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热带夜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十二月的热带夜 出品地:韩国 出品时间:2004 类型:剧情/浪漫

基本信息:

片名:十二月的热带夜
出品地:韩国
出品时间:2004
类型:剧情/浪漫
出品单位:MBC电视台
容量:D5×8
集数:16
视频:全屏
音频:韩语杜比2.0
字幕:中文
花絮:无
导演:李泰坤
主演:金南镇严正花申成雨崔贞苑
推荐指数
影片:7.8
碟片:7.5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配音
角色描述
武英芯
——
——
朴正宇
金男珍
——
——
闵志焕
申成雨
——
——
宋智慧
——
——

剧情简介:

故事:
女人——吴英芯有丈夫也有孩子,尽管努力地做好家庭主妇的本职,却因贫困的家境被婆家瞧不起。每天生活在被嫌弃被辱骂的日子里的她,突然陷入了一条爱河中,善良温顺的她渐渐变成了“坏女人”。之后当她的爱情故事被曝光,她不再是某个男人的妻子,某个孩子的母亲,以及某个老人的媳妇了。她只是一个爱上别的男人的“风流女人”。最终她抛开自己的一切,投入那个男人的怀抱,成了彻彻底底的“坏女人”。
然而,她所爱的男人则对把爱情视为生命的女人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爱过你,只是跟你玩了一场‘游戏’。”并说是为了和朋友打赌才接近她的。男人其实是为了报复背叛自己跟另外一个男人结婚的初恋情人,才玩了如此“荒唐”的游戏,这是男人一生中的最后一个“游戏”,即使不是这个女人,也会有另一个女人代替她,而这个女人只是个不幸的“诱饵”……
男人——认认真真对待生活的朴正宇,为了生计,连睡觉的时间都省下来打工挣钱。可辛苦积攒的钱都用了父亲的医药费和整天闯祸的妹夫身上。因此他的“复学梦”多次变成泡影。交往了7年的女朋友最后成了别人的
新娘,娶她的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而且又是名医院的医生。男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成功,一定要让女友后悔离开他。 可是命运又跟他开了个“荒唐”的玩笑,他得到了癌症晚期的诊断书,医生说他只能活三个月,会比父亲死得更早。他愤怒、沮丧、灰心、自暴自弃,此时另一个女人出现在他即将逝去的生命中。从遇到那个女人的那一刻起,男人的心里就涌出了一个“残酷”的想法,他要在剩下的生命里尽情地“玩”一把,直至生命的最后瞬间。于是他开始了对这个女人危险的“诱惑”。

分集剧情

第1集剧情

没想到永欣竟在广播里不害羞唱歌来,让婆婆非常生气,不仅如此,婆婆还将妈妈寄来的东西叫她丢掉,且不承认娘家的亲家关系,让永欣相当难过。 正宇被交往七年之久的女友芝惠给背叛,且芝惠还要跟在焕结婚,虽然正宇很难过,但仍很担护芝惠,不让他人说芝惠的坏话,但仍挽不回芝惠的心。在家里没地位的永欣,意外发现自己的老公志焕和前女友佳絮走得很近,虽然老公保证只是soulwatec密友,但永欣仍很担心。 永欣在芝惠小叔在焕结婚当天,听见芝惠对娘家不舍,也引起永欣压抑已久的眼泪,发觉很对不起自己的妈妈,终於在婆家的同意下得以回娘家,在坐巴士时,意外帮一名叫李晓莉的酒家女解围,在休息站休息後,却糊涂坐错车,只好学晓莉的方式硬上正宇的车。

第2集剧情

就这样永欣成坐上正宇的便车。原本以为可以很幸福的芝惠,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的?一直狂吃东西而搞坏肚子的永欣,只好去厕所解脱,此时,正宇接到芝惠的电话,才知道芝惠过得不快乐。 上完厕所回来的永欣意外被正宇识破被流氓追赶的谎言,被无情地赶下车,而包包等东西却留在正宇的车上。 永欣只好先回巴士总站,拿回先前遗忘的行李,发现晓莉一直在等她,让永欣相当感动,许久日子没回家的永欣看见辛苦的妈相当不舍,两人相拥而泣。开了一天的刀的志焕,虽然佳絮倒贴他,但志焕仍希望和佳絮只是朋友的关系就好,原本只是要去拿包包的永欣,意外发现正宇的父亲昏倒,也因此让他们更为接近,一起拍照,腌泡菜,但愉快的时间总是容易消逝,很快又要各奔东西了。 原本可以得到星期一再回家的永欣,但因公公吃不惯芝惠煮的菜,必须提早回家了。

