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结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元结(约719~约772年),字次山,号漫叟、聱叟,唐代文学家,原籍河南(今河南洛阳),后迁鲁山(今河南鲁山县) ,天宝六载(747)应举落第后,归隐商余山。天宝十二载进士及第。安禄山反,曾率族人避难猗玗洞 (今湖北大冶境内),因号猗玗子。乾元二年(759),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代宗时,任道州刺史,调容州,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政绩颇丰。约大历七年(约772年)入朝,后卒于长安。

人物简介

元结曾避难入猗
元结 元结
玗洞,因号 猗玗子。洛阳(今河南洛阳)人。天宝十二载中进士。安史之乱时避难江南。曾参与抗击史思明叛军,立有战功。后任道州刺史等地方军政职务。他为官清廉开明,爱护百姓,为诗注重反映政治现实和人民疾苦,所作《舂陵行》、《贼退示官吏》等,曾受杜甫推崇。散文亦多涉及时政,风格古朴。时人也曾批评其作品“不师孔氏“,加以非难。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辑有《元次山文集》。又曾编选《箧中集》行世。元结主张诗歌为政治教化服务 , 要“极帝王理乱之道,系古人规讽之流”;能济世劝俗,补阙拾遗,“上感于上,下化于下”;反对当时诗坛“拘限声病,喜尚形似”(《箧中集序》)的不良风气,开新乐府运动之先声。他的诗歌有强烈的现实性,触及天宝中期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如《舂陵行》、《贼退示官吏》,揭示了人民的饥寒交迫和皇家的征敛无度,变本加厉。《闵荒诗》、《系乐府十二首》等也是或规讽时政,或揭露时弊。结几乎不写近体。除少数四言、骚体与七古、七绝外,主要是五言古风,质朴淳厚,笔力遒劲,颇具特色。但因过分否定声律词采,诗作有时不免过于质直,也导致他创作上的局限性。元结的散文,不同流俗,特别是其杂文体散文,值得重视。如《寱论》、《丐论》、《处规》 、《出规》、《恶圆》、《恶曲》、《时化》、《世化》、《自述》、《订古》、《七不如》等篇,或直举胸臆,或托物刺讥,都出于愤世嫉俗,忧道悯人,具有揭露人间伪诈,鞭挞黑暗现实的功能。其文章大抵短小精悍,笔锋犀利,绘形图像,逼真生动,发人深省。其他散文如书、论、序、表、状之类,均刻意求古,意气超拔,和当时文风不同。《大唐中兴颂》文体上采用三句一韵的手法,类似秦石刻的体制,风格雄伟刚峻。后人对元结评价很高,唐代裴敬把他与陈子昂苏源明萧颖士韩愈并提。又有人把他看作韩柳古文运动的先驱。
元结受道家影响,作品有消极退守的成分。
约生
元结 元结
于唐玄宗开元八年(719)年,约卒于代宗大历七年,寿约五十余岁。少不羁。年十七,乃折节向学,事元德秀。举进士,苏源明称与肃宗。时史思明攻河阳,结上时议三篇。帝悦,擢右金吾兵曹参军,摄监察御史。以讨贼功,迁监察御史。又进水部员外郎,佐荆南节度使吕諲拒贼。代宗时,以亲老归樊上,著书自娱。始号琦圩子,继称浪士,亦称漫郎。既客樊上,更称赘叟。晚拜道州刺史,免徭役,收流亡。进授容管经略使,身谕蛮豪,绥定诸州,民乐其教,立碑颂德。罢还京师,卒。结著有元子十卷,文编十卷,《新唐书艺文志》琦圩子一卷,《文献通考》并传于世。
原有著作多部,均佚。现存的集子常见者有明郭勋刻本《唐元次山文集》、明陈继儒鉴定本《唐元次山文集》、淮南黄氏刊本《元次山集》。今人孙望校点有《元次山集》。元结所编诗选《箧中集》尚存。

代表作一

右溪记

原文

道州城西百余步〔1〕,有小溪。南流数十步,合营溪〔2〕。水抵(3)两岸,
元结 元结
悉皆(4)怪石,欹嵌[5]盘屈,不可名状[6]。清流触石,洄[7]悬激注。佳木异竹,垂阴[8]相荫。此溪若在山野,则宜逸民[9]退士之所游处;在人间[10],则可为都邑[11]之胜境,静者[12]之林亭。而置州[13]已来,无人赏爱;徘徊溪上,为之[14]怅然!乃疏凿芜秽[15],俾[16]为亭宇;植松与桂,兼之[17]香草,以裨[18]形胜。为[19]溪在州右,遂命[20]之曰 “ 右溪 ” 。刻铭[21]石上,彰示[22]来者。
—— 选自《四部丛刊》本《元次山集》

