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鼓骂曹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击鼓骂曹》是京剧老生传统剧目,取材于《三国演义》第23回“弥正平祼衣骂贼”,故事叙述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弥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后经百官相劝,勉为曹下书去顺说刘表。 《击鼓骂曹》充分表现祢衡的高傲性格,不屈威武,大骂曹操。剧中唱腔和念白,都是表现封建社会名士的形象。全剧唱腔都是“西皮”,板式全面,“二六”就有三段,反映三个不同的内容和思想,使人不觉重复。具有传统剧目中,唱腔布局运用板式的明显特点。

简述弥衡

祢衡是《三国演义》第23回“祢正平裸衣骂曹”主题人物,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分述于下。

故事背景引

东汉末年,河北平原郡有一位名叫祢衡的名士,他自幼饱读诗书,精于韬略,以能言善辩闻名于时。后来受到北海太守孔融的赏识,被聘为幕宾。孔融十分器重祢衡的才干,为了使他能有一个施展抱负的机会,特意将他推荐给了朝廷。当时的汉献帝不过是个傀儡皇帝,朝政大权完全控制在身为丞相的曹操手中。祢衡早就看透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就是去了,曹操也未必真的肯用自己。可是一来碍于孔融的知遇之情,二来自己也久有匡扶汉室的志向,便抱着试试看的念头随孔融来到许昌。

祢衡会曹

刚刚平定了北方群雄的曹操,正当踌躇满志不可一世之际,他早就听说过祢衡这个人,在他看来,祢衡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舌辩之徒,再加上祢衡素有性情高傲的名声,因此曹操对孔融的推荐并不怎么感兴趣。
听说祢衡到来,曹操故意端起丞相的架子命人将他传唤进来。
在孔融和曹操部将张辽的陪同下来到丞相府,祢衡见了曹操躬身施礼,曹操却坐在位上动也不动。祢衡一见曹操如此倨傲无礼,不由大失所望,心里暗自埋怨孔融把自己荐错了人。
曹操明知是祢衡,却故意装做不认识地问道:“下站何人!”
祢衡强忍怒火回答道:“敝人姓祢名衡字正平,平原郡人氏。”
孔融在一旁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忙小声对曹操说:“丞相,这位就是我对您说过的祢先生啊。”
曹操“哼”了一声,把脸一沉说:“我知道他是祢衡,你瞧他那大摇大摆的样子,见了老夫也不说行个大礼,这样的狂妄之徒,不怎地。孔融一见慌忙上前劝阻,祢衡神情自若,毫不畏惧。曹操知道祢衡是当今名士,如果杀了他自己必落恶名,便对张辽说道:“将军不必动怒,这种狂妄之徒用不着和他计较。” 说完,转过身问祢衡道:“明天正值元旦佳节,老夫准备明日一早在丞相府大宴群臣,我帐下正好缺一名鼓吏,不知你愿不愿意干?”
曹操明知祢衡性情高傲,却故意让他充当一名鼓吏,以此来羞辱他,谁知,祢衡却一口答应了下来。曹操心里暗道:好吧,明天准时到来便罢,若是迟来一步,我就按军法处置,让你死而无怨

任为鼓吏

祢衡十分清楚曹操的用意,他同意担当鼓吏也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空有满腹学问,虽有心报国却无力回天。曹操要在元旦节这天大宴群臣,自己刚好借担当鼓吏的机会,在百官面前将他痛骂一番。这样即使丢了性命,也可留个清白的名声。
第二天一早,丞相府前车水马龙,文武百官纷纷前来赴宴,祢衡故意身穿一件破蓝衫大摇大摆地走进府来。门吏一见忙上前训斥他说:“丞相大宴群臣,你穿这样一件破蓝衫成何体统?”
祢衡十分恼怒,索性把蓝衫脱掉赤着上身硬往里闯。门吏慌忙阻拦,祢衡大声道:“用不着你们管,丞相如果降罪,自有我一人承担。”

祸起骂曹

这时,曹操传下令来,命鼓吏擂鼓三通。祢衡当即在大厅外面的西廊下擂起鼓来,他将自己的满腔激愤之情全部倾注于鼓声中,那声音如金声玉振时缓时疾,缓如轻骑远逝,疾如惊雷骤发。厅上的文武百官都为这鼓声所吸引,纷纷朝廊下观望。众人一见祢衡竟然赤着上身不禁大为吃惊。
曹操知道祢衡有意这样,可当着百官之面又不便发作,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曹操走到廊下问道:“今日老夫大宴群僚,你当着百官之面赤身露体究竟是何用心?”
祢衡微微一笑,说:“赤身露体,方显得我祢衡是个清白之人。”
“那你说说这里谁是混浊之人?”
“你曹操就是个混浊之人!”、
祢衡一言出口,厅上百官全都大惊失色,孔融心里更是焦急万分,心想,这下祢衡的性命算是保不住了。

劝解平息

谁知曹操听了却丝毫未恼,仍不动声色地道:“既然你说老夫是混浊之人,那就说说为什么吧。”
祢衡毫无所惧,慨然应道:“你不识贤愚是眼浊,不纳忠言是耳浊,不读诗书是口浊,常怀篡逆是心浊。我祢衡乃是天下名士,你身为丞相却将我用为鼓吏,难道不是混浊之人!”
曹操听罢哈哈大笑,说:“老夫兴兵以来,横扫天下,赫赫威名无人不晓。你不过是个狂妄无知的小儿郎,竟敢在老夫面前自夸自量,真是太令人好笑了。”
此时,祢衡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当即历数了曹操擅权乱政、祸国殃民的种种罪行,甚至连他出身阉宦的家底都给抖落了出来。
没等祢衡说完,张辽早已怒不可遏了,他拔出剑来指着祢衡大骂道:“大胆祢衡,竟敢三番两次辱骂丞相,今日若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众人一见忙上前劝阻,祢衡冷冷一笑说:“好你个张辽,你当我不知你是什么东西吗?想当初你在吕布手下为将,吕布被曹操捉住死在白门楼,你却投降了曹操。像你这样背主求荣贪生怕死的奴才,还敢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真乃狗仗人势,恬不知耻!”
张辽被祢衡骂的恼羞成怒,恨不得一剑将祢衡劈做两段。曹操知道祢衡激怒张辽,意在求死,若是杀了他,反倒成全了他。便对张辽说道:“张将军息怒,这等狂妄之徒,不值得污了将军的宝剑。”

