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建设大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华中建设大学是华中解放区培养革命干部和建设人才的新型大学,1945年初,中共中央华中局创建于淮南解放区盱眙县的新铺镇,抗战胜利后迁往淮阴续办。

简介

华中建设大学是华中解放区培养革命干部和建设人才的新型大学,1945年初,中共中央华中局创建于淮南解放区盱眙县的新铺镇,抗战胜利后迁往淮阴续办。1946年3月,建大由中共中央华中分局领导,计划办成比较正规的多学科大学,但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学校被迫从淮阴长途迁移,1946年10月,建大北撤至山东省莒南县,1947年又向胶东海阳县转移。1947年冬,因国民党军队进攻胶东解放区而停办。华中建设大学在时局多变、战火纷飞、校址数迁和条件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坚持举办了四期。据不完全统计,华中建设大学共培训了5000多名调干生和知识青年,为新中国培养了大批卓越的人才。

盱眙创校

1944年冬,中共中央华中局根据抗日战争形势的发展和巩固华中各根据地的需要,决定在淮南盱眙县新铺镇创办华中建设大学。1945年5月,建大第一期正式开学,全校各系、班的学生共计600名。
1944年冬,设在淮南津浦路东根据地盱眙县新铺镇的华中局党校,完成了干部整风学习的任务。华中局确定在华中局党校的基础上筹办华中建设大学,任命华中局宣传部长彭康兼任建大校长,调新四军二师政治部副主任、淮南区党委宣传部部长张劲夫任副校长并兼管党的工作,并且抽调一些干部担任各系的领导职务。同时在解放区的报刊上登载《华中建设大学招生简章》,通过敌占区的进步刊物介绍华中解放区开设建设大学。1945年春节以后,淮南、淮北、苏中、苏北等根据地抽调的干部和保送的知识青年陆续来校,上海、南京等沦陷区的地下党也选送一批地下工作者、职员、大学和高中学生来建大学习。建大根据师资力量和到校学生的情况,设立四个系和高干班、区干班各一个。
建大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贯彻理论联系实际、学用一致的教育方针,采取上课和讨论相结合的教育方法。整个学习分为政治教育和业务教育两个阶段,进行马列主义理论、党的方针政策和各系业务课程的教育。政治课,全校统一上大课;业务课,由各系分别进行。学校除设一批专职教员外,校长和各系的主任都分工讲课。在学习时间的安排上,前两个月进行政治学习,由彭康校长主讲《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后适逢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毛主席在会上作了《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又增加了学习《论联合政府》的课程,由饶漱石讲解。
政治教育结束后转入业务学习。为了搞好业务教育的课程,华中局从华中解放区调集了一批专家、学者,根据建大各系每门专业课的要求,在总结实际工作经验的基础上,编写了上百万字的教材讲义。专业课由系主任和专职教员讲授,还请党政军民各部门的负责同志和专家来校作专题报告和辅导报告。例如,请梅益、钱俊瑞、范长江、刘长胜等同志作国际形势、新闻工作、党的有关政策等报告,请军部敌军工作部部长刘贯一作“瓦解敌军工作”报告。这些报告内容丰富,事例生动,从实际到理论,道理分析透彻,讲得绘声绘色,引人入胜,使调干生和知识青年都获益匪浅。
建大是在战争环境和贫穷的农村创办的,不仅缺乏教学设施,而且宿舍、床铺、桌凳等生活设施也没有,从大城市慕名而来的学生有的感到失望。建大大力推行延安抗大“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风,发扬艰苦奋斗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革命传统,领导和干部以身作则,团结全校师生大家动手,就地取材,解决最基本的生活设施。在搞好教学的同时,开展各种文娱体育活动,使广大学生迅速端正了思想,积极投入学习,并在艰苦的环境和生活中得到了锻炼。
新铺镇只有几十户人家,周围的村子很小,农民的闲房很少。一部分师生住在老乡的破旧草房里,一部分学生搭建简易土屋作宿舍。床铺更简陋,很多学生用泥块垒起两道半截土墙,铺上自编的竹排和芦席就成统铺。学习、开小会都在住处,床铺既做凳子,又做写字的桌子。住房矮小,夏天晚上闷热,蚊虫又多,有些同学就睡在打谷场上。全校开大会、上大课都在新铺古庙的大殿里,学生们坐在背包上或席地而坐,以两膝当桌子记笔记。各系开会、上课则在旷场上或在小树林里。
业务教育课程进行了一个月,学习正在深入的时候,传来了令人振奋的特大喜讯:“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全校师生欢欣鼓舞,中国人民的八年抗日战争终于胜利结束了。
华中局根据新四军各部正向日伪军占据的城市进军、急需大批干部接管新解放城市的形势,决定建大的学生提前结业,立即分配工作。全校同学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在8月25日前后就陆续离开建大奔赴工作岗位,华中建设大学第一期学习结束。