注释

Road west of the state more than 100 step creek. Nanliu Shu Shibu, joint venture Creek . Water arrived the two sides, both being rocks, Qi embedded disk Qu, indescribable . A clean touch stone, the whirl suspended excited Note. The different bamboo jackwood, vertical shade phase Yam. Creek in the mountains, it is desirable that hermit retired persons of the tour at; in the world , you can Rhyme shengjing, static Ting-. Home state , no reward of love; hovering Creek, whom sense of loss! Is sparse chisel Wuhu foul , to serve for the pavilion; Uematsu
Yuan Jie
Gui, vanilla, and Chief of the Pi shaped wins. River in the state right, then ordered , called "the right Creek. Carved Ming Stone, Chang said to.
- From "The Four Series this mountain set
[1]右溪:唐道州城西的一条小溪。道州治所在今湖南道县。“右”,古以东为左,西为右,此溪在城西,所以作者为之取名“右溪”。
[2]营溪:谓营水,源出湖南宁远,西北流经道县,北至零陵入湘水,湘江上游的较大支流
[3]抵:击拍,形容溪流满涌,作者《游右溪劝学者》:“尤宜春水满,水石更殊怪。”
[4]悉皆:谓两岸都是。
[5]欹嵌(qīqiàn):石块错斜嵌插溪岸的样子;“欹”,通“攲”。盘屈:怪石随着溪岸弯曲屈折的样子。
[6]名状:说出它们的状态。
[7]洄(huí):漩涡。悬:形容触石溅起的浪花。激:形容被石遏制而造石成的急流。注:形容水急如灌注一般。
[8]垂阴:投下阴影。相荫:彼此遮蔽荫护。
[9]逸民退士:指不仕的隐者和归隐的官宦。
[10]人间:谓世俗社会,主要相对隐逸而言,指仕宦于朝;嵇康《答山巨源绝交书》:“又每非汤、武而薄周、孔,在人间不止,此事会显,世教所不容。”其义同此。
[11]都邑:都会城镇。胜境:风景优美的环境。一本“可为”上有“则”字。
[12]静者:谓仁人;《论语·雍也》载孔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
[13]置州:谓唐朝设置道州。唐高祖武德四年(612)设置南营州,太宗贞观八年(634)改为道州,玄宗天宝元年(742)改设江华郡,肃宗乾元元年(758)复称道州。已来:同
元结 元结
“以来”。
[14]之:指“无人赏爱”。怅然:惆怅抱憾的样子。
[15]疏凿芜秽:谓疏通水道,开挖乱石,去除荒草杂树。
[16]俾(bì):以便,准备。为:修筑。亭宇:亭子房屋。
[17]兼之:并且在这里种植。
[18]裨:补益,增添好处。形胜:优美的风景。
[19]为:因为。
[20]命:命名。
[21]铭:铭文,指作者为右溪所作的铭文。据作者《阳华志铭》、《五如石铭》、《浯溪铭》等其它同类作品,大多以铭文为主,前有小序。则本篇当同其例,应有铭文,此记属序。但铭文已佚,后人为拟题作“记”。
[22]彰示:宣扬,告示。来者:后来的游者。

译文

在道州城西边一百多步的地方,有一条小溪。它向南流几十步远,并入营溪。溪水两岸,全都是怪石,它们倾斜凹陷,回旋盘曲,姿态奇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清澈的溪流冲击到岩石,便激起腾空的浪花和股股洄流。岸边还有美丽珍奇的树木和青竹,垂下荫影相互遮蔽。这条溪水如果在空旷的山野,就应当是隐士游玩居住的地方;如果在人烟稠密的地方,也可成为繁华都市的名胜风景区,和喜爱清静的人植树建亭的地方。可是自从道州城成为州的治所以来,却至今没有人们来欣赏它和喜爱它;我在溪水旁徘徊,为此感到失意惋惜!于是进行疏导开通,清除掉杂乱的草木,建造了亭阁,又种植了松树、桂树,还铺植保护坡岸的香茅,来增益它优美的景致。因为溪在州城之右(即西面),便命名它为“右溪”。把这些文字刻在石上,以让后来的人知道。