第3集剧情

永欣和正宇一起拍照,正宇教她开车,这段时间让永欣相当快乐,只不过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 正宇得知父亲得的是脑肿瘤,心情相当不好,且又被困在孤岛中,只好打给永欣,永欣以为正宇要自杀,慌张得跳海救正宇,反而自己被正宇给救了起来,於是他们就这样共处一整夜。 而永欣也决定介绍自己的老公帮正宇的父亲治疗。晓莉,本名秀美,因欠钱而沦落酒店,恰巧跟永欣认识,而好心的永欣也决定借钱给秀美还债。来到首尔接受治疗的正宇的父亲,但志焕所待的医院没病房,所以叫正宇他们到永欣公公的医院去治疗,就在此时正宇意外看见了芝蕙正在帮医院作室内装潢设计,而芝惠看见正宇非常紧张,就赶快拉正宇离开医院,坐车离去。

第4集剧情

永欣在闵家完全没地位,还被说脸皮厚,只被当佣人使唤,後来永欣才知道芝惠是因为正宇穷而抛弃他,且後来跟在焕结婚。 现在正宇因妹夫伤害他人要支付费用和父亲的住院费,让正宇的压力更大,所以更延长休学时间。 永欣的婆婆请永欣的情敌佳絮来家作客,不仅如此婆婆还不淮永欣跟他们同桌吃饭,要和佳絮互相较劲的永欣不小心跟佳絮一起绊倒,但老公却先顾佳絮,此时更让永欣的心加刺痛。且还被婆婆带去医院作秀,还被病人的家属打巴掌,心情不好的永欣遇见心情不好的正宇,於是两人相约同去喝酒消愁,结果正宇只好送喝醉的永欣回家,恰巧被老志焕和弟妹芝惠所碰到。

第5集剧情

送永欣回家,才知道永欣是芝惠的大嫂,让正宇很讶异。而芝惠也很希望正宇不要再找永欣了。而永欣喝醉酒,不但被志焕觉得没面子,也才知道志焕跟她相处很累。若永欣再有一次这样的行为,婆婆就打算赶永欣出去。 永欣很对不起那天被拍照的奶奶,於是决定义务照顾她,而奶奶也因永欣变得开朗许多,但仍被奶奶的女儿给误会,幸好正宇出面相救,而这一切都看在志焕眼中。 为了答谢正宇相救的永欣,想去探望正宇的父亲,无意间听间他们父子在吵架,怕正宇自杀的永欣跟著正宇,於是他们就一起去看照片展,却意外被芝惠看见,不过永欣也因有正宇的陪伴,整个心情也好了很多。

第6集剧情

芝惠看见永欣跟正宇常见面,认为正宇要报复她,且要正宇谨言慎行,不能被婆家的人发现,而当正宇知道永欣喜欢他,所以要更注意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宇的父亲和奶奶也都因永欣的关系,整个心情也都愉快了起来,可是就当正宇和永欣说以後不单独见面,让永欣的心情相当低落,幸好永欣的宝贝儿子女儿回来,又让原本低落的心情愉悦了起来。 闵家的两个媳妇,命运却大不同,芝惠深受疼爱,可是永欣却被嫌弃,不仅如此,连永欣的妈妈来,志焕都不肯看她,让永欣的内心相当难过。 来首尔开店的秀美为了要帮永欣制更多机会,竟带永欣在正宇上班的驾训班报名学开车。一直还爱著正宇的芝惠在工作时间请正宇抱她,没想到在焕突然来,不仅如此,芝惠将所有罪过都推给正宇,结棵正就被打了一顿,就连想关心的永欣,正宇都不愿理会。

