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贺峰一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古贺峰一(こが みねいち,1885.9.25-1944.3.31)日本海军将领,生于佐贺县,1906年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34期,山本五十六战死后接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一职。在1944年的飞机事故中遇难殉职。后被追授元帅。

人物简介

古贺峰一 古贺峰一
1917年毕业于海军大学15期,1918年担任海军省军务局第一科科员,1920年到1922年间派驻法国。回国后,就任联合舰队参谋。1926年至1928年再度出任驻法大使馆武官。回国后,历任“青叶”号巡洋舰舰长,“伊势”号战列舰舰长,军令部第三部部长,1933年任第二部长。1935年以后,就任第七战队,练习舰队司令官等职务,1937年担任军令部次长,1939年以后,历任第2舰队,中国方面舰队,横须贺镇守府的长官,1943年山本五十六战死后接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一职,在1944年的飞机事故中遇难殉职,卒年58岁。后被追授元帅。

海军生涯

1906 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34期
古贺峰一 古贺峰一
1917年毕业于海军大学15期;
1932.12.1,海军少将;
1936.12.1,海军中将;
1942.5.1,海军大将;
1944.3.31,海军元帅(追赠);

接替山本

山本的死亡是20日被确认的,这天午后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进宫上奏天皇,海相岛田繁太郎晋见伏见宫博恭王商量对策和联合舰队的后任人事。最后决定为了不至动摇人心,先将此事封起来,对内使用“海军甲事件”的代码来处理这件事。至于人事方面,则由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古贺峰一大将接任,4月21日,古贺峰一亲补(天皇任命)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根据日本海军的《军令承行令》,在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出现空缺又还没有亲补时由第二舰队司令自动代理,从山本五十六失事到古贺峰一亲补这三天中,代理这个位置的是第二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中将。
4月25日到任的古贺峰一在特鲁克环礁的联合舰队旗舰武藏号战列舰上升起了将旗,但是外人都还以为这面将旗是山本五十六大将的,其实山本也在舰上,准确地说山本的棺木就在长官室和新任司令长官在作伴。
留给新长官古贺的,不仅仅是一付前任长官的棺材,还有一个残缺不全的司令部,和山本五十六同时遇难的司令部人员有副官福崎升中佐,军医长高田六郎少将,航空(甲)参谋樋端久利雄中佐,通讯参谋今中熏中佐,同时参谋长宇垣缠中将,主计长北村元治少将身负重伤。可以说联合舰队不仅没了司令长官,就连司令部也只剩下了半个。
因为“密不发丧”,现在古贺就只能先将就着使用这半个司令部。

“新战法”