赏析

右溪是道州城西的一条小溪,这里石奇泉清,草木葱郁,环境优美异常。但长期不为人所知,以致默默无闻。元结任道州刺史时对它进行了一番修葺,并刻石铭文,取名右溪。这篇精美的散文着重描写了右溪的自然美景,并记叙了对它整修的经过。行文流畅简洁,文笔隽永淡雅,风格纯真自然,状物记事,层次分明,仅仅用140个字,就把右溪的自然情趣描绘得清清楚楚。
文章借右溪无人赏爱,抒发了作者怀才不遇的感慨。前半部分集中写景,后半部分偏重议论抒情,景为情设,情因景生,情景交融,形神具备,是一篇独立的游记。因此,《右溪记》不仅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而且也带上了作者鲜明的个性特征。《右溪记》写出了水流的湍急,运用了直接(正面)描写方法。
《右溪记》文笔简练,开头即以清丽的语言,寥寥数笔,勾勒出怪石嶙峋,泉佳林幽的右溪美景。文章虽短,却用了多种表达方式。写溪,突出其小;写石,突出其怪;写水,突出其清和激;写木竹,突出其垂阴。正面写溪、写水,又通过写石、写树竹从侧面烘托溪水。这一层重在描写。第二层抒写由小溪引起的感慨,以议论为主,兼以抒情,将作者隐士的襟怀与怀才不遇的身世之感表现俱足,使写景的志趣得以体现。写对小溪的修葺和美化,用的是记叙手法,而命名和刻石的来由则用诠释说明的方法。各种表达手法综合运用,达到了高度统一。
元结为右溪无人赏识、任使芜秽的遭际鸣冤叫屈,从而抒发自己深沉的慨叹,明显地流露出抑郁不平之气,为山、为水,更是为人。元结疏通右溪,建造亭宇,种上象征高洁的松桂和香草,这表现出他对美的追求,更反映了他淡泊名利、爱好天然的性格。
元结在《右溪记》中的感慨和不平虽不及柳宗元山水游记所流露的那样激烈,但元结笔下的右溪泉石,与柳宗元《永州八记》中的钴姆小丘、小石城山,实际是同一种笔法,高步瀛《唐宋文举要》甲编卷一引清吴先生的话说:“次山放恣山水,实开子厚先声,文字幽眇芳洁,亦能自成境趣。”

代表作二

贼退示官吏并序

原文

贼退示官吏并序
癸卯岁,西原贼入道州,焚烧杀掠,几尽而去。明年,贼
元结 元结
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边鄙而退。岂力能制敌欤?盖蒙其伤怜而已。诸史何为忍苦征敛?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
昔岁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
井税有常期,日晏犹得眠。
忽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
今来典斯郡,山夷又纷然。
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
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
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
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
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
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
将家就鱼麦,归老江湖边。

注释

1、井:即“井田”;
2、井税:这里指赋税。
3、戎旃:军帐。
4、典:治理。
5、委:率。
6、刺船:撑船。
译文 
唐代宗广德元年,
西原的贼人攻入道州城,
焚烧杀戮掠夺,
几乎扫光全城才走。
第二年,
贼人又攻打永州并占领邵州,
却不侵犯道州边境而去。
难道道州官兵能有力制敌吗?
只是受到贼人哀怜而巳。
诸官吏为何如此残忍苦征赋敛?
因此作诗一篇给官吏们看看。
我早年遇到了太平世道,
在山林中隐居了二十年。
清澈的源泉就在家门口,
洞穴沟壑横卧在家门前。
田租赋税有个固定期限,
日暮后还可以睡觉休息。
忽然间遭遇到世道突变,
数年来亲自从军上前线。
如今我来治理这个郡县,
山中的夷贼又常来扰边。
县城太小夷贼不再屠掠,
人民贫穷他们也觉可怜。
因此他们攻陷邻县境界,
这个道州才能独自保全。
使臣们奉皇命来收租税,
难道还不如盗贼的心肝?
现在那横征暴敛的官吏 河南。
催赋逼税恰如火烧火煎。
谁敢抗令心疼百姓生计,
去做时世所称赞的忠贤?
我想辞去道州刺史官职,
拿起竹篙自己动手撑船。
带领家小去到鱼米之乡,
归隐老死在那江湖之边。