投书送死

老奸巨猾的曹操想出了一条借刀杀人之计,他知道荆州的刘表是个性情暴躁的人,如果派祢衡去荆州劝降刘表,依刘表的脾气非把他杀了不可,这样一来,非但可以将祢衡除掉,自己还可不担那杀害名士的恶名。曹操打定主意,便对祢衡说道:“老夫看你是个舌辩之徒,这里有书信一封,命你前去荆州顺说刘表来降,如能担此重任,老夫既往不咎,还要保你在朝中为官。”
祢衡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既然曹操委派自己如此重任,若不答应反显得自己无能,不但白送了性命,还要遭别人的耻笑。便接受了曹操的委派,前往荆州去了。
不出曹操所料,祢衡到了荆州之后果然激怒了刘表,最后被刘表的部将黄祖杀死。一代名士祢衡最终还是死于曹操的阴谋。

关于曹操

简介

姓名:曹操
陵墓: 高陵
政权:曹魏
生卒: 155年-220年3月15日
外貌描述:身长七尺,细眼长髯

人生事件

155年曹操出生。
·184年曹操被封骑都校尉,征讨黄巾。
·194年曹操之父被杀。
·196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200年官渡之战,曹操大破袁绍。
·208年赤壁之战大败於孙刘联军。
·215年曹操占汉中
·216年 进位魏王。
·220年 卒於许昌。

生平

曹操(155-220),东汉末年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及诗人。一名吉利,字孟德,小名阿瞒,沛国谯郡(今安徽省亳州市)人。出生于一个显赫的宦官家庭。家中长子,曹操的祖父曹腾,是东汉末年宦官集团十常侍中的一员,汉相国曹参的后人。父亲曹嵩,是曹腾的养子。因家庭的关系曹操自幼便有机会接触官宦子弟。日后的劲敌袁绍亦是曹操年少时朋友。曹嵩的出身,当时就搞不清楚,所以陈寿称他:“莫能审其生出本末”,但也有人认为他是夏侯氏之子。曾先后任司隶校尉、大司农、太尉等官。

评价

曹操身长七尺,细眼长须。自幼放任荡不羁,但很有才华,又足智多谋,善于随机应变。当年,汝南有个善于评论人物的名士,名叫许劭,评论曹操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灵帝熹平三年(174),二十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入洛阳为郎。不久,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洛阳为东汉都城,是皇亲贵势聚居之地,很难治理。曹操一到职,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有犯禁者,皆棒杀之”。皇帝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违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将蹇图用五色棒处死。于是,“京师敛迹,无敢犯者”。

原文摘录

招安刘表

操即命绣作书招安刘表。贾诩进曰:“刘景升好结纳名流,今必得一有文名之士往说之,方可降耳。”
操问荀攸曰:“谁人可去?”攸曰:“孔文举可当其任。”操然之。攸出见孔融曰:“丞相欲得一有文名之士,以备行人之选。公可当此任否?”

举荐祢衡

融曰:“吾友祢衡,字正平,其才十倍于我。此人宜在帝左右,不但可备行人而已。我当荐之天子。”于是遂上表奏帝。其文曰:“臣闻洪水横流,帝思俾乂;旁求四方,以招贤俊。昔世宗继统,将弘基业;畴咨熙载,群士响臻。陛下睿圣,纂承基绪,遭遇厄运,劳谦日昃;维岳降神,异人并出。窃见处士平原祢衡:年二十四,字正平,淑质贞亮,英才卓跞。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之口,耳所暂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弘羊潜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诚不足怪。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嫉恶若仇;任座抗行,史鱼厉节,殆无以过也。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使衡立朝,必有可观。飞辩骋词,溢气坌涌;解疑释结,临敌有余。昔贾谊求试属国,诡系单于;终军欲以长缨,牵制劲越:弱冠慷慨,前世美之。近日路粹、严象,亦用异才,擢拜台郎。衡宜与为比。如得龙跃天衢,振翼云汉,扬声紫微,垂光虹蜺,足以昭近署之多士,增四门之穆穆。钧天广乐,必有奇丽之观;帝室皇居,必蓄非常之宝。若衡等辈,不可多得。激楚、阳阿,至妙之容,掌伎者之所贪;飞兔、腰袅,绝足奔放,良、乐之所急也。臣等区区,敢不以闻?陛下笃慎取士,必须效试,乞令衡以褐衣召见。如无可观采,臣等受面欺之罪。”

祢衡狂论

帝览表,以付曹操。操遂使人召衡至。礼毕,操不命坐。祢衡仰天叹曰:“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操曰:“吾手下有数十人,皆当世英雄,何谓无人?”衡曰:“愿闻。”操曰:“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勇不可当,虽岑彭、马武不及也。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为先锋;夏侯惇天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得无人?”衡笑曰:“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招,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

引怒曹操

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时止有张辽在侧,掣剑欲斩之。操曰:“吾正少一鼓吏;早晚朝贺宴享,可令祢衡充此职。”衡不推辞,应声而去。辽曰:“此人出言不逊,何不杀之?”操曰:“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天下必谓我不能容物。彼自以为能,故令为鼓吏以辱之。”来日,操于省厅上大宴宾客,令鼓吏挝鼓。旧吏云:“挝鼓必换新衣。”衡穿旧衣而入。遂击鼓为《渔阳三挝》。音节殊妙,渊渊有金石声。坐客听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当面脱下旧破衣服,裸体而立,浑身尽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着裤,颜色不变。操叱曰:“庙堂之上,何太无礼?”衡曰:“欺君罔上乃谓无礼。吾露父母之形,以显清白之体耳!”操曰:“汝为清白,谁为污浊?”衡曰:“汝不识贤愚,是眼浊也;不读诗书,是口浊也;不纳忠言,是耳浊也;不通古今,是身浊也;不容诸侯,是腹浊也;常怀篡逆,是心浊也!吾乃天下名士,用为鼓吏,是犹阳货轻仲尼,臧仓毁孟子耳!欲成王霸之业,而如此轻人耶?”