迁往淮阴

1945年9月,华中建设大学迁到淮阴举办第二期,招收预科学生1300多人,11月10日正式开学,1946年2月底结业。
建大第二期的办学宗旨是:培养解放区的各种建设人才。由于当时办学条件的限制,未设本科,招收的学生都编入预科。预科不分系,计划学习三个月毕业,集体分配到各地实习相当时期后,再转入本科各系学习。学校原定于10月15日开学,因学生到校不齐,延至11月10日正式开学。
本期的师资力量得到了充实,有经济学家何封、哲学家李仲融、文学家王淑明、史学家刘力行、数学家孙克定、画家胡考、音乐家章枚、莫晓鸣和叶芳炎、裴济华等。全校设一个预科部,统管各学生队的教学和行政工作,预科部下面设队,预科学生编为10个队。每个队在120人左右,10人左右编成一个班,三四个班为一个区队。
本科预科未设业务教育课程,着重进行革命理论和政治思想教育,提高学生对中国革命的认识,树立革命的人生观和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预科部领导作了动员报告,专门就“为什么来建大学习”的问题组织学生讨论,要求学生们克服为追求个人的名誉、地位等不正确的学习动机,树立为革命、为人民服务而学习的思想。预科的学习内容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中国革命基本理论的教育,基本教材是毛主席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还插入社会发展史、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等专题讲座;二是革命人生观的教育,基本教材是俞铭璜的《革命人生观》小册子。整个学习仍采取全校集中上大课、各队组织小组讨论和大组辩论、作辅导报告和阶段小结相结合的教学方法。彭康校长主讲《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其余课程由预科部主任和教员讲授。
建大的房子不少,全校人员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但这里原来是日伪军的司令部和兵营,建大迁来时刚解放,满院碎砖破瓦,墙上满布弹痕,室内空空荡荡,因此学校仍无教室、桌椅、宿舍、床铺等设备。学校开大会、上大课都在大操场上。各队开会、上辅导课就在住房前面的场地上。每个队100多名学生住几间大房子,自己用稻草铺在地面上,四周围起砖头铺上被单就成了大统铺,一间房要睡40多人,学习、讨论、开小会都坐在地铺上,晚上点小油灯照明。学生的膳食和必需的学习用品由学校供给,伙食标准同部队战士一样,衣服缺乏的也发给军服。
建大继续发扬延安抗大的精神,学生过准军事化的集体生活,组织纪律要求严格。各队对学习抓得很紧,学生除了星期天打扫卫生、休息和上街自由活动以外,平时每天吹号起床,由队长带队出操;上午、下午上课或者小组学习讨论,晚上自修。每日三餐都要站队、唱歌,一个班一盆菜大家围在地上就餐,有时学生还要到城外运回粮草。学校成立了学生会,组织文娱体育活动,拂晓剧团和盐城剧团也来校演出了《李闯王》、《刘桂英是一朵大红花》。淮阴市召开各界庆祝《停战协议》签订大会和春节军民联欢晚会时,建大同学都演出了文艺节目。篮球、排球、乒乓球活动也普遍开展起来,校队经常与边区政府机关和部队进行友谊比赛。
预科班的同学经过近四个月学习,达到了预定的教育要求。由于当时华东局要彭康校长及早去山东主持华东局宣传部的工作;成立不久的山东大学要求建大支援师资力量;苏皖边区各地也需要干部,本期预科班就于1946年2月下旬结业。2月22日,建大在城南公园举行第二期学生的毕业典礼,华中党政军的部分领导同志出席了大会,邓子恢书记和张鼎司令相继讲话,勉励同学们要努力工作,继续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贡献。

北撤山东

1946年3月,根据中共中央华中分局的指示,华中建设大学于淮阴举办第三期,计划办成比较正规的多学科新型大学。同时,苏皖边区政府教育厅确定苏北工业专门学校并入建大,改为建大附设中学。1946年春,建大改属华中分局领导,确定了建大的任务和教育方针:为了适应苏皖边区和平建设的需要,建大应以文化教育为主,培养工、农、医各种专门人才和新民主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的实际干部;同时进行革命人生观和改造作风的教育,培养学生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主要是大量吸引解放区内外的青年知识分子,把他们培养成为建设边区的专门人才,同时抽调1000名区级干部,提高其理论水平、文化水平和业务能力。
华中分局对继续办好建大极为重视,组建了新的领导班子,由华中分局书记邓子恢兼任建大校长,调原新四军敌工部副部长李亚农和原苏中公学副校长夏征农任副校长,苏皖边区政府教育厅副厅长戴白韬兼任副校长,设立了工、农、文、医、师范、社会科学等六个学院和一个预科部。建大通过各地组织和多种渠道向解放区内外广泛宣传动员招考新生。国民党统治区大中城市的青年知识分子纷纷来淮阴投考。从3月到5月,校部举行了21批、1200余人的新生考试,录取800多名。当时建大的物质条件比较差,学生20人左右住一间大宿舍,过供给制生活,教学设施也很简单。但广大学生并不计较这些,都为能够进入华中的最高学府深造而庆幸,大家积极投入学习和各项活动中来。
正当全校同学满腔热情地专门学习的时候,时局骤变,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停战协定”,悍然发动全面内战,向淮南和苏中解放区大举进犯,敌机空袭淮阴也日益频繁,建大不能正常上课,被迫撤离淮阴,迁往淮阴东北20公里的徐杨庄。1946年6月6日,建大师生步行到徐杨庄及周围村庄,分散住在农民家里,临时搭起大芦席棚或在树林里上课。大家都自觉克服困难,教学工作迅即开展起来。这时从淮南等地撤离的几批中小学老师和干部也编入建大学习,全校学生增加到900多名。1946年8月13日,华中分局给各地县级机关发出了《关于动员学生来建大学习的通知》,夏征农在1946年8月3日、4日的《新华日报》(华中版)上发表了题为《关于华中建设大学》的长文,详细阐述了建大的办学目的、教育方针、院系设计、建大与国民党地区大学的根本区别,并介绍了学校筹办情况。建大也在《新华日报》等报刊上登载了“华中建设大学续招新生广告”,准备在9月份正式开学。
但时隔不久,敌军大举进攻苏北解放区。1946年9月3日,建大从徐杨庄转移到建湖县高作、益林一带,9月上旬淮阴地区战局紧张,华中分局决定建大向山东撤退。在北撤前,又调出一部分干部和学生去部队支前或留在华中坚持斗争。其余的600多名学生和教授、干部等共约800人按军事化组织编成三个大队,以大队为行军单位,于9月中旬开始北撤。至此,华中建设大学结束了在淮阴的历史使命。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