第7集剧情

去驾训班学车的永欣,因不专心导致开车撞壁而受伤,不过在正宇包扎後无任何障碍。 可是正宇却随後昏倒,在医生建议下决定检查一下。平常就常被念的永欣,不但说刺激了小姑,原本打算泡咖啡陷害小姑,不过被公公喝掉,公公不但没骂还巧妙帮永欣解围。 在焕希望大嫂小心正宇,永欣才知道正宇的伤是被在焕打的,而正宇打算了断和芝惠的事,且接到永欣替他打气,内心相当高兴。 佳絮生病却叫志焕去照顾她,让永欣相当反对,且志焕还下厨煮东西给佳絮吃,让永欣相当吃醋,也非常难过。因芝惠的因素,正宇决定不再和芝惠一起工作,不过在教授的建议下,希望正宇可以去法国留学,因此正宇打算多兼差。为了要跟正宇解释的芝惠,决定去驾训班找正宇,意外发现大嫂也在那和正宇走在一起。

第8集剧情

没有坐过火车的永欣,正宇就带永欣去坐火车,永欣相当高兴,且正宇还告诉永欣要去留学的事,因永欣发烧的缘故,正宇还买了退烧药给永欣,可是当永欣回家後,仍免不得被婆婆念,还得做许多小姑不肯做的家事。 不仅如此,看到她和正宇下车的老公和儿子都对永欣相当生气。芝惠特向正宇赔不是,可是正宇不肯接受,还告诉芝惠要去留学的事,让芝惠非常难过。 原本想考取驾照的永欣,没想到上考场考笔试时因太紧张而将曾读过的内容都忘记,结果当然是不及格罗,所以永欣相当沮丧,幸好有正宇安慰她,心情才後平复,可是这一次都看在志焕眼里,而志焕相当生气打了永欣。 原本想去留学闯未来的正宇,意外诊断出得了恶性的脑肿瘤,这实在让正宇相当无法相信,心情非常恶劣。

第9集剧情

得脑肿瘤的正宇必须接受治疗,否则就活不过三个月。但正宇决定去里昂,就连机票都买好了。 志焕打了永欣,後来志焕认为误会了永欣,所以多次跟永欣道歉,且对永欣加体贴。去驾训班的永欣从启泰口中知道正宇曾昏倒过,且正宇也跟驾训班请假一星期,後来永欣跟踪正宇发现正竟要寻死,虽然永欣及时阻止,但正宇却出言伤害永欣,赶走了永欣,让永欣相当难过。 心情低落的正宇和启泰借车,尔後强行带走芝惠,试图要找芝惠陪葬,不过正宇将此念头打消,放开芝惠,後芝惠找在焕来,生气的在焕就心情不好的正宇互打了起来。

第10集剧情

结果在焕和正宇两人就闹到警局,最後以和局收场。正宇为了气芝蕙,而吻了永欣,目的是要气芝惠而将她忘得一乾二净。 但正宇这一吻却整个印在永欣脑中,让永欣魂不守舍,也睡不著。不接受治疗的正宇,打算用随心所欲的态度生活,还跟启泰打赌要把永欣,作更进一步的发展,於是就帮永欣复习汔车笔试的功课、看电影,让在家等的老公志很生气,原本以为永欣是在写生日卡片给他,可是却发现给卡片的对象是正宇。

本剧亮点:

浪漫因子——一个是为了家人毫无怨言地奉献和牺牲自我的家庭主妇,一个是比面临绝症的父亲更早一步离开人世的儿子,两人之间的爱情,注定以悲情收场。更何况主妇英芯土气加傻气,年轻人正宇冷酷加漠然,所以故事的浪漫因子是少之又少。不过当两个人在一周一次能见面的驾驶学校,同样因为
车祸造成相同部位的伤口的时候,一边贴着胶布,一边对着镜子欢笑,那些因子还是不太吝啬地散发了出来。 爱情永恒——当英芯得知正宇病情严重时日不多时,义无反顾地抛下自己的孩子,抛开自己的丈夫,撇下富贵的生活,拿着三个行李袋的全部家当,来到男人身边。女人泪流满面,对男人说爱他,男人坚如磐石的心,即刻融化,可他无法想象,此刻女人心如刀割的痛,女人愧疚无奈的伤。当女人亲眼看到男人因癌症病痛而在地上打滚时,她跪着求自己的丈夫救救心爱的男人。
以为世上有太多相爱时间的人们,以为世上没有永恒爱情的人们,那些极力逃避爱情的人们,还有在爱情面前犹豫不决的人们,相信这个男人与女人的故事会带给你们小小的感动。他是个胸怀大计,有梦想,渴望成功的年轻人,却不得不面临死神阴影,无法从上帝手里要回属于自己的幸福。她与爱人的相逢才唤起对生命的喜悦,却在爱情伊始不得不面对心爱的人被死亡包围的残酷现实。难能可贵的是,尽管她痛苦得不能自拔,却仍然用全身心的爱去唤起爱人对生的希冀。《十二月的热带夜》令人心痛。失去后才感到珍贵是人生的无奈,但死亡不是结束,而是永恒的开始。
人性闪耀——以多种人生的“人性”为表现主题,以情感为核心内容。在日常生活中,饭比情感更重要,与婆婆的矛盾比跟丈夫的爱情更头疼。本剧以富有个性的演员们的表演来反映日常生活中的真实面貌。
指明人类的两面性和虚伪的故事情节,虽然贫穷,但是为了家人无私奉献和牺牲自我的“家族爱”,即将面临死亡的父亲和比父亲更早一步离开人世的儿子的命运,在婆家为了争夺“主导权”展开的儿媳们之间的“战争”,儿媳对“恶婆婆”的反抗等故事情节,充分反映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第11集剧情

志焕因为看到永欣写卡片给正宇,所以对永欣很冷淡,不仅不屑永欣寄的礼物,还和永欣吃饭的事情爽约,让知道的永欣相当难过,因为自己的老公跑去跟别人的女人用餐而忽略自己的老婆。 虽然芝惠想阻止正宇和永欣,但双方都彼此喜欢,且永欣希望由自己去做了断。逃避正宇的永欣,意外又在驾训班看见正宇,因为正宇知道永欣更改上课时间,所以自己也更改了上课时间。 而永欣对於正宇所问的问题都没正面回应,但正宇希望永欣可以努力考取驾照,且为之前所做之事都向永欣道歉,但永欣不希望正宇道歉,因为永欣希望可以和正宇有美好的回忆,此时,正宇竟跟永欣告白,让永欣无法专心开车,结果出了车祸,让永欣的额头受了伤,挂彩了。 芝惠回到家之後告诉永欣,正宇根本不爱她,他只是为了跟自己报仇因此利用永欣,永欣听了之後非常难过。

第12集剧情

受伤的永欣要找自己的老公替她缝伤,但也知道正宇喜欢她,虽然自己也喜欢正宇,但就是不能再见面,不过永欣如愿听见第一次有人说爱她,就很心满意足了。 而志焕也才知道自己的老婆永欣也爱上正宇了。芝惠为了要阻止正宇和永欣,於是将他们接吻的照片寄给志焕,也让志焕对永欣相当生气,对永欣的态度很差、冷淡,就连永欣生病也漠不关心让永欣非常难过,只能活没多久的正宇跑去找永欣,没想到勋儿在永欣不在时从楼下接了下来,让志焕相当生你狠狠地打了永欣。 隔天正宇到永欣家们口找永欣,之後便带永欣到他住的住处,永欣此时忘记勋儿独自睡在二楼的事情。结果她接到家里帮佣打电话来说勋儿从楼上摔下来的消息。当她赶到医院,愤怒的志焕掴她一巴掌。

第13集剧情

因为勋儿的事,永欣被婆婆赶出家门,且後来在老公志焕那得知照片的事,老公志焕也希望双方都得好好考虑清楚。 无家可归的永欣在正宇伸出援手後,去了正宇的住处住,芝惠以为正宇喜欢永欣是为了要报复她,但正宇是真的喜欢永欣,让芝惠无法相信。佳絮以为志焕是因为自尊心受伤,所以希望志焕和永欣分手,没想到志焕是心如刀割,才明白志焕是真的喜欢永欣了。 芝惠不仅照片传给志焕,且还将永欣住在正宇家的事情,让小姑修贤及婆婆知道,所以当小姑和婆婆打开正宇住的地方大门,让正宇和永欣都吓到了。