古贺峰一是海兵34期,吊床号14号;海大15期的第四名毕业。如果海大的“军刀组”像陆大一样的话,古贺峰一也能算进军刀组,可是海大军刀组就只有首席和次席两名。和曾经是舰队派的山本五十六不一样,两次担任驻法海军武官的古贺倒是首尾一贯的条约派,也反对对美开战,在海军中有一定人望。
古贺长期在军令系统,担任过不少舰长,舰队司令,对作战不是外行,也没有什么被贴过特别醒目的巨舰大炮派的标签,相反因为在舰政本部做过造兵监督官和监督官,对军舰建造比较熟悉的原因,是出生于明治中期(1885年)那一代人中对主张航空主兵的青年军官表示一定理解的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个。
1937年底,决定开始建造战列舰大和号的时候,最激进的航空主兵主义者横须贺航空队副长大西泷治郎大佐冲进了军令部要和人拼命,他对军令部次长古贺峰一说:“造大和是一个时代的错误,造一艘大和号的钱能造3000架飞机,你给我3000架飞机,我能把所有的舰队都炸沉”。
古贺峰一也没有训斥大西泷治郎,而是很困难地寻找着词汇来想法子说服他:“大西,我不反对航空兵,但是你要知道,天皇出巡必须坐八匹马拉的马车,一个国家也一样,必须有战列舰。别人有的,我们也要有,这就叫做国家的面子,叫海军的面子你知道吗”
大西泷治郎还在绝望地挣扎:“那少几匹马行不行,咱不用八匹马,只用四匹马,四匹马拉的马车也挺气派了。”
“不行大西,这不是我古贺次长能够决定的。”
这段对话在评论大和号时经常被人引用,以说明建造大和号的愚蠢和古贺峰一的开明。
5月8日,古贺在旗舰上召开南洋方面战备会议,有关的舰队,战队,根据地和守备队的参谋们云集联合舰队旗舰参加。
开会了,与会的参谋们都觉得气氛不对,从不迟到的山本长官还没到会,但可能是视察路过顺便参加会议的横须贺镇守府长官古贺大将倒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着在,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换长官了?怎么没听说呢?
开会了,古贺大将一字一句地缓慢地但是很清晰地说: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大将已于昭和18年(1943年)4月18日壮烈战死,现在是本官亲补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之职,请诸君协力,以报君恩。”
这一句话把出席会议的参谋们都被这个噩耗震昏了,满场是死一样的寂静,人人都咬着嘴唇,似乎在拼命控制着颤抖。什么?我们的长官死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既然“我们的长官”都已经战死,那我们除了战死还能有什么别的出路?会场气氛突然古怪地变得有点悲壮了起来。
古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现在本官来说明联合舰队司令部对目前战争形势的观测和对策”。
对于出席这次会议的参谋们来说,古贺新长官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锤子在敲打着会议室,会议室的空气被这种敲打震荡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古贺峰一头一句就是这么说的:“日本海军的兵力对美比率已经低于了一半”。
接下来的一句是:“而且,拉包儿陆上航空战(指い号作战)的结果导致了决战兵力的大量损失,现在即使我们所希望的迎击舰队决战能够进行,我们的胜算也明显低下,应该说不到三成”。
这是作为海军三巨头之一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在甲午战争以后五十年来第一次公开宣称对正在进行的战争没有胜利信心。
古贺还在继续:“胜算虽然很低,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如果能够在战略上和地理上对我有利的马绍尔群岛在早期和美军进行决战的话,哪怕是玉碎战斗,也是我们唯一能够取得最大战果的机会。”
虽然还有点视差,但无论如何,这是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次睁开眼睛看现实。
古贺是接受了一个烂摊子上任,但有趣的是不认为这是个烂摊子的日本海军军官还不少,所以古贺峰一下车伊始,就让大家“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这个崭新“玉碎战法”的名词,更是让与会的参谋们心惊肉跳。

美军反攻

既然长官都已经战死了,大家都玉碎不是很自然的结局吗?
但是美国人的行动比古贺预想的还要快,而且也和古贺预想的方向截然不同。
美国人这次的行动是阿留申群岛,美国人要收回被占领的领土了。
古贺在做了最初的训示以后,率领旗舰武藏返回国内,无论如何前任长官的遗骨要处理,在长官室里和一具棺材作邻居办公总不是一回事,古贺决定先把山本五十六送回去。
就在古贺还在路上的5月12日,美国人跳过被日军占领的基斯卡加岛,向同样被日军占领的阿图岛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中的首次“蛙跳攻击”。
古贺峰一的“玉碎”作战话很不幸地立即兑现了:阿图岛守军玉碎了。

飞向地狱

受东乡提督在对马海峡胜利的"毕其功于一役"的决战思想的影响,联合舰队新任总司令古贺峰一专心致志地梦想着一战而改变战争的进程。由于他是个讲求实际的人,他也明白成功的把握极小,但却又是日本最后的希望。3月8日,他发布了战斗计划,在挺进中的美国舰队一旦经由马里亚纳群岛或帛琉群岛或新几内亚闯入菲律宾海,联合舰队就全力出击。他高效率地开始集中日本的大部分海面力量。3月底,他下令把设在"武藏"舰上的司令部从帛琉迁往菲律宾。
  "咱们一起出击,一起捐躯吧!"古贺对他的参谋长福留繁中将说,然后他们乘飞机飞往南方。他说,"山本死得正是时候",他"羡慕他"。3月31日上午9时,他们分乘两架川西造四引擎水上飞机出发,朝西向棉兰老作3小时的飞行。但在飞抵菲律宾前,他们遇到暴风雨,古贺因飞机坠毁而丧命;福留因飞机在与暴风雨搏斗中耗尽燃料,被迫作了麦克阿瑟的俘虏。联合舰队不到一年失去了两位总司令,而且都是乘飞机在前线死去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