赏析

全诗共分四段。第一段由“昔年”句至“日晏”句,先写“昔”。头两句是对“昔”的总的概括,交代他在作官以前长期的隐居生活,正逢“太平”盛世。三、四句写山林的隐逸之乐,为后文写官场的黑暗和准备归老林下作铺垫。这一段的核心是“井税有常期”句,所谓“井税”,原意是按照古代井田制收取的赋税,这里借指唐代按户口征取定额赋税的租庸调法;“有常期”,是说有一定的限度。显然作者把人民没有额外负担看作是年岁太平的主要标志,是“日晏犹得眠”即人民能安居乐业的重要原因,对此进行了热情歌颂,便为后面揭露“今”时统治者肆意勒索人民设下了伏笔。
第二段从“忽然”句到“此州”句,写“今”,写“贼”。前四句先简单叙述自己从出山到遭遇变乱的经过:安史之乱以来,元结亲自参加了征讨乱军的战斗,后来又任道州刺史,正碰上“西原蛮”发生变乱。由此引出后四句,强调城小没有被屠,道州独能促使的原因是:“人贫伤可怜”,也即“贼”对道州人民苦难的同情,这是对“贼”的褒扬。此诗题为“示官吏”,作诗的主要目的是揭露官吏,告戒官吏,所以写“贼”是为了写“官”,下文才是全诗的中心。
第三段从“使臣”句至“以作”句,写“今”,写“官”。一开始用反问句把“官”和“贼”对照起来写:“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奉了皇帝之命来催征赋税的租庸使,难道还不如“贼”吗?这是抨击官吏,不顾丧乱地区人民死活依然横征暴敛的愤激之词,是元结关心人民疾苦的点睛之笔。而下两句指陈事实的直接描写:“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更活画出一幅虎狼官吏陷民于水火的真实情景。和前面“井税”两句相照应,与“昔”形成鲜明对比,对征敛官吏的揭露更加深刻有力。接下来的两句:“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意为怎能断绝人民的生路,去做一个当时统治者所认为的贤能官吏呢?以反问的语气作出了断然否定的回答,揭示了“时世贤”的残民本质。“绝人命”和“伤可怜”相照应,“时世贤”与“贼”作对比,这里对“时世贤”的讽刺鞭挞之意十分强烈。更为可贵的是诗人在此公开表明自己不愿“绝人命”,也不愿作“时世贤”的决绝态度,并以此作为对其他官吏的一种告戒。
元结碑 元结碑
第四段由“思欲”句至“归老”句,向官吏们坦露自己的心志。作者是个官吏,他是不能违“王命”的,可是作“征敛者”吧,他又不愿“绝人命”,如何对待这一矛盾的处境呢?诗人的回答是:宁愿弃官,归隐江湖,也绝不去做那种残民邀功、取媚于上的所谓贤臣。这是对统治者征敛无期的抗议,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触摸到作者那颗关心民瘼的炽热之心。
元结在政治上是一位具有仁政爱民理想的清正官吏;在文学上反对“拘限声病,喜尚形似”(《箧中集序》)的浮艳诗风,主张发挥文学“救时劝俗”(《文编序》)的社会作用。这首诗不论叙事抒情,都指陈事实,直抒胸臆,没有一点雕琢矫饰的痕迹,而诗中那种忧时爱民的深挚感情,如从胸中自然倾泄,自有一种感人之处,亦自能在质朴之中成其浑厚,显示出元结诗质朴简古、平直切正的典型特色。沈德潜说:“次山诗自写胸次,不欲规模古人,而奇响逸趣,在唐人中另辟门径。”(《唐诗别裁》)这样的评论是恰如其分的。
直陈事实,直抒胸臆,不雕琢矫饰,感情真挚。不染污泥、芳洁自好。

代表作三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

原文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
漫叟以公田酿酒,因休暇载酒于湖上,时取一醉。
欢醉中,据湖岸,引臂向鱼取酒,使舫载之,遍饮坐者。
意疑倚巴丘酌於君山之上,诸子环洞庭而坐,酒舫泛泛然触波涛
而往来者,乃作歌以长之。
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
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
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
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坐以散愁

