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吴语金曲片

吴语金衢片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吴语金衢片,是吴语的一个方言片,以金华、衢州为中心,分布在浙江省整个金衢盆地,人口620万,占吴语人口总数的12.4%,金衢片大体以金华市区为中心分东西两部分(没有明确的内部分区),东西两片通话有些困难,西片同处衢江上的衢州话和兰溪话受杭州话等北部吴语以及官话的影响较大,在腔调以及词汇上更接近浙北吴语,互通性较高;东片同处东阳江上的义乌话和东阳话也比较接近。

所辖县市

金华市:婺城区金东区,兰溪市,浦江县,义乌市,东阳市,磐安县永康市武义县
衢州市:柯城区衢江区,龙游县
丽水市:缙云县

历史

金衢片这个概念在曹志耘的《南部吴语语音研究》一书中首次提出,由于作者本人是金衢片吴语人士,所以对金衢方言的认知比较高,相对以前处衢片的分区法,曹志耘老师的看法是: 遂昌、松阳、龙泉、庆元、浦城方言在丽水小片中显得较为特殊,《中国语言地图集》把他们划入了“龙衢小片”。实际上它们跟上山小片和丽水地区其他方言都存在较大差别,但相比之下,还是更加接近丽水地区其他方言一些。例如,龙泉、庆元、浦城的全浊声母清化现象,跟云和、景宁、泰顺等地的清化就有密切关系;龙泉、庆元、浦城、松阳帮端母的特殊读音跟丽水地区其他方言一脉相承,而跟上山小片无关。尽管遂昌、松阳、龙泉、清远、浦城等地有些现象非常古老,有些现象又变得很快,但同类的现象基本上都能在丽水地区其他方言中找到,而在上山小片中就比较少见。因此,可以肯定的是把上述等地划入上山小片是不适合的,像《中国语言地图集》那样把庆元方言和龙游方言放在一个小片里,二者差异实在太大,无法构成一个共同的小片。至于丽水小片内部是否需要再作区分,这是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龙衢缙归金衢片

龙游、衢州衢州地区经济、文化、交通最发达的县市,并且为历代军事重镇。衢州南孔、龙游商帮都曾显赫一时,交通方面凭借衢江-兰江-钱塘江水上通道与金华以及浙江北部地区往来方便密切,有“四省通衢”之誉。因而,龙游、衢州方言跟金华、兰溪的方言一样,历来深受官话和北部吴语(太湖片)的强烈冲刷,其影响的严重程度比金华地区除金华兰溪外的其他县市更甚。例如衢州方言在许多方面跟杭州话(也可以说跟“浙江官话”)十分接近,“人称代词‘我’[ngo]*54、‘你’[ni]*54及疑问代词‘哪里’[na li]*54*31”与杭州话完全一样,用词和读音都相同,声调阴平、阳平、阴去、阴入、阳入的调值也与杭州话完全相同”,又如“儿、二”等字,衢州方言有[ɫ]的文读音,跟杭州、兰溪相同。据《衢州市志》(1994),衢州地区的方言可以分为两小片,一是龙游、衢州,二是开化、常山、江山,各片内部十分接近(当然衢州城里和乡下之间会有差别,就像金华城里和乡下方言有较大差别一样)。
从具体的语言特征来看,龙游、衢州、缙云方言具有许多重要的跟金华地区相同相近,但跟上丽片不同的地方,这里择要介绍:
1、缙云部分帮端母固阳声韵字读鼻音[m n]声母,同金华地区,不同上丽片。
2、龙游、衢州、缙云非组读[p]组的字较少。
3、龙游、衢州知组读[t]组字极少;缙云虽然比较多,但澄母没有读[t]组的字,这一点跟上丽片不同。
4、缙云分尖团。虽然上丽片一些方言尤其是上山小片也分尖团,但缙云与之地理上不相联,而且缙云分尖团的读音类型为[ʦ-ʨ]型(同金华地区),上丽片分尖团的读音类型为[ʦ/ʨ-k]型或[ʨ-k/c]型,二者类型不同。
5、龙游、衢州、缙云心邪生书禅母字塞擦音声母的字较少。
6、龙游、衢州、缙云匣母字读如群母的较少。
7、龙游、衢州、缙云云母字和以母字读擦音等声母的极少。
8、龙游、缙云[ɕ]组生母脱落现象跟上丽片相比较少,衢州没有发现[ɕ]组声母脱落现象。
9、龙游假摄开口知见系字读[ua]韵,跟金华地区相同相近。
10、龙游蟹摄开口四等齐韵端组、泥母以及心母字(如“底剃弟泥细”等)读[ia]韵,跟其他声母的齐韵字不同。南部吴语其他方言一般没有类似现象,在徽语里淳安话这类字也读[ia]韵,金华、衢州、汤溪、武义表示“小”的“细”字读[ia]类韵母,说明龙游与这些方言具有较密切的关系。
11、龙游、衢州、缙云流摄开口一等端系字(如“头偷豆漏走”等)的韵母跟本摄其他字一样,不跟遇摄相同,而且片内各地都有这个现象。龙游、衢州、缙云的情况不同于上丽片,而跟金华等南部吴语其他方言相同。
12、缙云咸山宕江四摄和梗摄二等丢失鼻音韵尾,读为纯元音韵母。这一点很大多数上丽片方言不同,跟金华地区一些方言相同。
13、龙游、衢州东钟韵无别。
14、缙云入声喉塞尾全部消失。 缙云入声读长调,跟金华地区多数方言相同,上丽片中只有位于南部边缘的龙泉、浦城也读长调。
15、龙游小称无儿缀型,只有变调型,跟永康一样。金华地区方言除兰溪外没有儿缀型,上丽片方言均有儿缀型。
16、龙游、衢州文读音非常丰富,这个特点跟金华、兰溪、浦江等地相同。在浙江方言中,文读音最丰富的方言大概是金华、兰溪、浦江、龙游、衢州、建德、寿昌等地,这些县市均位于浙江中部交通枢纽上,是受北部冲刷最厉害的地区。
17、龙游、衢州、缙云一些特字如“渠(他)跪带离痱”等的读法也同金华地区,不同于周围的上丽片方言。
由上述现象可见,把龙游、衢州、缙云划为金衢片,更加符合这三个方言的自身特点。同时,还可以使金衢片的冲刷性特征显示得更加充分,也可以使上丽片的吴闽过渡区特征显示得更加充分——因为把龙游、衢州、缙云划出之后,上丽片的共同特征和独立性质得到了极大地加强。当然我们也应该指出,龙游、缙云方言里也具有不少上丽片的特征,可以说这两个方言具有方言过度区的性质。同时,龙游、衢州,尤其是衢州城里方言具有明显的北部吴语的特征。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