京剧概述

剧目简介

《击鼓骂曹》系京剧的传统剧目,亦称《打鼓骂曹》或《群臣宴》。是根据罗贯中所着《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祢正平裸衣骂贼,吉太医下毒遭刑”的部分内容改编的:曹操欲使人下书劝说刘表归顺,孔融推荐处士祢衡前往。曹操召见之,不加礼,祢反唇相讥,又将其门下人才一一批斥。曹操恼羞成怒,命充当鼓吏以辱之。祢衡于宴上裸衣击鼓,尽情泄愤,当众痛骂曹操。曹操不愿负杀戮贤士之名,遂谴之。祢衡在众人的劝说下无奈奔赴荆州。

剧情剖析

关于“骂曹”的缘起,远非如此简单,在此不妨先略探究竟。是时,曹操已灭吕布、收张绣,势力不断壮大。又“挟天子以令诸侯”,掌控着朝廷的大权。他以天子名义招安荆州牧刘表,有人献计:“刘景升好结纳名流,今必得一有文名之士说之,方可降耳”。于是,孔子的二十世孙孔融便成了最佳人选。
汉自武帝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孔融的身份和名望是可想而之的。这位“三岁能让梨”颇具城府的孔门之后,原为一方诸侯,曾任北海太守,到了许都又任大匠,论门阀地位、士族资历、官僚职务、声名学问,都称得上众望所归,举足轻重,顺理成章地成为知识分子的领袖。《后汉书》里有一个细节可略见一斑。孔融请刘备去救陶谦,刘备受宠若惊地问带信的太史慈:“孔文举先生也知道世上还有我刘玄德吗?”
但是,享有名望的孔融对曹操一直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总认为自己只是在效忠朝廷,为汉献帝做事。他看不起出身卑微的曹操,经常对其冷嘲热讽,曾当面说:“你算老几?”并且屡屡给他制造政治麻烦,向曹操的权威地位进行挑衅。可惜作为政治家,孔融却略显稚嫩,好友祢衡便成了他与曹操政治角力的牺牲品。
祢衡“少游北海,偶遇孔融”,两人十分投缘,在《后汉书》中记载:“衡谓融曰‘仲尼不死’,融答曰‘颜回复生’”。相互吹捧如此,祢衡的名气不胫而走
对于曹操的谴派,孔融不可能唯命是从。这个曹操眼皮底下的政治反对派想借这个机会为汉献帝推荐能人义士,同时也使自己从中抽身。于是,比他小十岁的祢衡成了后面故事的主角。在《三国演义》里孔融向皇帝推荐祢衡的奏表写得十分精彩,他对这位二十四岁的小老弟赞不绝口,文中夸他:“……淑质贞亮,英才卓铄。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之口;耳所暂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弘羊潜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城不足怪。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嫉恶若仇:任座抗行史鱼厉节,殆无以过也。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使衡立朝,必有可观。飞辩骋词,溢气坌涌解疑释结,临敌有余。……”
傀儡皇帝看了奏折,交给了丞相曹操处置。试想,一个政敌强烈推荐给天子的人才,怎能不引起他的重视。爱惜人才的曹操当然对祢衡心存好奇,同时祢衡与孔融的亲密关系又使他大为不满。既是如此大才,自己不能用就绝不能留给对手。曹操将计就计,谴祢衡下书说降刘表。能得荆州之地固然是好,若不得也可借刘表之手除掉政敌的骨干。可以想见,曹操未见祢衡就已决定让他干这趟下书劝降的差使,说明曹操并未真想重用此人,认为他不过是个“舌辩之徒”,没有真本领。同时,他并未勉强孔融前往,也表明他并不对此次游说报以过高的期望,而他对刘表是很藐视的,在“青梅煮酒”时曾称其为“徒有虚名”。另外,孔融特殊的身世背景和文坛地位是颇具号召力的,曹操还要借他的名望来拢络人才。而祢衡不同,充其量不过是崭露头角的新秀。于是他在帐中召见祢衡,命其赴荆州下书。京剧《击鼓骂曹》,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性格描述

祢衡,字正平。平原般人(今山东临邑东北),是年二十四岁,性格耿直,能言善辩,好冲动,嫉恶如仇,今当视为“愤青”一类。他的学力很高,社会经验不足,从孔融对他的评述中可以看出,祢衡当时并无业绩。当然这也是祢衡很苦恼的事,但他把它归咎于怀才不遇。因此,戏中祢衡上场就表白:“天地宽阔,论机谋,智广才多。口似悬河语似流,全凭舌尖用机谋。男儿若得擎天手,自然谈笑觅封侯”。实在祢衡与孔融的不同在于他是不懂政治的纯粹文人。他怀才不遇是有性格原因的,被享誉文坛的孔融喻为“当今的颜回”,说“未逢真明主,枉负栋梁材”,是因为他希望能为汉朝出力报效,学以致用。但是,在“谗臣当道”、“汉室纷争”的年代,一个单纯的文人,一个欲求有所作为的青年,难免会陷入政治的漩涡。《三国演义》里用很少的笔墨描绘这位有代表性人物的鲜活形象,展示了罗贯中深厚的文学功力。同样,演绎祢衡的京剧《击鼓骂曹》,也是十分精彩的二度创作。把这个流星般一掠即逝的历史人物,丰满逼真而又不失深刻的展现于舞台,成了家喻户晓的经典形象。

唱词演变

京剧《击鼓骂曹》十分精炼,全剧演唱约一小时。早年汪桂芬擅演。谭鑫培独创一格。比如祢衡出场的引子,原词是“天宽地阔海无边,时事风云梦里眠”,原板“得会风云上九重”,转“二六”四句“自幼儿窗前习孔孟,少游北海遇孔融。他将我荐与曹府用,要学那孙膑下云梦”。谭叫天删掉了,改为一段念白
剧中弥衡自称“乃平原孝义村人氏”。杨宝森把“乃”字念得很有乐感,与《文昭关》伍子胥出场前闷帘一句“马来”的“马”字很相近。

