夫的铜像纪念碑。这是按照全苏联雕塑比赛获奖作品为原型建造的。1958年5月29日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
邮资封

邮资封

俄罗斯邮政在2003年8月27日为了纪念新领土的“发现者”探险家叶·帕·哈巴罗夫诞生400周年,发行了纪念邮资封。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