注释

1、漫叟:元结的别号。
2、疑:似。
3、长:犹助兴。

译文

我用公田的米酿酒,
常借休假之闲,载酒到石鱼湖上,
暂且博取一醉。
酒酣欢快之中,
靠着湖岸,伸臂向石鱼取酒,
叫船载着,
使所有在座的人都痛饮。
好像靠着巴陵山
而伸手向君山上舀酒一般,
同游的人,也象绕洞庭湖而坐。
酒舫漫漫地触动波涛,
来来往往添酒。
于是作了这首醉歌,歌咏此事。
湖南道州的石鱼湖,真象洞庭,
夏天水涨满了,君山翠绿苍苍。
且把山谷作酒杯,湖水作酒池,
酒徒济济,围坐在洲岛的中央。
管他连日狂风大作,掀起大浪,
也阻遏不了,我们运酒的小舫。
我手持酒葫芦瓢,稳坐巴丘山
为四卒斟酒,借以消散那愁肠!

赏析

元结在代宗时,曾任道州刺史,其时他写了好几首吟石鱼湖的诗。他的《石鱼湖
上作序》云:“?泉南上有独石在水中,状如游鱼。鱼凹处,修之可以贮酒。水涯四
匝,多欹石相连,石上堪人坐,水能浮小舫载酒,又能绕石鱼洄流,及命湖曰石鱼
湖,镌铭於湖上,显示来者,又作诗以歌之。”有诗云:“吾爱石鱼湖,石鱼在湖
里,鱼背有酒樽,绕鱼是湖水”。
??此诗乃歌咏石鱼湖风景,抒发诗人淡于仕途进取,意欲归隐的胸怀。诗起首以洞
庭湖作比石鱼湖,以君山作比石鱼;接着叙述在石鱼的寻欢作乐;最后说明即使有大
风大浪,也不能阻止饮酒作乐,借以忘忧。诗的格调清新自然,乘兴而发,毫无拘
束,足见诗人胸襟之开阔,和及时行乐的思绪。

代表作四

原文

舂陵行(并序)
癸卯岁,漫叟授道州刺史。道州旧四万余户,经贼已来,不满四千,大半不胜赋税。到官未五十日,承诸使征求符牒二百余封,皆曰“失其限者,罪至贬削。”於戏!若悉应其命,则州县破乱,刺史欲焉逃罪;若不应命,又即获罪戾,必不免也。吾将守官,静以安人,待罪而已。此州是舂陵故地,故作《舂陵行》以达下情。
军国多所需,切责在有司。
有司临郡县,刑法竞欲施。
供给岂不忧?征敛又可悲。
州小经乱亡,遗人实困疲。
大乡无十家,大族命单羸
朝餐是草根,暮食仍木皮。
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
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
邮亭传急符,来往迹相追。
更无宽大恩,但有迫促期。
欲令鬻儿女,言发恐乱随。
悉使索其家,而又无生资。
听彼道路言,怨伤谁复知!
“去冬山贼来,杀夺几无遗。
所愿见王官,抚养以惠慈。
奈何重驱逐,不使存活为!”
安人天子命,符节我所持。
州县忽乱亡,得罪复是谁?
逋缓违诏令,蒙责固其宜。
前贤重守分,恶以祸福移。
亦云贵守官,不爱能适时。
顾惟孱弱者,正直当不亏。
何人采国风,吾欲献此辞。