京剧剧本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击鼓骂曹》,也称《打鼓骂曹》或《群臣宴》。

第一场

(祢衡上。)
  祢衡
《击鼓骂曹》剧照 《击鼓骂曹》剧照
(引子) 天宽地阔海无边,成败兴亡梦里眠。
  (念) 口若悬河语似流,舌上风云用计谋。男儿须当擎天手,自幼谈笑觅封侯。
  (白) 卑人姓祢名衡,字正平,乃山西平原郡,幼义村人氏。自幼勤习经史,深知策略,虽怀王佐之才,惜乎未遇其主。身在孔大夫府中作幕,昨日将我荐与曹府效用。想那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焉能敬贤礼士?我此次去至曹府,需要见机而行。正是:
  (念) 未遇真命主,辜负栋梁才。
  (西皮慢板) 平生志气运未通,似蛟龙困在浅水中。有朝一日春雷动,际会风云上九重。
  (西皮二六板) 自幼儿窗前习孔孟,壮游北海遇孔融。他将我荐与曹府用,要学孙膑下云梦。
  (祢衡下。)

第二场

(四文堂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三国纷纷刀兵扰,每日思想计千条。但愿狼烟一起扫,四海升平乐唐尧。
  (张辽上。)
  张辽 (西皮摇板) 一封书信忙修起,见了丞相说端的。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将军少礼,请坐。
  张辽 (白) 谢坐。
  曹操 (白) 命你修书,你可曾修起?
  张辽 (白) 已经修好。命何人送去?
  曹操 (白) 孔融荐举祢衡,还未见到来。
  张辽 (白) 想必来也。
  (孔融上。)
  孔融 (西皮摇板) 祢衡先生我请到,见了丞相说根苗。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少礼请坐。
  孔融 (白) 谢坐。
  曹操 (白) 祢衡可曾唤到?
  孔融 (白) 现在府外。
  曹操 (白) 唤他进来。
  孔融 (白) 有请祢衡先生。
  祢衡 (内白) 来也!
  (祢衡上。)
《击鼓骂曹》剧照 《击鼓骂曹》剧照
祢衡 (西皮快板) 相府门前杀气高,密密层层摆枪刀。画阁雕梁双凤绕,赛似天子九龙朝。
  孔融 (白) 祢衡先生参见丞相。
  祢衡 (白) 祢衡参见丞相。
  曹操 (白) 下站何人?
  祢衡 (白) 姓祢名衡,乃山西平原郡人氏。
  孔融 (白) 这就是祢先生。
  曹操 (白) 怕老夫不知他叫祢衡?见了老夫,这等大模大样,只行常礼,其实可恼!
  祢衡 (白) 哦呵呀!我道曹操敬贤礼士,却原来不识好人。吾进得相府,与他深施一礼,他坐在上面,昂然不动,倒也罢了,反说我礼貌不周。我乃天下奇士,岂肯与奸贼低首吓。孔文举你将我荐错了。
  (西皮快板) 人言曹操多奸狡,果然好比秦赵高。欺郡罔上非正道,全凭势力压当朝。站立在廊下微微笑,哪怕虎穴与笼牢。
  (笑) 哈哈哈……
  曹操 (白) 为何发笑?
  祢衡 (白) 我笑这天地虽阔,却无一人也。
  曹操 (白) 老夫帐下,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何言无人?
  祢衡 (白) 你道你帐下,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俱是英雄豪杰,但不知文有谁高,武有谁能?祢某愿闻一二。
  曹操 (白) 你且听来:文有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虽萧何、陈平,不可及也。武有张辽、许褚、李典、乐进,不让当年岑彭、马武。我儿曹子孝,人称天下奇才;夏侯惇可称无敌将军。老夫兴兵以来,攻无不取,战无不克。顺我者生,逆我者死,何言无人?
  祢衡 (笑) 呀,哈哈哈……
  (白) 你且听道:你帐下尽都是英雄上将,以我看来,尽是无用之辈!
  曹操 (白) 怎见得?
  祢衡 (白) 你且听道:荀彧、荀攸,可使吊丧问奠;郭嘉、程昱,只好看墓守坟;李典、乐进,只好牧羊放马;许褚、张辽……
  张辽 (白) 唔……
  祢衡 (白) 只好击鼓鸣更。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余下诸人,尽都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碌碌之辈,何足道哉?
  曹操 (白) 你有此狂言,有何德能?
  祢衡 (白) 祢某无才,天文地理之书,无一不知;三教九流,无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吾乃天下名士,岂肯与奸贼同党。孔文举你不要装痴了。
  (西皮快板) 自幼窗前习管鲍,兵书战策日夜瞧。我本堂堂一秀表,岂与犬马共同槽。
  张辽 (白) 唗!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心烦恼,误骂豪杰为哪条?三尺青锋出了鞘,
  孔融 (西皮摇板) 将军息怒慢开刀。
  曹操 (白) 张将军休要污秽老夫的宝剑。
  祢衡,明日老夫大宴群臣,命你当一鼓吏,你可愿当?
弥衡击鼓 弥衡击鼓
祢衡 (白) 这个……
  孔融 (白) 祢先生应允了吧!
  祢衡 (白) 愿当鼓吏。
  曹操 (白) 好,明日来早便罢,倘若来迟,按军令施行。张将军将他赶出帐去!
  祢衡 (白) 呀!
  (西皮二六板) 丞相委用恩非小,屈为鼓吏怎敢辞劳?出得帐来微微笑,孔大夫做事也不高。明知曹操眼孔小,沙滩无水怎能壳藏蛟。
  (西皮快板) 满腹经纶空怀抱,有志不能上九霄。越思越想心头恼,施一个巧计骂奸曹。安排打虎牢龙套,大虫窝内宿一宵。
  罢罢罢,暂且忍下了,
  明日自有我的巧妙高!
  (祢衡下。)
  孔融 (西皮摇板) 祢衡先生性太傲,险些儿项上吃一刀。
  (孔融下。)
  张辽 (西皮摇板) 辞别丞相下舆道,相请列位走一遭。
  (张辽下。)
  曹操 (西皮摇板) 大宴群臣文武到,杀鸡何用宰牛刀。
  (曹操下。)