第14集剧情

为了不想伤害永欣,故意骗永欣这一切都是为了要报复芝惠,而正宇一人独自承受这痛苦。 此时,婆婆和小姑出现让永欣和正宇吓了一跳,幸好志焕和公公让这事暂且结束,但婆婆仍尖酸刻薄地对待永欣,在焕将正宇骚扰芝惠的事告诉志焕,希望大哥不要跟被利用的大嫂离婚。 於是生气的志焕跑去找正宇了解事情的真相,就当正宇坦承是利用永欣时,非常冲动将正宇给打昏,志焕发现情况不对送正宇去检查才知道正宇得了脑瘤。 原本想离开闵家的永欣却被志焕阻止,不仅如此还将永欣换新号码,希望永欣可以为小孩著想,忘记过去的一切。虽然正宇快死了,但仍希望志焕可以用心去包容永欣,此时志焕才明白正宇不希望永欣受伤害,才会去用谎言去伤害永欣。而正宇也没能远远地和正在指挥交通的永欣眼对眼看著对方。

第15集剧情

虽然永欣看见正宇,仍对正宇视而不见,不理正宇。志焕的妈催促志焕离婚,但志焕仍不愿意离婚,让志焕的妈和修贤他们无法相信。 不仅如此,志焕的妈将永欣外遇告诉永欣他妈,虽然永欣的妈苦苦哀求,志焕的妈仍将子摆得很高,也终於让永欣无法再忍受婆婆和小姑,一心要和志焕离婚,虽然志焕打算买房子,和永欣重新开始,但永欣认为这一切太迟了,可是志焕仍不放弃将永欣挽留在身边。 在志焕和芝惠的谈话中,永欣听到正宇要死的事,马上就跑去找正宇,和宇紧紧相拥在一起。

第16集剧情

永欣虽然知道正宇活不久,在老公的反对之下,决定离开闵家去陪伴正宇。抛开所有一切的永欣,决定和正宇一起生活,但志焕仍不愿意离婚,等著永欣回家。 在永欣的拜托下,正宇决定接受医院检查,正宇不想永欣再跟著他受苦,可是志焕又不希望永欣痛苦,决定带著永欣去找正宇,而自己只能眼睁看著永欣跟正宇离开,等永欣回来了。

第17集剧情

永欣和被病魔缠身的正宇一起去茂株的小木屋生活,且两人都希望可以用轻松自如的态度去面对任何事,只是正宇不希望永欣跟一个快被上帝召回的人一起生活,也不希望永欣很累,更不希望自己的死在永欣的心留下痕迹。 可是永欣并不如此认为,永欣希望将自己和正宇生活的一切当作回忆,不仅如此,还打算和正宇结婚,才肯让正宇离开这世界。但不想永欣痛苦的正宇,不但用言语刺激永欣,更赶走永欣,直到自己发现永欣不见才後悔让永欣走,紧张地找永欣,幸好志焕在此时出陪永欣回来找正宇,且救回昏倒在路旁的正宇。

经典剧评:

十二月的热带夜
在这个美丽的初夏,邂逅了《12月的热带夜》,如同永心一样,我认识了这个叫做朴正宇的男人,于是,我如同永心一样沦陷,如同她一样——失眠、头痛,连心脏都要麻痹了。这个男人,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他。他长得并不算帅,高高瘦瘦的有些单薄,但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紧紧地散发着可怕的吸引力;他时常是忧郁的,但一笑起来,又是那么稚气而放肆,让人看着看着也会唇边挂上微笑;他甚至是沉默寡言的,但只要一说话,他的声音啊,简直美得让人的心都醉了;他像个需要受人保护的孩子,但又有着那么一付肯担当也能够担当的肩膀。他如同我身边许许多多普通的男人一样,认真而努力地生活,然而老天是那么不公,无论如何努力他还是改变不了命运,让我为他心急、为他不值、为他心痛。可笑吧,我其实讲不清原因,但就这样爱上了一个叫做朴正宇的男人。我的记忆是混乱的,只有这些不连贯、充满着欢笑和泪水的瞬间。也许,瞬间已是我心中的永恒。
第一次被朴正宇打动,是在大学的课堂里。后辈们正为被初恋抛弃的他抱不平,这时,他的初恋情人智慧出现在教室外。我原以为,正宇会假装没看见她,然后借着后辈们的抱怨说几句狠话以发泄怨恨,然而,他那么巧妙而平静地为智慧辩解着,深深地被伤害后,他做的竟然只有原谅和宽容,他竟然没有一丝的怨意。我突然发现,这个看上去冷酷而难以接近的男孩,竟然有一颗如此宽广而柔软的心。而后辈那一句:“我们以后还叫她嫂子不太好吧?”则真是让我为正宇心痛了,其实片中对正宇和智慧以前的感情描写并不多,但这一句,真是让人心酸。原来,他们竟曾是这么亲密的关系,在正宇的心中,是把智慧当作妻子的吧?
永心和正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遇,永心骗正宇说正被黑社会的人追逼以便坐他的车回老家。那时的永心对于正宇来说只是一个素不相识而且挺麻烦的路人而已,但当正宇误以为永心被一群黑社会人员围困时,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挡在她的身前。他有没有考虑过对方的人数?他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打起来,自己会很惨?没有,因为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原来,他并不是只对自己的恋人好,他分明是一个善良得有些傻气的男人。
在南海,永心教正宇做辣白菜。他槌大蒜,弄得大蒜四溅。然后,他便不好意思地笑了,像个等着老师批评的小孩。永心指导一番后,得意地唱起了那首搞笑的歌。正宇突然想起这个吴永心原来就是那个在电台里现场演唱,歌声里还孩子哭婆婆叫的吴永心,他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起来,还一边指着永心一边快笑得岔过气去,让永心摸不着头脑。我听着他爽朗的笑声,想起永兴唱歌时的好玩样子,不自禁地也跟着他笑了。
永心在医院里被人大骂,他的老公还在观望呢,正宇却冲过来解围。“我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她说是真心的就一定是真心的,因为她不是一个说谎的人。”简单的一句话,不但把永心拉出了尴尬,而且那么令人觉得温暖。永心是一个令人感到快乐的、让人觉得温暖的人,正宇何尝不是呢!他几乎有安慰人的天赋,当他为了让永心高兴,认真地唱起那首搞笑歌时,不但永心笑了,我也笑了。这个男人啊,你不晓得自己的声音有多好听吗?你摆明了是在诱惑人家嘛!而当他们一块去看画展,这个酷酷的男人竟然一声不响地帮永心背起了宝宝,一只手还替她提着包,永心不好意思了,他笑着说“就这样吧,别人会以为我是孩子的爸爸。”我知道永心完了,这是个十年来除了妈妈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关心的女人,这是一个累得就算是腰痛都不会有人理一下的女人,遇到这样窝心的男人,她不完才怪。
他们坐火车去旅游,回程时永心发烧了。那时火车就要出发,正宇还是急冲冲地跑下车去买药。我看他跑出车站,看他越跑越远,真是替他急也替永心急。这真是一个傻瓜男人呀,感冒很了不起吗?值得你急成这样?火车就要开了,快回来呀!果然,当他拿着药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火车已经开远。他沮丧地低下头,却看到了一双熟悉的靴子。绕过去,看到了永心委屈的眼泪汪汪的脸。正宇如释重负地笑了,原来,他已如此在乎这个女人。在车上,永心睡着了,头偏到了他的身上,于是,他轻轻地坐低一点调整好高度,好让永心靠着肩膀能睡舒服一些。