鉴赏

公元763年(唐代宗广德元年),诗人任道州刺史,道州原有四万多户人家,几经兵荒马乱,剩下的还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人民困苦不堪,而官府的横征暴敛却有增无减。元结目睹民不聊生的惨状,曾上书为民请命,并在任所修建民舍、提供耕地、免减徭役。这道诗反映了当时苦难的现实,表现了他对人民的同情。全诗分为三部分。前四句是第一部分,写上情,概括叙述了赋税繁杂,官吏严刑催逼的情况。“军国多所需”是人民痛苦的根源,诗人痛感于赋税的繁重,因此开篇单刀直入。接着引出下文。“切责在有司,有司临郡县”,顶针句式的运用,从形式上造成一种紧迫感,说明上级官府催促之急。短短数语,渲染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
“供给岂不忧”至“况乃鞭扑之”是第二部分,写下情,具体描述百姓困苦不堪的处境。前两句“忧”与“悲”对举,通过反诘、感叹语气的变化,刻画了一个封建时代的善良的官吏的矛盾心理:既忧虑军国的供给,又悲悯沉重征敛下的百姓。诗句充满对急征暴敛的反感和对人民的深切同情。在这屡经乱亡的年代,百姓负担沉重,“困疲”已极。“大乡”“大族”尚且以草根树皮为食,小乡小户的困苦情况就更不堪设想了。“出言气欲绝,意速行步迟”,只用两句诗,就刻划出被统治阶级盘剥的百姓的孱弱形象。由此而引起的诗人的同情和感慨,“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又为第三部分的描写埋下了伏线。
前两部分从大处着笔,勾勒出广阔的社会背景,下面又从细处落墨,抽出具体的催租场景进行细致的描写。“邮亭传急符”以下是第三部分,写诗人在催征赋税时的思想活动。
诗人先用“急符”二字交代催征的紧急,接着以“来往迹相追”补充,一个“追”字,形象地展现出急迫的情状。诗人深受其累,在这首诗的自序中说:“到官未五十日,承诸使征求符牒二百余封,皆曰:‘失其限者,罪至贬削。’”他对此异常不满,明确指责这种“迫促”毫无“宽大”之“恩”。
接着集中笔墨揭示诗人的内心世界,将诗人的感情变化描写得委婉,细腻。一开始,诗人设想了各种催缴租税的办法:让他们卖儿卖女——那会逼得他们铤而走险;抄家以偿租赋——他们就没有生活来源。写到这里,诗人荡开一笔,借听到的“道路言”表现人民的怨声载道。“重驱逐”的“重”字,写出官凶于“贼”的腐败政治现实,表现出强烈的怨愤情绪。这就促使诗人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诗人由设法催促征敛,转而决定笃行守分爱民的正直之道,甚至不顾抗诏获罪,毅然违令作出缓租的决定。希望自己的意见能上达君王,请求最高统治者体察下情,改变现状。
在这一部分,诗人发了很多议论。这是他激烈思想斗争的表现,是心声的自然流露。诗人通过这些议论,深刻地展示了自己思想感情的变化。
这首诗以情胜,诗人用朴素古淡的笔墨,倾诉内心深处的真情实感,有一种感人肺腑的力量。诗中心理描写曲折详尽,真实而细致地展现作为封建官吏的诗人,从忧供给到悲征敛,从催逼赋税到顾恤百姓,最后献辞上书,决心“守官”“待罪”(见序),“微婉顿挫”(杜甫同元使君舂陵行序》)。这首诗不尚辞藻,不事雕琢,用白描的手法陈列事实,直抒胸臆,正如元好问所说:“浪翁水乐无宫徵,自是云山韶濩音”(《论诗绝句》),具有一种自然美,本色美。
这首《舂陵行》是元结的代表作之一,曾深得杜甫的欣赏。杜甫在《同元使君舂陵行》诗中说:“观乎《舂陵》作,欻见俊哲情,道州忧黎庶,词气浩纵横。两章(指《舂陵行》及《贼退示官吏》)对秋月,一字偕华星。”