第三场

祢衡 (内白) 走吓!
  (祢衡上。)
  祢衡  (西皮导板) 适才与贼来叙话,
  (西皮摇板) 气得某家泪如麻。
  (白) 咳!正是:
  (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语不投机半句多。
  适才进得相府,与贼深施一礼,他坐在上面,安然不动,倒也罢了,反道俺的礼貌不周。又将我辱为鼓吏。明日元旦佳节,必然当着满朝文武羞辱与我。吾乃天下名士,焉肯为那贼羞辱!明日进得相府,是要赤身露体,百般叫骂于他,纵然将我斩首,也落的一个青史名标!正是:
  (念)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西皮快板) 明日进账将贼骂,拼着一死染黄沙。纵然将我头割下,落一个骂贼名儿扬天下。
  (祢衡下。)

第四场

(四朝官上。)
  朝官甲 (念) 日观三千策,
  朝官乙 (念) 夜读七篇诗。
  朝官丙 (念) 要知今古事,
  朝官丁 (念) 还读五车书。
  朝官甲 (白) 请了。
  众人 (同白) 请了。
  朝官甲 (白) 丞相有帖相邀,不知为了何事?我等一同去到相府。
  众人 (同白) 请。正是:
  (同念) 五凤楼前朝金阙,相府门前拜元戎。
  (同白) 门上哪为在?
  (张辽上。)
  张辽 (白) 吓,列位大人。
  众人 (同白) 张将军,烦劳通禀丞相,就说我等要见。
  张辽 (白) 少站一时。
  有请丞相。
  (曹操自下场门上。)
  曹操 (白) 何事?
  张辽 (白) 众位大人要见。
  曹操 (白) 有请。
  张辽 (白) 有请。
  (吹打。众人同进。)
  众人 (同白) 丞相在上,我等大礼参拜。
《击鼓骂曹》 《击鼓骂曹》
曹操 (白) 老夫也有一拜。
  众人 (同白) 丞相宣诏我等,有何见?
  曹操 (白) 今日老夫大宴群臣,请列位到此畅饮几杯。
  众人 (同白) 到此就要叨扰。
  曹操 (白) 待老夫把盏。
  众人 (同白) 摆下就是。
  (吹打。二旗牌自两边分上,摆宴。)
  曹操 (白) 请。
  (排子。)
  曹操 (白) 列位大人,老夫帐下,新收一名鼓吏,命他在底下擂鼓,你我畅饮三杯。
  众人 (同白) 既有此事,我等瞻仰。
  曹操 (白) 来。
  旗牌 (白) 有。
  曹操 (白) 传鼓吏进帐。
  旗牌 (白) 传鼓吏进帐。
  祢衡 (内白) 来也!
  (内西皮导板) 谗臣当道谋汉朝,
  (祢衡上。)
  祢衡  (西皮慢板) 楚汉相争动枪刀。
  项羽无谋落圈套,
  九里山前韩信高。
  数尽失志乌江道,
  盖世英雄无下稍。
  高祖咸阳登大宝,
  一统山河乐唐尧。
  四百年来国运消,
  献帝皇爷坐九朝。
  后来出了奸曹操,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有心替主把贼扫,
  手中缺少杀人刀。
  曹操 (白) 请。
  众人 (同白) 请。
  (旗牌斟酒。)
  祢衡  (西皮快板) 下席坐了奸曹操,
  上席文武众群僚。
  狗奸贼传令如山倒,
  舍死忘生在今朝。
  元旦节与贼个不详兆,
  假装疯迷耍耍奸曹操。
  我把青衣来脱掉,
  曹操 (白) 请。
  众人 (同白) 请。
  (旗牌斟酒。)
  祢衡 (西皮快板) 破鞋褴衫摆摆摇,怒气不息往上跑,
  二旗牌 (同白) 呔!你这鼓吏,丞相大宴群臣,这样破衣褴衫,成何体统?
  祢衡 (西皮快板) 帐下儿郎闹吵吵。
  二旗牌 (同白) 倒说我等吵闹,好笑吓,哈哈哈……
  祢衡 (西皮快板) 列位不必哈哈笑,有一辈古人听根苗:
  二旗牌 (同白) 你且讲来。
  祢衡 (西皮快板) 昔日太公曾垂钓,张良拾履在荒郊。为人受得苦中苦,脱却褴衫换紫袍。
  二旗牌 (同白) 你焉能比得前朝的古人?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二人把话讲错了,休把猛虎当狸猫。有朝一日时运到,拔剑要斩海底蛟!
  二旗牌 (同白) 青天白日,你在此做梦!
  祢衡 (白) 呀呸!
  (西皮快板) 休道我白日梦颠倒,登时就要上青霄。我把破衣齐脱掉,
  曹操 (白) 请。
  众人 (同白) 请。
  (旗牌斟酒。祢衡脱衣。)
击鼓 击鼓
祢衡 (西皮快板) 赤身露体往上跑,
  二旗牌 (同白) 呔!丞相大宴群臣,你倒赤身露体,丞相降罪,何人承当?
  祢衡 (西皮快板) 你丞相降罪我承招。抽身来在东廊道,看这奸贼把我怎开销?
  二旗牌 (同白) 鼓吏到。
  曹操 (白) 命他擂鼓三通。
  二旗牌 (同白) 丞相命你擂鼓三通。
  (祢衡打鼓。)
  众人 (同白) 列位大人,听这鼓吏擂鼓,好似金声玉振,我等畅饮几杯,庆贺丞相,请吓!
  曹操 (白) 请吓!
  (西皮原板) 擂鼓三通响如雷,文武百官饮三杯。张辽一旁牙咬碎,孔融带愧转回归。站立廊下观鼓吏,
  (祢衡打鼓。)
  曹操 (西皮快板) 赤身露体廊下立。老夫暂忍心头气,再与祢衡说端的。
  (白) 祢衡。
  祢衡 (白) 曹操。
  曹操 (白) 你为何叫老夫曹操?