永心被赶出家门投奔到正宇家去,其实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身患绝症了。然而,早上他做好了饭端给永心吃。他骗永心说那些止痛药不是自己的。他为了永心一句简单的“早点回来呀”而喜悦不已,孩子气地要求她再说一遍。他已被命运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却仍然被这小小的快乐感动着。就像他答应永心的那样,办完事,就骑着单车往家飞。还买了美丽的玫瑰,这会是永心第一次收到爱人的花吧?但恐怖的脑癌却让他疼痛得从车上跌倒下来。看着散落一地的花,看着他昏迷的毫无血色的脸,我真想问问老天,真爱是不容于天地的吗?他们做错了什么需得承受这样的惩罚?
明明是爱惨了永心,明明是像救命稻草一样地需要着永心,为了永心的幸福,正宇却对永心说,一切都是自己有计划的诱惑,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她,看着这样的永心和正宇,我几乎想冲过去叫他不要再说下去了,这样实在对永心太狠也对你自己太狠了。只有短短两个月的命而已,你为什么不随心所欲地爱一次,你为什么不自私一点?你一定要搞得自己这么惨吗?还不够,正宇竟然找到永心丈夫的办公室,向他说明一切都是自己在游戏而已,没有一丝的真心,所以,请他不要抛弃妻子。失去理智的丈夫扑过去就打,可只打了两下,正宇就失去了知觉。在昏迷中,他一遍一遍地呻吟:“永心,不是这样的……”永心,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诱惑你;永心,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全无一点真心;永心,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太爱你了,才不愿你同我一起痛苦啊!
以后的片段我不敢再去想及。因为,一想起来,心就像是陷入了黑暗的深海,那么沉重,那么漫无边际挣脱不开。但越是不去想,防线还是会在不经意时卒不及防地崩溃。两人在雪中对望,无语泪千行,风雪中,永心打落了正宇为她撑的伞;正宇一次又一次地把永心送回家去,说完狠话,却一个人绝望地流泪;他痛得在地上打滚,不想让永心看见,狂叫着让她走,为了不让她听见自己痛苦的叫声,他用棉被把头罩住;等永心回来,他虚弱地坐在地上,为自己对她的吼叫说着“对不起”;在高速公路上,两人开着玩笑,永心说“可爱的脑肿瘤”,正宇笑“漂亮的脑肿瘤”,而屏幕前的我却为这样的玩笑落下泪来,因为正宇的脸已经灰败得不像样子了;不多久,正宇又发病了,他喘息良久,等稍缓过一点劲来,看着担心的永心,他打起精神,装着高兴地说“好,出发罗!”,就好像是去迎接一段快乐的旅程;在小教堂,他把永心给他的婚戒狠狠地丢掉,因为他不要永心以后活在痛苦中。但当他流着泪停止呼吸,永心却发现他的手上,竟然悄悄地戴着那枚小小的戒指;正宇病中经常发火,他大声说着狠话,大叫着让永心走,求她回到她丈夫身边去,可当他发现永心真的一气离开了,却哭得像一个孩子。“永心,你真的走了吗?不会吧?不会吧?”风雪交加的深夜里,他挣扎着出门找永心,一遍遍地叫着“永心,我错了,我错了。”终于倒在荒芜、冰冷的山中。永心,我是如此爱你,却又伤你的心了,所以我错了。永心,我是如此需要你,却让你离开,所以我错了。永心,你是我的妻子啊,我却赶走你,所以我错了。永心,永心,你真的走了吗?你快回来,没有你,我不能活呀
正宇最后的日记:“我有妻子了,我也有妻子了,昨天在这儿的乡村小教堂里,我们请上帝当证人,请耶稣当嘉宾,我和永心举行了结婚典礼。但是就在当天我却让永心流泪了,让妻子哭了。因为我,因为癌细胞刺痛着我。我妻子的眼里没有一天是不流泪的,我宁愿哪怕是早一天死去。也许我妻子的眼泪只到我离去才会停止吧。妻子的泪水真是让我心如刀割啊!”我的泪水就此决堤
永心还会回到家里去吗?也许会吧,因为她是那么地爱两个孩子。但永心永远也忘不了这个寒冷而温暖的12月,永远忘不了这个叫做朴正宇的如同热带夜一般令人爱到狂乱,让人不可自拔的男人。而我,在这个初夏,写着不知所谓的文字,停止不了想念的疯狂。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