诗词目录

1. 漫歌八曲·大回中(作者:元结 朝代:唐)
2.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正(作者:元结 朝代:唐)
3. 漫歌八曲·将船何处去二首(作者:元结 朝代:唐)
4. 题孟中丞茅阁(作者:元结 朝代:唐)
5.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伤(作者:元结 朝代:唐)
6. 系乐府十二首·贱士吟(作者:元结 朝代:唐)
7. 别何员外(作者:元结 朝代:唐)
8. 石宫四咏(作者:元结 朝代:唐)
9.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虐(作者:元结 朝代:唐)
10. 石鱼湖上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11. 送孟校书往南海(一作别孟校书)(作者:元结 朝代:唐)
12. 漫问相里黄州(作者:元结 朝代:唐)
13. 漫歌八曲·将牛何处去二首(作者:元结 朝代:唐)
14. 系乐府十二首·古遗叹(作者:元结 朝代:唐)
15.石鱼湖上醉歌(作者:元结 朝代:唐)
16. 补乐歌十首·五茎(作者:元结 朝代:唐)
17.石鱼湖上醉歌并序(作者:元结 朝代:唐)
18. 漫歌八曲·故城东(作者:元结 朝代:唐)
19. 游石溪示学者(作者:元结 朝代:唐)
20. 登白云亭(作者:元结 朝代:唐)
21. 欸乃曲五首(作者:元结 朝代:唐)
22. 与党评事(作者:元结 朝代:唐)
23. 樊上漫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24. 系乐府十二首·下客谣(作者:元结 朝代:唐)
25. 潓阳亭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26. 系乐府十二首·贫妇词(作者:元结 朝代:唐)
27.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荒(作者:元结 朝代:唐)
28. 系乐府十二首·谢大龟(作者:元结 朝代:唐)
29. 石鱼湖上醉歌(作者:元结 朝代:唐)
30. 引极三首·怀潜君(作者:元结 朝代:唐)
31. 游潓泉示泉上学者(作者:元结 朝代:唐)
32. 漫歌八曲·将牛何处去二首(作者:元结 朝代:唐)
33. 杂曲歌辞·湋乃曲(作者:元结 朝代:唐)
34. 补乐歌十首·大濩(作者:元结 朝代:唐)
35. 漫歌八曲·大回中(作者:元结 朝代:唐)
36.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仁(作者:元结 朝代:唐)
37. 补乐歌十首·网罟(作者:元结 朝代:唐)
38. 补乐歌十首·五茎(作者:元结 朝代:唐)
39. 漫歌八曲·故城东(作者:元结 朝代:唐)
40. 酬裴云客(作者:元结 朝代:唐)
41. 引极三首·思元极(作者:元结 朝代:唐)
42. 补乐歌十首·六英(作者:元结 朝代:唐)
43. 石鱼湖上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44. 题孟中丞茅阁(作者:元结 朝代:唐)
45. 演兴四首·闵岭中(作者:元结 朝代:唐)
46. 招孟武昌(作者:元结 朝代:唐)
47. 系乐府十二首·陇上叹(作者:元结 朝代:唐)
48.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伤(作者:元结 朝代:唐)
49. 送孟校书往南海(一作别孟校书)(作者:元结 朝代:唐)
50.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正(作者:元结 朝代:唐)
51.朝阳岩下歌(作者:元结 朝代:唐)
52. 系乐府十二首·下客谣(作者:元结 朝代:唐)
53. 引极三首·望仙府(作者:元结 朝代:唐)
54. 喻旧部曲(作者:元结 朝代:唐)
55. 宿丹崖翁宅(作者:元结 朝代:唐)
56. 与瀼溪邻里(作者:元结 朝代:唐)
57. 系乐府十二首·谢大龟(作者:元结 朝代:唐)
58. 窊尊诗(在道州)(作者:元结 朝代:唐)
59. 刘侍御月夜宴会(作者:元结 朝代:唐)
60. 引东泉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61. 说洄溪招退者(在州南江华县)(作者:元结 朝代:唐)
62. 送孟校书往南海(一作别孟校书)(作者:元结 朝代:唐)
63. 石宫四咏(作者:元结 朝代:唐)
64. 喻常吾直(时为摄官)(作者:元结 朝代:唐)
65. 宿洄溪翁宅(作者:元结 朝代:唐)
66. 系乐府十二首·农臣怨(作者:元结 朝代:唐)
67. 刘侍御月夜宴会(作者:元结 朝代:唐)
68. 与瀼溪邻里(作者:元结 朝代:唐)
69.舂陵行(作者:元结 朝代:唐)
70. 喻旧部曲(作者:元结 朝代:唐)
71. 登白云亭(作者:元结 朝代:唐)
72. 潓阳亭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73. 引东泉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74.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虐(作者:元结 朝代:唐)
75. 寄源休(作者:元结 朝代:唐)
76. 酬裴云客(作者:元结 朝代:唐)
77. 无为洞口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78. 漫歌八曲·将牛何处去二首(作者:元结 朝代:唐)
79. 欸乃曲五首(作者:元结 朝代:唐)
80. 石鱼湖上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81. 与党评事(作者:元结 朝代:唐)
82. 引东泉作(作者:元结 朝代:唐)
83. 闵荒诗(作者:元结 朝代:唐)
84. 二风诗·乱风诗五篇·至惑(作者:元结 朝代:唐)
85. 演兴四首·初祀(作者:元结 朝代:唐)
86. 漫问相里黄州(作者:元结 朝代:唐)
87.忝官引(作者:元结 朝代:唐)
88. 喻瀼溪乡旧游(作者:元结 朝代:唐)
89. 系乐府十二首·思太古(作者:元结 朝代:唐)
90.朝阳岩下歌(作者:元结 朝代:唐)
91. 引极三首·怀潜君(作者:元结 朝代:唐)
92. 二风诗·治风诗五篇·至慈(作者:元结 朝代:唐)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