  祢衡 (白) 你叫得我祢衡,我就叫得你曹操!
  曹操 (白) 这也不计较于你。今日老夫大宴群臣,你赤身露体,成何体统?
  祢衡 (白) 我露父母清白之体,显得我是清洁的君子,不必你是混浊的小人!
  曹操 (白) 老夫身居相位,何言混浊?
  祢衡 (白) 你且听道:你虽居相位,不识贤愚,贼的眼浊也;不纳忠言,贼的耳浊也;不读诗书,贼的口浊也;常怀篡逆,贼的心浊也!我乃是天下名士,你将我屈为鼓吏,羞辱与我,犹如阳货害仲尼,臧仓毁孟子。轻慢贤士,曹操吓,曹操!你真匹夫之辈也!
  (西皮快板) 昔日文王访吕望,亲临渭水求栋梁。臣坐君乘执辔往,为国求贤礼所当。你只望在朝中为首相,全然不知臭和香。
  曹操 (西皮快板) 老夫兴兵谁敢挡,赫赫威名天下扬。论机谋赛过姜吕望,岂容无知小儿郎。
  祢衡 (西皮摇板)  曹操把话错来讲,
  无水怎把蛟龙藏?
  马槽怎养狮和象,
  犬穴焉能住凤凰?
  鼓打一通天地响,
  鼓打二通振朝纲。
  鼓打三通扫奸党,
  鼓打四通国泰康。
  鼓发一阵连声响,
  (祢衡打鼓。)
  祢衡 (西皮摇板) 管教你奸贼死无下场。
  曹操 (白) 哦。
  众人 (同西皮摇板) 众人停杯望下廊,
  丞相为何怒一旁?
  曹操 (白) 我与鼓吏交谈几句,故而闷坐在此。
欢畅 欢畅
众人 (同白) 丞相息怒,我等上前问来。
  曹操 (白) 有劳列位大人!
  众人 (同白) 你这鼓吏,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讲的来。
  祢衡 (白) 列位,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心头恨,
  尊声列位听分明:
  众人 (同白) 家住哪里?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家住山西平原郡,
  众人 (同白) 姓甚名谁?
  祢衡 (西皮二六板) 姓祢名衡字正平。
  众人 (同白) 呀,祢先生!
  祢衡 (西皮二六板) 腹中颇有安邦论,
  曾与孔融当过幕宾。
  他将我荐与曹奸佞,
  肉眼不识俺的宝和珍。
  我宁做忠良门下客,
  岂作他奸贼的帐下人!
  众人 (同白) 你真是舌辩之徒!
  祢衡 (西皮快板) 你道我正平是舌辩之徒,
  舌辩之徒有张苏。
  苏秦六国为首相,
  全凭舌尖压四座。
  有朝一日展昆仑手,
  要把奸贼一笔勾!
  曹操 (白) 把你比作井底之蛙,能起多风多浪?
  祢衡 (白) 呀呸!
  (西皮快板) 贼把我比作井底蛙,
  井底之蛙也不差。
  有朝一日云雾下,
  要把你奸贼一把抓!
  曹操 (白) 列位大人,他道老夫奸,我奸在何处?
  众人 (同白) 是吓,丞相奸在何处?
  祢衡 (白) 列位,
  (张辽上。)
  祢衡 (西皮摇板) 狗奸贼出巧言故意问道,
  尊一声众公卿细听根苗。
  自幼儿入学廉官卑职小,
  他本是夏侯子过继姓曹。
  到如今作高官忘了宗考,
  (白) 贼吓贼吓,
  曹操 (白) 哽。
  祢衡 (西皮摇板) 全不怕臭名儿万古留标。
  张辽 (西皮快板) 听他言来心头恼,
  辱骂丞相为哪条?
  三尺青锋出了鞘,
  众人 (同西皮摇板) 张将军息怒慢开刀。
  曹操 (白) 张将军,休要污秽老夫的宝剑。
  祢衡 (白) 狗仗人势,谅你也不敢!
  曹操 (白) 祢衡,老夫有书信一封,命你去往荆州,顺说刘表来降。倘若刘表来降,保你官职在朝。
  祢衡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要往荆州怎能够,
  岂肯与你作马牛?
  众人 (同西皮摇板) 丞相息怒且听候,
  顺说祢衡往荆州。
  曹操 (白) 有劳列位大人。
  众人 (同白) 吓,祢先生,丞相有书信一封,命你去往荆州,顺说刘表来降。你若不去,恼了丞相,将你斩首,你家中还有妻儿老小,所靠何人?必须要再思再想吓!
  祢衡 (白) 哦……
  (西皮二六板) 列位宫卿齐来劝我,
  酒醒方知梦南柯。
  自古道责人先责己过,
  手摸胸膛自己揣摩。
  罢罢罢,暂忍我的心头火,
  (祢衡穿衣。)
  众人 (同白) 丞相,祢衡愿往荆州去了。
  曹操 (白) 吓,祢衡愿往荆州去了,列位大人。
  众人 (同白) 丞相。
  曹操 (白) 祢衡说老夫是奸臣,奸在何处?
  众人 (同白) 丞相是大大的忠臣。
  曹操 (笑) 哈哈哈,老夫是大大的忠臣。
  (众人同笑。)
  祢衡 (西皮快板) 事到头来没奈何。
  走上前来忙告错,
  尊声丞相听我说:
  你把书信交与我,
  顺说刘表作定夺。
  曹操 (西皮快板) 千错万错先生错,
  话不投机半句多。
  倘若刘表归顺我,
  保你官职在朝阁。
  祢衡 (西皮摇板) 丞相息怒且请坐,
  披星戴月奔江河。
  顺说刘表若不妥,
  众人 (同白) 早去早回。
  祢衡 (西皮摇板) 愿死他乡作鬼魔。
  (祢衡下。)
  众人 (同白) 吾等告退。
  曹操 (白) 老夫少送。
  (同下。)
  (完)

京韵大鼓

刘春爱版

一点激昂一缕忠,舌枪唇剑刺奸雄。
挺挺正直清流派侃侃而谈名士风。
百折不回心似铁,千刀何惧志如冰。
狂傲士轻生就死真倔强,祢正平群臣宴骂奸曹,击鼓显奇能,
留下千秋不朽的名。(甩板)
都只为孔融仗义怜才士,上表天子保荐祢衡
奈汉献帝是懦弱无能不敢封赏,命祢衡去往相府见曹公
这先生一闻此诏心不悦,暗思量王纲不振使佞党专横。
想曹操托名汉相实为汉贼也,久蓄异志任意横行。
我怎肯寡廉鲜耻从奸党,我怎肯贪图富贵误清名。
此一去见曹操观个动静,我趁此时节要辱一辱奸雄。
(说一说圣主含冤黎民的隐痛,再诉一诉良臣被害奸贼他的恶行。)
我今朝要口作龙泉把奸贼斩,骂曹操哪怕我是身遭万刃鼎镬油烹,
俺铁铮铮含笑赴泉台,博一个名标青史,虽死犹生,
我的心平气也平!(甩板)
这先生想罢主意定,来到相府细看分明。
见光灿灿画栋雕梁飞彩凤,高耸耸门庭壮丽接碧空
冷森森剑戟刀枪光闪闪,雄赳赳武士排班列层层。
闹吵吵车马盈门人来往,俱是些附势趋炎狗党狐朋
他恨骂了多时叫人去通禀,门吏急忙就禀报了一声。
不多时忽听里边人声喊,说丞相的钧旨要召见祢衡
这先生是怒气昂昂朝里走,步进仪门来至中庭,闪目看分明。
见曹操端然在中厅坐,那一种威严杀气迥不同。
端正正头戴相貂镶美玉,齐整整红袍金蟒玉带腰横。
光烁烁细目单眉藏奸诈,那一部长髯扎煞扇满胸。
暗骂道这蝼蚁之王蜂中长,好一个治国的能臣那乱世的奸雄!
无奈何下气虚心尊丞相,啊,施一礼说末士祢衡参见明公。(甩板)
好可恨这该骂的曹操是昂然不睬,哪有个礼贤下士让坐与谦恭。
那祢正平见此光景就气冲牛斗,挺身形眼望长空就狂笑了一声。
哎呀呀!说宇宙虽阔并无人也!曹操听他出言不逊祢衡
你何出此言藐视本相?我帐下文官武将皆当世的英雄。
祢衡说领教愿闻是何人也,曹操说各人自有各人能。
荀彧荀攸郭嘉程昱四文人运筹帷幄机深智远,论才略胜似昔日萧何陈平。
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四武士拔山举鼎,比马武岑彭
吕虔满宠为从事,于禁徐晃作先锋。
那夏侯惇英名盖世天下晓,曹子孝为世间福将在四海扬名。
再其余是车载斗量难以枚举,真称得起文官多谋略那武将惯能征。(甩板)
祢衡冷笑摇头说公言谬矣!这些人无谋无略无勇又无能!
荀彧无非是吊丧问病,荀攸不过看守坟茔。
郭嘉可使播词念赋,程昱堪配闭户巡更。
张辽可使擂鼓鸣金,那满宠食糟饮酒,
乐进召牍看状,李典请客约朋。
吕虔为冶匠磨刀铸剑,徐晃为庖者煮饭调羹。
筑墙负版那于禁倒堪用,牧羊放马是许褚之能。
夏侯惇称完体将军是天然的美号,曹子孝为要钱的太守是人送的芳名。
再其余哎呀呀不过是些衣架酒桶肉囊饭袋,一个个俱是人间败类世上的毛贼,
寡廉鲜耻、利禄黛心,靦然是人面,他们枉生在天地中,难比这万物灵!(甩板)
话未完张辽在一旁冲冲大怒,歘的声从鞘中取出太阿纯锋。
赶上前手指标衡高声的断喝,好鼠辈你真真可恶太难容。
祢衡说我当发威者是哪一个,原来昔日在吕布帐下,今又投降曹相,三姓的家奴你是逞的什么威风!
曹操急忙相拦张将军你杀此狂生有何用,岂不被天下人耻笑曹某我不能把物容。
祢衡汝有何能出此大话?祢衡说吾所之能非汝所能!
三教九流无一不晓,天文地理也无所不通。
(上可以致君为尧舜王纲大振,下可以德配孔孟道统相承。)
曹操说既如此我帐下缺少一名鼓吏,到宴会时早晚击鼓与吾听。
那祢正平并不推辞就应声而去,到次日曹孟德在相府就大宴众公卿。(甩板)
酒席前文武百官挨次坐,华筵上罗列异品是宰凤烹龙。
曹操说来呀快传鼓吏擂鼓助兴,令他等焕然一新把衣更。
祢衡是新充鼓吏随班而人,怒冲冲身着破衣直上中厅,将这鼓打响连声。
只听得咕噜噜头通鼓打通天地,二通鼓隐(音)悲喜交加令人惊。
咕噜噜渔阳三挝音节殊妙,韵哀哀渊渊似有金石之声。
众公卿凝神听祢衡他击鼓,
(乐队奏京剧曲牌【夜深沉】,演员用单楗击书鼓)
听鼓声住,人人心惨切,停杯欲泪零。(甩板)
曹操听鼓音凄惨欠身离了座,见祢衡并未更衣就断喝了一声。
唗!鼓吏你为何不将衣衫更换?嚯!这祢衡将破衣脱下(上板)就赤露着身形。
满堂中文武公卿齐都掩面,这祢衡旁若无人颜色也不更。
故意地迟延了半晌又徐徐地着裤,曹操大怒说好一个祢衡!真大胆这庙堂之上如此无礼,却为何连个羞耻全无礼仪不明!
祢衡厉声说欺君罔上方谓无礼,我要露一露清白之体父母的遗形,何言我礼不通!
曹操说啊汝为清白哪个是浊物?祢衡说浊物在目下就是你奸雄!
你不辨贤愚浊在目,不纳忠言浊在听;
不读诗书浊在口,不通今古浊在行;
不能容天下的诸侯就浊了肺腑,常怀着弑君篡位就浊灭了你的心胸。
我本是名教班头斯文领袖,你辱我充当鼓吏这是奸贼你的昏庸!
(满朝中你们这些狗豺狼们都结成党,普天下赤子苍生在水火之中
老贼你午夜要清思能无愧么!你死后何颜见先帝如何去见祖宗!)
只骂得曹操闭口无语,羞愧交加颜色变更。
孔文举怕怒恼了曹操伤了故友,插言道祢衡莫非你中了癫疯?
曹操要暗用奸谋施诡计,借剑杀人是他素日之能。
冷笑道祢衡差你往荆州去说刘表,如使那刘表来降我保你作公卿。
祢衡怒气昂昂哪里肯去,曹操命备马相扶即刻登程。
到后来黄祖无谋被奸贼巧用,在酒席前怒斩了胸藏大志腹隐珠玑这位烈士祢衡
好可叹!先生他空负了奇才,这不埋没了英雄!

骆玉笙版

汉末诸侯乱纷争,群雄四起动刀兵。曹孟德位压群臣权势重,挟持天子把令行。都只为招安刘表来归顺,要请一位风流名士前往疏通。那孔融爱重儒生怜才子,修本上表要保荐弥衡。弥正平舌枪唇剑刺奸相,他在那群臣宴上骂奸曹,击鼓显奇能,真乃烈性一狂生。(甩板) 这弥衡来到相府,叫人去通禀,那门隶急忙禀报了一声,不多时忽听里边有人喧嚷,说丞相钧旨要召见弥衡。这先生大摇大摆朝里走,步进仪门来至中厅他是闪目看分明。见曹操端然正在中厅坐,那一种威严杀气迥不同。这弥衡见此光景气冲牛斗,挺身形眼望长空,狂笑了一声。哎呀呀,说宇宙虽阔,并无一人也!那曹操听他出言不逊,叫弥衡你何出此言藐视本相,我帐下文官武将皆是盖世的英雄。弥衡说领教,愿闻何人也,曹操说,嗯!他们个人自有个人能。荀彧、荀攸、郭嘉、程昱,四文人,机深智远,运筹帷幄,论才略胜似昔日萧何与陈平。张辽、许褚、李典、乐进,四武士,拔山举鼎,比马武与岑彭。吕虔、满宠、为从士,于禁、徐晃、做先锋。夏侯惇英明盖世天下晓,曹子孝世间福将四海扬名。其余者车载斗量,难以枚举,真称得起文官多谋略,武将惯能争。(甩板)
这弥衡冷笑摇头,说君言谬矣!这些人据我看,他们无谋无略无勇又无能。荀彧无非吊丧问病,荀攸不过看守坟茔。郭嘉可使白词念赋,程昱堪配闭户巡更。张辽擂鼓鸣金,满宠食糟饮酒,乐进招读看状,李典请客约朋。筑樯负板于禁堪用,牧牛放马许褚之能,吕虔为冶将磨刀铸剑,徐晃乃庖者煮饭调羹。夏侯惇称完体的将军天然美号,曹子孝要钱的太守人颂芳名。其余者,哎呀呀,他们不过是些衣架酒桶肉囊饭袋,他们一个个寡廉显耻利禄熏心,恬然是人面,他们枉生在天地中,怎称万物之灵。(甩板)
话未完张辽一旁冲冲大怒,刷的声从鞘中亮出太阿纯锋。赶上前手指着弥衡高断喝:哼!好鼠辈,你真真可恶太难容。弥衡说我为鼠辈尚有人性,你这蝼蚁小辈擅敢发威把我惊。曹操说啊!张将军你杀此狂生有何用,岂不被这天下人耻笑曹某不能把物容。说弥衡汝有何能说此大话,弥衡说我所之能你等不能,三教九流无一不晓,天文、地理无所不通。曹操说,哦!既如此我帐下缺少一名鼓吏,宴会时早晚击鼓与我听。那弥衡并不推辞应声而去,到次日曹孟德是在相府他们大宴众公卿。(甩板)
酒席前文武百官挨次坐,华宴上罗列盛馔宰凤烹龙。孟德说,来!快唤鼓吏擂鼓助兴,命他等焕然一新把衣更。这弥衡新充的鼓吏随班而入,怒冲冲身着破衣直上中厅,将那鼓打响连声。只闻得咕噜噜,头通鼓打惊天地,二通鼓音悲喜交加令人惊。咕噜噜渔阳三挝音节殊妙,韵哀哀远远似有金石之声。众公卿凝神听弥衡他击鼓,(击鼓)听鼓声住,人人心惨切停杯欲泪零。这曹操听鼓声凄惨欠身离座,见弥衡并未更衣断喝一声。鼓吏你为何不将衣裳更换,这弥衡将破衣脱去赤露身形。满堂中文武百官齐都掩面,这弥衡旁若无人颜色不更。故意地迟延了半晌徐徐着裤,这曹操大怒说好一个弥衡。真大胆在庙堂之上如此无礼,却为何把羞耻全无礼仪不通。弥衡说,欺君罔上方为无礼,我要露一露清白之体父母的遗形,何言礼不通。曹操说,汝为清白,哪个是浊物,弥衡说,浊者目下就是你这奸雄。你不辨贤愚浊在目,不纳忠言浊在听,不读诗书浊在口,不通今古浊在行,你不容天下的诸侯,浊了你的肺腑,你常怀弑君篡逆,浊了你的心胸。我本是名教的班头,斯文领袖,你辱我充当鼓吏,好贼你的昏庸,直骂得曹操闭口无语,羞愤交加颜色变更。这曹操要暗用奸谋施诡计,借剑杀人是他素日之能。冷笑道弥衡,我命你一往荆州降说刘表,事成归来我保你做公卿。到后来,那弥衡被黄祖怒斩刀下丧命,好可叹冰心铁胆奇男子,烈性狂傲一命丧残生,世代留清名。

秦腔剧目

秦腔剧目:《击鼓骂曹》又名《群臣宴》,《东郊送衡》。
剧情简介:三国故事,处士弥衡由孔融引荐给曹操,曹末加礼遇,弥衡当面与曹反唇相讥。元旦曹操大宴群臣,令弥衡为鼓吏,故意羞辱他。弥衡赤身露体边击鼓边大骂曹操。曹派他去说服刘表,借刘手以杀弥衡。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